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祂一同受苦 | World Challenge

和祂一同受苦

David WilkersonJuly 1, 1983

「使我认识基督,晓得祂复活的大能,并且晓得和祂一同受苦,效法祂的死。」(腓3:10)

相交(fellowship或作团契)乃是挚友为着共同的兴趣或困难而同心合意。受苦就是忍受痛苦或忧患。

保罗渴望分担主所经历的痛苦与忧患。难道他在自己的生命中还不够受苦吗?众教会的伤痛与负担不已经重重地压在他心头上吗?然而,他还是这样祈求:「哦,但愿我晓得如何分担主的痛苦与创伤。」

保罗蒙恩得救不久後,亚拿尼亚就把主这些话传递给他:「我也要指示他,为我的名必须受许多的苦难。」(徒9:16) 他所要受的,不仅包括个人上羞辱之苦、拒绝、逼迫、困境;他也要遭受船难、被人用石头打、殴打、并在身心灵方面遭患难。他要欣然失去一切,以致胜过这些个人上的苦难,而宣告说:「我想现在的苦楚,若比起将来要显於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罗8:18) 很少人像保罗这样多多受苦。然而对他来说,比起主的受苦,一切都算不得甚麽。

彼得也谈及自己见證过且有份於主的受苦。他说:「我这作长老,作基督受苦的见證 …」(彼前5:1) 「倒要欢喜;因为你们是与基督一同受苦 …」(彼前4:13)

如今,教会都聚焦在自己身上,因其成员的痛苦忧患,把多半的属灵精力都消耗掉了。几乎在所有的社区里,许多亲密的祷告小组都伸出同情之手,分担那些受苦的邻舍的伤痛。我们都与自己的弟兄们一起受苦。

这是可圈可点的。是真的,一个肢体受苦,我们全都受苦。信徒聚在一起,彼此分担伤痛与重担,那是无可厚非,绝对合乎圣经真理的。

问题是,我们会变得自我中心,只顾自己并其他受苦弟兄姐妹的伤痛,而忽略了主的受苦,更何况要将之分担!

我回顾自己二十五年来的讲道,就不禁自觉有点惭愧。我讲过许多有关人受苦的道,却很少谈及主的受苦。我为许许多多人的伤痛而哀哭,而从来没有因主的痛苦忧患而流泪。来自各行各业的人的痛苦与哀愁,我都晓得;然而,我却很少知道祂的受苦。

请周围四看,看看这是否基督国度里的一个通病。你可以到任何一家书店,数数有多少书籍是关於人的伤痛,例如沮丧、恐惧、拒绝、离婚、重婚、孤寂等等。你可以参加任何研讨会或佈道会,就可以听到许多有关如何面对个人痛苦与忧患的意见。然而,有关分担主的苦难的著作或教导,实在少之又少。

我并不是只会批评;我们都需要得帮助。然而,我们切切需要像保罗一样祷告,好让我们能体谅且分担主的苦难。但愿 神帮助我们,不要定睛在自己和自己的伤痛上,而注意要与主一同受苦。

我们因主在十字架上身体受苦而伤感。祂因头戴荆棘冠冕、手上被钉、肋上被刺、群众嗤笑、兵丁嘲讽而受苦,我们都深受感动。

然而,如果你只到此为止,你绝不会体谅主的受苦。祂的苦难比这些深多了!保罗也曾经遭人毒打、嘲讽、鞭笞,以致流血;他也曾饱受藐视与拒绝。你若以人的方法来衡量,这使徒所受的苦,将近救主肉体上所受的。

保罗渴望与主分担的,并不是祂在宇宙里的苦难。主那属 神全面性的受苦,是没有人可以分担的。惟独祂自己能承担世人的罪孽,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救赎世人而受的苦楚,惟独祂能承当。

保罗和我们可以与主同受的苦难,乃是关乎祂降世为人时灵里所忍受的痛苦。祂上十字架以前,灵里极其痛苦;因为教会背道,祂所爱的又缺乏信心,而且祂从地上回到天家必须付上极大的代价。

我确信没有人能彻底明白祂的痛苦,而我的看见实在有限。然而,圣灵引领我们在叁方面特特与主一同受苦。这些情况大部份都是约翰福音所记载的

主上耶路撒冷过逾越节,看见圣殿的情况,就大为震惊。原来,谋利的人都把 神的家占据了!祂希望看见一个祷告的殿,却发现人们只顾推销、展示、并售卖宗教物品。宗教领袖们都在计算盈利。神的百姓既不研读圣经,又不领受真道,却忙忙碌碌,太忙於作卖买了!这些推销宗教的人跑来跑去,以为自己在做 神的工。神人们都变成了推销宗教物品的商人。

