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利亞的外衣 | World Challenge

以利亞的外衣

David WilkersonJanuary 17, 2000

列王紀下第二章, 記載了舊約聖經中, 最令人驚異的經文片段之一。這章講述年老的以利亞和他門徒以利沙的神蹟奇事。當我們一翻到這章時, 神已經告訴以利亞, 他在世上的工作已完成, 現在他要過約旦河, 到一個地方去, 在那裡火車火馬要來接他到榮耀裡。

在老先知思想, 他在世上剩餘的日子後, 就決定到伯特利和耶利哥城去, 他邀他的徒弟以利沙和他一起同行, 師徒兩人就踏上, 我稱為 "教學之旅" 的旅途了。在去過這兩座城後, 他們到了約旦河邊, 以利沙就拿起他的外衣 - 一件寬鬆的外套 - 用它來打水. 很神奇地, 水分開了, 二人就走乾地過約旦河去了 (列王紀下2:8)。

當他們到達了彼岸, 以利亞對他的徒弟說: "我未曾被接去離開你, 你要我為你做什麼只管求我" (列王紀下2:9). 較年輕的這人, 不假思索地回答: "願感動你的靈加倍的感動我" (經節同上)。

乍看之下, 以利亞似乎對以利沙的請求頗感驚奇, 他說: "你所求的難得…" (列王紀下2:10)。接著他說: "雖然如此, 我被接去離開你的時候, 你若看見我, 就必得著。不然, 必得不著了" (經節同上)。他是說: "如果你看見主接我去, 你所要的必被成就, 但如果你錯過了這時機, 就得失望而歸了。"

當他們繼續往前走的時候, 突然間, 天上出現了火車火馬, 將他們隔開, 只一瞬間, 以利亞已被火車火馬帶走了 - 而以利沙親眼目睹這一切。他呼叫道: "我父阿, 我父阿, 以色列的戰車馬兵阿, 以後不再見他了, 於是以利沙把自己的衣服撕為兩片" (列王紀下2:12)。

以利亞走了 - 但是他的外衣掉在地上。當以利沙看到這件外衣時, 他將自己的衣服撕碎, 並把以利亞的外衣披在背上, 接著他回到約旦河邊, 如他師傅所做的: 拿起這件外衣, 用它來打水, 水立刻分開了, 以利沙就走乾地過去, 就這樣展開了這年輕先知令人讚嘆的服侍。

這章所記載的事, 令人難以置信, 然而它對我們這世代的人, 要傳達甚麼信息呢? 我相信神在此, 給了我們一個含意單純, 簡潔, 和無誤的教訓: 神要用後繼的世代做大事。而且每一新世代的人, 都要為經歷聖靈, 和得到從主而來的能力而尋求主。

當我們讀到神為摩西分開紅海, 為約書亞止住約旦河時, 就感到讚嘆不已! 然而, 當要求主為我們行神蹟奇事時, 卻又覺得那是另一回事, 但這正是神對我們的心意: 祂要行神蹟, 並使祂的靈充滿在祂子民身上, 都是前所未見的, 祂渴望加增擴大我們的信心 -- 能像以利沙一樣, 為祂的榮耀而求加倍的恩膏。

在舊約中這一景, 以利亞像耶穌一樣升到天父那裡去, 而耶穌也應允我們: "我所作的事, 信我的人也要作, 並且要作比這更大的事, 因為我往父那裡去" (約翰福音14:12)。祂的重點是說: "你須要比過去的世代, 得到從我而來更多的恩膏, 能力, 和權柄。且我的靈要賜你能力, 來勝過你需克服的事物。"

為什麼這老先知要他的徒弟, 陪他去伯特利和耶利哥呢? 對以利亞來說, 這當然不只是感傷之旅: 緬懷過往的最後之行。不! 這有智慧的老人要教導以利沙 -- 以及今日的我們 -- 我們須要神更多的能力和恩膏。

這兩人先到伯特利城去, 城名的意思是"神的殿"。真是名符其實, 因伯特利有屬靈的史蹟, 雅各曾親自在那裡獻過祭, 然而, 之後有不好的事臨到那城, 耶羅波安在那裡設立金牛犢, 之後百姓就犯拜偶像的罪了, 導致整個世代都迷失在不信, 蔑視, 和嘲諷裡, 使他們的後代, 看不到曾伯特利有任何屬靈的根本。

