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救你的家庭脱离破碎与毁灭 | World Challenge

如何救你的家庭脱离破碎与毁灭

David WilkersonJune 30, 2003

「务要谨守,儆醒,因为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遊行,寻找可吞吃的人。」 (彼前五:8) 圣经很清楚地告诉我们,在这些末後的日子里,耶稣基督的教会面对著魔鬼的狂怒。因?撒但知道自己时日无多,就定意要吞吃神的百姓, 「所以诸天和住在其中的,你们都快乐罢,只是地与海有祸了,因为魔鬼知道自己的时候不多,就气忿忿的下到你们那里去了。」(启十二:12)

魔鬼的烈怒是向谁发作? 它是针对全世界所有的家庭,包括已经得救和还未得救的。它如饑狮般咆哮,袭击併吞吃家庭。它带著从地狱来的阴谋,要破坏婚姻、离间儿女,使家庭成员彼此疏远。它的目标是很简单:尽其所能,使每一个家庭破碎、毁灭。

当耶稣形容撒但,祂提到它邪灵的工作,说: 「他从起初是杀人的。」(约八:44) 真的,我们看见破坏第一个家庭的阴谋。魔鬼进到该隐心裏并说服他,要他杀他的弟弟亚伯。

这杀人的如今仍然工作,过去的几年我们看见了它可怕的手段。四年前,魔鬼在科罗拉多州抓著两个少年,驱使他们狂暴地毁坏。当这两个青少年衝进哥伦般中学,疯狂地射杀时,全世界都震惊了。他们近距离枪杀了一个跪著祷告的女孩子,是他们所认识并敬重的。除了撒但自己以外,谁会驱使他们这样做?

我想到受害人和杀人犯两方家庭所受的伤害,有自杀、精神崩溃、离婚、手足心理受伤。虽然难以置信,但那事件带来的毁坏依然存在,受牵连的父母和亲友们都会一辈子为此事忧伤。

一年後, Kathleen Hagen, 一位哈佛大学毕业的尿道科研究员,偷偷跑进在新泽西她双亲的卧房,将她正在睡觉的老父母,都用枕头闷死了。爸爸九十二岁,妈妈八十六岁。然後,她在那房子住了几天,根本不理会屋子里的屍体。当她被带去问话时,她看起来混乱不安,却没有因自己的暴行感到懊悔。心理学家都不明白, 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女人何以会闷死她的父母,而後若无其事地生活。

想一下媒介从未提及的这罪案带来的破坏:家庭成员的伤痛, 儿孙的心碎 --- 何等可怕呢!除了撒但以外,谁能驱使一个有名望的女人无缘无故地杀掉自己的父母呢?

几年前,纽约时报刊登了一篇惊人的报导:「沮丧的父母放弃了他们的孩子。」 那段文章说到沮丧的父母们几十位几十位地湧进曼哈顿市六层楼的法院,要求别人看护他们的孩子,因?他们无法控制这些孩子。有一个父亲, 在妻子过世後,无法管好他的少年儿子;另一个父亲因为他十几岁的女儿狂野放荡的生活而放弃了她。法官听见这些案子,都迷惑不解。有一位法官问一个带著女儿前来的母亲说:「你不要她了吗?你不想带你的女儿回家吗?」那位母亲只是摇头,小女孩放声大哭。

这篇文章指出家庭正在加速度地破裂,纽约的家庭法院被许多案子压得喘不过气来,很多被安置在监管家庭里的孩子掉进更坏的境况中,有一些最终逃了出来,流浪街头。

分外惊人的是,一段新闻说到一类新的吸毒者,其标题是:「孩子在家里与父母一起吸毒。」 据统计,今天百份之叁十的吸毒者是在家里被父母带吸毒,以致上瘾。在这地上怎?可以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这些父母曾经在自己青少年的时候吸毒,然後当他们的孩子到了青少年期,他们想:「我们当年用过毒品,现在却还活著,而且活得不错。让孩子在家里吸毒,总比在街上的好;况且他们从我们身上学习怎样用毒品,总比他们从自己没有经验的朋友身上学的好。」 所以,他们教导他的儿女怎样抽大麻、吸古柯碱、和使用针头,他们的藉口是,这样子,他们可以控制孩子的吸毒。

