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靠耶和华,心里坚固! | World Challenge

倚靠耶和华,心里坚固!

David WilkersonDecember 1, 1983

我们以这句耳熟能详的经文来开始这篇讲道:「大卫甚是焦急。」(撒上30:6) 他恰恰从迦特回来,那里的亚吉王曾对他说:「我知道你在我眼前是好人,如同神的使者一般。」称讚之词言犹在耳,大卫和他的随人就回到洗革拉去,急着要与妻子儿女团聚。可是,他们发现该城已付之一炬,家园被毁,妻离子散。原来,他们在亚弗的时候,亚玛力人大举入侵,把他们贵重之物,都洗劫一空。

对於这蒙膏抹的神人来说,这真是他生命中大难临头的一天。「大卫和跟随他的人就放声大哭,直哭到没有气力。」(撒上30:4)

众人悲奋不已,怒火中烧,说要用石头来打大卫。大卫本人悲不可抑,眼泪都流乾了,「甚是焦急。」他们到了穷途末路,失去了一切指望,忧伤沮丧。

这灾难临到大卫,是因为他活在罪中吗?他在逃避神吗?绝不如此。其实,大卫当时与神同奔,不明白为什麽会遭遇这等困境。

当时,撒母耳已经把大卫膏为以色列的君王,宣告他合神心意,被分别,蒙拣选,为要带领神的百姓。大卫曾经在所罗门朝中被人接纳;他的事奉既荣耀,又节节胜利;可是不久後,他却被逼要过著流亡的生活。那击杀巨人的勇士终於躲在山洞里,抚心自问,自己为什麽会被人弃绝,遭遇困难重重。他泪眼汪汪,问约拿单说:「我作了甚麽?有甚麽罪孽呢?在你父亲面前犯了甚麽罪,他竟寻索我的性命呢?」(撒上20:1)

大祭司称大卫为「国中最忠心的僕人」,连扫罗都承认他为人善良,蒙神膏抹,说:「你比我公义 … 我也知道你必要作王;以色列的国,必坚立在你手里。」(撒上24:17,20)

当撒母耳用角里的膏油膏大卫时,「从这日起,耶和华的灵就大大感动大卫。」(撒上16:13) 你必须从这些背景,明白大卫在洗革拉当时的苦况。

他晓得自己蒙呼召,特特被拣选,命定要登上宝座。圣灵更天天临到他。他既有目标,对神又满有热忱;他更为人圣洁,对贫穷无倚的人满有负担。他的生活小心谨慎,连敌人都尊敬他。

大卫眼见家园被毁,家人又生死未卜;请想想他当时有何感受。他回顾自己几年来的往事,就一定会问「为甚麽?」「神若与我同在,为什麽扫罗要追杀我?为什麽他对我那麽狂妄嫉妒?我若蒙神膏抹,为什麽我要逃到迦特,装疯卖傻?圣灵若临到我,引领我,我为什麽要躲在山洞里?我若是一个合神心意的人,为什麽我要活在旷野,像野兽一样,被人追杀?我为自己的性命胆战心惊,连夜不睡,四面楚歌,终日求人乞怜,被人排斥;难道这就是一个蒙膏抹的人的报应吗?」

他终於找到家园,享受平安;可是不到几个月,他却因着这场浩劫,损失惨重。洗革拉变得一片荒凉。更可耻的就是,大卫的亲信竟然因这场无妄之灾而怪责他。

从表面看来,神并没有恩待祂所膏抹的僕人。他再不是那击杀巨人,受尽群众歌颂讚赏的勇士,也不是那满有信心和异象受人敬爱的伟人了。他当时全然被弃,人们几乎把他看为失败者,要用石头打死他。大卫独自一人站在那里,洗劫一空,满心困惑,全然沮丧。

神的儿女心灰意冷,感到自己无用失败,被神离弃,被亲友拒绝,他当时会怎麽样?他的挚友约拿单又不在那里。假如他能与一位绝对可靠的朋友谈谈话,也许他会好过一点。亚比该被人掳去,父母又不在身边,他要到哪里找安慰,得鼓舞呢?

