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逐污鬼 | World Challenge

趕逐污鬼

David Wilkerson
July 11, 2016

如今, 有些人正在與一些既深切, 凶猛, 又難以解釋的事情搏鬥。這等事情只可被理解為污鬼。聖經透過馬可福音第4-5章論到這超自然的現象, 並 神有何回應。

當時, 主在海邊教訓一大群人。人很多, 又擁擠, 主必須上船, 在水上向他們説話。祂忍耐的教導眾人, 以許多比喻來解釋真理。到了傍晚, 有一件緊急的怪事臨到了衪, 令祂停了下來。衪連忙結束了祂的教訓, 叫眾人散去。

主感到如此的逼切, 甚至沒有停下來和遠道而來看祂的家人相會。「耶穌的母親和衪弟兄來了, 因為人多, 不得到祂跟前。」(路8:19) 。主感到無暇分身, 便指著海, 吩咐門徒們要馬上動身。

我們的主不知怎樣的聽見從彼岸傳來的哭號聲。這是既痛苦, 又大大需要幫助的一個人受折磨時的呼聲。原來, 主所聽見的乃是一名被污鬼附身的人的呼聲。這受折磨的靈魂住在該城山邊鑿成的墳墓裡。這人的確以一個鑿出來的山墳為家。他晝夜呼喊, 他的哭號聲便不斷傳來。

這人落在這可怕的光景裡, 但沒有人能幫助他; 醫生, 專家, 和宗教領袖都無能為力。他實在失控, 赤身的到處亂跑, 「總沒有人能制伏他。」(可5:4) 。他終日受折磨, 「又用石頭砍自己」, 以致傷痕累累。主在彼岸教導宗教群眾時, 聽見了受惡魔支配的困苦人的呼聲, 便停下一切, 去找他。

我們每週都在教會裡坐在許多既受折磨, 又心中吶喊的人身旁。

你們也許有好幾個這樣的人在你們的會眾當中。他們可能是男的, 女的, 青少年, 老年人, 詩班成員或任何人。不知怎樣的, 邪靈掌控了他們的生命, 不肯離開。

我所用的「污鬼」是指不道德, 或猥褻, 以情慾來捆綁人的靈。受這種靈捆綁的人再也無法控制他們自己的生命, 受強烈的惡習所支配。他們經過酒吧, 或上網, 就非常受誘惑, 以致犯罪。他們受驅使, 惡癮纏身, 被邪情污慾佔據, 且日益受捆綁。他們像那被邪靈附身的格拉森人一般, 因受折磨, 而心中吶喊, 說: 「我惡癮纏身了。我的生命全然失控, 受撒但捆綁。」

如果這是你的寫照, 你就知道這是遠遠比住在墳墓裡更為痛苦的。你靈裡深處已被污穢的靈所捆綁, 天天身不由己, 行你所痛恨的事情。如今, 你更被這內在的聲音所纏擾: 「你在毀壞你自己的身體, 即聖靈的殿。而且聖經說: 「若有人毀壞 神的殿, 神必要毀壞那人。」」無論你要如何極力擺脱, 都於事無補。

我見過本事工所收容許多惡癮纏身的人。有一名受折磨的年輕人如此的痛恨他的惡習, 以致試圖以熱鍋把手臂上的針痕烙去。另一名心焦如焚的毒友把自己和蒸氣爐鎖在一起, 免得自己會故態復萌。更有一名年輕人以自己的血灌了滿針筒, 把「救命」噴寫在他臥室的天花板上。

人人都放棄了這受折磨的格拉森人。根據路加,他「許久」(路8:27)落在這光景裡。他被許多邪靈佔據, 以致對群這名字有所回應。而且, 他為人狂野, 必須受捆鎖。然而, 他實在被邪靈附身, 以致弄碎了腳鐐鐵鍊(參看8:29) 。