但後果终於来临了,他们的孩子对毒品上了瘾,完全失控。很多孩子离家出走,流浪街头。他们恼恨自己的父母,因?明白了父母可怕的教导。这些孩子对社会感到绝望,失去了未来的盼望。此时这些父母心碎又充满罪咎,可是痛哭流泪都已经太晚了。我问你,?人父母怎能作出这样愚蠢的选择? 他们亲手毁坏自己的家庭。而除了撒但以外,谁能弄瞎他们的眼睛?

今天,折磨著家庭的种种悲剧真是令人难以置信。我们所提到的例子只限於美国。在世界所有地方,一个极度疯狂的恶魔正在四处发泄愤恨,它若非吞吃掉所有可得著的家庭,绝不善罢甘休。

很多信徒的家庭也被极度混乱、悲哀、和痛苦折磨著。邪灵的毁坏有很多方法:可以是婚姻破碎、儿女悖逆、各种癖瘾等等,而结果都是一样:一度欢乐的家庭被弄到支离破碎,就此被魔鬼吞吃了。

过去的四十年间,我看到这样的情形:很多吸毒和酗酒者来到我们所服事的戒毒 中心和农莊求助。看见这些绝望的男女奇妙地获救,从綑绑中得释放,真是喜乐!耶稣超自然地改变他们,将他们变成新造的人。

真正转变之最可靠的标记,就是当一个青年人回顾以往,看见魔鬼曾经从他/ 她身上所偷走的是什?。他们抓著从前配偶、孩子、或父母的破照片而啜泣。还是瘾君子的时候,他们从不在意失去家庭,唯一关注的就是酒精和毒品。现在他们为著自己的损失泪流成河,他们指著照片说:「大卫牧师,那就是我的太太,她爱我,我也爱她,这是我的儿子,但我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看看我所失去的吧 …」

实在是悲哀凄凉!在那时刻,你晓得撒但对家庭的破坏性。是的,最大的悲哀并不是吸毒者被残害的身体、枯槁的外貌、或空洞的眼神。相反地,是撒但从他们那裏偷去的配偶、儿女、前途。更糟糕的就是撒但从吸毒者的儿女身上所偷取的:在敬虔的家庭长大的机会;认识耶稣的爱;被充满爱心的父母爱并养育著;和得到父母以身作则的教导,为主而活。

感谢主,很多曾经吸毒的人都得到神的祝福,他们的家庭破镜重圆。或著很多时候,他们在一起事奉的同工中找到新的家庭。但我仍然和他们一起,?所看见的毁坏而哀伤。

现在让我回到讯息的主题:「如何拯救你的家庭脱离毁坏和沦亡」,下面是圣灵在这题目上给我的启示。

有时候生活在人看来是绝望的:没有谘商、医生、药物、或者任何事物能帮上忙。情况已经变得不可救药,并且需要神蹟。不然,结局就是毁灭。

在这时候,惟一的希望是有人去找耶稣。一定要有人注意去听耶稣的声音。无论这个人是父亲、母亲、或儿女,他都要负起责任,抓著耶稣。并且他要决心, 「除非我从主听到话语,我不会离去。祂一定要告诉我: 「已经成就了,现在,你可以离开了。」」

在约翰福音里,我们找到在这样危机中的一个家庭。「有一个大臣,他的儿子在迦百农患病。」 这是一个显赫的家庭,也许是皇族。当时,死亡的灵笼罩著这个家庭,父母在照顾垂危的儿子。也许还有其他家庭成员在那里,也许叔叔婶婶、祖父祖母、或其他孩子都在。并且我们知道他们全家人,包括僕人们都相信了。「他自己(父亲)和全家就都信了。」(四:53)

在这个困难的家庭中,有人晓得耶稣是谁,也曾听过关於祂行神蹟的能力。然而,又消息传到这个家中,说耶稣在迦拿,离他们二十五英里路远。绝望中,父亲挺身去找主。圣经告诉我们:「他听见耶稣从犹太到了加利利, 就来见衪, 求祂下去医治他的儿子。」(四:47)

