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利亚的外衣 | World Challenge

以利亚的外衣

David WilkersonJanuary 17, 2000

列王纪下第二章, 记载了旧约圣经中, 最令人惊异的经文片段之一。这章讲述年老的以利亚和他门徒以利沙的神迹奇事。当我们一翻到这章时, 神已经告诉以利亚, 他在世上的工作已完成, 现在他要过约旦河, 到一个地方去, 在那里火车火马要来接他到荣耀里。

在老先知思想, 他在世上剩余的日子后, 就决定到伯特利和耶利哥城去, 他邀他的徒弟以利沙和他一起同行, 师徒两人就踏上, 我称为 "教学之旅" 的旅途了。在去过这两座城后, 他们到了约旦河边, 以利沙就拿起他的外衣 - 一件宽松的外套 - 用它来打水. 很神奇地, 水分开了, 二人就走乾地过约旦河去了 (列王纪下2:8)。

当他们到达了彼岸, 以利亚对他的徒弟说: "我未曾被接去离开你, 你要我为你做什么只管求我" (列王纪下2:9). 较年轻的这人, 不假思索地回答: "愿感动你的灵加倍的感动我" (经节同上)。

乍看之下, 以利亚似乎对以利沙的请求颇感惊奇, 他说: "你所求的难得…" (列王纪下2:10)。接着他说: "虽然如此, 我被接去离开你的时候, 你若看见我, 就必得着。不然, 必得不着了" (经节同上)。他是说: "如果你看见主接我去, 你所要的必被成就, 但如果你错过了这时机, 就得失望而归了。"

当他们继续往前走的时候, 突然间, 天上出现了火车火马, 将他们隔开, 只一瞬间, 以利亚已被火车火马带走了 - 而以利沙亲眼目睹这一切。他呼叫道: "我父阿, 我父阿, 以色列的战车马兵阿, 以后不再见他了, 于是以利沙把自己的衣服撕为两片" (列王纪下2:12)。

以利亚走了 - 但是他的外衣掉在地上。当以利沙看到这件外衣时, 他将自己的衣服撕碎, 并把以利亚的外衣披在背上, 接着他回到约旦河边, 如他师傅所做的: 拿起这件外衣, 用它来打水, 水立刻分开了, 以利沙就走乾地过去, 就这样展开了这年轻先知令人赞叹的服侍。

这章所记载的事, 令人难以置信, 然而它对我们这世代的人, 要传达甚么信息呢? 我相信神在此, 给了我们一个含意单纯, 简洁, 和无误的教训: 神要用后继的世代做大事。而且每一新世代的人, 都要为经历圣灵, 和得到从主而来的能力而寻求主。

当我们读到神为摩西分开红海, 为约书亚止住约旦河时, 就感到赞叹不已! 然而, 当要求主为我们行神迹奇事时, 却又觉得那是另一回事, 但这正是神对我们的心意: 他要行神迹, 并使他的灵充满在他子民身上, 都是前所未见的, 他渴望加增扩大我们的信心 -- 能像以利沙一样, 为他的荣耀而求加倍的恩膏。

在旧约中这一景, 以利亚像耶稣一样升到天父那里去, 而耶稣也应允我们: "我所作的事, 信我的人也要作, 并且要作比这更大的事, 因为我往父那里去" (约翰福音14:12)。他的重点是说: "你须要比过去的世代, 得到从我而来更多的恩膏, 能力, 和权柄。且我的灵要赐你能力, 来胜过你需克服的事物。"

为什么这老先知要他的徒弟, 陪他去伯特利和耶利哥呢? 对以利亚来说, 这当然不只是感伤之旅: 缅怀过往的最后之行。不! 这有智慧的老人要教导以利沙 -- 以及今日的我们 -- 我们须要神更多的能力和恩膏。

这两人先到伯特利城去, 城名的意思是"神的殿"。真是名符其实, 因伯特利有属灵的史迹, 雅各曾亲自在那里献过祭, 然而, 之后有不好的事临到那城, 耶罗波安在那里设立金牛犊, 之后百姓就犯拜偶像的罪了, 导致整个世代都迷失在不信, 蔑视, 和嘲讽里, 使他们的后代, 看不到曾伯特利有任何属灵的根本。