情況是如此地糟, 以致那裡的百姓, 可能會在以利亞和以利沙, 到他們那裡時, 取笑他們, 我們怎麼知道會這樣呢? 因過一, 兩天之後, 當以利沙回到伯特利時, 那城裡的年青人跑出來取笑他。

現在, 當他們經過街道時, 以利亞可能已經察覺到他的徒弟, 對這全然冷淡後退的社會, 的恐懼和憤恨。以利亞自己, 在迦密山時, 就曾被嘲笑和譏諷過。但他知道須要有更強的超自然能力, 才能來面對這新的一代。這些年輕人, 比和他爭戰過的拜偶像祭司們, 心更硬且更不信神。

我相信是在這種情況下, 以利亞決定要試驗他的徒弟。他好像在建議: "以利沙, 你為何不在這裡定下來, 牧養這些百姓? 你已清楚蒙召, 且受了良好的訓練, 你應協助伯特利城重建往日敬虔風采。

我相信以利沙很認真地聽著, 因為他知道他的師傅有很強的洞察力, 但我肯定這年輕的先知很快地記起另一位先知的故事, 神差遣一為佚名的先知到伯特利城去, 對耶羅波安的崇拜偶像發預言, 這先知喊道: "耶羅波安阿, 你的金牛犢要被拆下來了!" 這偶像立刻從壇上掉下來, 把灰灑了一地, 當耶羅波安看到這一切, 就伸手要打這先知, 但突然間他的手癱瘓了。

神用其他的神蹟奇事, 來應證這佚名先知的事工, 然而這先知之後因缺乏屬靈的力量, 被矇騙而妥協。

當以利沙觀看伯特利的景況後, 他知道他尚未預備好來以對抗那裡的邪靈, 他解理以利亞所察知的 - 在他面對這邪惡城的罪惡前, 他須要聖靈在他裡面, 做一個強有力的工。所以他告訴他的師傅: "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 又敢在你面前起誓, 我必不離開你…" (列王記下2:6)。接著聖經告訴我們: "…於是兩人一同前往" (同一節經節)。

我相信伯特利象徵那種, 我們國家在前一世代才變成的那種邪惡社會, 我們也是住在譏諷者和嘲笑者之中 - 屬淫亂的人投向情慾, 拜偶像, 同性戀裡. 而這世代卻比以利亞或以利沙所碰到的更糟, 這些聖先知看到孩子譏諷 ,嘲笑, 出穢言 - 但美國的孩子卻互相謀殺, 十歲的男孩強暴五歲的女孩, 年輕的孩子殺人卻毫無罪惡感 - 砍殺父母, 同學, 無辜的陌生人等。

我不想對所有的年輕人, 做一概括性的定罪, 我知道在這社會裡, 有很多敬虔的青少年, 為耶穌大發熱心, 我為每一位在邪惡世代, 為基督站立的年輕人, 感謝神。

然而, 在這邪惡的世代, 神的百姓, 需要神雙倍的能力和權柄, 才能接觸到這迷失的一代。並須要前所未有的恩膏, 和像以利沙般神聖的餘民, 興起呼求: "喔, 主阿! 還要更多." 才可能辦到。

以利亞和以利沙前往耶利哥城去, 城名意為"美好之地," 但這城現在是荒涼, 枯乾, 毫無生命氣息可言, 沒有樹木, 草原和果子, 每樣東西都枯乾了, 因為毒水滲進耶利哥的供水係統。

這城代表枯乾死亡的基督教 - 耶穌在啟示錄裡描述這樣的教會: "按名你是活的, 其實是死的" (啟示錄3:1)。

以利亞在耶利哥建立了一所先知學校, 很顯然的他和以利沙前去訪問這學校, 一些先知門徒來對以利沙說: "耶和華今日要接你的師傅離開你, 你知道不知道" (列王紀下2:5). 以利沙很快地切斷他們的話, 並告訴他們: "不要作聲。"

這些年輕強狀的神人, 都是熟讀聖經的, 他們甚至能見一些異象, 因為他們知道以利亞當天會被帶到天上去, 這是一群會被差派到猶大和以色列全境, 去向整個社會傳福音的一代 - 建立學校, 賙濟窮人, 傳講神的話語。

