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弃宗教 | World Challenge

厌弃宗教

David WilkersonMarch 1, 1981

最近,有人透过一个调查,问年轻人说:「你在哪里感到最乏味?」他们主要的答案就是:「在教会里。」

我同意!今天,大多数的教会都没有什麽可以提供给年轻人。多半的青少年上教会,都是因为父母逼他们去。许多父母之所以上教会,是因为这是该有的「宗教活动」。

年轻人之所以这样回答,并不是因为他们心中无神,或对宗教不感兴趣。其实,据最近另一个调查显示,美国84%的年轻人都相信 神,且相信祂在他们个人的生命中运行。

他们所厌弃的,并不是 神,而是宗教而已。他们无法明白,为什麽有那麽多宗教与宗派;对於人们以宗教的名义彼此鬭争仇恨,情况纷乱,他们更是大惑不解。

请想想世上的种种宗教,比如佛教 (Buddhism)、印度教 (Hinduism)、穆罕默德教 (Mohammedanism)、天主教 (Catholicism)、伊斯兰教 (Islamism)、犹太教 (Judaism)、基督教(Protestantism)、神道教 (Shintoism)、摩门教 (Mormonism)、独神论教 (Unitarianism)。

各种新旧教派、运动、小组、并异端,更是不胜枚举。现有二十多个浸信会组织、二十五个以上的五旬节宗派;还有卫理公会(又称循道会,Methodists)、长老会 (Presbyterians)、基督教会(Church of Christ)、基督门徒会 (Disciples of Christ)、路德会 (Lutherans)、圣公会 (Episcopalians)、基督徒教会 (Christian Church)、联合卫理公会 (United Methodists)、自由卫理公会(Free Methodists)、弟兄会 (Brethren)、普理密斯弟兄会 (Plymouth Brethrens)、基督科学会 (Christian Science)、基督复临安息日会 (Seventh Day Adventists)、耶和华见證人会 (Jehovah Witnesses),等等。

更令人困惑的,就是那些新的宗教,包括文鲜明统一教 (The Moonies)、哈瑞‧奎师那 (Hare Krishna)、Kimbanuism、禅宗 (Zen Buddhism)、通灵术或拜魔教 (Spiritism)、山达基教 (Scientology) 等等。你有没有听过人家说:「全地也许有许多宗教,但我们却敬拜同一位神!」?这正是伊斯兰教的真主(或作阿亚图拉 Ayatollahs )所传扬的。他们以宗教的名义杀人掳掠,折磨别人!数以百万计的伊朗人并其他伊斯兰教派的人,都愿意随时为他们的神而死。

伊朗与伊拉克都同样信奉伊斯兰教,跟随同一位神并同样的道理,他们却告诉世人,他们彼此鬥争,乃是「为宗教而战」。因宗教而死的人数,超於地上任何其他死因的人数。如今在爱尔兰,天主教徒与基督教徒以 神并宗教的名义,互相残杀。教会历史充满了宗教战争所导至的流血事件。因着宗教的缘故,世人遭受裁判、火刑、鞭笞、淹刑、谋杀、并大屠杀。

我听见一个叁K党的领袖接受访问时说:「我们在黑人的园子里焚烧十字架,为要说明耶稣是一个白人。」这丧心病狂的人到处传扬,说 神兴起该党,从而捍卫圣经、道德、白种人、并母性。该党的成员更誇耀,说自己「非常虔诚」。

这宗教乃是魔鬼所创办的!撒但非常崇尚宗教。据字典的定义,宗教就是「相信超人的能力」(“A belief in a superhuman power”)。圣经清楚说明魔鬼相信 神,以致牠一想到 神,就不寒而慄。「你信 神只有一位,你信的不错;鬼魔也信,却是战惊。」(雅2:19)

没有一事比虚空的宗教,更会触动主圣洁的震怒。那拦阻人接受祂为救主的,就是宗教。人们因宗教,而不得进入 神的国。

犹太人的宗教把他们关在属灵黑暗里。这宗教成为了许多人的坚固营垒,且以规条、制度、律法,捆绑他们。这乃是一个关乎捆绑与惧怕的宗教。对於文士、法利赛人、并大祭司,主构成了威胁。文士们都是犹太宗教里的一些律法专家。他们有专门知识,协助圣殿并会堂里的祭司们,以致百姓灵里大受捆绑。文士们穷自己的一生研究宗教,且吩咐人要如何随从宗教;後来就被称为拉比 (rabbis)。

那把 神的家变成贼窝的,就是宗教领袖。神的殿本是祷告的家;凡渴慕真理的,都可以在此找着属灵实际。但有一天,主走进圣殿,却发现宗教领袖把 神的家变成了一个盛会!「… 耶稣进入圣殿,赶出殿里作买卖的人,推倒兑换银钱之人的桌子 …」(可11:15)

主充满圣洁愤慨,以绳作鞭,把他们赶到街上去。难道你听不见祂这样说吗?「出去,你们这些宗教败类!出去,你们这些宗教骗子!你们的宗教,都要败落;你们心中无 神的外表与传统,都要败落。」