多年来,在我们的教会有几十位母亲,因为家庭的困难,来向我哭诉。也许丈夫离弃了家庭,而或儿子坐牢,或者女儿卖淫来维持毒瘾。母亲经常是家庭归向耶稣的最後一线希望。所以她负起代求的责任,而且她下决心不断祷告,直到主施行拯救。她也邀请别人和她一起祷告:「在我们看来,已经是没有希望了,我们需要一个神蹟。」

约翰福音所记载的大臣有那样的决心,他找到了耶稣。圣经说他「求(耶稣)下去 医治他的儿子, 因为儿子快要死了。」(四:47) 何等奇妙的一幅代祷的图画,这人放下一切,寻求主给他话语。

然而基督回答他说:「若不看见神蹟奇事,你们总是不信。」 (四:48) 耶稣的意思是甚麽?祂告诉那大臣,行神蹟来拯救并不是他最迫切的需要,相反地,最重要的问题是这人的信心。想一想,基督可以去那人的家,按手在他垂死的儿子身上而医治他。若然,这家庭对耶稣的认识只是祂的神蹟而已。

基督希望这个人和他的家人能得著更多,祂要他们相信祂是成为肉身的神。所以祂其实在对大臣说:「你相信你是为这需要向神恳求吗? 你相信我是基督,世界的救主吗?」 大臣回答说:「先生,求你趁著我的孩子还没有死,就下去。」(四:49) 在那时刻,耶稣一定看见了这人里面的信心,耶稣好像说:「他相信我是成为肉身的神。」因为接著我们读到:「耶稣对他说:「回去罢,你的儿子活了。」(四:50)

很悲哀地,很多信徒还没有听见耶稣对他们讲话就离开了。但这人是带著信心离开。差别在哪里?这人已经从主得到话语。他曾经寻求神,并且凭信心等候祂。而且,除非他得到了生命的应许,就不会离开。「那人信耶稣所说的话, 就回去了。」(四:50)

耶稣基督的教会应该为拯救灵魂而努力,大部份的基督徒也确实是忠诚地这样去做。我们为失丧的国家、城市的复兴、非基督徒的邻舍等等祷告。我为做这些重要工作的神的子民而感谢神。

然而,让我问问你看:谁在为你尚未得救的父母、兄弟姐妹、表亲、和祖父母忠心祷告?为亲爱的人祷告应该是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无论如何,这代祷的责任落在能听见主话语、与主亲近、能向他祈求的人身上。现在,如果那不是你,会是谁呢?如果你不做,谁会热切地为你家人的救恩祷告呢?

也许你对自己说:「我多年来向我的家人作见证,我也已经在他们面前活出见证。他们晓得我所代表的,现在我只需要将他们交託给耶稣。」是的,我们需要将我们还未得救的亲人交託给圣灵,衪做工,人就知罪。但信靠圣灵并不等於我们放弃为我们的家庭迫切地祷告。我们如果停止为他们代祷,其实等於在说:「这是没有希望 的。」

信靠主正好相反。我们如果为著他们的救恩和释放真正相信主,我们就会像那大臣一般呼求: 「耶稣,求你现在来,快点行动,免得我亲爱的人永远沈沦。」惟有 强烈热切的祷告能抵挡撒但毁坏我们家庭的阴谋。不冷不热的祷告不会拆毁它的 营叠。我们一定要脱离自己的顾虑,认真祷告。并且我们一定要靠近耶稣, 直到衪的话语临到。

当耶稣在推罗和西顿的海边时,「有一个迦南妇人从那地方出来, 喊著说:「主阿, 大卫的子孙,可怜我,我的女儿被鬼附得甚苦。」(太十五:22) 撒但已经搬进这妇人的家,并且附在她女儿身上。这里的「甚苦」是来自坠落的字根。简单来说,这个女孩子是卑鄙、邪恶、被撒但所驱使的。