信不信由你,这表面看来的一场悲剧,乃是神所安排的。神若要使用大卫,就必须把他剥夺净尽;他的名誉和自我意志,也必须一扫而空。他必须把最後一滴自怜的眼泪都流尽;他必须感受全然孤寂,且将之克服;他必须把自己的成就所带来的鼓掌讚赏,一盖抛诸脑後。

他不可以从别人(即家人、朋友、亲信)身上寻求指引、安慰、或力量。他在那里没有先知警告他,没有祭司鼓励他;连一个拉着他那颤抖抖的手的小孩子,或一个递给他一杯凉水的勇敢士兵,他都没有。

神在大卫的生命中安排了这困境,以致他只好从自己心里寻找答案。足足有十六个月,大卫在非利士地寄人篱下,过份倚靠亚吉王。神希望把国赐给大卫,他却在洗革拉定居下来。大卫要停留在一个靠血气来生存的地方,神是万万不容的。有没有可能大卫对挣扎感到厌倦,对连连争战重重困难感到疲惫不堪?他是不是以为自己有权利享受更好的生活方式?他是不是为著安逸的生活,而甘愿放弃王位?

感谢神,大卫乃是一个壮志凌云的人。他心中振奋,对神的带领得到了新的盼望和确据。

这正是神对大卫向来的心意。原来,所有困境、孤寂、并神那些不寻常的带领乃是有原因的;神希望大卫不要定睛在敌人或朋友身上,且为目前并日後,自己得着力量和鼓舞。大卫必须学习单独站稳,单单倚靠神,且透过个人与神相交爱慕神,得着一切所需。

这是一个何等得胜的情景 – 大卫处於生命极恶劣的环境里,却因神的信实而欢欣喜乐,在神面前心里坚固。他终於明白,当死亡和沮丧临到时,最要紧的就是在个人方面认识神。

他一学到这功课,神就开启上天,清楚地对大卫说话。神的指示既清晰又明确。大卫求问神,神就回应他说:「… 都救得回来。」果然,大卫一点损失都没有,收复一切。

自此,大卫可以回顾往事,因神而誇口说:「我呼求的日子,你就应允我,鼓励我,使我心里有能力。」(诗138:3)

我们是否愿意从大卫的经历有所学习?我们遭遇困境,主在我们生命中有不寻常的带领,我们会认出这些事情的原因吗?

我要向你发出挑战,请你把一位对主全然赤胆忠心,又在生活上毫无困难的信徒,指给我看。一个蒙圣灵引领,蒙神充满膏抹的僕人,一定会被人追赶,蒙神管教,常受打击,经历水火。

你若说自己主内的生活并不包括患难或困境,我就相信神对你的生命并没有伟大的旨意。凡试图躲避困难的,很少会得着有关神丰满的启示。他们试图以信心来免去自己的困境,却不晓得,自己却失去机会,不能发掘自己的潜质。有一天,当困难无可避免时,他们就垮下来,心里缺乏屡试不爽的力量资源。

保罗这样写:「求祂按着祂丰盛的荣耀,藉着祂的灵,叫你们心里的力量刚强起来。」(弗3:16)

有些信徒不会因道理上的风气潮流而反反覆覆;不会因信仰而成为别人谋利的对象;满有分辨能力,不会受骗;既不需要特殊的教师(人)来带给他们新的启示;也不需要牧者(人)步步带领他们;不倚靠别人来得着快乐或属灵力量;然而,他们都受过考验与试炼,證明神的生命在他们里面,好让他们得着恩典怜悯,随时得帮助。这等信徒正是主今时今日所需要的。主不仅向他们启示,更住在他们里面。他们按着祂丰盛的荣耀,从心里得着力量。

