赶逐污鬼 | World Challenge

赶逐污鬼

David Wilkerson
July 11, 2016

如今, 有些人正在与一些既深切, 凶猛, 又难以解释的事情搏斗。这等事情只可被理解为污鬼。圣经透过马可福音第4-5章论到这超自然的现象, 并 神有何回应。

当时, 主在海边教训一大群人。人很多, 又拥挤, 主必须上船, 在水上向他们说话。祂忍耐的教导众人, 以许多比喻来解释真理。到了傍晚, 有一件紧急的怪事临到了衪, 令祂停了下来。衪连忙结束了祂的教训, 叫众人散去。

主感到如此的逼切, 甚至没有停下来和远道而来看祂的家人相会。“耶稣的母亲和衪弟兄来了, 因为人多, 不得到祂跟前。”(路8:19) 。主感到无暇分身, 便指着海, 吩咐门徒们要马上动身。

我们的主不知怎样的听见从彼岸传来的哭号声。这是既痛苦, 又大大需要帮助的一个人受折磨时的呼声。原来, 主所听见的乃是一名被污鬼附身的人的呼声。这受折磨的灵魂住在该城山边凿成的坟墓里。这人的确以一个凿出来的山坟为家。他昼夜呼喊, 他的哭号声便不断传来。

这人落在这可怕的光景里, 但没有人能帮助他; 医生, 专家, 和宗教领袖都无能为力。他实在失控, 赤身的到处乱跑, “总没有人能制伏他。”(可5:4) 。他终日受折磨, “又用石头砍自己”, 以致伤痕累累。主在彼岸教导宗教群众时, 听见了受恶魔支配的困苦人的呼声, 便停下一切, 去找他。

我们每周都在教会里坐在许多既受折磨, 又心中呐喊的人身旁。

你们也许有好几个这样的人在你们的会众当中。他们可能是男的, 女的, 青少年, 老年人, 诗班成员或任何人。不知怎样的, 邪灵掌控了他们的生命, 不肯离开。

我所用的“污鬼”是指不道德, 或猥亵, 以情欲来捆绑人的灵。受这种灵捆绑的人再也无法控制他们自己的生命, 受强烈的恶习所支配。他们经过酒吧, 或上网, 就非常受诱惑, 以致犯罪。他们受驱使, 恶瘾缠身, 被邪情污欲占据, 且日益受捆绑。他们像那被邪灵附身的格拉森人一般, 因受折磨, 而心中呐喊, 说: “我恶瘾缠身了。我的生命全然失控, 受撒但捆绑。”

如果这是你的写照, 你就知道这是远远比住在坟墓里更为痛苦的。你灵里深处已被污秽的灵所捆绑, 天天身不由己, 行你所痛恨的事情。如今, 你更被这内在的声音所缠扰: “你在毁坏你自己的身体, 即圣灵的殿。而且圣经说: “若有人毁坏 神的殿, 神必要毁坏那人。””无论你要如何极力摆脱, 都于事无补。

我见过本事工所收容许多恶瘾缠身的人。有一名受折磨的年轻人如此的痛恨他的恶习, 以致试图以热锅把手臂上的针痕烙去。另一名心焦如焚的毒友把自己和蒸气炉锁在一起, 免得自己会故态复萌。更有一名年轻人以自己的血灌了满针筒, 把“救命”喷写在他卧室的天花板上。

人人都放弃了这受折磨的格拉森人。根据路加,他“许久”(路8:27)落在这光景里。他被许多邪灵占据, 以致对群这名字有所回应。而且, 他为人狂野, 必须受捆锁。然而, 他实在被邪灵附身, 以致弄碎了脚镣铁链(参看8:29) 。

我读到有关这人的锁炼, 便想起如今在自助事工里(self-help programs)的人的情形。每逢恶瘾缠身的人进入诊所, 机构或医院里, 目的就是要极力隔离和克服那人的恶瘾。这等事工试图从外面洁净人心, 好让他们能脱离恶习。但是, 意味到受捆绑的人能透过自我意志而得释放的每一个事工都必失败,行不通。你只要问问任何恶瘾缠身, 又经历过那些事工的人。

主证实了这件事。祂声明说: “污鬼离了人身, 就在无水地过来过去,寻求安歇之处;既寻不着, 便说: “我要回到我所出来的屋里去。”到了, 就看见里面打扫干净, 修饰好了, 便去另带了七个比自己更恶的鬼来, 都进去住在那里;那人末后的景况比先前更不好了。”(路11:24-26) 。

我认为这段经文与信徒无关。若圣灵已在某人心中动工, 魔鬼就再也无法住在他里面。相反地, 我从主的话语读到人甚至会被“更恶”的鬼附身。简言之, 那打扫干净和修饰屋子的并不是 神。这是惟一的原因污鬼能这样说: “我要回到我所出来的屋里去。”这种人透过自助暂时得纾解。但是, 除非主赶逐污鬼, 那屋子依然是受污鬼控制的。

主不会在老旧的人身上动工。我们重生得救, 就变成新造的人。圣灵进来, 便付清房贷, 拆毁老旧的结构。衪所盖的屋子既是簇新的, 污鬼便认不出那是牠占有过的。屋子外面又有这样的告示: “重新维修的; 这就是圣灵的殿。”

主要回应那人的呼喊, 而且邪灵无法阻止祂。

圣经记载: “他们到了格拉森…耶稣上了岸…”(路8:26-27) 。我想像主下了船, 走上岸, 到处搜索。祂远远看见了那既狂野, 又受邪灵支配的人。我想像主热泪盈眶, 因撒但折磨人而面红耳赤, 怒气填胸。我们都知道主并没有审判这人。衪没有责备他, 或质问说: “你犯了什么大罪, 以致落在这种邪恶的光景里? ”祂反倒看着那人俯伏在祂面前, 切切的求拯救。