这妈妈不是一个坏妈妈。儘管身?外邦人,她却信耶稣。她称耶稣为「主!大卫的子孙。」其实,她的意思是:「你是救主,神的弥赛亚。」在这方面,有一个问题:撒但怎能找上信徒的孩子?他是怎样附在一个敬虔在家庭出来的孩子身上的呢?」

你也许是一位基督徒父母,在教会中培养你的孩子,也竭尽所能指示他正当的道路。但现在,经过多年参加主日学,多年在教会里聆听满有恩膏的讲道,他却变得泠淡,并且对神的事漠不关心。他没有心服侍耶稣。你思考:「主,这事怎?发生的?」

在过去的年日中,我曾经看见这情形学生在很多牧师的儿女身上,很多这样的年青人因染上毒瘾而身体虚弱,他们进到我们的青少年挑战介毒中心。这些孩子们在敬虔的家庭长大,但後来他们变坏了,他们的生命开始被邪灵的能力驱使,并且他们对毒品、酒、色情、或娼妓上了瘾。

当你读到这里,你也许松了一口气,想著:「感谢主!那不是我的儿子,我的女儿,我孩子是好孩子。我在对神的敬畏和对祂的认识中,小心地教养他们,他们知道正当的路。他们也许不是对耶稣火热,但起码他们不吸毒。

这些家长感恩是对的,然而他们从来不担心孩子对耶稣不冷不热。主自己说过,不冷不热就是如被邪灵压制一样可怕。当基督警告说:「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祂不是对瘾君子说话,乃是对著在祂教会中不冷不热的信徒(见启二至叁)。耶稣知道不冷不热的灵,可以将任何信徒诱进地狱邪灵的试探。

你的孩子也许是善良、有礼、有好行为的。他们也许远离不良人群、尊重长者,并且道德高尚。但是,如果他们不全心全意地爱耶稣 --- 如果他们在属灵的事上只是随波逐流 --- 他们就在危险之中。你看,任何在信徒家庭长大的孩子已经是撒但攻击的主要对象,魔鬼攻击那些最热忱爱耶稣的家庭。但现在你孩子的不冷不热已经使仇敌的工作变得更容易,它会因为能够轻而易举地将你的儿女綑绑在罪中而欢喜高兴。

连最虔敬的基督徒 --- 包括牧长 --- 都可能看不见撒但为他们在属灵的事上被动的儿女所佈下的网罗。仇敌甚至要将他们属灵生命里的微小火花都全然熄灭。基督徒父母,我要鼓励你:不要让魔鬼找上你的孩子,每天祷告,并且以代祷围绕你的儿女,神已经给了你能力,叫他们脱离不冷不热的状况。

当我的孩子在青少年期时,我以为可以单单爱他们,就能叫他们进入神的国度。我告诉自己:「我会在我孩子的身边,我会成为他们的好朋友。我只需要随时在他们身旁,如此他们就可以告诉我他们的需要。」

然後有一天,我的大儿子Gary哭著从学校回家,直冲进房间,倒在床上。当我问他有甚麽问题,他回答说:「爸,我不相信有一位神,这全都是神话。」

从那时起,我知道全世界的爱都无法解决这种邪灵的攻击。单是与我的儿子交通并不能解决问题。我无法仅仅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时期,Gary会长大,从中走出来。他是个好孩子,而且晓得我爱他。」

不!我一定要面对在我面前所发生的:撒但试图将我儿子真诚热切的信心夺去。我曾经看见Gary在五岁时将他的生命交给耶稣。我晓得他的信心是宝贵的。现在仇敌想要得到那信心,并且它试图用疑惑和不信来将之毁灭。真的,撒但是对準我们家庭的神经中枢:对耶稣的信心。

我知道我只有一个选择。我进入祷告室,关上门,俯伏在地,决心争战。我立志说:「撒但,你不会得著我的儿子。」从那天开始,我为Gary向神呼求。我恳求说:「主,保守我的儿子,叫他离开恶者。」

终於Gary改变了,但不是在一夜间,或一週,甚或几个月内。他仍然与混乱争战。但有一天,Gary在耶稣里的信心恢复了。你如果已经读过我的讯息有一段时间,你会知道Gary自从在青少年期间已经全时间服侍主,他专心爱耶稣,并且在过去一 年,我有机会与他一起在其他牧师聚会里讲道。