神家里到处都摆满了桌子,正在推销牛羊、鸽子、糖果、香料、以及种种宗教物品。各种卖买交易使 神家里嘈杂不堪。人们都因 神和宗教而发财了。

主看见此情此景,就大大忧伤,以致祂慈悲的心肠都发出圣洁的怒气。祂那温柔的灵因公义的奋概,而怒火中烧。

你可以想像当时的情景吗?主衝进圣殿里,手执鞭子,到处挥舞,把那些堆满了商品的桌子都推翻了。祂又把那些推销贩卖的人赶散了。

祂雷霆大发,喊著说:「出去,离开我父的家!你们干犯圣所,把这祷告的殿变成了一个商业机构!」

主这样发怒,是你在整本圣经其他地方所找不到的!这乃是祂事奉中最悲痛的经历之一。祂大可以袖手旁观,让父神的家成为一个宗教贼窝。

今天,我们是否愿意在这方面与主一同受苦?我们有没有看见 神的家再次落在那些谋利的人手中,而分担祂的伤痛?我们会因福音变得商业化而怒火中烧吗?我们会感受到祂对那些属灵推销者的怒气,而远离这等活动吗?我们有没有感受祂的伤痛,而弃绝那些製造商品,从而谋利的事工?

对於那些为推销者把 神的家变成「娱乐中心」的人,我们现在能分担主的痛苦,甚至抵挡他们吗?至於那些假借主名而谋利的人,我们是否为他们而忧伤?我们是否能把视线从金钱转回十字架上?

据彼得警告,将有假先知潜入我们当中;「他们因有贪心,要用揑造的言语,在你们身上取利 …」(彼後2:3) 换言之,这些人会「只向钱看」,带着推销口吻而来。他们会凡事利用主的名来索取你们的金钱,从而肥己。这些商人需要放弃牧职,从商去。

对於近代那些买卖耶稣商品的活动,上天何等怒不可遏。看见传道著重销售唱片、卡带、书籍,过於向失丧的人传福音,主一定非常伤心。人们都因在教会圈子里推销宗教物品而发财。我们不仅使圣诞节变成商业化,甚至把 神性都变成商业化!

神把有关才能恩赐的道赐给我们,我们却将之包装推售!我们白白得着,却将之高价出售。我们害怕,不相信 神会支持自己的事工,於是,就把从 神白白得来的,开创一些副业。我们把自己的才幹用以谋利。至於除了主以外,别无所传的传道或事奉,难道他们再不存在吗?

问题不仅关乎在 神家里销售宗教商品,乃包括所有以世俗方法来推销有关 神的事物。一般的信徒若知道,有些世俗的机构为多少受人欢迎的事工做宣传,就会大为诧异。他们把福音包装销售,正如推售肥皂一样。结果就是,他们带给人们一些好玩的短歌,并一些缺乏生命虚幻不实的證道。

本週,我接到消息,说某事工聘请了位於麦迪臣大道的公关人仕来为他们作宣传。他们感到自己需要得着更多媒体报导,更好的的公共形象,来满足他们的财政预算。现在,公关人仕要取代 神的先知!

我决不要与那些专业的宣传推销人仕有任何瓜葛。对於 神所膏抹的事物,他们无权干涉。他们令 神人与世界妥协,夺去他们的恩膏,更以油腔滑调缺乏生命的专业主义取而代之。他们把大能的 神人,转为心高气傲,靠福音来沽名钓誉的名人。他们使那些谦卑属灵的歌唱小组穿上钉了光片的外套,重写歌词,免得冒犯众人,又使他们变得专业化,以致可以上世俗的流行榜。我到处看见歌唱小组受人诱惑,失去 神的恩膏,而变成一般缺乏生命的乐队一样。

对於这近代迈向世俗专业主义的潮流,神不但不会祝福,祂更会大大斥责,将之从祂面前赶除!上天既没有在耶路撒冷的圣殿宽容这等事情,祂它在末後也绝不会容忍。至於那些在 神家里图利的人,他们实在时日无多了。

主爱拉撒路,也爱他的姐妹马利亚和马大。对於主来说,他们的家就等於旷野中的绿州一般。我们都晓得拉撒路一家都爱主;然而,圣经最强调的,就是主对他们的爱。主一听见有消息传来说:「你所爱的人病了。」(约11:3) ,就给她们发出信息说:「这病不至於死,乃是为 神的荣耀,叫神的儿子因此得荣耀。」(约11:4)

