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造神人 | World Challenge

塑造神人

David WilkersonFebruary 1, 2010

让我向你谈及 神所大大使用的叁个人 – 并衪如何利用失败来在他们里面产生敬虔的心。

如今,我们常常听见有关成功,并人们如何将之达到。圣经里的成功却大大不同。当我们思考有关 神所使用来激动他们世代的,我们会发现祂用以塑造他们的,就是折磨、痛苦、忧愁和失败。

请思考有关敬虔的约伯。这人在他的动机上失败了。约伯因他自己的良善而自豪,说:「我从未伤害任何人。我一直都过著公义的公活。」的确,当我读完这卷书时,我们会不禁思索 神岂会看重这样骄傲的一个人。约伯虽然为人敬虔,远离恶事,但他显然深信他自己满有公义。

接下来,请思考有关大卫。这人在他的道德上失败了,然而,他还是变成了一位伟大的神人。历世历代的人都因大卫的行为,而大惑不解。一个如此勇於敬虔行事的人岂能在这种明明不道德的事上失败了?这君王终於在尘土里卑躬屈节。一个如此大大跌倒的人岂能被圣经称为「合 神心意的人」?

最後,请思考有关彼得。这人在他的使命上失败了。彼得既得著了一个异象,又曾得蒙呼召。的确,他就是主委託祂国度钥匙的对象。然而,这人最终发咒了,且离弃了他所爱的主,以致他曾在山边哀哭。彼得纵然大大失败了,却被 神重整。在五旬节,即新约教会诞生的时候,他更成为了 神的代言人。

有什麽力量会使 神的僕人使女被塑造起来?

所有跟随主的有什麽共同点?若我们想在生活上被 神摸著,我们里面会面对什麽挣扎?而且,神会利用什麽力量与压力,以致我们里面产生公义的心?除非我们甘愿面对一些在所难免的事,否则,我们都不敢这样祈求:「主啊,求你使用我。」或者「主啊,求你按手在我身上。」

我读过许多宣教士的传记,包括现代的和古代的。你以为这些如此被 神使用的宝贵信徒的生平都不断充满著爱心、能力与喜乐的故事。并不如此。他们的故事包括许多伤心沮丧的事,甚至像雅各一般受骗的经历。他们的故事,并不是一些令人兴奋的经历,乃是关乎流泪的日子。我们都会读到一些历尽沧桑,在晚上哭著入睡的圣徒。这些沮丧的人会呼求说:「我如此倾向犯罪!我反覆无常,总是在情绪上忽起忽落。神岂能使用我?」

若我们诚心渴望知道那产生敬虔心的力量,我们就必须到客西马尼园去 – 总之,我们必须仰望主,即我们的榜样。所有敌对约伯的势力也曾在客西马尼园敌对主。同样,那在房顶上针对大卫心灵的,也曾在殿顶上针对耶稣,存心要毁灭祂。而且,所有折磨并缠扰彼得灵魂的势力,也曾在客西马尼园与我们的救主作战。

务要清楚明白:主体恤我们所有受创的感受。我们没有什麽试炼是祂没有面对过的。

我们要成为 神的僕人,就必须在某个时刻接受苦杯。

苦杯会临到 神每一个真正的僕人或使女。请思考主在那园子里的祷告:「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太26:39))

主一生的事奉都是关乎成就祂父神的旨意。的确,衪在叁年间一切所行的都指向十字架。当时,在客西马尼园里,主所喝的杯令祂流血,有如大汗淋漓。祂实在呼求说:「哦,神啊,若是可能,求你除去我这重担。对我来说,这担子太重了。我宁可将之免去。」

当约伯接到他的苦杯时,他喊著说:「我如此受创,以致无法看见自己的道路。我以眼泪来洗我的毒疮。」当大卫喝下他的苦杯时,他的床都被泪水湿透了。他说:「我的胸部与骨头都满了痛苦。」我听见两个人都发出了主自己的话:「神啊,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

我不知道你有什麽苦杯。有些信徒为要得蒙拯救,脱离他们的苦杯,已祈求多年。请勿误会,我相信 神会医治。然而,我也相信患难能医治人心。大卫曾见证说:「我未受苦以先,走迷了路;现在却遵守你的话。」((诗119:67))

我们不可以为,每一次的痛苦或试炼都是出自恶魔的攻击。我们也不可以为,这些试炼是指我们在生活上犯了罪,而 神在审判我们。大卫所说的大大不同:假若他没有遭受患难,他就不会寻求 神。

你希望成为 神的僕人或使女吗?你希望主按手在你身上吗?让我告诉你,你会接到苦杯。你会躺在泪水所湿透的床上。你的哀哭多半不会是由於肉体上的痛苦,乃是由於一些更严峻的事。我是说到因朋友而受创伤,被离弃所带来的痛苦。为人父母的会因儿女成了陌路人而伤心难过。夫妇也会因两人之间的隔阂,而满心痛苦。

