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邪恶的时代洁身自好 | World Challenge

在邪恶的时代洁身自好

David WilkersonSeptember 1, 1979

信徒是否有可能在一个充满暴力、败坏,道德沦亡的世界里,保持自己清洁纯正?或者,这时代的灵使圣徒意志薄弱,心灵受困,是无可避免的?昔日在所多玛的罗得及他的家人,并今日世界各地许许多多的信徒,正是如此。有许多信徒,已经因这邪恶世代力不能胜的试探,而与罪妥协,行事不虔不义,放纵自己。

我相信,纵然阴府要吞没这世代的人,信徒不仅有可能在道德沦亡的时代洁身自好,他们更能有所长进,越发圣洁纯正。神的百姓偏离真道,成为在全地四出的邪灵势力的受害者,这绝不是无可避免的。

纵慾的恶灵辖制全地,以致许多信徒变得越发惶恐,怕自己会被潜移默化。我们都不断受到淫荡和不道德之事所衝击。杂誌、电影、和电视都把裸体、情慾、并暴力,展示在观众眼前。它们鼓吹犯姦淫,给人印象说,几乎每一个人都与新欢有婚外情。毒品、酒精、性滥交被大为渲染。有一些受人欢迎的电视主播誇炫自己的狂饮、多次离异,且宣传自己的道德观;观众们却非常喜爱!他们的行径愈可耻,就愈受人鼓掌。

指正不道德并污秽之事的牧师传道,却被人讥诮。谐星邪恶地把追求纯正当作笑柄,从而抹黑安妮达‧百仁 (Anita Bryant)、葛培理 (Billy Graham)、及力士‧涵百德 (Rex Humbard) 及其他传扬公理的人。在审判日,当那些亵渎 神的谐星与漫画家来到圣洁 神面前交帐的时候,许许多多讥笑怒駡的人都只好默不啍声。那时,我们的全能 神必当着他们面前嗤笑,震撼天地。他们都会浑身打颤,面对他们所讥诮的,而呼求怜悯。祂则存着圣洁的愤慨,向他们怒喝说:「你们如何对待我最小的一个僕人,就如何作在我身上。」

如今,真正诚实的信徒必须自我检讨,扪心自问:「我的道德观有没有改变?我的生命有没有被这邪恶的时代潜移默化?我有没有因情慾横流的世风,而受影响?我有没有恋慕世俗的事物?我有没有在不知不觉中,日渐退步?」

事实上,我们几年前所定为有罪的事,如今,却见怪不怪。我们圣洁的愤慨,都没有了。我们不仅对世风日下,默默无言,我们更对愈来愈大的压力低头,接受撒但的谎言。我们都因既大能,又潜伏的邪情恶慾而受诱惑。你也许不喜欢这样被人指控,以为自己可以免受责备,但请你暂且老实地省察自己的生命。你有没有收看像「週六晚上直播」(Saturday Night Live) 等污秽的节目?你有没有看那些不道德的电影?人们可以责怪我律法主义、思想狭窄、或其他的;但事实上,这些节目鼓吹离婚、犯姦淫、不忠、甚至同性恋。我们自称为敬畏 神的信徒,却以来自撒但的污秽资讯,灌输自己的心灵与思想。

短短几年前,披头士 (the Beatles) 并其他摇滚乐队以崇尚毒品、性、并暴力的音乐,入侵本国。我们的世代都因他们的言行举止,而大为震惊。人们回顾当日,便说:「我们何等愚昧!他们为什麽曾经轰动一时?我们为什麽对他们那麽疯狂?他们只是一些无知的孩子,希望发财而已。他们故弄玄虚,用尽商业的欺骗手法。」可是朋友们,我们有没有切实长大?现在,我们是否更明智,更忍耐别人?或者,我们对邪恶的势力胆怯懦弱,以致我们对那些罪恶败坏的事,感到无奈,只好接受?请看看所发生的事。摇滚乐已经入侵 神的家;人们把毒品所引发的音响,配上一些软弱的基督教信息;对於那讥诮 神的人所构想的邪灵音乐方式,许许多多年轻的信徒却大加接纳。我参加过一些聚会,有些年长的人唱「古老的十字架」,却被一些「主内」的年青人所嘲笑。何等可耻,对於一些公义复兴所产生的荣耀诗歌,今天许多年青人却毫不欣赏。