主晓得父神意欲在祂所最爱的朋友当中行神蹟,以致得荣耀,且盼望加强他们的信心。可是,主却经历极大的痛苦,因为门徒们、马利亚和马大、及那些为拉撒路哀哭的朋友们都怀疑祂。

马利亚责怪主心事重重,对她们的困难漠不关心,她是否知道自己实在令主大大伤心?她说:「主啊,假如你有心帮忙及时来到 … 可是,现在太晚了,已成定局了。」

马大质疑主的复活大能,她是否晓得自己也伤了主的心?主明明地告诉她:「你兄弟必然复活。」然而,祂的话还是不够。她说:「是的,在末日复活的时候,他必复活;可是现在又怎麽啦?」

对於主至亲的朋友所需的能力,祂都能一一供应,他们却心中疑惑;祂就一定因此大大痛苦。主彷彿说:「难道你们还不知道我是谁吗?」祂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 … 务要相信我有大能,就是生命。」

主当时的痛苦,我相信我们都难以明瞭。祂自己的门徒无法明白祂是谁。祂本国的人不认识祂,已经够可耻了;可是,他所亲爱的人岂能看不出祂的能力?祂有没有对自己说:「连最亲的朋友都不相信,谁会相信呢?」

人们忽略了主的大能,就令祂伤心!如果我身为祂至亲的朋友,都不信靠祂的大能和信实,谁会相信呢?我们称祂为朋友为主,可是,我们却活的像是祂并没有能力使我们得胜喜乐。

最近几週,圣灵再叁问我:「祂切实是主吗?对於你来说,祂切实是主吗?」我向别人见證祂是主!我告诉自己祂是谁!然而有时候,我一定因在困境中怀疑祂而令祂伤心。

祂若是主,我们为什麽会惶惶终日?为什麽我们会因死亡病痛而害怕?我们的创造主既然大有能力,满有智慧,为什麽我们会常常垂头丧气,空虚乾涸?难怪主哭了!

让我告诉你,甚麽事情会真正满足主的心。就是祂的儿女因祂的慈爱、大能、智慧,而全然安息。这些儿女可以说:「我晓得祂大有能力,能以任何方法医治拯救;祂且满有智慧,当我不明白祂的作为时,我仍然全然信靠。」

教会充满了一些相信祂大能的人;祂的大能乃是他们所知道所希望的。哦,他们看见神蹟,蒙受祝福时,就何等信靠。可是,神按照祂的智慧,把他们所亲爱的人带回天家,这些传扬大能主的人就发牢骚,恐惧不信,不知所措。他们责怪 神不公平,漠不关心。

我相信神蹟,相信医治!神可以医治癌症或任何其他病症。我相信伟大的 神有大能的膀臂,有权柄全然掌管宇宙、自然界、并黑暗国度。然而,我必须相信,无论我们在顺境或逆境中,在病痛或健康中,或生或死,祂都行事正确;否则,我们就并不信靠祂。我不肯免强 神,宁愿因祂的大能、怜悯、与智慧而安息。

有些信徒相信,神只因祂的神蹟奇事而得荣耀;当我因此忧伤,我就是与主一同受苦。主亲口说:「这病 … 乃是为 神的荣耀。」叫 神得荣耀的,不仅是从死里复活,更是那疾病。然而,我要进一步说,正如 神让自己的儿子受苦受死,祂甚至能从圣徒的死亡得着荣耀。我要重申这观念,就是说,在主里去世乃是最终的医治。

对 神不怀疑就是:信靠 神有智慧可以拒绝我们的祈求,甚至我们的信心。约伯看不见情况有所纾解,却说:「祂纵然杀我,我还是要信靠祂。」(直译钦定本伯13:15 “Though He slay me, yet will I trust in Him.”)

马利亚和马大应该因主的爱和大能而安息,说:「主啊,我们晓得你大可以叫他复活;即或不然,你一定有超自然的原因,其背後更有圣洁的智慧;所以,我们欣然接受你的道路。」

我认识俄亥俄州(Ohio)一个面对死亡的家庭,他们比大多数健康的信徒,更能把荣耀归给 神。这喜爱歌唱的史格理斯(Sigrist) 家庭患了一种稀有的癌症。两个女儿都息劳归主,另一个又身患绝症。爸爸的胃里长了一个大的肿瘤。他们都活在死亡边缘。然而,他们一家都何等得胜!他们因 神的慈爱信实而喜乐。报纸在该州刊载了他们的信心故事。他们对主的医治能力大有信心,也信靠祂的智慧和慈爱。他们在 神里安息,宁愿接受祂的旨意,超过自己的意愿。