哦,在那些辗转难眠的晚上,焦虑临到,实在令人感到悽凉 – 这是你所知道的: 神是真实的;你靠著圣灵行事;你一心爱主 -- 然而,你只好喝下苦杯。

我们都无法逃避这杯。我们不可受骗,以为跟随主只会带来快乐。圣经的确说,我们的人生态度该是「在患难中,也是欢欢喜喜的」。然而,圣经也说:「义人多有苦难」。虽然 神应许过衪必拯救我们脱离患难,我们遭受患难时,还是会深受痛苦的。

彼得曾经尝试凭血气而除去患难。他曾在客西马尼园挥刀,其实对主说:「夫子,你不必受苦。我会阻挡他们,好让你能逃跑。」如今,许多信徒都存著这种心态。他们手执利剑,试图抵挡患难,说:「我不必面对这件事。我的 神是个良善的 神!」

我相信 神信实不渝。然而,主告诉我们,我们无法逃避自己的苦杯。他曾命令彼得说:「收刀入鞘吧;我父所给我的那杯,我岂可不喝呢?」((约18:11))

当你倚靠那把杯递给你的 神 – 当你领会衪在你受苦背後的旨意 – 你就能将之喝下去。这杯也许难以下嚥,但不要怕,因为拿著杯的,是你的父神。你所喝的,不是死亡,乃是生命!

神的僕人也会忍受困惑人心的黑夜。

主在客西马尼园说过:「我心里甚是忧伤,几乎要死。」(太26:38) 你可想像 神的儿子忍受令人困惑的黑夜吗?难道祂不晓得祂即将会胜过阴府与死亡吗?难道祂在得蒙引导和自己的前途上没有本能的感觉,知道父神与祂同在吗?祂一定会透过衪先知性的眼光而看见,衪会面对这时刻。其实,祂已告诉门徒说:「我与你们在一起不会很久。」

历世历代的信徒都说过,信心最困难的时刻就是最後的半个小时。让我在这里有所补充:困惑人心的黑夜总会在得胜(即在黑暗消逝,曙光临到)之前临到。换言之:撒但的势力被破除之前,你会面临令人困惑的痛苦黑夜。

在那时刻里,你彷彿会感到自己丧失了一切引导与目的。你曾一度所倚赖对圣灵的感觉彷彿烟消云散了。当约伯说:「我向右转,衪不再那里。我向左转,祂也不在那里。神若是在动工,我却无法察觉。」,他就这样陈述了他的感受。

大卫曾在那令他困惑的黑夜里喊著说:「我因黑暗而力不可支。我眼睛昏暗!」彼得在那困惑人心的黑夜里,曾经受激动,向夫子发咒。他的呐喊实在是如今许多徒所发的:「为什麽是我?」

约伯同样有彼得的感受。他曾宣告说:「我没有倚靠血肉的膀臂。而且,我没有掩饰自己的罪孽。我向来诚实,为人正直。为什麽是我?我为何必须面对这困惑?我为什麽要受苦?」

他发出了如今许多信徒的心声;他们都呼求说:「主啊,我并没有欺骗任何人。我远避任何虚谎。你的引导哪儿去了?我为什麽要经历这困惑人心的黑夜?」

大卫是那强国的大能君王;请想像他被拿单质问时的光景。你能想像当他罪被显露时的惊慌心境吗?忽然间,对於拿单所指出那行恶的人,大卫居然认不出来。的确,大卫写了叁首有关这困惑人心的荣美诗篇;他因自己为什麽会犯此愚昧之罪,而大大挣扎。他只能说:「对我来说,这是难以理解的。我的罪令我力不可支。哦,为什麽是我?」

如今,主许多的肢体都像大卫一般,面对道德上的问题。他们在自己困惑人心的黑夜里,不禁思索:「神啊,为什麽是我?我被罪所胜时,心里便寻求你。我的心灵因此而受缠扰。我真不明白。」

不要以为有人曾经被 神大大使用就会有答案。我知道何谓在困惑人心的黑夜里面对神缄默无言。我晓得经历心中困惑,而缺乏明显引导的感受。我过去所有蒙引导,能分辨的模式都一无是处。我实在无法看见自己的道路。我自感卑微,呼求说:「主啊,怎麽啦?我不晓得该往那里去。」

我们大家都会面对那种黑夜。然而,感谢 神,这时期将会过去。主渴望使我们的道路明朗。

最後,神的僕人会忍受被孤立的时刻。

主曾在十字架上呼求说:「我的 神,我的 神,为什麽离弃我?」这些发自 神儿子耶稣口中的话语何等不可思议。我也听见约伯这样说:「神残忍待我。」大卫同样问道说:「神忘记了祂的慈悲吗?祂有否从我身上将之挪去?」至於彼得,他曾在公会外的火堆旁孤立自己,且苦苦地说:「我不认识这个人!」

