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地 | World Challenge

圣地

David WilkersonOctober 1, 1983

除非神使一个人站在圣地上,否则,祂无法使用他。圣洁的神必须在圣地上得着一个圣洁的人。

圣地并不是指一个实际的地方,乃是一个属灵状况。当神吩咐摩西因他站在圣地,他要脱下鞋子,祂并不是指那两呎乘四呎的土地。祂乃是指一个属灵光景。

神从那燃烧的荆棘呼召摩西,吩咐他说:「当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因为你所站之地是圣地。」(出3:5)

该地是圣洁的!那是甚麽地方?就是摩西终於来到的属灵地步。摩西在他的灵命长进上来到了一个地步,以致神可以对他说话了。当时,他已经到了一个可以领受,愿意听从的地步。他已经成熟,可以与圣洁的神相交了。

请不要以为站在圣地上的,只是摩西一人;纵然全以色列已经绝望了,他们也是站在圣地上的。我从来不相信,神为要让摩西渐渐成熟,成为一位满有恩慈的领袖,就使整个民族受人奴役。神绝不偏待人。原来,在那四十年的试炼期间,神乃是装备以色列和摩西。神以慈爱的审判,把以色列民赶回圣地,以致他们再次对神又饥又渴。

神在山上把摩西所有权利剥夺净尽(那正是脱下鞋子的意思);同时,神更在埃及把以色列民人性的力量剥夺净尽。摩西没有权利,而以色列则缺乏力量。除非这样,否则,神无法因他们的缘故而證明祂是大能的。那时,那伟大「自有永有的真神」正要彰显出来!

让我起码从叁方面形容这属灵光景。

摩西切实蒙神触摸。神超自然地呼召他,向他启示自己,且史无前例地引领他。他为人谦卑虔诚,为神的尊荣大有负担。他既爱神,又为百姓的罪而忧伤。

纵然如此,摩西并不晓得自己怀里长了大痲疯。「耶和华又对他说,把手放在怀里,他就把手放在怀里,及至抽出来,不料,长了大痲疯,有雪那样白。」(出4:6)

何等骇人,把手放在怀里,却发现自己长了大痲疯。我们的老我,除了疾病与死亡之外,一无所有。摩西岂能伸出一只长了大痲疯的手,而为百姓带来释放?绝不可能!

神是否要跟摩西玩魔术?不!祂没有时间耍把戏。原来,神人必须学习一些大能的功课。神藉此对他说:「当你的「己」掌控一切,你就会伤害别人,令我的工作蒙羞。当你以令人讚歎满有血气的方法来做事,你所传递的,就是死亡,而不是生命。

我无法使用那来自埃及的老性情,它总是像大痲疯一样,一定要改变。神一定要得着一个新人,让他经历那「自有永有的真神」的荣耀与大能!

神吩咐摩西把那长了大痳疯的手放回怀里。「他就再把手放在怀里,及至从怀里抽出来,不料,手已经复原,与周身的肉一样。」(出4:7)

摩西可以在全以色列民面前重複这样做。神的百姓就会亲眼看见,神的僕人不仅蒙膏抹,他也有可能极其邪恶。他们不要注目在摩西身上,反倒要仰望那伟大「自有永有的真神」。当天,有没有任何以色列人胆敢把自己的手放在怀里?难道他们不怕自己有大痲疯潜伏在身吗?那时,醜陃败坏的肉体,都显露无遗了。

把手伸出来乃代表事奉。神要藉此开红海,叫火从天而降,施行神蹟。今天,我们当中谁敢把长了大痲疯的手伸出来?谁试图怀里带着尚未显露的大痲疯,而做神的工?

罪性总是存在,潜伏在老我里面。神希望将之向我们的灵眼显露出来。它不仅在我们里面「毫无益处」,更是像大痲疯一样!它就是我们那与圣灵为敌,必须在十字架前治死的劣根性。

神要把许多奉祂名而作的工拒绝掉,因为它们带有「大痲疯」,以致祂心中何等忧伤。人的「大痲疯」有种种原因,包括自我、人的成功、争兢、并自己的动机。

无论一个「有大痲疯」的工人做甚麽,他的「大痲疯」都会累及他的事工。他也许为神创办既伟大又令人讚叹的事工。人们也许会因他的丰功伟绩而讚赏他。然而,事实是无法掩饰的。大痳疯的病毒若存在,就会不断蔓延,以致危害一切。