那些听见他们的故事的人都说:「我希望得着这种信心!我希望服事这样的 神;祂能在死亡面前赐人这等平安并安息。这位 神保守你,免得你在困境中崩溃起来。」「那没有看见就信的,有福了。」(约20:29)

我相信 神能藉着任何并所有情况而得荣耀。祂不需要行神蹟,才能得荣耀。祂甚至能使人的怒气成全祂的荣美。被 神引领经过死荫幽谷的人从主所得的,乃是最甜美的恩典。他们能感受祂安慰的荣耀,并祂安息的荣美。他们正视死亡而毫无忧惊。连病痛都能带出启示有关主实际的同在。「他在病中,你必给他铺牀。」(诗41:3) 我们一家也可以为此作證。主透过像约伯所经历的试炼,以超过神蹟的荣耀方法,彰显衪自己。我们以上所讨论的,就是有关超自然的安慰、恩典、并安息。

难道主爱拉撒路、马利亚、和马大,而不爱自己的母亲吗?难道祂爱自己的门徒,过於爱祂的母亲吗?我无法这样相信。

祂在世上,乃是「马利亚的儿子」。这句话就说明了 神对这蒙福的妇人的爱心。主乃是她腹中所出的骨肉。她曾经怀抱祂,教养祂;像任何慈爱的母亲一样,她和这孩子有亲密的关係。祂在耶路撒冷走失时,她多麽担心。当邻舍朋友毁谤她所亲爱的儿子时,她何等忧伤。她一定因听见人家的诬揑、谎言、责备,而常常哀哭。她在十字架前的痛苦,谁能知悉呢?她知道祂是道成肉身的 神,然而,祂也是她亲爱的儿子。

主若在各方面都像我们一样蒙受试探,祂一定因放弃与自己母亲地上的关係,而深受痛苦。约翰福音十九章记载了这个何等动人的情景:「站在耶稣十字架旁边的,有他母亲,与他母亲的姊妹 … 和抹大拉的马利亚。耶稣见母亲和祂所爱的那门徒站在旁边,就对祂母亲说,母亲,看你的儿子。又对那门徒说,看你的母亲。从此那门徒就接她到自己家里去了。」(约19:25-27)

主临死时,顾及祂的母亲。很明显,当时,祂的父亲已经去世了;主希望把她交託给祂所信靠的人。当天,约翰就把马利亚接到家里,供养照顾她。

我们很容易跳过这几个字,而错过其中的意义:「母亲,看你的儿子。… 看你的母亲。」主当时与她离别了!那时,祂不仅是马利亚的儿子,更是她的主和救主。祂要怀着喜乐和期盼回到天父那里去;然而,祂经历了人性的爱(即一个儿子对母亲的爱)的荣耀。

主实在说:「妇人,我再不属於你了。现在,约翰是你的儿子。我必须与你离别,把你交託给另一个人。另有一人会在你日常生活中代替我的地位。」按人情来说,说这些话是何等困难。

主并不希望留在世上。祂地上的工作已经完毕了;救赎的工作即将完成。然而,祂嚐到与一生中最宝贵的人离别的苦情。

我们也因与最宝贵的人离别,而感受痛苦与忧患。。如今在某处,虔诚的圣徒都与最宝贵亲爱的人生离死别。说「再见」乃是何等甜美的受苦!当亲爱的人从地上进入永恒时,我们心中的痛苦难以消逝。主感受了那痛苦;你可以肯定,当 神呼籲你有所牺牲时,祂一定会赐你够用的恩典。

我们的儿女离家当传道时,我们两夫妇就感到离别孤寂之苦。当最後一个孩子都出去时,我们何等伤痛,感到空虚。家里彷彿一片死寂。我们在晚上哭泣;然而,感谢神,我们的离别,乃是让他们为 神工作。现在,我们都经历过与主一同受苦的滋味。如今每时每刻,祂的喜乐与安慰溢满我们心中。

我有一位同工,他因脑癌而必须放弃牧职。然而,他却因此在灵里突飞猛进;假使他没有与主一同受苦,他绝不会达到属灵高峯。

最後,无论我们遭受甚麽苦难,凡拦阻我们成全 神美意的,我们都必须一概放弃!

  • 我们要来到一个地步,惟有主是足够的;祂是一切,甚至超乎生命。
  • 我们要爱主,胜过其他所有人性的爱,包括对家人、丈夫、妻子、儿女、弟兄、姊妹的爱。
  • 我们要爱他们,然而因爱主,在心里把他们献给主,作为牺牲。
  • 这样,你就会在祂复活大能的荣耀上,有所突破,且效法祂的死。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