是,我们都在改变。我们的音乐也改变了。我们的标準败落了。我们对邪恶之事,愈来愈见怪不怪。我们以沉默来回应周围四伏不道德的事,越是明显。我们自誇说自己现在更博学多才,更蒙光照,更能应付且接受道德上的改变,而不受影响。我们都被色情、污秽的电视节目、并越发不道德的事物所包围;我们却以为自己不会因此,而被玷污。现在,愈来愈多信徒都看小电影,偷看色情杂誌,花几个小时看污秽的电视节目。他们更在不敬虔的地方,与不敬虔的群体交往;到了晚上,他们却躺在牀上,心中这样想:「我有这些活动,也有主!我一点也不受周围的污秽事物所影响。我还是一个信徒,一如过往。」

但有没有可能我们现在变得那麽不冷不热,对「新的道德观」习以为常,以致对自己真正的属灵光景,全然蒙蔽。我希望圣灵鉴察自己的心灵,显露所有在自己生命中潜伏的罪恶。我希望自己的灵命得着公义的复兴。我希望自己重新渴慕真正的圣洁。

那败坏信徒的,究竟是什麽?那使信徒「离道反教」,越发嚮往世俗的,究竟是什麽?为什麽今天有那麽多信徒灵里乾涸虚空?为什麽许多人都埋怨,说在这时代洁身自好,保持纯正,愈来愈困难?是不是因为这时代的灵,比从前的更狡猾多诈?我们是否比先贤,要与一些更厉害的邪灵争战?今天的环境是否比一百年前,或一千年前,更为败坏?撒但是否以某种特殊的能力,在这世纪,大施压力?我说不是!撒但也许比前更怒气忿忿,恶人也许越发猖獗,罪恶也许大行其道;但败坏信徒的,并不是在全地四处横行的邪灵恶魔。其他的世代也经历过暴力与败坏之事。挪亚的世代极其邪恶,以致 神只好毁灭他们。那建造巴别塔的,也是一个邪恶弯曲的世代。先知都认为他们自己的世代,是有史以来最罪大恶极的。请听听先知何西亚如何对他的世代大声疾呼,听起来,彷彿他在对我们近代的社会说话:

「他们都行淫 … 我为他写了律法万条,他却以为与他毫无关涉。 … 他们们不归向耶和华他们的 神,也不寻求祂。 … 与列邦人搀杂 … 好像鸽子愚昧无知 … 以色列丢弃良善 … 他们用金银为自己製造偶像 … 以法莲增添祭坛取罪 … 民说,作先知的是愚昧,受灵感的是狂妄;皆因他们多多作孽 …」(参看何7-9)

何西亚对他的世代说:「你们忘却了自己的创造主。你们说自己认识 神,却再不求问祂。你们忙於盖建,追求今生的事物,却因此变成了不结果子的葡萄树,没有烤好的饼。」

以赛亚认为他的世代是有史以来最罪大恶极的。他这样形容当时的社会:「犯罪的国民,担着罪孽的百姓,行恶的种类,败坏的儿女 …」(赛1:4) 败坏的儿女?那忘记 神邪恶的世代?这些是否耳熟能详?

主指着祂当时的世代说:「邪恶,卑劣,弯曲」主升天很久後,彼得也向当时的世代大声疾呼说:「他们满眼是淫色 … 心中习惯了贪婪,正是被咒诅的种类。」”(彼後2:14,15)

在从前这些世代里,人们都因当时的灵而离弃 神,背逆祂。过去每一个时代都有问题少年。我们世代的犯姦淫、离婚、苟合、并种种罪孽,曾经在过去非常普遍。正如魔鬼企图吞吃 神今天的百姓,牠也试图试探并欺骗大卫、以赛亚、保罗、并每一个世代的神人。纵然如此,神总会得著一批馀民。无论这世代变得何等强暴败坏,神总会得着一批对祂贞忠到底的人。他们并没有被这时代的灵所胜。他们虽然经历逼迫与邪恶,却越发刚强圣洁。每一个世代都有一些从未向恶魔偶像屈膝的人。他们不断在 神面前手洁心清。他们弃绝世界,并其中的享乐,把主看为自己一生的奖赏。

你有没有告诉我,从前的世代并不必面对色情、污秽的小电影、嚣张的同性恋、性变态、性滥交等事?你说今天,那些邪恶的诱惑者比从前的,更大有能力,有更多独特的工具?我可以回答说,人的罪性在每一个世代,都是大同小异。那些强暴的同性恋群众在所多玛四处横行,以致该城变成了全地最无法无天,缺乏治安的城市。这些杀人流血的暴徒,包括许多年轻人;他们甚至试图强姦来访的天使。

根据考古家发现,古老的墙壁上,竟然有一些色情的图画。几世纪前的中国文献,充满了性变态并纵情声色的资讯。十四世纪,作家们都大大惊歎,因为当时的年青人放浪不羁,违背父母,满怀怒气。凡反对他们的,他们都要大加残害。

