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渴的时期 | World Challenge

乾渴的时期

David WilkersonFebruary 1, 1979

我向数以千计的人讲道,但有时候自己却感到灵里乾渴,远远离开了 神温暖的同在。在这些乾渴的时刻,我对读经不大渴慕,感到只是出於责任感而已。当我感到灵里乾渴空虚时,我连祷告也提不起劲。然而,我晓得自己还是存著信心,对主的爱还是强烈的。我也不渴望嚐试今世的事物。可是,在那些灵里乾渴的时期,我总彷彿无法摸着 神。

你曾否坐在教会里,看见周围的人都蒙福,而你则一点感觉都没有?他们哭泣、祷告、带著深深的感受而敬拜,但你却无动於衷。你开始思索,自己的灵命是否有问题。四围的信徒都说到 神如何祝福他们,回应他们的祷告。他们彷彿因愉快的经历而登峰造极,而你则度日如年;你爱主,却无法把世界「点燃」起来。你有些祷告还未蒙应允。你既不会欢呼,情绪上又没有什麽特别感受。你几乎感到自己是一个二等信徒。

我相信所有真正的信徒,在他们灵程中的某些时候,都会感到乾渴。连主自己也曾经感到孤单之苦,便喊着说:「父啊,你为何离弃我?」

我几乎把自己在晚上灵修时的笔记都保留下来。最近,我灵里乾渴,就把自己的感受都记录下来。对於这些诚实的日记,我想许多信徒都会有所认同。

在你读到这些非常个人的表白以前,请注意。当我谈及自己生命中的罪恶时,请勿将之解读为一些醜恶嚣张的輭弱。对我来说,凡不是出於信心的,就是罪恶。我们大家都犯了罪,亏缺了 神的荣耀。我往往会犯怀疑的罪。所以,有关我犯罪的表白,请你不要误解;读的时候,务要想到你自己的罪。

我问自己,有时候,神为什麽彷彿离我甚远。祂在对我生气吗?祂因我在生命中的失败,而隐藏自己吗?神是否因我心灵顽梗,而依照祂的圣道,向我掩面不看,以致祂在某方面对我有所保留?

罪使 神和我之间有所隔绝吗?神确实存在,希望与我相交,赐我极大的喜乐平安;可是,由於那缠累我的罪,我们之间起了隔阂。我的光景是否正是如此?祂是否看重祂的道,过於看重祂的名,以致祂必须免为其难,向我隐藏?以色列民背道时,祂就隐藏起来。是不是除非我看见自己的罪恶可怕,将之逃避,否则,祂必须向我暂时隐藏起来?

神因我不断跌倒,终於感到厌倦;只因祂爱我,便暂时远离我。祂是不是这样子?由於祂大能慈爱的约束,祂必须与我疏远,直到我像孩子一般,心灵破碎顺服,对自己的空虚沮丧感到厌倦。祂是不是这样子?

或者,这乾渴之感是由於我自己灵里蒙蔽?这是不是由於我按感觉而活?即使我失败,祂是否一直都在那里,等候我接受祂的赦免?我之所以感到孤单,是否因为我担负罪咎,自觉羞愧?我是否因自知不配受恩,而与祂疏远?我是否明知自己的輭弱,便相信自己没有权利盼望与祂相近,得祂的安慰?

我并不是胡思乱想,这些感受也不是由於「晚上的忧鬱」。关於自己永恒的救恩,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所怀疑的乃是,我能否明白 神运行的法则。我向来都感受祂大爱的能力。甚至在我最乾渴的时刻,我对祂爱的感受,实在令我几乎力不可支。然而,知道父神的爱,相信祂所有的应许,还是不够的。知道自己全心希望得著主也是不够的。我们必须更进一步。

我们必须亲近主。我们必须听见那微小的声音,并因听见祂的声音而满有喜乐。我们必须晓得,祂不仅住在我们里面,连祂的道也是在我们口中。我们的心必须感受祂的温暖。神同在所发出的荣光必须充满我们的房间。那些压抑在我们里面的泪水必须有所发洩。主的喜乐必须溢满我们的心灵。我们心中必须晓得,在我们有需要的时刻,祂必临到,带给我们引导、安慰、与帮助。对於 神定意临到,与祂的僕人相交,我们必须毫无疑问。

我们若不亲近 神,就无法得着平安。惟有祂荣耀所带来的甘露,才能把沮丧驱散。惟有深知 神正在回应的确据,才能把忧愁消解。我们的身心灵必须因灵火而温暖起来。

我希望得着 神全然的同在。我希望在祂的爱河中流动。我希望自己的罪全然得赦。但除了赦免之外,我还希望灵里得自由。蒙 神赦免,却没有得释放,有什麽意义?我晓得,主应许过,一天要赦免我七十个七次。我晓得 神向历世历代的人,都发出慈爱与赦免。我晓得,我若认自己的罪,祂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的罪,洗净我一切的不义。但昨日的罪过得赦免,蒙洁净,还是不够的。有些罪恶容易缠累我,我需要从这些罪的权势中,得释放。我更需要从情慾的辖制并所有罪孽的捆绑中,得释放。