也许你能回顾神曾经很特殊地在你身上运行,把你分别出来,归祂自己,以圣灵来充满你。祂呼召你,为一些特殊的工作而膏抹你。你开始的时候,像大卫一样,蒙福,快乐,又成功。人们对你的真诚与敬虔的热忱,都非常欣羡。你渴慕神深奥的事,又自觉卑微。你立定心志寻求主,渴望全然顺服祂完全的旨意。朋友敬重你,家人又支持你。每个人都承认你就是神的僕人使女。凡你所作,都结果纍纍。

然而,神开始神祕地带领你。你虽然渴慕神,却感到灵里乾涸。你希望祷告,上天却有如铜一般。你从上天一句话也得不到;灵里的相交,变得很费劲。那控告者(即撒但) 令你在自己心中搜索罪恶;你变得愈来愈好内省,心中自问有甚麽过犯令主忧伤,以致祂撤离了。你心中不禁呼求说:「主啊,请对我说话!求你重新触摸我!我感到自己是那麽无用,那麽冷淡!」

那时,我心中这样想:「这乾涸,冷淡,又静默的一段时期,不可能是从神来的。我一定在生命某方面大错特错,令神忧伤。」你若找不到甚麽罪恶,就更觉难受,只好诚实说:「主啊,为什麽?说明我的罪恶,向我显明吧!我在哪方面失败了?我以为自己确实讨你喜悦。为什麽我毫无进展,无法突破?」

你会怎麽样?你会怎麽样摆脱灵里的忧闷,再次因神的大爱而欢呼?你要像大卫一样,倚靠耶和华,心里坚固!惟当你看出自己的遭遇,乃是出自神的手,你才会心里坚固。不要怪责邪灵恶魔。神容许困境临到,好让你全然投靠祂。祂要把你血气上的自信断掉,帮助你不再倚靠别人、书本、讲道、并那些满怀好意的朋友同工,而单单倚靠神的大能在你里面工作。
「神能照着运行在我们心里的大力,充充足足的成就一切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弗3:20)

骇人听闻的黑暗日子即将临到。神对恶人所发的烈怒热气,神人们已经可以感觉得到。地上即将没有太平。圣经从来没有说过,本国会免受核武之害。难道神会降火在所多玛人身上,而无视美国的同性恋群众吗?

每日新闻愈来愈会带来噩讯。人们越发感到,有些事情会引发世界衝突,以致人心惶惶。

群众要从何得着安慰?谁会鼓励那些不虔不义的人?当最後的灾难开始的时候,他们将得不着安慰、盼望、鼓舞。

倘若收音机并电视机上的传道都默默无言,逼迫和灾难使我们无法与朋友信徒聚会,或者,我们都像大卫一样,单独处在荒凉困境中,被人弃绝;你会倚靠主,心里坚固吗?当周遭万事都溃败时,你能够欢欣喜乐,心中平安吗?

主内的弟兄姐妹们,我奉主的名恳求你们,务要打开灵眼,看见神的大能在你们里面工作,且要把主的丰满与完全应用起来。无论我们被扔进甚麽烈火熊炉,我们的至高主必帮助我们渡过难关。

先知哈巴谷得了异象,看见神将向犹大国降烈怒,就大为震惊,以致他「身体战兢,嘴唇发颤,骨中朽烂。」(哈3:16)

据他看见,时候将到,树木既不发旺,又不效力;牲畜也不繁植;连田野的草都消失了。旋风会吞噬,地也会受击打。哈巴谷却宣告说:「… 祂使我的脚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稳行在高处。」(哈3:19)

司提反準确地把那豫言应验了。他站在一群激进分子面前,他们都手执石头,準备要打死他。他即将离世,完成他的工作,得着荣耀。忽然间,他举目看见天开了,人子站在父神右边。他看见主在高处,就胜过了地上的环境。石头无法夺去他的异象。他彷彿得了母鹿的蹄,可以向着那在高处的主勇往直前。