情况是如此地糟, 以致那里的百姓, 可能会在以利亚和以利沙, 到他们那里时, 取笑他们, 我们怎么知道会这样呢? 因过一, 两天之后, 当以利沙回到伯特利时, 那城里的年青人跑出来取笑他。

现在, 当他们经过街道时, 以利亚可能已经察觉到他的徒弟, 对这全然冷淡后退的社会, 的恐惧和愤恨。以利亚自己, 在迦密山时, 就曾被嘲笑和讥讽过。但他知道须要有更强的超自然能力, 才能来面对这新的一代。这些年轻人, 比和他争战过的拜偶像祭司们, 心更硬且更不信神。

我相信是在这种情况下, 以利亚决定要试验他的徒弟。他好像在建议: "以利沙, 你为何不在这里定下来, 牧养这些百姓? 你已清楚蒙召, 且受了良好的训练, 你应协助伯特利城重建往日敬虔风采。

我相信以利沙很认真地听着, 因为他知道他的师傅有很强的洞察力, 但我肯定这年轻的先知很快地记起另一位先知的故事, 神差遣一为佚名的先知到伯特利城去, 对耶罗波安的崇拜偶像发预言, 这先知喊道: "耶罗波安阿, 你的金牛犊要被拆下来了!" 这偶像立刻从坛上掉下来, 把灰洒了一地, 当耶罗波安看到这一切, 就伸手要打这先知, 但突然间他的手瘫痪了。

神用其他的神迹奇事, 来应证这佚名先知的事工, 然而这先知之后因缺乏属灵的力量, 被蒙骗而妥协。

当以利沙观看伯特利的景况后, 他知道他尚未预备好来以对抗那里的邪灵, 他解理以利亚所察知的 - 在他面对这邪恶城的罪恶前, 他须要圣灵在他里面, 做一个强有力的工。所以他告诉他的师傅: "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 又敢在你面前起誓, 我必不离开你…" (列王记下2:6)。接着圣经告诉我们: "…于是两人一同前往" (同一节经节)。

我相信伯特利象徵那种, 我们国家在前一世代才变成的那种邪恶社会, 我们也是住在讥讽者和嘲笑者之中 - 属淫乱的人投向情欲, 拜偶像, 同性恋里. 而这世代却比以利亚或以利沙所碰到的更糟, 这些圣先知看到孩子讥讽 ,嘲笑, 出秽言 - 但美国的孩子却互相谋杀, 十岁的男孩强暴五岁的女孩, 年轻的孩子杀人却毫无罪恶感 - 砍杀父母, 同学, 无辜的陌生人等。

我不想对所有的年轻人, 做一概括性的定罪, 我知道在这社会里, 有很多敬虔的青少年, 为耶稣大发热心, 我为每一位在邪恶世代, 为基督站立的年轻人, 感谢神。

然而, 在这邪恶的世代, 神的百姓, 需要神双倍的能力和权柄, 才能接触到这迷失的一代。并须要前所未有的恩膏, 和像以利沙般神圣的余民, 兴起呼求: "喔, 主阿! 还要更多." 才可能办到。

以利亚和以利沙前往耶利哥城去, 城名意为"美好之地," 但这城现在是荒凉, 枯乾, 毫无生命气息可言, 没有树木, 草原和果子, 每样东西都枯乾了, 因为毒水渗进耶利哥的供水系统。

这城代表枯乾死亡的基督教 - 耶稣在启示录里描述这样的教会: "按名你是活的, 其实是死的" (启示录3:1)。

以利亚在耶利哥建立了一所先知学校, 很显然的他和以利沙前去访问这学校, 一些先知门徒来对以利沙说: "耶和华今日要接你的师傅离开你, 你知道不知道" (列王纪下2:5). 以利沙很快地切断他们的话, 并告诉他们: "不要作声。"

这些年轻强状的神人, 都是熟读圣经的, 他们甚至能见一些异象, 因为他们知道以利亚当天会被带到天上去, 这是一群会被差派到犹大和以色列全境, 去向整个社会传福音的一代 - 建立学校, 周济穷人, 传讲神的话语。