「大痳疯」究竟是指甚麽?就是隐而未见尚未揭发仍然存在的罪恶!神人来到圣地时,有甚麽事情会发生?神把他里面的灵魂显露出来!他深深隐藏的罪都蒙神光照。你手上明明长了大痲疯,就无法遁形。你无法告诉别人,你为神做事;你不能誇耀自己的事奉。你因自己的肉体被显露出来,而自惭形秽。对於肉体犯罪的潜势力,你决不会轻看。

为着神刹那间使人成圣的触摸,我们感谢神!在那洁净人心的时刻,凭着信心,老我的肉体就除去了,人手所做的事工也蒙炼净了。我们就得到主健全的肉,复原了。

神把摩西剥夺净尽。他曾经在埃及的政府里声名大噪,受人敬重。与他来往的,都是当时一些财雄势大的达官贵人。权威人士更对他言听计从。

然而,除非神把他的声望与知名度都一概夺去,否则,祂无法使用他;那时,还有谁知道摩西呢?他已经消声匿迹寂寂无闻了。他无法发挥自己的幹劲,也没有人听从他。对於一个远离人烟的牧人,还有甚麽世界元首会听从他呢?他已经是一个过气老倌了。

然而,神一把摩西剥夺净尽,就是当那曾一度自我宣扬的人变得声威尽失时,他就来到圣地了!

神为要向摩西发出又新又荣耀的启示,在荆棘丛中等候了多久?神一直等到摩西对自己的名誉地位毫不计较。他放弃了自己所有的名望,却得着了神的启示。

主耶稣也曾经站在圣地上。圣经说:「(祂)反倒虚己,取了奴僕的形像 …」(腓2:7)

有一位伟大神人曾经这样写:「一个切实传扬真道的神人终於会对自己的知名度毫不计较。他若传扬基督,他的名声就会日渐衰微,基督却要兴旺。真正的先知死的时候,都是寂寂无闻的。他们死後,才从神得着赏赐。」

这是我所相信的!如果我身为一个传道人,名闻遐迩,我的讲道就会有所缺乏;我的「己」太显注了。主该兴旺,而我则应消声匿迹。我应该愈来愈鲜为人知,直到像保罗一样,在晚年的时候,与神独处。

最近,我写信给英国管理京士顿基金 (Kingston Trust) 的一些弟兄们。这些敬虔的人奉献自己一生来派发史东尼 (J.B. Stoney)、达祕 (Darby)、高达士 (Coates) 及其他虔诚英国神人的著作。这些已经息劳归主的人大大激动我的灵魂。他们深深认识主,所以,我複印了他们的讲章。当我向京士顿基金的弟兄们要他们的生平摘要时,他们以下的回应深深感动我。

「亲爱的大卫,这些人多半都寂寂无闻地在自己的时代为主劳苦。他们不愿意别人写及他们,所以,我们没有甚麽可以提供给你。他们只关心主的荣耀,对於自己的名誉,他们置之不顾。」

他们没有照片,没有简介说明他们讲道的方法或内容,也没有剪报、宣传、或著名人仕的推介。除了有关主耶稣的荣耀證道以外,他们并没有留下自己的工作或名气。很多时候,他们只以自己名字的首字母在讲章上签署。他们怕人的称讚会夺去主的荣耀。难怪天为他们开启!

史樸克 (T. Austin-Sparks) 甚至不希望自己书的封面上有甚麽颜色,免得读者对他的信息有所分心;他希望以简单的封面来包装伟大的启示。我无法找到这些虔诚人的照片。他们都存着信心离世,被当时的宗教组织所拒绝,鲜为人知。然而今天,他们的话语却极其响亮。

今天,有多少佈道家甘愿像保罗一样,在事奉上被人停禁?他本来乃是为全世界众教会而忙碌的一位牧者,在传道教导方面结果纍纍,震撼列国。他到处旅行,培训福音工人,凭着神的大能医治众人。接下来,他却单独一人,在黑暗的监狱里消声匿迹。

然而,我们为他的监禁而感谢神!因为从监狱出来的,却是写给基督身体的许多书信。他经历了寂寂无闻的一段时期,却带给了我们荣耀的启示。

让我老实告诉你们,我相信有些著名的传道人该当如何作。他们都当停下来一段时期,与神独处,寂寂无闻,衰微了!他们当把所有的机器、照像机、公关宣传活动都停下来。这些亲爱的神人要独自一人,远离众人的目光,亲近神,得着有关基督新的启示。这样,他们就可以纯净地把那属神的带回来。