我其他叁个孩子都经历了独特的信心考验。就好像对Gary一样,主都信实地看顾 Debbie,Bonnie,和Greg渡过这些考验。正如他们的兄弟,他们也长大,虔诚爱主,而且都是主的僕人。而此间,我为我家人的代祷从未间断。现在我太太Gwen和我又与我们成年的儿女一道,为我们的十个孙儿献上祷告。

那女儿被鬼折磨,她母亲坚持要寻求耶稣。最後,门徒们催促主说:「主,差她离开吧,请她走吧,她不停的烦我们。」请注意耶稣对妇人请求的回应:「耶稣却一言不答。」 (太十五:23) 很显然,耶稣对整个情形不予理会。为甚麽祂这样?我们知道我们的主从来不会对任何真诚寻求衪的人不理睬。

事实是,耶稣知道这妇人的故事将留存将来的每一代。而祂要向所有读者启示一个真理。所以祂试验这妇人信心的韧性。当祂终於开口时,祂说: 「我奉差遣,不过是到以色列家迷羊那里去。」(十五:24) 一言蔽之,基督在说:「我来是为了救赎著犹太人,为甚麽我要浪废他们的福音在外邦人身上呢?」

这话会将我们大部份人拒之门外,但那妇人却没有丝毫动摇。对於她,女儿正生死攸关,除非耶稣将她所求的给她,否则,她不会放弃耶稣。

我问你,你多常放弃祷告?有多少时候你厌倦而托词说:「我已经寻求主,我已经 祷告、已经求问。只是我没有得到任何结果。」?你所求的对於你是否关乎生死? 你有没有真正尽心、尽性、尽意、尽力寻求主,并且知道除此之外别无其他帮助?

看看这妇人怎样回应吧。她没有以埋怨和谴责来回答。她没有说:「耶稣,你为甚麽拒绝我? 」不,圣经所记载的恰恰相反,「那妇人来拜衪,说:'主阿,帮助我。'」(十五:25)

接下来的经文更?难懂。耶稣再一次回绝了这位妇人。这一次的回答听起来更?刺耳,耶稣对她说:"不好拿儿女的饼给狗吃。"(十五:26)

我们要明白,当时的犹太教徒认为外邦人在神眼中是不比狗高等的。当然耶稣不接受这看法,衪不会以种族讽语用在任何父神所创造的孩子身上。但祂晓得这妇人明白犹太人对外邦人的态度,所以再一次地,祂试验她的信心。

现在,那位母亲回答祂说:「主啊,不错,但是狗也吃它主人桌子上掉下来的碎渣 儿。」(十五:27) 何等惊人的回答!这位决心的妇人对耶稣不放松, 主为此称讚 她, 耶稣对她说:「妇人,你的信心是大的,照你所要的给你成全了罢。」从那时候,她的女儿就好了。(十五:28)

蒙爱的,我们不要满足於碎渣。我们已经得到在危机时所需恩典和怜悯的所有应许,之中包括了我们得救或未得救的家人所经历的每一个危机。神邀请我们带著信心、坦然无惧地到基督的宝座前去。我们要向祂呈上每一个需要,无论是为未信 的双亲,或是悖逆的儿女。我们也许看不见每一个亲爱的人都与神和好、或扭转生命,但我们可以在他们周围竖立路障,拦阻他们奔进地狱。我们可以为他们祷告,求神使他们知罪悔改,求神在他们四围守护,也可以求神差人向他们作见证。

然而, 我可以向你保證一件事:如果我们听天由命,这些美好的结局就永远不会发生。我们也许说服自己说:「我只要凭信心。」 但那是虚假的藉口,它只会拦阻我们为亲爱的人付上祷告的代价。

我鼓励你们做这样的祷告:「主,如果我的一个亲人失丧了,那不是因为我没有祷告,不是因为我轻看你圣灵在他们生命中的工作,也不是因为我没有为他们哭泣。无论付上何等代价,我都要为他们以代祷争战,直到他们回天家与你同在。」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