但在他們當中很明顯的缺了甚麼: 能力, 恩膏, 和聖靈的權柄, 隔天, 這披先知門徒, 要求以利沙讓他們去找以利亞的身體, 說不定聖靈把以利亞的身體, 投在某座山或某個谷裡, 他們對聖靈的作為和工作非常無知, 他們可做見證, 講道, 講神蹟 - 但他們本身並沒有經歷過神的能力。

以利亞很可能在無意中, 聽到他們跟以利沙的談話, 並且猜想他的徒弟, 是不是能辨識這些神職人員屬肉體的意圖, 所以, 他再次試驗他年輕的被保護者, 他似乎建議: "以利沙阿, 你看那下一代的神職人員, 應能明顯地看到, 在他們當中缺少聖靈的工, 為何不在此定居下來, 教導他們聖靈的作為呢? 你正是那使這死亡, 枯乾, 空有知識的教會, 甦醒過來的最佳人選。"

但以利沙知道, 如果他牧養這群先知會有甚麼結果, 他們會一直停留在愛慕以利亞有能力的服侍上 - 並且會一直不斷地詢問他: "你師傅一天花幾小時禱告? 他用多少時間讀神的律法? 他用甚麼方法讀? 他傳講甚麼道理?"

如此一來以利沙可能就成天花時間, 在數算過去的復興和神蹟, 而這些年輕的先知則費盡心力要成為小以利亞, 希望能重演他的神蹟 - 然而卻沒有聖靈的能力和權柄。

今日的教會正跌入這樣的陷阱裡, 我們研究過去的聖靈運行和大復興, 試圖尋找能使靈火從天而降的方法和關鍵, 從我有記憶以來, 教會就一直呼喊要舊式的聖靈復興, 而這都是源於, 想要看到神過去作為的慾望所驅使。

以利沙此時回答他的師傅: "我不留在此地, 也不離開你" (參見第2, 4, 6節)。他知道除非他被神摸著, 否則無法影響任何一個, 屬這死亡枯乾的教會的成員, 他不能倚靠以利亞所行的大事, 而且他也要不少於他師傅所擁有的聖靈恩膏。

他在告訴以利亞: "我尊敬先人的信心和過去的屬靈巨人們, 但我知道主要做新事, 而我必須從祂那裡, 得到比先前更多的恩膏才行。"

現在我要回到約旦河那一幕, 為什麼以利亞堅持要用神蹟來過河? 約旦河不是一條很深很寬的河, 而且聖經也沒告訴我們, 現在河水暴漲, 而且對岸還有五十個年輕強壯的先知, 可在數小時內替他們造一條輕舟。

我相信以利亞是趁機尋找機會, 來教導他的接班人, 有關過去的神蹟 - 從摩西, 約書亞, 直到今日- 都是遠古歷史了。他向以利沙發出挑戰, 好比在對他說: "當你開始你自己的事工, 並傳講神是一位行神蹟的神, 你應見證神對你個人所行的事, 以利沙阿, 我很快就要離開了, 而明天, 當你回到這條河時, 我要你用你來時的方式過河回去, 相信神要在你的生命中行神蹟。"

現今, 我們大部份的人, 都沒有信心相信神會為我們行奇事, 我們花時間思想聖經上令人驚異的神蹟奇事, 然而神要告訴我們: "我為你預備了更好的, 我要在你生命中行神蹟 - 改變你的家, 修復你的婚姻, 拯救你所愛而尚未得救的人, 你要面對你自己的紅海, 你自己的約旦河 - 而我要為你使這些水分開。"

這位老先知所採的方式, 不是像神話中的精靈一般, 變出一盞油燈, 然後為人成就三個願望。他乃是以一位敬虔的信心教師身份, 對以利沙做這提議, 這是最後的試驗, 而他想要知道, 他手下這年輕的先知是如何應答。

我相信今日大部份的基督徒都會回答: "社會彎曲, 情況越來越混亂, 我已厭煩屬靈爭戰, 和魔鬼的騷擾, 現在光是生存都很危險, 以利亞阿, 帶我一起去吧! 我要回天家, 神的火車火馬一定夠坐兩個人。

