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著属灵权柄,传扬基督 | World Challenge

带著属灵权柄,传扬基督

David WilkersonJuly 3, 2006

过去几年,我们曾经多次举行牧者大会;然而,我故意从来不教导有关如何讲道。我常常为自己的證道而挣扎,何况要建议人家如何这样做。

我清楚记得,自己在五十多年的讲道中,发出了一些深深激动自己心灵的话。我晓得当时我乃带著属灵权柄證道。无容置疑,那乃是出於主的触摸。

我也同样清楚记得,有时候自己的道缺乏那特殊的膏抹,以致没有「号角的响声」,不能发人深省,缺乏真正的属灵权柄。那时,我的道沉弱无声,只传递知讯,既不能说服人心,也不能使人知罪。

那时,我自己灵里乾涸空虚,以致所传的「只属一篇普通的道」而已。往往这是因为神暂时从我身上收回了祂的膏抹。

那些期间,圣灵并没有废掉我的讲台,然而,祂却将属灵权柄挪去。对於我来说,那些实在是可怕的日子。然而,我总深深晓得,为什麽自己的證道变了,再

不能令人扎心。原来,当祂与任何僕人起了争论时,祂就会将属灵权柄从他身上收回。

事实上,当时我心中有些问题,自己还没有面对,灵里以为自己不会犯某些罪。我很容易看见这些罪在别人身上,却无法承认自己罪有应得。

我们都知道,我们所处的时代需要带著属灵权柄的證道。我并不是指更好,修辞优雅,或更有启示性的證道。其实,我所指的这类證道,没有人敢称之为「好的證道」为什麽?

当你听见我所指的那等證道时,你灵里会非常严肃,以致不会这样想。你不会判断那篇道是否好,更不会褒赏那證道的牧者。你只会因受感动而自己谦卑,在主圣洁的同在里屈膝。

此类證道不仅激动人的情绪,更叫我们从神的角度面对自己的良心。结果,我们彷彿都站在主面前,将自己的思想行为向祂敞开。

保罗这样形容那些得著这等属灵权柄的僕人:「(他)乃将那些暗昧可耻的事弃绝了,不行诡诈,不谬讲神的道理 …」(林後4:2)

这等僕人亲近主,敞开心怀,让圣灵对付自己的罪。据保罗说,这僕人不断祷告说:「主啊,求你向我显现我那些罪恶的动机、不圣洁的雄心、并任何诡诈或操纵别人的言行。让我證道时,心无诡诈,毫无暗昧的心态。」

一直以来,圣灵都对我清楚说明有关这方面,祂说:「要得著属灵权柄,是要付代价的。」祂特别轻轻对我说:「大卫,你已蒙宝血洁净,得了圣约,你是我所买赎的儿子。然而,你如果希望得著这样的膏抹,以致能对每一个人的心彰显真理,你就必须让我对付某些拦阻属灵权柄的问题。」

让我与你分享,主如何在这方面对付我:

根据路加福音第十四章,有一个法利赛人的首领邀请主到他家里用饭。其他法利赛人也应邀而来;他们像主人一样,都是最会守律法的人。

当主人请宾客上座时,他们都拣选首位。据圣经记载,主观察到当时的情形。「耶稣见所请的客拣择首位。」(路14:7) 他们毫无廉耻,将自己的骄傲,即需要受人敬重的心态都表露无遗。

主坐下来,就责备以色列那些最高的宗教领袖说:「你被人请去赴婚姻的筵席,不要坐在首位上,恐怕有比你尊贵的客,被他请来;那请你们的人前来对你说,让座给这一位吧;你就羞羞惭惭的退到末位上去了。

你被请的时候,就去坐在末位上,好叫那请你的人来,对你说,朋友,请上坐;那时你在同席的人面前,就有光彩了。因为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路14:8-11)

主在这场合的话可以应用在所有跟随祂的人身上。然而,当祂在法利赛人家里想到祂说话的对象时,祂形容了某种宗教领袖:那些人「喜爱人在街市上问他们安,又喜爱会堂里的高位,筵席上的首座 … 假意作很长的祷告。」(路20:46-47)

总而言之,主告说我们,有些人行善,为要被人看见。他们爱受人注意,不断自吹自擂。

我与儿子格理在世界各地都看见这等自我吹嘘的人。在一些我们所举行的牧师大会中,有人带著大队随员来找我们,向我们誇耀自己的丰功伟绩。

有人说:「我牧养本国最大的教会。我们有两万会众,我们的电视节遍及全国。我们在本国并世界各地到处植堂,以致许许多多人得救。」往往这些人只顾宣传自己的伟大事工,甚至没有花时间将名字告诉我们。

当我们遇见这等人时,我们心中不其然就雀跃起来。这些牧者多半都坐在听众当中,没有受人注意。他们既没有大队随员,也没有宣告自己的事奉。然而,我们可以从他们的脸上清楚看见耶稣。

在一次的大会里,我们问一个人说:「你是一位牧师吗?」他回答说:「是!」我们又问:「在那里?」他回答说:「我有几个责任。」

後来,人家告诉我们:「大卫弟兄,格理弟兄,你们认识这人吗?他是几个国家逾六百万人的监督,是本地最受人敬重的牧者之一。」

这人名闻遐迩,事工广大,然而,他学会选择末位。

準确来说,当主这样说时,祂是指甚麽?身为一个传道人,我很重视主这句话。祂藉此邀请每一位牧者、传道、教师、并平信徒「上到更高之处」以得着公义的荣誉。祂邀请我们要得著甚麽荣誉?