无论未来的情况会变得如何黑暗绝望,神的百姓都要倚靠主,心里坚固,且信靠祂那些既伟大又宝贵的应许。我们要支取哈巴谷的豫言,凭信心坐在属天的地位。让我们都像鹿一样,越过一切拦阻,达到自己在基督里属天的地位。

「祂又叫我们与基督耶稣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弗2:6)

「但那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他们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赛40:31)

大卫大可以因患难而意志消沈,力不可支;他也可以对神起了苦毒怨恨的心。他更有可能失去信心,无法恢复。

然而,他果然恢复了!他收复一切,且即将承受基业。上天再次大开,神对他说话,他就再次回到属灵争战的前线。

你是否正面临忧患,切切需要神新鲜的膏抹?务要弃绝撒但的谎言,把沮丧之感挥去,举目仰望而欢欣喜乐,把有关神同在与信实的应许,支取下来,接受祂的爱,让慈爱的主来拥抱你吧。

那就是主对那些希望得着鼓舞的人所说的话。让祂拥抱你吧!你必收复一切!

论到基督的主权 (Lordship),我们乃是指祂的超越性 (supremacy),就是祂至高无上的权柄、地位、能力、权能。除非我们明白且承认祂掌握天地间的一切能力,否则,祂无法切实成为我们生命中的主宰。我们必须同时相信,在主那可畏的权能之下,天地阴府其馀一切势力,已经一概征服,倾覆,废除了。

「所以我说,且在主里确实的说,你们行事,不要再像外邦人存虚妄的心行事;他们心地昏昧,与神所赐的生命隔绝了,都因自己无知,心里刚硬 … 你们学了基督,却不是这样。」(弗4:17-20)

保罗警告以弗所的信徒,吩咐他们不要过着虚空困惑的生命。他清楚说明,他们心中的虚空与昏暗,并不是由於邪灵攻击,乃是因为他们对神伟大的供应,一无所知。他们并不认识主的超越性。

保罗说:「你们学了基督,却不是这样。」换言之,他说:「我所教导的基督,乃供应一切,大有能力,完美无瑕的。」然而,他们很少人明白。许多人却还因著信仰道理上的风气潮流而反反覆覆,给魔鬼留了馀地;其他人则苦毒怨恨;有些人更滥交苟合,贪心不足,在各方面污秽不洁。我们都晓得,他们确实如此,因为保罗必须因此而警戒他们。

请想想,今天许许多多信徒都终日失败,意志消沈,在身心灵各方面,感到破碎。他们承认基督是主,却心灵空虚,满心惧怕,犹疑不决。他们缺乏喜乐,死气沉沉,并没有在主里充满活力。

撒但是否占了上风?邪灵权势有没有把全能神的国度攻破了?黑暗的执政掌权者有没有成功地欺骗神的选民?我说没有。这黑暗乃是在我们的脑海中。由於我们并没有敞开心灵,认识主的超越性,我们就灵里蒙蔽了。我们对那在我们里面的主一无所知,就与神的生命隔绝了。那摆在我们面前的圣经,充满荣耀真理,说到神的权能与丰满都集於基督一身;然而,我们却从来不瞭解,又何况将之应用。问题并不是因为撒但的手段,或者他在我们里面,乃是因为我们不肯相信基督的超越性。

故此,保罗所聚焦的,乃是主的主权并权能,而不是别的真理。他说:「求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神,荣耀的父,将那赐人智慧和启示的灵,赏给你们,使你们真知道祂;并且照明你们心中的眼晴,使你们知道祂的恩召有何等指望;祂在圣徒中得的基业,有何等丰盛的荣耀;并且知道祂向我们这信的人所显的能力,是何等浩大 …」(弗1:17-19)

我们不必得着新的启示,知道撒但的势力;我们也不必研究有关邪灵或黑暗权势。正如保罗一样,我们都切切需要又新又释放人心的启示,关於主的丰盛、荣耀、大能。祂绝对统管万有。神开启我们的灵眼,让我们明白主的超越性,我们就绝不会对撒但的诡计懵然不知。我们认识主的权能,就能更容易看出仇敌的輭弱。你有没有寻求那智慧和启示的灵,以致认识基督,或者,你另有所求?

