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要自由地离开 | World Challenge

我不要自由地离开

David WilkersonMarch 15, 1984

从人看来,神的道路彷彿充满矛盾。祂说你要生,就必须死。你要得着生命,就必须丧掉生命;要变得刚强,就必须先輭弱下来。

最大的矛盾之一就是,你要切实得自由,就必须受捆绑。一个人要在神里得着最大的释放,就必须放弃所有权利,终生成为主的奴僕。出於爱心的荣耀奴僕生命会带来最高的自由与释放。

对於一个出於爱心自甘顺服的信徒来说EF奴僕的身份乃是大於儿子的身份。

如今,神的百姓都只顾支取自己的权利,一味要得着主的祝福、恩惠、并应许;因此,我们若让圣灵开启自己的灵眼,叫我们能前所未有地明瞭神的旨意,我们就受益不浅。我要向你显明,从神手中得恩惠,全然合符神的旨意;主的儿女不该因蒙祝福,受恩惠,而感到罪咎。

这篇道的目的,乃要扩大你的属灵思想,好让你能明白,有B东西比祝福与财富,更为可贵。有些东西比身体得医治,并神天天所厚赐的百般恩惠,更有益处。有些东西比自由更好。

凡作奴僕的,都与他的主人行过事奉的圣礼。出埃及记21:2-6把B们两者之间的关係形容得淋漓尽致。

「你若买希伯来人作奴僕,他必服事你六年,第七年他可以自由,白白的出去。他若孤身来,就可以孤身去;他若有妻,他的妻就可以同他出去。他主人若给他妻子,妻子给他生了儿子,或女儿,妻子和儿女要归主人,他要独自出去。倘或奴僕明说,我爱我的主人,和我的妻子儿女,不愿意自由出去;他的主人就要带他到审判官2里,又要带他到门框,用锥子穿他的耳朵,他就永远服事主人。」

这段经文不仅说明神关心奴隶僕婢的人道待遇,更清楚预表有关主的奴僕。

主正是这里所描述的主人,而我们就是那些被赎得自由的僕人。十字架就是神的安息年 (Sabbath) ,以致奴隶僕婢,被囚被掳的,都一概得释放。我们这些在律法之下被卖的人,已因恩典而得释放了。

「…他可以自由,白白的出去。」(出21 2)

一个希伯来人之所以会卖身为奴有两个原因,就是贫穷或犯法。一个贼匪若东窗事发,束手就擒,就必须补还一切损失。他若无法偿还,就要成为受害者的私有财产,为他工作六年,以还清债务。「 … 就要被卖,顶他所偷的物。」(出22:3)

往往贫穷会导至一个人卖身为奴。正如希伯来人一样,埃及人也有这种习俗。在最後的饑馑荒年,约瑟为法老以穀粮买了埃及的百姓。「约瑟对百姓说,我今日A法老买了你们,和你们的地,看哪,这里有种子给你们 … 他们说,我们就作法老的僕人。」(创47:23,25)

我们永远讚美神!我们曾一度因罪恶受辖制,因罪恶并死亡的律而受捆绑;然而,却因神羔羊的宝血,被买赎了。「所以天父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约8:36)

我们都得了自由,「白白的出去」,意思就是,毫无条件地得自由。我们都既没有罪咎,又毫无恐惧,白白的出去,随=E 6行事(希望是按照主人的指示)。

那主人要毫无遗憾地把奴僕放走。「你任他自由的时候,不可以为难事,因他 … 比雇工的工价多加一倍了 …」(申15:18)

那被解放的僕人并不是空手而去。「你任他自由的时候,不可使他空手而去。」(申15:13)

他要从主人的羊群、禾场、酒醡中取得供应,满手而去,足以够他开始新的生命。

我们必须谨记,他有足够权利,可以离开。他为人忠心,所作的工超於两个雇工的份量;他要自由出去,实在无可厚E9。他可以合法地接受恩惠,得帮助,好让他可以享受自己的自由。他并没有做错甚麽,也不必感到罪咎。所以,他可以心安理得,自由出去,不必对任何人负责任,自由自在地生活。他可以按自己的时间,到自己喜欢的地方去。

这就是今天神百姓多半的光景。我曾经因主的僕人「自由出去」,支取自己的权利致富,多得利益,而定他们的罪。现在,我明白有些僕人欣然多得家主的恩惠;根据圣经,有些按照例律典章求福的人,确实得祝福、应许、A 9惠。信徒不必因主厚赐百物而受捆绑,或感到罪咎。

信徒啊,事实上,你在基督里是自由的。你在基督徒的道德範围之内,是可以随心所欲,自由往返的。你的主人若任你带着满手的祝福而出去,你不要定自己的罪。也许祂赐你愈多,就越发见證祂为你过去忠心的服事,而衷心感激。你有权利享受每一则又大又宝贵的应许。神吩咐你要大大祈求,好让你的喜乐满足。