我讀到有關這人的鎖鍊, 便想起如今在自助事工裡(self-help programs)的人的情形。每逢惡癮纏身的人進入診所, 機構或醫院裡, 目的就是要極力隔離和克服那人的惡癮。這等事工試圖從外面潔淨人心, 好讓他們能脱離惡習。但是, 意味到受捆綁的人能透過自我意志而得釋放的每一個事工都必失敗,行不通。你只要問問任何惡癮纏身, 又經歷過那些事工的人。

主證實了這件事。祂聲明說: 「污鬼離了人身, 就在無水地過來過去,尋求安歇之處;既尋不著, 便説: 「我要回到我所出來的屋裡去。」到了, 就看見裡面打掃乾淨, 修飾好了, 便去另帶了七個比自己更惡的鬼來, 都進去住在那裡;那人末後的景況比先前更不好了。」(路11:24-26) 。

我認為這段經文與信徒無關。若聖靈已在某人心中動工, 魔鬼就再也無法住在他裡面。相反地, 我從主的話語讀到人甚至會被「更惡」的鬼附身。簡言之, 那打掃乾淨和修飾屋子的並不是 神。這是惟一的原因污鬼能這樣說: 「我要回到我所出來的屋裡去。」這種人透過自助暫時得紓解。但是, 除非主趕逐污鬼, 那屋子依然是受污鬼控制的。

主不會在老舊的人身上動工。我們重生得救, 就變成新造的人。聖靈進來, 便付清房貸, 拆毀老舊的結構。衪所蓋的屋子既是簇新的, 污鬼便認不出那是牠佔有過的。屋子外面又有這樣的告示: 「重新維修的; 這就是聖靈的殿。」

主要回應那人的呼喊, 而且邪靈無法阻止祂。

聖經記載: 「他們到了格拉森…耶穌上了岸…」(路8:26-27) 。我想像主下了船, 走上岸, 到處搜索。祂遠遠看見了那既狂野, 又受邪靈支配的人。我想像主熱淚盈眶, 因撒但折磨人而面紅耳赤, 怒氣填胸。我們都知道主並沒有審判這人。衪沒有責備他, 或質問説: 「你犯了甚麼大罪, 以致落在這種邪惡的光景裡? 」祂反倒看著那人俯伏在祂面前, 切切的求拯救。

主立刻命令污鬼離開他。邪靈隨即掌控那人的口舌, 喊著說: 「…耶穌, 我與你有甚麼相干? 」馬太福音更補充説: 「時候還沒有到, 你就上這裡來叫我們受苦麼? 」(太8:29) 。他們實在說: 「我們自知在某日將要受審判。耶穌, 但為甚麼你現在在這裡呢? 這並非指定的時間。」邪靈便極力有所交易說: 「讓我們離開, 進到那裡的豬群去吧。」但是, 主絶不與魔鬼討價還價。祂確知那些邪靈的企圖。牠們希望暫且附在豬身上; 當豬被殺時, 牠們便能跳到別人身上。

主果然把邪靈趕進豬群裡,但卻依然掌控大局。祂立刻使豬群闖下山崖, 投進海裡。我們得了何等樣的一幅圖畫: 有一群既不潔, 又受禁止的動物把污鬼帶到無底坑裡, 好叫牠們受折磨。後來, 城裡的人都來看過究竟, 便「看見鬼所離開那人, 坐在耶穌腳前,穿著衣服, 心裡明白過來…」(路8:35) 。

這真實的故事闡明了 神要釋放受捆綁者這心願。

我要向被污鬼捆綁的人直接說話。你何常追求既暫時, 又空虛的歡樂,明知事後卻會憂傷沮喪呢? 這些不僅是惡習, 更是污鬼轄制你的手段。不管你受過良好教育, 事業成功, 認為你自己能隨時脱離惡習。你都必須面對事實: 你失控了。而且, 除非主趕逐污鬼, 否則, 你致終會像那格拉森人一般, 被邪靈附身。

