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所更新 | World Challenge

有所更新

Gary Wilkerson
December 26, 2016

我相信我們在 2017, 年初時屈膝求 神, 有關祂要我們該在教會裡和生活上有何改變, 就會令 神心懷大慰.

科泉教會 (Colorado Springs Church) 和美國許多的教會都蒙福, 同工才華豐富, 設備完善. 我為著種種恩賜和資源, 好為人營造美好的環境, 而感恩. 可是最近, 我看見本國各地教會裡的情形, 而受感動. 我不禁思索, 我們許多人都用娛樂性的音樂, 社交聯絡, 和鼓勵人心的信息來掩蓋一些中心事情. 在這一切樂觀的事情中, 我們依然集中在主的十字架上嗎? 我們在所營造積極的氣氛中, 會遺忘主的受死和復活嗎? 我花了不少時間求問 神, 有關我們這些地上的肢體, 有否充份按照祂的聖召活出祂所預言的崗位.

讓我向如今國中的教會同樣發出挑戰.. 許多牧師都籌劃敬拜聚會來鼓舞人心. 他們付上一週的時間,來安排音樂, 講道, 團契, 好確保來賓和會眾都感到不錯. 其實, 我們都在營造舒適, 鼓勵人心, 甚至可悦的環境上, 變得很專業.. 但是, 我是否以心靈和誠實來敬拜 神呢? 我們是否被改變, 得著祂的樣式呢? 在世人看來, 主的肢體是否著重享樂和保證, 或者是被超越我們自己的能力所改變呢?

我這樣發問, 聽起來就像個埋怨事情變遷的老古董. 然而, 聖經常常論到這題目—神也對我們的敬拜鄭重其事.

聖經常常警告有關把空虛的敬拜帶給 神. 主警告過衪的眾先知和祭司說: 「你們只不過表面的醫治百姓的創傷.」換言之, 衪說: 「你們令他們暫時感到不錯, 忘記他們的掙扎, 但卻給了他們虛假的盼望.」

若現今的教會著重樂觀的思想, 令人感到更好, 就像提倡自助的作家 Tony Robbins 或名嘴Oprah Winfrey 所提供的. 教會並不關乎你我所作的, 乃關乎主的作為. 我們建立美好的關係, 並不是為要有一家大的社團中心. 我們所提供的信息和音樂都不是娱樂. 教會乃是 神的家; 我們奉衪的名聚集, 衪就以祂的同在為記號. 那同在總會使我們心存敬畏. 保羅說 神的同在就是我們敬拜顯而易見的中心, 以致非信徒走進來, 就會屈膝, 喊著說: 「神誠然在這裡!」

啟示錄強而有力的描述了天使們在 神面前敬拜的情形. 他們遮著臉, 俯伏在祂面前, 喊著說: 「聖哉, 聖哉, 全能 神是聖潔的; 祂昔在, 今在, 且要來臨!」這些大能的活物為著被高舉起來, 超乎萬名的那一位, 而鋪張諸天.

神的同在是為要明亮我們的靈眼. 神的同在會顯示我們生命裡的麥子和稗子的區別. 因此, 神的道是稱為煉淨人心之火. 也稱為利劍, 即用以刺入分割 (分開純淨和不純淨) 的工具.

按定義, 這些都不是宜人的事情; 我們很自然會將之抗拒. 我們都為要在生活, 工作, 追求和家庭裡安逸享福而呼求. 根據聖經, 我們心中往往會喊著説: 「要向我們說柔和的話, 言虛幻的事」(賽30:10). 而且, 物質世界總是等著要滿足我們的需要. 如今, 教會為要在主日提供同樣的歡樂而競爭. 但是, 聖經警告, 說僅僅要聽安慰人心的信息, 而不要聽挑戰人心的信息, 是大有危險的. 以色列人不喜歡放棄他們的偶像; 後果就是, 他們失去了分辨能力.

神頭一條誡命就是: 「除了我以外, 你不可有別的神.」這節經文不僅是指我們要使 神居首位, 更是指「在我面前」. 神實在說: 「不可把任何神帶到我面前, 包括你在歡樂, 雄心, 人的才能上這些偶像. 我一概不在其中.」神要我們摒棄一切, 再次以主為中心.

神首先要我們有所更新的就是我們的敬拜.

如今, 我們的敬拜方法有如電視節目「聲音」. 節目中的評判員背向演員, 看不見他們. 他們只能以他們所聽見的為標準, 說: 「我喜歡嗎?」

這也是許多信徒帶進聚會裡的標準: 「我喜歡嗎?」我們的標準該是: 「神誠然在這裡嗎?」長久以來, 人們都爭辯有關甚麼更會榮耀 神, 聖詩或現代的音樂呢; 答案當然是兩者都不是. 我們的敬拜只有一個標準: 「時候將到, 如今就是了, 那真正拜父的, 要用心靈和誠實拜祂, 因為父要這樣的人拜祂」(約4:23-24). 然而, 我們像「聲音」裡的評判員一樣, 希望得娛樂, 過於要屈膝敬畏. 教會則以舞台燈光. 煙霧和編排好的敬拜隊伍來迎合我們.

請勿以為我在批評帶領敬拜的人. 我乃是針對我們所營造的教會風氣. 我們既要求娛樂, 又要流行歌手來帶領敬拜. 你也許認為我誇大其詞, 又說敬拜音樂現都上了 iTunes 和 Billboard 的流行榜. 敬拜音樂的作家或「演員」可以上網看他自己的流行排名. 可是, 神的同在是與任何人受歡迎的程度無關的. 衪與屈膝尋求祂的, 而不是台上的人同在.