的確, 我們的呼求就像是神的百姓所應有的: "主耶穌, 請來。" 然而, 主耶穌告訴我們: "直等到我來。" 當祂要升到天上時, 對祂的門徒說: "你們為什麼站在這裡看呢? 去, 直等到我再來。"

以利沙知道那不是他與主在一起的時候, 他知道神仍為伯特利那叛逆的兒女, 和耶利哥不結果子的教會哭泣, 他知道欠缺什麼: 他要留下來擔負起, 面對邪惡社會和死的宗教系統的責任。

我相信他告訴以利亞: "你已讓我看到這社會和教會的光景, 而你也知道我須要比在我之前的人, 更多的能力, 恩膏, 和權柄, 所以我祈求得著雙份神給你的靈," "願感動你的靈加倍地感動我。"

當以利亞聽道這請求, 他答道: "你所求的難得…" (列王紀下2:10)。但這對誰會是難事呢? 對神太難嗎? 會是對以利亞這個使死人復活, 並呼求從天上降下火來的人嗎?

不! 這對以利沙才是難事, 這是他必須為自己求取的能力, 但以利亞回答說: ”雖然如此, 我被接去離開你的時候, 你若看見我, 就必得著, 不然, 必得不著了” (列王記下2:10)。再此請注意 “時候(when)”和 “被(am)” 這兩個字, 並沒出現在希伯來文原稿裡, 它們是在詹姆士王版本中被加上去的, 因此我相信以利亞乃是對以利沙說: “如果你看到我從你身邊被接去。”

以利亞是說: “如果你一直倚靠你對我的回憶, 聖靈就沒辦法在你裡面作特別的工作, 你要視我已離去了, 以利沙阿, 你並不需要我, 轉向神, 因祂的靈也在我裡面作工, 祂必要回應你的呼求。”

在他看到他的師父被天上的馬車瞬間接去時, 以利沙就承接了傳達神話語給他那世代人們的責任了, 當他站在約旦河邊擊打水時, 他喊出的話是: “以利亞的神在哪裡?” 這年輕的先知的意思是: “主阿, 我所有屬靈的長者們都去世離開我了, 而這可佈的時代需要您賜予更多的恩膏才行, 主阿, 求您再次作工—這次乃是藉著我, 我需要您的靈更多的來澆灌我並賦予我能力。”

現在, 在經過神的觸摸, 以利沙帶著信心往前行, 而他的第一站就是耶利哥, 擁有五十位先知的學院立刻看出神在他身上的作為, 故說,“感動以利亞的靈感動以利沙了。” 很明顯的, 這位隱藏的僕人正在神更深的力量與靈裡前行。

年輕的先知告訴以利沙,“…這城的地勢美好, 我主看見了; 只是水惡劣, 土產不熟而落” (列王紀下2:19). 他們的意思是,“水有毒, 並且正在殺害每樣東西。”然而, 很明顯的, 這五十個人卻沒有力量來阻止這毒物對耶利哥城所帶來的死亡侵害。

根據以賽亞, 這“美地”象徵事工:“萬軍之耶和華的葡萄園就是以色列家, 他所喜愛的樹就是猶大人…” (以賽亞書5:7). 而水再此所代表的一斯就是神的話。

你現在窺見全貌了嗎? 耶利哥有毒的水象徵著從這城的講壇所傳講的被污染過的話語。 這些神人從不對付他們自己的罪, 所以他們的講章都充滿了從他們腐敗的心而來的毒物, 而他們那了無生氣, 屬肉體的講章正促使城裡的百姓趨向靈性的滅亡。

你若向我指出一位不信神話語, 仍站講台, 卻不跌倒的傳道人 - 一個排斥聖靈感孕, 迷戀隱藏的罪, 不再為他在神的家所看見的罪惡而憂傷的人 - 我就向你指出一間因著他內心所吐出的毒氣而走向死亡的教會。

能解耶利哥的毒的解藥是什麼呢? 那就是潔淨供水的管道, 而以利沙所作的正是這工作, 他拿起一個潔淨的器皿裡 把鹽放在那裡面, 然後倒入這城井水的出口, 很快地, 所有的水都潔淨的, 而生命也湧到各角落去。