他们会失去甚麽?是人的灵魂吗?一个神人还有甚麽比与神独处,自己衰微,得着真启示,更讨神喜悦?神的国度并不取决於任何人或任何事工。对於神来说,赢得我的全人,比赢得全世界,更为重要。而且,一个不肯衰微的人,实在无法拯救世人。

但愿我们都衰微,惟独祂兴旺!愿神帮助我们回到这圣地。

「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 … 就离开埃及。」(来11:25-27)

没有甚麽比物质主义能更快削弱一个神人的能力与属灵权柄。一个真僕人无法立定心意事奉神,同时又追求世上的事物。

物质主义所关乎的,并不是「物质」本身,乃是追求物质。物质就是那使人慾火攻心的燃料。

主站在我们面前,成为我们的借鑑,以致我们无法对祂闭目塞听。祂透过福音向我们显明,祂自甘贫穷,受尽藐视、指责、逼迫;甚至连枕头之处都没有。至於世上的事物,包括其中的产业、财富、欢乐、成功,祂从来没有享受过。祂因每天的饮食而满足;这也是祂要我们祈求的。

假如世上的事物有甚麽价值,祂一定会将之享用。祂之所以捨弃这些事物,乃是因为它们既没有价值,也没有好处。祂晓得世上的事物可以成为一个人爱好的对象,耗尽他的时间精力。祂知道物质会吸引灵魂远离祂的爱。所以,主厌弃世上的事物。

主希望我们与这世界并其中的事物隔离,好让我们可以在刹那间离开一切,与祂同在。很可惜,我们却宁愿得着旧约物质上的祝福,胜过主所应许的属灵祝福!

神呼籲教会脱离这世界贪心不足的追求,因为衪晓得这些事物会带来虚空与愁烦。何等可悲,有一天主会向我们显明,我们所挣扎、祈求、且思虑的,都是一些可鄙的事物。

我们故作藉口说,主自甘贫穷,因为祂必须成就救赎大工。我们又不是救赎主,所以不该忍受同样的生活方式。主诚然没有期望我们像祂一样生活;然而,祂轻看世上的事物,从而告诉我们,它们是不值得我们爱慕的。

主的福音把新的生活方式,向我们显明,说我们可以像客旅一样,谦卑地与主同行,对世界毫无眷恋。使徒们都像主一样过生活,离世时,更是两手空空,饱受逼迫与忧患。他们都在受苦受辱方面立下榜样,好让神的恩典与慈爱可以透过属天的事物,彰显出来。

保罗说:「直到如今,我们还是又饥又渴,又赤身露体,又挨打,又没有一定的住处; … 被人咒駡,我们就祝福;被人逼迫,我们就忍受;被人毁谤,我们就善劝;直到如今,人还把我们看作世界上的污秽,万物中的渣滓。」(林前4:11-13)

为什麽神把世上的成功富贵赐给一些穷兇极恶的人?神甚至把名利富贵加在祂一些最可耻的敌人身上。那些不虔不义的人得着了世上最大部份的货财。独裁者们都富甲一方,钱财不知如何使用。你可以从神如何把财物白白的赐给那些沦亡的人,而知道神如何轻看这些世上的事物。今天,拥有世上最多财富的,乃是阿拉伯人;这些藐视神的人财源滚滚,用之不尽。

假如财产、金钱、成功在某方面会使人敬虔成圣,难道主会慷慨地将之赐给那些罪大恶极的人吗?主和门徒们活在世上时,罗马权贵的财富与奢华,处处可见。然而,这些 可弃绝的人所贪爱的,主却全然拒绝,视之为网罗。祂既传扬又教导说,这些事物会摧毁一个人的灵魂。祂高举属灵价值为卓越高超,胜过物质价值。主也晓得那些随心所欲的人都是不得满足,全然失望的。他们结果心里空虚,不得满足。祂更晓得,那些从物质事物得安全的人,实在愚昧。

我们说到圣经里的列祖都很富有。有些敬虔的先祖都活到几百岁,有时间享受地上的财富田产。然而,当代的繁华也导至了暴力并心中无神的态度,以致众人都因洪水而消灭了。

一个人要站在圣地上就必须弃绝物质主义。我还没有来到这个地步,然而,那是我的目标。我要在地上毫无地位,乃要付上所有时间精力来追求主,得着祂的启示。这样,我们也许可以像先贤一般说:「挪去全世界,赐我耶稣。」

神啊,求你把我们带回圣地。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