我晓得 神的道应许我们得自由。我晓得,多处的经文都谈及「凭圣灵行事」,而不顺从肉体的情慾。我晓得 神的警告,要我们逃避一切邪情私慾。其他经文更湧上心头,说到有关「胜过」世界。可是,有些时候,我彷彿摸不著那些祕诀。我要如何把那些经文在日常生活中实践出来?「凭圣灵行事」究竟是指什麽?这是指,你绝不会再跌倒吗?一个学习走路的孩子会不断跌倒;连成年人也会失脚跌倒。当你凭圣灵行事时,你会跌倒吗?你会屡败屡战,愈战愈勇吗?

但神啊,你必须与我同在!你若不在我乾渴的时候与我同在,我就没有盼望了。你必须与我同在,呼唤我,渴望听见我的声音。你必须像一个怜恤儿女的父亲一样,思念我;否则,生命就毫无意义了。

当我有伤痛时,祂无法撇下我。是,我肉体輭弱。是,我屡次令祂失望。是,今年我已千次向祂说抱歉。是,我誓言要离弃世界,并其中的一切。是,我有时候却无法信守承诺。是,有几次,我曾感到自己是罪人中的罪人,是个骗子,是个另有所爱不配的孩子。是,当我感到自己卑贱不感恩时,我就自觉不配,不期望祂会来亲近我。

但纵然如此,我总晓得祂离我不远。我总远远听见一个微小的呼声这样说:「来吧,我的孩子。你所经历的,我全都晓得。我仍然爱你,既不会丢弃你,也不会撇下你。我们要一同面对困难。我还是你的父神,你还是我的孩子。你来,不要凭自己的功德或善行,乃要凭着救主的大功。」

我总晓得,祂必保守我脱离这乾渴的时期。我里面的火焰是不会熄灭的。我知道 神的应许必定成就。祂必按祂的时间与方法,把我那乾渴之感化为爱的河流。祂必重新启示祂的旨意,更新我的灵,并赐我心中更大的平安。这是因为祂对我从不误事。

哦,神啊!我的脚是属土的。但我信心刚强,我的心因你而融化。我热泪盈眶,渴慕被主摸着。但我的脚却不断叫我误入歧途。我有心无力,无法凭圣灵行事。我日复一日的得胜哪儿去了?我有能力保持自己圣洁纯正吗?

神啊,我查考圣经,希望找着一个方法,可以脱离罪的捆绑。即使我要整夜屈膝,我也愿意。我是否要研读圣经,直到找着所有有关释放的经文?那麽,我就不断研读吧!一些牧者们所提供的陈腔滥调容易的答案,听起来也许很虔诚;可是,这些多半都行不通。

一定有胜过仇敌权势的办法,好让我能卸下重担,不受侵扰。神应许过,我会全然得释放,彻底胜过仇敌的权势。有一天,我的脚再不会陷入撒但的网罗。有一天,我会省察自己的心,而只看见主(即圣洁,或讨 神喜悦的事物)。

有一天,神必须领祂的儿女到一个自由的境界,脱离罪恶权势。神的道何其广大。至於我个人需要方面的答案,我所知道的,却是那麽少。我惟一的盼望就是,圣灵必领我进入真里,释放我。我无法凭自己的力量将之找着。我无法从书本或辅导找着答案。除非圣灵向我启示,否则,我就无法明瞭。神对我的期望,我希望知道;我希望知道,我的本份是什麽,而祂的帮助,又是什麽。

哦,神啊,求你洁净我的慾望,使我渴慕那些你认为对我是上好的。你若把我所渴望的都赐给我,我就会全然困惑,杂乱无章。我所有人性的慾望,都是蒙蔽的!它们都与我确实的需要,毫不吻合,且往往与 神的道德律法刚刚相反。

我的慾望很容易令我自寻烦恼,自讨苦吃,带来最可怕的混乱。我总以为自己的慾望都是经过清楚的考虑,既明智,入满足自己的需要。

因著罪的缘故,我的慾望都悦离了 神的道德律法,令我慾令智昏。灵里不满足、鸿图大计、并邪情私慾,都会导至种种混乱。这些都是缺乏悟性的幻觉。

究竟我的种种慾望从何而来?这些都不是出於理性或常理,而是那老我的邪情私慾所激发的。这些感觉像狂野的群众一般,蜂拥而上,既困惑蒙蔽,又全然混乱。

时间过後,我往往发现自己的慾望,原来既徒然,又愚昧。我渴望开创一个新的事工;我还没有开始以前,我的慾望就爆发了。其後,我学到自己的失望,其实是一个化妆的祝福。神若没有干预,阻挡我的慾望,我就有可能自毁前程。

我的慾望往往都可以道德败坏,被情慾所沾染。亚当的性情推波助澜,种种慾念就蠢蠢欲动。这会进入我们的脑海,与我们深处最圣洁的思想混合起来,以致我们在头脑上将之接纳为 神的意念。

往往,我个人的慾望都会深沉不露,支配别的思想;这些慾望更会在我祷告时,入侵我的思维。这些慾望既强而有力,又不肯摆休。我会被之所骗,以为这是发自 神在我里面那微小的声音。但愿 神保守我,免得我被自己那些不道德的慾望所骗。

1. 我必须保持自己的祷告生活!