就是要得著所需的属灵权柄,好让我们能打动人心。就是说,蒙祂膏抹,从而撕裂那些蒙蔽人心的帕子。是的,神呼召我们「上到更高之处」而经历主触摸的丰盛。神呼召我们与祂更亲近,以致成为主更有说服力,更有确据,并更公义的代言人。

然而,事实上,我只要不断誇耀自己,每次都谈及「我」的工作,「我」的事奉,我的證道就缺乏真正的属灵权柄。我必须承认,自己因被介绍时所说的话而惊讶。我从自己的话语中发现,自己需要受人敬重(这是一种难以觉察的心态),并没有拣择末位。

我相信对於传道人来说,这些话特别困难;然而,这些话也可以应用在神每一个儿女身上。主这里的话呼召我们要完成一些最困难的工作,就是要聆听别人,而不表现比别人强。神呼召我们传扬基督的福音;除非我们存著谦卑的心,否则,我们的话都会落空。

让我给你一则个人例子。几年前,在一次纽约市的牧者午餐聚会里,有一位大牧师誇耀他教会里的一位著名百万富翁会众。当时,我插嘴说:「是啊,他也常常来参加我们的聚会。」

後来,我便自惭形秽,灵里忧伤。我祷告说:「主啊,我是否永远都学不会闭嘴,不誇耀自己?」

我们大家都存著嫉忌的心态;问题是,谁肯承认?

有一位圣洁的清教徒传道人多马‧万顿 (Thomas Manton) 谈及人嫉妒的倾向,说:「我们生下来就带着亚当这罪恶,我们更从母乳将之喝下去。」嫉忌乃是我们的一部份。

这等罪恶种子拦阻我们因别的事工蒙福有成果而喜乐。结果,我们和弟兄姐妹之间就起了隔漠;「忿怒为残忍,怒气为狂澜,惟有嫉妒,谁能敌得住呢?」(箴27:4)

雅各补充说:「你们心里若怀著苦毒的嫉妒和分争,就不可自誇,也不说谎话抵挡真道。」(雅3:14)

身为主的福音使者,我简直无法对别人心怀忌恨。雅各清楚说明,嫉妒的心会拦阻我,使我不能带着属灵权柄證道或教导别人,因为我们虚谎的生命会阻挡真理。

简而言之,嫉妒乃是一种苦毒心态。我今天之所以準备这篇道,乃是因为圣灵向我显明,在神眼中这罪实在罪大恶极。我们若心怀忌恨,就不但会失去属灵权柄,更会使自己向邪灵的侵扰敞开。

我们从撒母耳记上读到有关大卫打败非利士人後,凯旋而归。当他与扫罗王骑著马进耶路撒冷时,以色列的妇女都出来庆祝。她们载歌载舞,称扬说:「扫罗杀死千千,大卫杀死万万。」

扫罗因此深深不份,自己想:「将万万归大卫,千千归我,只剩下王位没有给他了。」(撒上18:8)

扫罗马上心怀忌恨。我们从下一句经文就读到,嫉忌在扫罗身上产生了至死的效应;「从这日起,扫罗就怒视大卫。」(18:9)

扫罗整夜怒火中烧,自怨自怜。他想:「我努力治国,放弃一切,服事百姓。如今,他们作反了,将更多荣耀归给大卫。他们忽略了我,却对我的副员歌唱讚美。」

很可悲,此後,扫罗「常作大卫的仇敌。」(18:29)

事实上,无论民众如何讚赏大卫,圣灵仍然与扫罗同在,赐他属灵权柄与膏抹,以色列民也仍然爱他。是的,神爱扫罗,依然应许永远坚固他的家。

假如扫罗在神面前谦卑悔改,承认自己喑中受到仇敌攻击,心存忌恨,求神将之除去,神就会抬举祂所膏立的僕人。扫罗不仅会成为以色列第一位君王,也会成为该国最伟大的君王。而且,大卫更会成为他忠心的将领,乐意善用兵法,为扫罗建国。

然而,扫罗无法拣择末位。他反倒被自己嫉妒的心态所驱使,要坐首位。接下来所发生的事应叫我们恐惧战兢。「次日,从神那里来的恶魔,大大降在扫罗身上 … 扫罗惧怕大卫,因为耶和华离开自己,与大卫同在。」(18:10-12)

每一群会众,无论大小,都应该听见带着属灵权柄的證道。可是,除非神的僕人对付自己心中的问题,情形还是事与愿违。

神在末後需要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国家都需要其中所有的传道人(包括被按立的并平信徒) 带着属灵权柄传扬真道。简而言之,有人必须带着属灵权柄传扬基督。神所赐要我们传扬的道,并不複杂。

我要向你承认,自己并没有充份得著属灵权柄。然而,主满有慈爱怜悯,祂一直都告诉我,我必须如何才能越发得著属灵权柄。

二十年前,我站在四十二街与百老汇的交口,即时代广场的中心地段,求神在世界这十字路口兴起一家教会。时代广场教会就诞生在这地方了;每一年我都回到该处与神谈话。

上月,我将近七十五岁生日时,又像多年前,站在同一地方。这次我求问主说:「在我馀下的日子,你要我做甚麽?我的焦点该是甚麽?」

主只回答说:「务要亲近我,我就必亲近你。」

如今,这是我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多花时间亲近主。我深信当我亲近祂的时候,祂必将祂的心意,并我的心思意念,向我显明。

对於每一位信徒来说,亲近主就是指不断祷告 … 从不放松 … 在主身上付上时间 … 是的,使祂成为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事奉。

我相信倘若我们都听从这些话,神必藉著圣灵,信实的将一切缺乏主样式的性情,从我们身上除去。祂必以属灵恩膏浇灌僕人,好让我们能带着权柄传扬真道。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