主立刻命令污鬼离开他。邪灵随即掌控那人的口舌, 喊着说: “…耶稣, 我与你有什么相干? ”马太福音更补充说: “时候还没有到, 你就上这里来叫我们受苦么? ”(太8:29) 。他们实在说: “我们自知在某日将要受审判。耶稣, 但为什么你现在在这里呢? 这并非指定的时间。”邪灵便极力有所交易说: “让我们离开, 进到那里的猪群去吧。”但是, 主绝不与魔鬼讨价还价。祂确知那些邪灵的企图。牠们希望暂且附在猪身上; 当猪被杀时, 牠们便能跳到别人身上。

主果然把邪灵赶进猪群里,但却依然掌控大局。祂立刻使猪群闯下山崖, 投进海里。我们得了何等样的一幅图画: 有一群既不洁, 又受禁止的动物把污鬼带到无底坑里, 好叫牠们受折磨。后来, 城里的人都来看过究竟, 便“看见鬼所离开那人, 坐在耶稣脚前,穿着衣服, 心里明白过来…”(路8:35) 。

这真实的故事阐明了 神要释放受捆绑者这心愿。

我要向被污鬼捆绑的人直接说话。你何常追求既暂时, 又空虚的欢乐,明知事后却会忧伤沮丧呢? 这些不仅是恶习, 更是污鬼辖制你的手段。不管你受过良好教育, 事业成功, 认为你自己能随时脱离恶习。你都必须面对事实: 你失控了。而且, 除非主赶逐污鬼, 否则, 你致终会像那格拉森人一般, 被邪灵附身。

圣经说, 神赐给了我们一切胜过仇敌的能力和权柄, 好让我们能赶逐邪灵污鬼。然而, 主说过: “至于这一类的鬼, 若不祷告禁食, 牠就不出来。”我要你知道我已为这篇道禁食祷告。你只要像那格拉森人一样(也就是说, 屈膝在主面前, 倚靠祂, 求衪拯救你), 污鬼必一一逃遁。你会得蒙释放,心里明白过来。

现在, 让我对某些因恶习而故态复萌的信徒说话。你受过试探, 现在更全然受捆绑。你也许深信 神任凭你心灵邪僻。你认为自己的心灵既太刚硬顽梗, 又太悖逆,难以再被释放了。

圣经记载, 神的选民曾多次顽梗, 刚硬, 悖逆,又堕落。然而, 神每逢看见他们呼求祂, 总必施怜悯。“以法莲哪, 我怎能舍弃你? 以色列啊, 我怎能弃绝你? …我回心转意…我必不发猛烈的怒气, 也不再毁灭以法莲, 因我是 神, 并非世人。”(何11:8-9) 。神实在说: “你的朋友也许认为你无可救药, 离弃你。但是, 我没有这样看待你, 乃看见你的潜力。”

我相信 神要透过那格拉森人的故事教导我们两件事:

1. 直等到主回来, 我们都要继续与污鬼作战。而且, 在现今末期, 怒气冲冲的魔鬼会加倍诱惑人类,战役便越发严峻。我们可以透过全本新约圣经看见这场战役。主和门徒们每到一处, 都赶逐污鬼。

你是否因信徒仿佛在赶逐邪灵上鲜有权柄, 而大惑不解呢? 我相信有两个原因。第一, 主说过有些情形非禁食祷告不可, 但我们却没有在这方面委身。我们必须晓得惟靠真正的属灵权柄(源自禁食祷告), 才能赶逐撒但的权势。“因为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 乃是与那些执政的, 掌权的, 管辖这幽暗世界的, 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2) 。

第二, 教会既变得妥协, 我们便害怕抵挡魔鬼。我们怕自己会像使徒行传所提到士基瓦的儿子们一般。这七个人自称能胜过邪灵, 但当赶逐污鬼时, 却受攻击, 被鬼附身的人打伤了。

我们若倚靠属血气的兵器(即自助事功或心理学), 致终就仅仅能洁浄外壳。我们且令痛苦人甚至更加被邪灵附身。邪灵只会听从敬虔的神仆的声音;他们会像主一般说: “ …这世界的王将到; 牠在我里面是毫无所有。”(约14:30) 。

2. 我们都要向群众传福音, 但却无法忘记个别的痛苦人。我们不能服事群众, 但却忽略一个既失丧, 又痛苦的灵魂。

我们太容易听不见无家可归的人在街角的呼喊了。也很容易走过胡须簕特, 肮脏污秽, 因罪受捆绑的人, 而从未看出他的潜力。我们太容易忘记 神能补还人所荒废的年日。我们反倒会想: “他太灵里刚硬, 无可救药了。”

但是, 主听见了那呐喊。衪看见了那格拉森人的潜力。那得蒙拯救和洁净的人向低加波利阖城的人见证了主的权能, “众人就都希奇。”(可5:20) 。主实在说: “不要放弃任何人。你认为无可救药的人致终可能在你的街上传福音。”

我们若按主指示, 为这等人禁食祷告, 我们的灵耳就能听见他们的呐喊。而且, 我们会像主一样, 能够听见圣灵轻轻的说: “去找那人, 且传扬 神的道。”主啊, 求你叫我们的灵耳能听见你的声音。我们都知道对于你定意要释放的人,没有什么能拦阻你的。阿们!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