那杀害主的,正是这些宗教激进分子!请谨记,主并没有死於许多疯狂的无神论者(atheists)并不可知论者(agnostics)的手下。钉祂十字架的,乃是大祭司、教会领袖、并既热心又正统的宗教群众。是那些上教会的人把祂杀死。

他们以宗教的名义,向祂吐唾沬,讥笑祂,以十字架羞辱祂,杀害了祂。大祭司们宣称,他们钉祂十字架,乃是为着 神的荣耀。据他们说,祂是冒名行骗的。

人们一面坐在教会里,一面迈向地狱。他们忠心耿耿,热中宗教,强烈相信超人的能力,多多谈及 神。但缺乏灵性的宗教,却把他们的灵魂置於死地。主亲口警告过,在审判日,许多奉祂名的人,都会失丧。「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当那日必有许多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各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麽?我就明明的告诉你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太7:21-22) 换言之,宗教不能叫你上天堂!

主也不住在教堂里!每次献堂的时候,人们都说:「归荣耀给 神」。但 神并不住在任何教堂或圣殿里。

正如今天许多人一样,门徒们都对既宏伟又华美的圣殿和会堂,歎为观止。但主说:「你看见这大殿宇麽?将来在这里没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不被拆毁了。」(可13:2)

以砖瓦石头所建造的,绝不能承载 神的大能与荣耀。根据圣经,「其实至高者并不住人手所造的。」(徒7:48) 「岂不知你们是 神的殿,神的灵住在你们里头麽?」(林前3:16)

教堂或圣殿本身绝对没有什麽神圣可言。那使一座建築物变得神圣的,乃是其中两叁个奉祂名聚集的属灵人!神在那里,在他们中间!他们把祂带到建築物里!

感谢 神,主确实与一些教会同在,人们的需要也因此得满足。然而,那些被圣灵充满的信徒若离开那教堂,那地方可以用来开酒吧或舞院。主只住在教会会众的心中。

神绝不会因一个人不上教会,而把他送进阴府。正如一个人走进一个马房,不会变成一只马,上教会本身也不会改变你。神吩咐我们要奉祂的名,与信徒连合聚集!但我们可以在任何地方聚集。如果教会满有生气,被主充满,你就去!主判断人的準则,并不取决於一个人有没有上教会,乃取决於他有没有寻求祂。祂希望你能找到一群真正的信徒,与他们一起敬拜。

使徒保罗也可以喊着说:「厌弃宗教。」他归主以前,名叫扫罗;他当时逼迫信徒。他是何等样的一个宗教人。他自己承认说:「我曾经属於我们宗教中最严谨的一派,我从前是一个法利赛人。」他又补充说:「我又在犹太教中,比我本国许多同岁的人更有长进,为我祖宗的遗传更加热心。」(加1:14)

那国中最热中宗教的人,会经常「上教会」,道德清洁,有宗教狂热,且爱 神;但他并不认识圣子基督。在那荣耀的日子,有一件事发生在这热中宗教的人身上!他弃绝了自己的宗教,而发现了人子基督耶稣!「然而 … 神既然乐意将祂儿子启示在我心里 …」(加1:15)

我说,务要像保罗一样,弃绝自己的宗教!惟有认识主,才算数。主说过:「你们若认识我,也就认识我的父 …」(约14:7) 「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14:9)

世人所需的,就是得着新的启示,有关主的大能!那叫保罗放弃一生所信奉的宗教,而跟随人子的,究竟是什麽?为什麽他这样说:「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祂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并且得以在祂里面 …」(腓3:8-9)

何等的一个改变!忽然间,对他来说,从前那意义重大的宗教,已变得一无所值,成为粪土!他在基督里,找到了属灵实际!一个曾经认识 神的人,找到基督了!

神之所以向扫罗启示,不是因为他热中宗教。与他一起的人也许也热爱宗教,以致他们也动身去镇压信徒。他们半多都是因宗教热忱而被拣选,蒙祭司指派。他们也听见那声音。主若只向那些热中宗教或满心热忱的人彰显祂自己,他们也该归信主。

神绝不偏待人,所以祂不可能从那些与他一起上路的人当中,武断地把他挑出来。

主解释,为什麽启示临到扫罗。原来,他当时灵里激动不安,良心自责;他自己知罪,心如刀割。一个人自觉有罪後,接下来,就会得着启示。除非你承认自己有病,否则,你无法得医治。惟有生病的人,才需要医生。

那伟大的医师 (The Great Physician) 因有病的灵魂,而有所回应。扫罗灵里有病;他後来说自己因「无知」,而逼迫信徒。因此,他得着启示。但扫罗的无知,并没有使他归正。神并不因人们无知犯罪,而有所回应。信奉异教的人也无知犯罪,却看不见真光。

不仅如此,保罗言行不一。「因为他心怎样思量,他为人就是怎样。」(箴23:7) 从外表看来,一个人可以逼迫别人,拒绝基督;听起来,他也许好像是全地最恨恶主的一个人。但他却心中受责,大大挣扎。