但在他们当中很明显的缺了甚么: 能力, 恩膏, 和圣灵的权柄, 隔天, 这披先知门徒, 要求以利沙让他们去找以利亚的身体, 说不定圣灵把以利亚的身体, 投在某座山或某个谷里, 他们对圣灵的作为和工作非常无知, 他们可做见证, 讲道, 讲神迹 - 但他们本身并没有经历过神的能力。

以利亚很可能在无意中, 听到他们跟以利沙的谈话, 并且猜想他的徒弟, 是不是能辨识这些神职人员属肉体的意图, 所以, 他再次试验他年轻的被保护者, 他似乎建议: "以利沙阿, 你看那下一代的神职人员, 应能明显地看到, 在他们当中缺少圣灵的工, 为何不在此定居下来, 教导他们圣灵的作为呢? 你正是那使这死亡, 枯乾, 空有知识的教会, 苏醒过来的最佳人选。"

但以利沙知道, 如果他牧养这群先知会有甚么结果, 他们会一直停留在爱慕以利亚有能力的服侍上 - 并且会一直不断地询问他: "你师傅一天花几小时祷告? 他用多少时间读神的律法? 他用甚么方法读? 他传讲甚么道理?"

如此一来以利沙可能就成天花时间, 在数算过去的复兴和神迹, 而这些年轻的先知则费尽心力要成为小以利亚, 希望能重演他的神迹 - 然而却没有圣灵的能力和权柄。

今日的教会正跌入这样的陷阱里, 我们研究过去的圣灵运行和大复兴, 试图寻找能使灵火从天而降的方法和关键, 从我有记忆以来, 教会就一直呼喊要旧式的圣灵复兴, 而这都是源于, 想要看到神过去作为的欲望所驱使。

以利沙此时回答他的师傅: "我不留在此地, 也不离开你" (参见第2, 4, 6节)。他知道除非他被神摸着, 否则无法影响任何一个, 属这死亡枯乾的教会的成员, 他不能倚靠以利亚所行的大事, 而且他也要不少于他师傅所拥有的圣灵恩膏。

他在告诉以利亚: "我尊敬先人的信心和过去的属灵巨人们, 但我知道主要做新事, 而我必须从他那里, 得到比先前更多的恩膏才行。"

现在我要回到约旦河那一幕, 为什么以利亚坚持要用神迹来过河? 约旦河不是一条很深很宽的河, 而且圣经也没告诉我们, 现在河水暴涨, 而且对岸还有五十个年轻强壮的先知, 可在数小时内替他们造一条轻舟。

我相信以利亚是趁机寻找机会, 来教导他的接班人, 有关过去的神迹 - 从摩西, 约书亚, 直到今日- 都是远古历史了。他向以利沙发出挑战, 好比在对他说: "当你开始你自己的事工, 并传讲神是一位行神迹的神, 你应见证神对你个人所行的事, 以利沙阿, 我很快就要离开了, 而明天, 当你回到这条河时, 我要你用你来时的方式过河回去, 相信神要在你的生命中行神迹。"

现今, 我们大部份的人, 都没有信心相信神会为我们行奇事, 我们花时间思想圣经上令人惊异的神迹奇事, 然而神要告诉我们: "我为你预备了更好的, 我要在你生命中行神迹 - 改变你的家, 修复你的婚姻, 拯救你所爱而尚未得救的人, 你要面对你自己的红海, 你自己的约旦河 - 而我要为你使这些水分开。"

这位老先知所采的方式, 不是像神话中的精灵一般, 变出一盏油灯, 然后为人成就三个愿望。他乃是以一位敬虔的信心教师身份, 对以利沙做这提议, 这是最后的试验, 而他想要知道, 他手下这年轻的先知是如何应答。

我相信今日大部份的基督徒都会回答: "社会弯曲, 情况越来越混乱, 我已厌烦属灵争战, 和魔鬼的骚扰, 现在光是生存都很危险, 以利亚阿, 带我一起去吧! 我要回天家, 神的火车火马一定够坐两个人。