「既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掳来,明显给众人看,就仗着十字架誇胜。」(西2:15)
「… 这世界的王要被赶出去。」(约12:31)
「… 特要藉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来2:14)

主败坏了魔鬼的权势。这里希腊文的意思就是「使之作废或失去功效」。那被主剥夺净尽,以致软弱无能的,为什麽信徒要对他那虚假的势力,感到紧张或畏缩?主已除去撒但的一切势力,把他打倒,明明地羞辱他了。

这「世界的神」已经残破不全,以致我们不敢高估他的势力。主的儿女并不属於这世界,并不服在罪恶或撒但的权势之下。主夺去了撒但的死亡钥匙,把我们从惧怕死亡的捆绑中,释放出来。如今,藉着十字架的得胜,我们对死亡、罪恶、魔鬼,都毫不畏惧了。荣耀的主曾经宣告说:「(我)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启1:18)

如今,我们都该以神的眼光,来看撒但,就是说,他是失败,无效,无能为力的。 自从撒但像闪电一样,从天上坠落,他就从来没有恢复他的能力。当我们承认血气会助长他,我们就会越发花时间,寻求十字架的大能,在那些方面胜过它,而愈来愈少有份於邪灵活动。我们往往不肯承认自己的血气本是邪恶,有可能导至大罪。我们以为把血气归咎於邪灵活动,自己就不必大大蒙羞。

「你们中间的争战鬭殴,是从那里来的呢?不是从你们百体中的战鬭之私慾来的麽?」(雅4:1)

恐怕许多用心良好的人都不肯承认,他们助长了魔鬼。撒但并不是无所不在的。没有一个受造物,有神这样的大能。撒但曾经是一个蒙膏抹的伯,可是他当时也没有这样的能力。难道他坠落後,才得着这等能力吗?不!

我宁愿谈及主的超越性,并撒但一败塗地。有圣灵充满的信徒可以像主一样说:「撒但将到,他在我里面是毫无所有的。」主并不是与撒但死缠烂打;祂在十字架上已经胜利在握。魔鬼乃是主所倾覆的仇敌。对我来说,败落的势力能住在圣灵的殿里,是不可思议的。主的宝血从来没有失去能力,而撒但绝不能越过界限。

别人也许选择与撒但争战;至於我,我却支取十字架的得胜,信靠主的复活大能,看自己的肉体为死。如今,我凭信心与主一同坐在天上,邪灵恶魔不敢在那里越过一步。一切都是关乎启示,就是明白十字架的得胜,并主胜过魔鬼。我相信主这些话:凡为攻击我造成的器械,必不利用;我得胜有馀,脱离了对仇敌并死亡的恐惧;我已经过幔子(即主的身体)进入至圣所,邪灵恶魔无法随着进去;我乃祂的肢体,祂的生命在我里面湧流;神、基督、并圣灵都住在我里面,以致邪灵势力不敢入侵;圣灵已经临到我身上,赐我能力胜过仇敌的权势;我在父神手中,邪灵在那里却无立足之地;我里面的真光已经驱散黑暗;没有执政掌权的势力,能使我与神的爱隔绝;最好的就是,一个人蒙宝血洗净,有圣灵充满,复活,属天,坐在父神右边,邪灵恶魔或任何权能势力就无法靠近他。还有甚麽比神的保障更稳妥呢?

我们务要赶紧回到十字架面前,打开灵眼,认识主的超越性;否则,我们所传达的,就是死亡,而不是生命。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