事实上,在那被孤立的时刻里,没有朋友会体会你的处境。神彷彿向你掩脸。你也许会问:「对於衪所爱的人,神实在会暂时伸手掩脸吗?」圣经回答说:「对於那些衪也许能试验,且鉴察内心的,神会隐藏祂自己。」

我可老实说,对我来说,主是前所未有地真实。然而,没有什麽比上天如铜,祷告彷彿无法上达的经历更会令人担惊受怕。在那些时刻里,你只会感到害怕与空虚。你心中会呼求说:「哦,神啊,你究竟在哪里?」

你会觉得这听起来是很奇怪吗?你曾否在生活上面对过这种困境?那麽,你从未经历过客西马尼园般的情况。神在那黑暗时刻形容自己说:「我只在忿怒的时刻隐藏自己。」然而,祂也应许过:「我必带著慈悲怜悯转向你。」而且,祂必如此待我们,即祂的儿女;祂必在我们被孤立的时期,向我们施怜悯。

那些忍受过苦杯、困惑人心的黑夜、并经历被孤立的时刻的僕人,会有何结果?

约伯曾在他被孤立的时刻总结说:「神知道我的道路。而当衪试验过我後,我将会有如精金,因为我倚靠衪。」

大卫在那困惑人心的黑夜里,曾宣告说:「我要因 神的怜悯而永远歌唱。我要高声讚美祂。」

在五旬节,彼得胜过了他的失败而讲道,在一小时间领了数千人进入 神国。这就是主所拣选来向世人这样宣告的使徒:「你们所看见的,正是先知约珥所预言的。」

我们都知道,这些人都是忠心献身给 神的僕人。神承认了约伯的公义…衪从大卫的兄弟当中亲手拣选了他…而主亲自指著彼得说:「来跟从我」。然而,这些既蒙爱,又被拣选的僕人都曾经大受试验,超过他们人性上的极限。

我想到一首古老的福音灵歌其中的一句:「站在 神的廕庇下,你会找著耶稣。」蒙爱的信徒啊,我的争战并非在我自己家里。我爱师母,且儿孙都很好。我的争战并非有关我的朋友。我知道我在世界各地有数以千计的人欣赏我的。我的争战也不是关乎信心。如今,我前所未有地爱主。我在自己一生中前所未有地渴慕主。

让我告诉你,我在那方面有所争战。我愈祈求说:「主啊,求你使用我。」我就愈感受到仇敌的攻势。我愈祈求,愿多人归主—我愈在祷告并向人忠心作见证上挣扎 –我就愈感到自己像主一般受压。而且,我会越发呼求说:「哦,主啊,但愿我有翅膀能飞去。这样,我就能逃避这苦杯,我灵魂的这试炼。神啊,我无法忍受了!」

然而,像前人约伯、大卫和彼得一般,我知道自己所信的是谁。

当 神在塑造一位僕人或使女时,仇敌会满有怒气,向他们发动攻势。

如今,你也许正在嚐这苦杯。你也许正在忍受困惑人心的黑夜,被孤立的骇人时刻。然而,让我敦促你,务要像那些经历他们最黑暗时刻的人一般,凭信站稳。就如他们一般说:「我虽遭受试炼,这些势力正在攻击我,我却知道自己所信的是谁。我且知道祂能保守我所交託给祂的,直到那日。」

在那时刻,你也许毫无喜乐可言。你的灵魂也许并没有溢满平安。其实,你灵里也许还是动盪不安。倘若如此,务要不断因祂的道而牢固札根。不要再思想你自己的道路。通过客西马尼园的道路乃是惟一的必经之路。「一宿虽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欢呼。」

许多主内的男女都告诉我有关失去挚爱,延长的忧愁,并无尽的患难。往往,他们的试炼彷彿没完没了。的确,在人看来,他们彷彿被关在绝望的景况里。对他们来说,生命全是关乎痛苦和被排斥,和加上一些短暂的快乐而已。他们开始怀疑 神,问自己说:「这黑夜会完毕吗?我是否终生都注定要遭受困难?」

宝贵的信徒啊,我可以向你保证:神并没有忘记你。衪把你所流的眼泪都一一放在皮袋里。多年前,我讲完这篇道後,有一位亲爱的主内姊妹来找我。她告诉我说:「牧师,当我今早到教会来时,我既快乐,又无忧无虑。然而,当你开始谈及苦杯时,我里面就不禁哭泣。我晓得自己带了一个假面具。我的先生离弃了我,我的儿女又乱七八糟。我掩饰了自己的痛苦。其实,我灵里满了愁苦。」我当时为她祷告,求 神坚固她的信心。她离开时,确实得蒙鼓舞,因为她知道她所信的是谁。

亲爱的圣徒啊,你在你自己的战役中,务要以主为你生命中的喜乐与盼望。让衪改变你的心,以致你的景况再也不能压制你的灵。当 神在这等时候改变我们时,衪就成就衪上好的工作。这样,无论前景如何,你还是会胜过一切,与衪一同坐在属天的境界里。祂以不可思议的爱来爱你!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