的确, 我们的呼求就像是神的百姓所应有的: "主耶稣, 请来。" 然而, 主耶稣告诉我们: "直等到我来。" 当他要升到天上时, 对他的门徒说: "你们为什么站在这里看呢? 去, 直等到我再来。"

以利沙知道那不是他与主在一起的时候, 他知道神仍为伯特利那叛逆的儿女, 和耶利哥不结果子的教会哭泣, 他知道欠缺什么: 他要留下来担负起, 面对邪恶社会和死的宗教系统的责任。

我相信他告诉以利亚: "你已让我看到这社会和教会的光景, 而你也知道我须要比在我之前的人, 更多的能力, 恩膏, 和权柄, 所以我祈求得着双份神给你的灵," "愿感动你的灵加倍地感动我。"

当以利亚听道这请求, 他答道: "你所求的难得…" (列王纪下2:10)。但这对谁会是难事呢? 对神太难吗? 会是对以利亚这个使死人复活, 并呼求从天上降下火来的人吗?

不! 这对以利沙才是难事, 这是他必须为自己求取的能力, 但以利亚回答说: ”虽然如此, 我被接去离开你的时候, 你若看见我, 就必得着, 不然, 必得不着了” (列王记下2:10)。再此请注意 “时候(when)”和 “被(am)” 这两个字, 并没出现在希伯来文原稿里, 它们是在詹姆士王版本中被加上去的, 因此我相信以利亚乃是对以利沙说: “如果你看到我从你身边被接去。”

以利亚是说: “如果你一直倚靠你对我的回忆, 圣灵就没办法在你里面作特别的工作, 你要视我已离去了, 以利沙阿, 你并不需要我, 转向神, 因他的灵也在我里面作工, 他必要回应你的呼求。”

在他看到他的师父被天上的马车瞬间接去时, 以利沙就承接了传达神话语给他那世代人们的责任了, 当他站在约旦河边击打水时, 他喊出的话是: “以利亚的神在哪里?” 这年轻的先知的意思是: “主阿, 我所有属灵的长者们都去世离开我了, 而这可布的时代需要您赐予更多的恩膏才行, 主阿, 求您再次作工─这次乃是藉着我, 我需要您的灵更多的来浇灌我并赋予我能力。”

现在, 在经过神的触摸, 以利沙带着信心往前行, 而他的第一站就是耶利哥, 拥有五十位先知的学院立刻看出神在他身上的作为, 故说,“感动以利亚的灵感动以利沙了。” 很明显的, 这位隐藏的仆人正在神更深的力量与灵里前行。

年轻的先知告诉以利沙,“…这城的地势美好, 我主看见了; 只是水恶劣, 土产不熟而落” (列王纪下2:19). 他们的意思是,“水有毒, 并且正在杀害每样东西。”然而, 很明显的, 这五十个人却没有力量来阻止这毒物对耶利哥城所带来的死亡侵害。

根据以赛亚, 这“美地”象徵事工:“万军之耶和华的葡萄园就是以色列家, 他所喜爱的树就是犹大人…” (以赛亚书5:7). 而水再此所代表的一斯就是神的话。

你现在窥见全貌了吗? 耶利哥有毒的水象徵着从这城的讲坛所传讲的被污染过的话语。 这些神人从不对付他们自己的罪, 所以他们的讲章都充满了从他们腐败的心而来的毒物, 而他们那了无生气, 属肉体的讲章正促使城里的百姓趋向灵性的灭亡。

你若向我指出一位不信神话语, 仍站讲台, 却不跌倒的传道人 - 一个排斥圣灵感孕, 迷恋隐藏的罪, 不再为他在神的家所看见的罪恶而忧伤的人 - 我就向你指出一间因着他内心所吐出的毒气而走向死亡的教会。

能解耶利哥的毒的解药是什么呢? 那就是洁净供水的管道, 而以利沙所作的正是这工作, 他拿起一个洁净的器皿里 把盐放在那里面, 然后倒入这城井水的出口, 很快地, 所有的水都洁净的, 而生命也涌到各角落去。