許多教會裡的人都被非屬 神的靈所吸引, 離開真正的敬拜. 我們的焦點漸漸不知不覺的從主和十字架身上, 轉移到屬血氣的事情上. 數十年前的敬拜詩歌從以主為中心, 變得以「我」為中心: 「我舉手, 我唱讚美, 我榮耀你名. 」如今, 敬拜詩歌甚至有這樣的歌詞: 「我喜愛親近你.」焦點不僅是我們自己, 更是我們所喜愛的.

請思量衛斯理 (Charles Wesley) 的一節聖詩. 請注意其中充滿敬畏心的神學道理: 「怎能如此,像我這樣罪人,也能蒙主寶血救贖?因我罪過使祂受苦,因我罪過使祂受死;奇異的愛!何能如此,我主我 神竟為我死」這才是給希奇的 神的敬拜: 「主啊, 你更偉大威嚴, 你比任何人所認識的更榮耀. 我們在你面前俯伏敬畏!」

我並不是在敬拜上懷舊的一個老者. 我聽過年輕作家所寫, 令我屈膝, 榮美深切的詩歌. 我能在任何環境, 以任何一類的音樂敬拜; 原因就是, 我認識 神聖潔的同在. 我曾在中亞卑微的教會裡敬拜; 那裡的人歌唱時以銀器敲地. 然而, 神若同在, 我靈裡總會回應説: 「聖哉, 聖哉, 聖哉, 主啊, 你誠然在這裡.」

神對先知阿摩司說: 「我厭惡你們的節期, 也不喜悦你們的嚴肅會…要使你們歌唱的聲音遠離我; 因為我不聽你們彈琴的響聲. 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 使公義如江河滔滔」(摩5:21, 23-24). 神實在對世世代代的人説: 「我不是要得著你們的詩歌或聲音. 乃是你們敬拜所帶來公義的心, 並你們受感動奉我名而行的.」

我們再也不能以詩歌是否娛樂人, 或任何其他人為的標準, 來衡量一首詩歌的能力. 我們衡量的標準乃是這詩歌是否表達聖靈在那一刻在祂肢體中的旨意. 我們的敬拜要源源不絕的彰顯祂公義的同在. 所以, 我們再不敢讓台上的人「彈琴鼓瑟唱消閒的歌曲…用上等的油抹身」(摩6:5,6). 這也説到我們按照才能, 技巧和聰明所膏抹的領袖. 神呼籲我們要除此以外, 摒棄其餘的標準: 「神啊, 你誠然在這裡!」

神也呼籲牧師和平信徒要有所更新.

我對自己和眾牧師説: 「我們倚靠策略, 結構和程序, 過於倚靠 神的帶領嗎? 倘若如此, 我摒棄這一切. 我們的會眾不需要受顧問所帶領, 乃需要認識 神的僕人使女. 致於著重會議, 但忽略禱告的心態, 我們要有所更新.

你若是個平信徒, 也許會說: 「阿們, 我要牧師, 而不是企業主管.」但是, 你因你的教會對你未信的朋友不夠活力和吸引力, 在兒童事工上不足, 而沮喪嗎? 你教會裡的人數漸漸下降, 只剩下一半的人嗎? 這是以下事情的代價嗎: 牧師成為了恆常禱告的神人, 而不是行政主管; 依從神聖潔的指示, 而不是教會增長的指南; 歡迎有關 神憂傷的信息, 而不是鼓勵之詞而已?

我們都希望從教會得著安慰. 但是, 甚至我們的夫子耶穌也沒有全然得著祂所要的安慰. 在衪受死的前夕, 祂求 神挪開祂的苦杯. 然而, 神顯明祂的旨意, 主就順從喝下苦杯; 衪就是這樣的與眾不同.

教會也許有成為能力充沛的肢體的因素. 我們也許保證每一信息都結構原整, 每首歌都悦耳動聽, 萬事井然有序; 但 神不同在, 就一事無成. 因此, 彼得實在對初期的教會說: 「我們需要把這一切行政工作留給執事. 我們若要確實服事 神, 就必須極力付上時間尋求祂的面.」

現在, 我們再也不要透過問卷調查徵詢人對教會的要求, 而不求問 神的旨意. 我們若以問卷調查來支配我們的方向, 就不如把「教會」的標記拆下來, 因為我們已不是教會了. 我們是按照市場要求, 而追求成功的專業團體之一而已. 那絕不是福音!

保羅論到福音事工, 說: 「我在神面前, 並在將來審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穌面前, 憑著祂的顯現和衪的國度囑咐你, 務要傳道; 無論得時不得時, 總要專心, 並用百般的忍耐, 各樣的教訓責備人, 警戒人, 勸勉人. 因為時候要到, 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 耳朵發癢, 就隨從自己的情慾, 增添好些師傅; 並且掩耳不聽真道, 偏向荒渺的言語. 你卻要凡事謹慎, 忍受苦難, 作傳道的工夫, 盡你的職分」(提後4:1-5). 保羅對提摩太闡明説: 「我囑咐你要服 神, 督正, 責備和勸勉人. 這就是盡你的職分!」

讓我誠心問你: 主教會的事奉成就了嗎? 或者, 我們以安逸享樂的教會為滿足嗎? 我可向你承諾說, 若牧師各盡其職…敬拜領袖若在禱告和練習錄音上付上同樣的時間…人若尋求聖經真理, 而不尋求肉體上的安逸, 我們就會再喜樂盈盈. 我們會恢復我們的目的, 使命會變得清晰起來. 我們會與耶利米一同見證說: 「我得著你的言語, 就當食物吃了; 你的言語, 是我心中的歡喜快樂」(耶15:16). 陌生人走進來, 就會俯伏敬畏. 他會曉得他已找著畢生所飢渴的答案, 便喊著說: 「神誠然在這裡! 」阿們—主啊, 但願如此.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