當然, 以利沙所用的鹽象徵著潔淨和聖潔的福音, 而他所用的器皿, 則代表著已被主耶穌的寶血潔淨, 和被聖靈的火煉淨過, 預備好要來傳講純潔福音的傳道人, 親愛的, 只有以下這些 – 行在聖潔中, 並帶著更新的恩膏, 來傳講聖潔的話語的乾淨純潔器皿 – 能從神的家中除掉那惡的潮水。

現在以利沙回到伯特利去 – 有迷失的新生代的腐敗社會, 且當他一到達就被譏誚:

“以利沙從那裡上伯特利去, 正上去的時候, 有些童子從城裡出來, 戲笑他說: "禿頭的上去吧! 禿頭的上去吧!"‘L回頭看見, 就奉耶和華的名咒詛他們, 於是有兩個母熊從林中出來, 撕裂他們中間四十二個童子” (列王紀下2:23-24)。

這真是可怕的一幕。你可能想,“神讓小孩子被熊攻擊實在是太殘忍了。” 但童子這個辭在此是個不恰當的翻譯, 在希伯來原文, 這辭意指年輕人 (Spurrell, 希伯來文)。

以利沙是因他個人被羞辱的私恨而使他們死亡嗎? 不, 這位敬虔的神人乃是在神聖靈的能力和權威下行事。事實的真相乃是這樣, 這些譏誚的年輕人犯了一個不可言諭的罪, 讓我來加以說明:

毫無疑問地, 這些年輕人已聽說以利亞被接升天的事, 而現在, 用呼喊, “禿頭的上去吧!” 來嘲笑以利沙, 他們其實是在嘲笑聖靈的工作, 他們聽見了聖靈聖工的真理, 但他們卻不接受, 他們對以利沙的態度就是一種褻慢聖靈工作的行為 – 一個不可饒恕的罪。

許多年來, 神一直在忍耐伯特利墮落的教會, 成群的人湧進那裡在一個妥協的祭壇來敬拜, 而主差遣很多的先知, 包括以利亞, 去警告他們, 但時候一到神就不再容忍這城的淫亂和邪惡, 所以祂就行審判, 差派一位有聖靈雙倍恩膏的人來到這邪惡的地方, 以利沙在伯特利行走滿有權能, 傳講關於他們的罪的審判。

現在有很多年輕的傳道人, 像當時在伯特利墮落的教會所作的一樣, 倚賴屬肉體的方法, 他們把那促使這國家進入叛逆和耽於肉欲的音樂帶進神的家, 他們想讓被罪惡浸透的社會, 學習如何誘使非信徒進入教會的建築物內, 然而他們不但不提供敬拜, 反到搭起短劇舞台, 開派對和搖滾音樂會, 他們乃是在試著娛樂年輕人, 而不是在用單純清潔的福音來挑戰他們的罪和空虛。

故今日, 教會也面臨了以利沙所面對的那譏誚的靈, 軍中的同性戀者在譏笑神的話, 在紐約市有殊榮的博物館, 竟然驕傲地展示褻瀆的藝術作品: 基督的十字架浸泡在一桶尿中, 馬利亞的畫像上被塗上了大象的糞, 如此低俗驕傲的邪惡, 乃是前所未見無法想像的。

在這充滿邪惡的世代, 我和不少未敬虔的追求者接觸, 我稱這些人為 “以利沙的同伴.” 他們與神同行 – 代禱, 為社會和教會的邪惡憂傷, 追求聖靈更大的恩膏, 而他們都從神那裡聽到一樣的信息 – 審判就在門口了, 當他們思想所發生的可怕災難 – 洪水、颶風、致命的蚊蟲咬傷 – 他們知道神正在說話。

我個人不會以坐著研讀過去的復興為滿足, 我想要看見耶穌所應許聖靈會作的奇妙大工, 我會繼續對有耳能聽的人, 傳講憐憫和恩典, 但我不會像個軟弱無用的人, 蜷縮在譏誚者的面前, 警告所有恨基督的人的時候已到了: 他們的時間快到了, 神會用可畏的審判來掏盡他們, 而當這事發生時, 連最頑強的也會說, “這是神的作為。”

以利沙的同伴, 不會因現狀, 或使過去的復興重現, 而感到滿足, 現在他們和神關在一起, 不斷地為有更多的聖靈恩膏而禱告, 並預備他們自己的心, 來看神在這末世所要行的一件新事。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