不!败坏人心的,不仅是污秽的杂誌、小电影、和卑劣的电视节目。那使人满眼淫色的,不仅是邪恶的灵。人们之所以在罪中放纵自己,离道反教,不仅是因为他们被恶魔所害,力不能胜。

这世代变得越发邪恶卑下,因为他们对 神失去了信心。信心之所以消失,是因为人们再不研读圣经,不将之看为赐予生命的力量。既然信心乃来自领受 神的道,人们若不顾真道,将之搁置一旁,难怪许多人的信心都荡然无存。

不要因自己灵里败坏,而责怪魔鬼。不要责怪色情分子、电影导演、电视製作、毒贩、或那些酿酒的人。我们背道,灵里後退,乃是由於一件事:缺乏读经祷告。

如今,我只能找到一小数肯付上时间读经祷告的信徒。我们都晓得自己该当祷告;我们明明知道,当自己忽略主时,自己的灵命将会如何。我们晓得,主在祷告内屋里等待我们,为要更新我们,天天把能力与圣洁赐给我们。我们不要对 神的工作,一无所知。我们全然明白,祂纯正圣洁的道路,既简单,又容易跟随。然而,我们几乎无法在生活中停下来,一天花一个小时,来到祂面前。

我们可以花好几个小时看电视,又有很多时间与人交际、吃饭、参加体育活动等等。一天完了,我们就感到太疲乏,无法读经祷告。

老实说,你每天读多少圣经?每週读多少?你花多少时间,与 神独处,向祂倾心吐意?事实上,这世代的人都很少,甚至无暇读经祷告。

一直以来,神都向我发出挑战,要我回到祷告内屋,重新立定心志,摆脱这时代世俗的影响。

惟当我心灵冷淡,或不冷不热,世界才能改变我。惟当我灵里乾涸虚空,周遭的罪恶污秽才能影响我。当我灵里火热,爱慕耶稣,思想因祷告和讚美,而被提起来,心中更因新鲜的真道,而活起来;没有任何从阴府而来的邪灵恶魔能难为我,影响我。没有世俗的享乐能诱惑我。没有不虔不义的群体能叫我偏离真道。撒但无法向我展示什麽,而引诱我;因为我得着 神圣洁同在的大能,而灵里活泼。

信徒啊,我们都该蒙羞!因为我们把那麽少的时间献给主,却坐在魔鬼的桌前,吃喝世俗的事物。我们都该蒙羞,因为我们与罪妥协,却称之为成熟。我们都该蒙羞,我们翻开圣经,将之放在桌上,却没有研读,将之忽略了!

诚然有时候,祷告是困难的。对於我们所感受的压力,神充份明瞭。祂绝不是一个苛刻的督工。祂的轭是容易的;祂的担子是轻省的。但对於这世代的信徒仍然疏於祷告,缺乏信心,神再不会宽容多久。如今,只「凭信心接受事情」,谈何容易。人们既不祷告,又不查考圣经,寻求帮助与指引。我们感到 神在每一个应许上,欠了自己;可是,我们认为在故定的时间地点向 神祷告,并不重要。我们「心血来潮」就向 神呼喊。我们自我安慰,相信 神会因我们在繁忙的日子里,偶而想及祂,而喜悦。

信徒啊,除非我们恢复热切慇懃的读经祷告,否则,我们绝不能越过邪灵的败坏潮流。神渴慕寻找一些男女,他们弃绝纵情声色的事物,而屈膝悔改,求神赐下能力,胜过世界。

我们都需要这样祈求:「神啊,求你叫我看见,我已变得何等冷淡。求你叫我知道,自己现在何等软弱。求你令我重新渴慕属灵的事。求你使我爱慕圣洁,饥渴慕义。」

神已经準备好,要在祷告内屋,与这世代的人相会。祂要前所未有地向人类浇灌恩典。祂希望召募一队精兵,不分男女老少,好让他们回到圣洁纯正的古道。

我相信,无论这世界变得何等邪恶卑劣,信徒还是能够洁身自好。我相信,有些伟大的信徒将会前所未有,绝不与罪妥协,不怕指正罪恶,不屈不挠;而这邪恶卑劣的世代则有目共睹,看见他们灵命长进!我希望成为这样的神人之一,脱离这邪恶弯曲的世代,经历祂所赐的圣洁。

以下是 神对那些活在这堕落时代的人的期望:「使你们无可指摘,诚实无伪,在这弯曲悖谬的世代,作 神无瑕疵的儿女;你们显在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 …」(腓2:15)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