为什麽我们都缺乏该有的祷告?我们晓得 神希望安慰帮助我们。我们晓得我们亲近祂,自己的重担就会卸下来。在我们内心深处的圣灵不断呼籲我们祷告。祂说:「来,来到那满足心灵饥渴的水泉;来到那怜恤儿女的父神;来到那生命的主宰,祂应许过要赦免你所有的过犯。务要到 神面前,祂不肯定你的罪,也不肯丢弃你;祂更不肯向你隐藏。」

我们犯罪时,神并不向我们隐藏。绝不如此!那念头只是发自我们因恐惧而感到被定罪的心灵而已。当亚当夏娃犯罪时,神也没有在伊甸园里隐藏起来。祂仍然临到,呼唤他们,渴慕与他们相亲相爱。那躲藏起来的,原来是我们自己,因为我们满心罪咎,感到被定罪。我们无法想像,我们既悖逆,又不感恩, 神却仍然爱我们。

你纵然犯罪失败,还是要坦然无惧地到祂的施恩座前。凡痛悔依照 神的心意而忧伤的,祂必立刻赦免。你不必长久懊悔,满心罪咎。你不必努力赚取,从而重获祂的恩典。你不必在表面上假装忧愁,泪流满面。务要屈膝在父神面前,敞开心灵,向祂倾诉苦情。告诉祂你感到孤单、恐惧、失败吧。

我们除了祷告以外,什麽都会尝试。我们会查考书本,寻找方法指引。我们会找朋友、牧师、辅导,到处寻求意见并安慰之言。我们找调停人,却忘记了那向来凡事回应我们的中保。

我们不祷告,因为多半的时候,这是不容易的。当困难突如其来,我们就临急呼求。我们患上癌症,或者一个亲爱的人忽然间因心脏病爆发而去世,我们就心灵破碎,痛哭祷告。那是可行的。但无论遭遇顺境或逆境,我们都该倚靠主。我们还没有因困境而力不可支时,就早该从祂支取力量,求祂帮助。我们该在每天的生活中,向祂倾心吐意。

难怪我们会灵里感到那麽乾渴空虚。我们简直忽略了私下的祷告内屋。其实,问题并不在於灵里的乾渴,乃在於我们不冷不热。我们随波逐流,远离了圣所,便灵里变得越发冷淡。

没有什麽比一两个小时亲近 神,更能驱散乾渴空虚之感。迟迟不肯在祷告内屋与 神相会,就会带来罪咎。我们都晓得,我们爱主,就该来到祂面前;但我们却因事务繁多,忙忙碌碌,而流失时间,疏远了 神。我们把一列的「思想上快速的祷告」丢给祂。然而,没有什麽能取代那祷告内屋;我们必须关上门,单单向父神祷告。这是解决所有乾渴时期的惟一办法。

2. 对於受一点苦,我必须再不害怕!

主复活以前也暂受苦难。死亡与受苦都是必经之路!痛苦与忧愁也是在所难免的!

我们并不希望受苦,拒绝受创!我们希望 神超自然地插手干预,我们便毫无痛苦地得释放。我们祈求说:「神啊,行事吧,因为我是輭弱的,总会是这样子。当我独自等候超自然的释放时,你就成就一切吧。」

或者,我们会因自己的困难而责怪邪灵!我们找一位神人,希望他能将之赶除,好让自己毫无痛苦地我行我素!这样,一切都好了,我们又轻松地过著平安的得胜生活!我们希望有人为我们按手,把一切乾渴之感都除去。但得胜往往都不是毫无痛苦的。请正视你自己的罪,好好面对它!你更要像主一般,遭受苦难,补满祂的受苦!你要经历痛苦!一宿虽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欢呼。
神把选择摆在你面前;因祂的慈爱,祂要求你有所决择。假使 神超自然地把我们从争战中撤离,以致我们毫无痛苦,祂就要终止所有试炼和试探。我们就既不必有自己的选择,也不必经历火炼的试验。这就等於 神取代了祂对人类的旨意。祂选择要在我们乾渴的时期与我们相会,向我们显明这道路如何把我们带进信心的新生命。

  • 我们遭受灵里乾渴,甚至痛苦,往往都是出於 神的旨意。

    「所以那照 神旨意受苦的人,要一心为善,将自己宣灵魂交与那信实的造化之主。」(彼前4:19)

  • 然而,感谢 神,暂时的受苦总会带来最终的得胜!

    「那赐诸般恩典的 神,曾在基督里召你们;得享祂永远的荣耀,等你们暂受苦难之後,必要亲自成全你们,坚固你们,赐力量给你们。」(彼前5:10)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