甚至现在,全地也有许多人在言行上,好像冷血的罪人一样,但他们只要被 神雷电一击,就会发现基督是主。人以貌取人,神却鉴察人心。一个人若无法把基督从自己的脑海中挥去,就绝不能阻挡祂临到自己的生命。

我到处听见青少年说:「我不需要祂,我不要祂。不要管我。」但他们心中大大挣扎,因知罪而心如刀割。他们想到自己的生命、前途、并空虚的心境。

一个人是否可能一面热中宗教,一面又逼迫主?是!扫罗正是如此。主也这样说:「扫罗,你为什麽逼迫我?」其他人也逼迫祂。祭司、法利赛人、希律、罗马兵丁都是如此;但主只对一个人问「为什麽?」祂所问的,并不是「为什麽逼迫我?」,乃是:「你为什麽逼迫我?」

「扫罗,在这些人当中,为什麽是你?对於兵丁、祭司、法利赛人,我都可以理解。他们全都灵里蒙蔽。他们这样做,是因为仇恨。但为什麽是你?你灵里饥渴,跟别人不一样。」

主试图向这诚恳的人显明,他没有理由拒绝祂!这问题也临到许多诚恳的心灵:「为什麽是你?」那些冷酷无情,有恶瘾缠身的人,也许会这样!那些灵里蒙蔽,没有听过福音的人,也许会这样!但你?为什麽?有什麽理由?」

你要明白,对於扫罗来说,基督耶稣并不陌生!主问道:「你为什麽逼迫我?」扫罗就反问说:「主啊,你是谁?」这是一个线索!他已经在心中感受到主;正如有人说:「大卫‧玮克森,你是谁?」

除非你尊敬祂,否则你不会称祂为主!除非出於圣灵,否则你不会称祂为主。「凡灵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就是出於 神的 …」

一直以来,圣灵都在扫罗身上工作。他也许可以说:「主啊,是你吗?原来叫我心烦意乱的,就是你!」这人因圣灵而知罪;他心中晓得什麽是对的,便因拒绝主而越发感到自己可耻。然而,他继续在行为上拒绝主。

主在大马色路上临到扫罗,因为他已经準备要放弃宗教,而寻求属灵实际。当大光照耀时,他首先面俯於地。其他人则站着哑口无言!他们也听见那声音,却丝毫不动。他们无动於衷,对这件事的意义,灵里蒙蔽。扫罗一蒙呼召,就投降顺服了。原来,这外表刚硬,斤斤计较的逼迫者,却有一颗温柔的心。「忧伤痛悔的心,神必不轻看。」

真光切入我们的宗教,把基督显明出来。「忽然从天上发大光 …」这光就是突如其来的启示,不是关於主的大能与慈爱,乃是有关他向来如何待主。忽然间,大光强烈地照耀他,他的眼的确暂时瞎掉了!他茶饭不思,恍然大悟,便感到受不了。可想而知,保罗心中曾这样理论:「我的宗教几乎把我蒙在黑暗里。那能满足我一切需要的,我却拒绝了。我多麽蒙蔽。祂就是我向来所求的。我伤害了祂!我需要祂!我再不要死的宗教。」

悔改不仅是为罪忧伤,更是因拒绝祂的爱,把祂长期置之不顾,而心中难过。一个悔改的人会这样说:「主啊,我长期对你不理不啋,现在需要你。

大光并没有照耀在耶路撒冷。圣灵没有等到他捉拿信徒,把他们解到监里,才动工。在祭司并所有被囚的信徒众目睽睽之下击打他,不是更轰动一时,大有见證吗?如果一千位因信而被下在监里的人,都目睹他屈膝归主,那不是更大有能力吗?

不!那里没有传道人,主内的见證人,也没有辅导在恳求,更没有其他人的声音!他单独在自己的同伙面前。他们一定首先看见且晓得这神蹟。

後来,他要离弃那些恨主的人,要单独远离众人一段时候。而他们则看见,自己的密友离弃宗教,变得属灵。

他们一定这样说:「可怜的扫罗,他失去理智,疯狂了。没有人再会听见他的消息。他所努力的,却全然放弃了。真是一个可怜的人。」

你若跟随主,你的老朋友一定会首先离开你,以致你必须单独前进!

那热中宗教的扫罗变成了一位属灵的保罗,新的世界就向他开启了。他不再追求虚空的宗教,乃「被圣灵充满」。他曾经满心苦毒仇恨,灵里蒙蔽,如今,神的大能却住在他里面!如今,他得着能力,能活出该有的生命。他发现了一些新的朋友,即「大马色的门徒们」!他从前所恨恶的,如今却成为他所爱的。那些「激进」的信徒成为了他的挚友!他发现自己与他们志同道合。

最重要的就是,他得着了复活的生命。这曾经死气沉沉,热中宗教的法利赛人,在基督里活起来了!这正是因脱离宗教的後果!我们会得着该有的生命,即在基督里属天的生命!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