聖經說, 神賜給了我們一切勝過仇敵的能力和權柄, 好讓我們能趕逐邪靈污鬼。然而, 主說過: 「至於這一類的鬼, 若不禱告禁食, 牠就不出來。」我要你知道我已為這篇道禁食禱告。你只要像那格拉森人一樣(也就是說, 屈膝在主面前, 倚靠祂, 求衪拯救你), 污鬼必一一逃遁。你會得蒙釋放,心裡明白過來。

現在, 讓我對某些因惡習而故態復萌的信徒說話。你受過試探, 現在更全然受捆綁。你也許深信 神任憑你心靈邪僻。你認為自己的心靈既太剛硬頑梗, 又太悖逆,難以再被釋放了。

聖經記載, 神的選民曾多次頑梗, 剛硬, 悖逆,又墮落。然而, 神每逢看見他們呼求祂, 總必施憐憫。「以法蓮哪, 我怎能捨棄你? 以色列啊, 我怎能棄絕你? …我回心轉意…我必不發猛烈的怒氣, 也不再毀滅以法蓮, 因我是 神, 並非世人。」(何11:8-9) 。神實在説: 「你的朋友也許認為你無可救藥, 離棄你。但是, 我沒有這樣看待你, 乃看見你的潛力。」

我相信 神要透過那格拉森人的故事教導我們兩件事:

1. 直等到主回來, 我們都要繼續與污鬼作戰。而且, 在現今末期, 怒氣沖沖的魔鬼會加倍誘惑人類,戰役便越發嚴峻。我們可以透過全本新約聖經看見這場戰役。主和門徒們每到一處, 都趕逐污鬼。

你是否因信徒彷彿在趕逐邪靈上鮮有權柄, 而大惑不解呢? 我相信有兩個原因。第一, 主說過有些情形非禁食禱告不可, 但我們卻沒有在這方面委身。我們必須曉得惟靠真正的屬靈權柄(源自禁食禱告), 才能趕逐撒但的權勢。「因為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 乃是與那些執政的, 掌權的, 管轄這幽暗世界的, 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弗6:12) 。

第二, 教會既變得妥協, 我們便害怕抵擋魔鬼。我們怕自己會像使徒行傳所提到士基瓦的兒子們一般。這七個人自稱能勝過邪靈, 但當趕逐污鬼時, 卻受攻擊, 被鬼附身的人打傷了。

我們若倚靠屬血氣的兵器(即自助事功或心理學), 致終就僅僅能潔浄外殼。我們且令痛苦人甚至更加被邪靈附身。邪靈只會聽從敬虔的神僕的聲音;他們會像主一般說: 「 …這世界的王將到; 牠在我裡面是毫無所有。」(約14:30) 。

2. 我們都要向群眾傳福音, 但卻無法忘記個別的痛苦人。我們不能服事群眾, 但卻忽略一個既失喪, 又痛苦的靈魂。

我們太容易聽不見無家可歸的人在街角的呼喊了。也很容易走過鬍鬚簕特, 骯髒污穢, 因罪受捆綁的人, 而從未看出他的潛力。我們太容易忘記 神能補還人所荒廢的年日。我們反倒會想: 「他太靈裡剛硬, 無可救藥了。」

但是, 主聽見了那吶喊。衪看見了那格拉森人的潛力。那得蒙拯救和潔淨的人向低加波利闔城的人見證了主的權能, 「眾人就都希奇。」(可5:20) 。主實在說: 「不要放棄任何人。你認為無可救藥的人致終可能在你的街上傳福音。」

我們若按主指示, 為這等人禁食禱告, 我們的靈耳就能聽見他們的吶喊。而且, 我們會像主一樣, 能夠聽見聖靈輕輕的說: 「去找那人, 且傳揚 神的道。」主啊, 求你叫我們的靈耳能聽見你的聲音。我們都知道對於你定意要釋放的人,沒有甚麼能攔阻你的。阿們!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