当然, 以利沙所用的盐象徵着洁净和圣洁的福音, 而他所用的器皿, 则代表着已被主耶稣的宝血洁净, 和被圣灵的火炼净过, 预备好要来传讲纯洁福音的传道人, 亲爱的, 只有以下这些 ━ 行在圣洁中, 并带着更新的恩膏, 来传讲圣洁的话语的乾净纯洁器皿 ━ 能从神的家中除掉那恶的潮水。

现在以利沙回到伯特利去 ━ 有迷失的新生代的腐败社会, 且当他一到达就被讥诮:

“以利沙从那里上伯特利去, 正上去的时候, 有些童子从城里出来, 戏笑他说: "秃头的上去吧! 秃头的上去吧!"‘L回头看见, 就奉耶和华的名咒诅他们, 于是有两个母熊从林中出来, 撕裂他们中间四十二个童子” (列王纪下2:23-24)。

这真是可怕的一幕。你可能想,“神让小孩子被熊攻击实在是太残忍了。” 但童子这个辞在此是个不恰当的翻译, 在希伯来原文, 这辞意指年轻人 (Spurrell, 希伯来文)。

以利沙是因他个人被羞辱的私恨而使他们死亡吗? 不, 这位敬虔的神人乃是在神圣灵的能力和权威下行事。事实的真相乃是这样, 这些讥诮的年轻人犯了一个不可言谕的罪, 让我来加以说明:

毫无疑问地, 这些年轻人已听说以利亚被接升天的事, 而现在, 用呼喊, “秃头的上去吧!” 来嘲笑以利沙, 他们其实是在嘲笑圣灵的工作, 他们听见了圣灵圣工的真理, 但他们却不接受, 他们对以利沙的态度就是一种亵慢圣灵工作的行为 ━ 一个不可饶恕的罪。

许多年来, 神一直在忍耐伯特利堕落的教会, 成群的人涌进那里在一个妥协的祭坛来敬拜, 而主差遣很多的先知, 包括以利亚, 去警告他们, 但时候一到神就不再容忍这城的淫乱和邪恶, 所以他就行审判, 差派一位有圣灵双倍恩膏的人来到这邪恶的地方, 以利沙在伯特利行走满有权能, 传讲关于他们的罪的审判。

现在有很多年轻的传道人, 像当时在伯特利堕落的教会所作的一样, 倚赖属肉体的方法, 他们把那促使这国家进入叛逆和耽于肉欲的音乐带进神的家, 他们想让被罪恶浸透的社会, 学习如何诱使非信徒进入教会的建筑物内, 然而他们不但不提供敬拜, 反到搭起短剧舞台, 开派对和摇滚音乐会, 他们乃是在试着娱乐年轻人, 而不是在用单纯清洁的福音来挑战他们的罪和空虚。

故今日, 教会也面临了以利沙所面对的那讥诮的灵, 军中的同性恋者在讥笑神的话, 在纽约市有殊荣的博物馆, 竟然骄傲地展示亵渎的艺术作品: 基督的十字架浸泡在一桶尿中, 马利亚的画像上被涂上了大象的粪, 如此低俗骄傲的邪恶, 乃是前所未见无法想像的。

在这充满邪恶的世代, 我和不少未敬虔的追求者接触, 我称这些人为 “以利沙的同伴.” 他们与神同行 ━ 代祷, 为社会和教会的邪恶忧伤, 追求圣灵更大的恩膏, 而他们都从神那里听到一样的信息 ━ 审判就在门口了, 当他们思想所发生的可怕灾难 ━ 洪水、飓风、致命的蚊虫咬伤 ━ 他们知道神正在说话。

我个人不会以坐着研读过去的复兴为满足, 我想要看见耶稣所应许圣灵会作的奇妙大工, 我会继续对有耳能听的人, 传讲怜悯和恩典, 但我不会像个软弱无用的人, 蜷缩在讥诮者的面前, 警告所有恨基督的人的时候已到了: 他们的时间快到了, 神会用可畏的审判来掏尽他们, 而当这事发生时, 连最顽强的也会说, “这是神的作为。”

以利沙的同伴, 不会因现状, 或使过去的复兴重现, 而感到满足, 现在他们和神关在一起, 不断地为有更多的圣灵恩膏而祷告, 并预备他们自己的心, 来看神在这末世所要行的一件新事。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