那被解放的僕人不必到一些偏远的差传工场去。律法也没有规定,你一定要牺牲或受苦。家主也不会因你利用自己的自由和资源,为自己的将来作打算,而定你的罪。请谨记,家主不应因僕人自由出去,以满足自己的需要,= 而感到遗憾。

我认为神有那麽多僕人「自由出去」,「在他们自己的葡萄树并无花果树下结果子」,且一心在主面前「好公正,行公义」,这实在是可喜之事。教会充满了一些僕人,他们单单以享受自己该有的福分,祷告蒙应允,爱主人,且为祂尽力而A。他们并不活在罪中,乃是良善,甚至忠心耿耿。他们并不会被定罪,乃要站在祂面前,听见祂说:「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

对於大多数的人来说,那是够了。神的儿女若得着快乐、成功、健康、且最後得着天堂与永生,他还要甚麽呢?除了欣然接受主人的慈爱以外,一个蒙释放的人还要享受甚麽更大的自由呢?难道神没有鼓励我们要凭信心支取真道中所有的荣耀应许吗?

事A 6如此,但还有一条更美的道路,而这并不是主人所要求的。祂甚至不能要求我们走在这道路上。祂必须站在一旁,由我们自作决定;我们若选择「自由出去」走自己的道路,祂决不会责备或拦阻我们。祂会带着祝福与善意,送我们出去。

「倘或奴僕明说,我爱我的主人,和我的妻子儿女,不愿意自由出去 …」(出21:5) 对於这僕人来说,他既非进退两难,也并无选择;他对自己的决择,毫不怀疑。他的主人就是他的全世界;他在永恒爱的结连上与他相连,以致无法离开主人或他的家。

正如保罗一样,这僕人看万事为粪土」,为要赢得主人。若自己受诅咒,可以叫别人认识主人的爱,他就甘愿如此。他的一生都是出於对主人的爱。

这僕人珍惜亲近主人,超过地上任何的福分。当你可以毫无间断地与主人相亲相交,你还会因羊群、穀物、或酒和油而斤斤计较吗?他的心盈溢着对主人的爱;单单与祂同在,就是他的目的,他的天堂。他清楚说明:「我爱我的主人 … 不愿意自由出去。」

当主人对所有要自由出去的僕人厚赐百物的时候,你可以看见这奴僕站在一旁吗?他喜忧参半,对自己说:「难道他们不晓得,全心顺服服事主人乃是上好的生命吗?他们岂能为生命自作打算,得到主人的好处,但活在较低的生命层面里,不能更深亲近主人,而感到满足?难道他们不晓得,奴僕「必因(祂)殿里的肥甘,得以饱足,(祂)也必叫他们喝(祂)乐河的水。因在(祂)那里,有生命的源头,在(祂)的光中,我们必得见光。」(诗36:8-9)」

这僕人实在对我们说:「有主,就够了!若要失去祂同在的感觉,世上并没有甚麽是值得的。全地的富贵荣华都不可以与亲近祂一天相比。祂右手中的福乐,远远超过世人任何使人淘醉的欢愉。认识祂,与祂同在,一同坐在属天的领域里,乃比生命更好。服事祂,蒙祂引领,出入都单单凭祂吩咐,E9正是生命最高的境界。」

你会提醒我说,你并不是一个僕子,乃是一个儿子吗?那麽,我会仁慈地提醒你,圣子耶稣「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 …」(腓2:5-7)

祂大可以以全能君的身份而来,践踏所有仇敌,然而,主拣选了奴僕的身份,全心致意遵行父神的旨意。

保罗说:「我虽是自由的,无人辖管,然而我甘心作了众人的僕人 …」(林前9:19) 我们也读到「作耶稣基督僕人… 的西门彼得、耶稣基督的僕人…犹大、并作神和主耶稣基督僕人的雅各。」他们都是儿子,却取了奴僕的形像。

主成为了A 4父的奴僕,除非从上头得着指示,否则,祂不发一言,不举一动。祂说:「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作成祂的工。」(约4:34) 祂又说:「… 我没有一件事,是凭自己作的 … 因为我常作祂所喜悦的事。」(约8:28,29)

这赤胆忠心的奴僕相信,他一生中只有一个使命,就是服事主人。虽然经上记着说:「僕人办事聪明,必管辖贻羞之子,又在众子中,同分产业8 2」(箴17:2) 然而,他决不是为着产业的缘故。从早到晚,他每时每刻都甘心乐意地事奉主人。因著爱的缘故,他的顺服并不困难。他并不是被自己的罪咎或责任感所驱使,他的动机全是出於爱。难怪主可以说:「你若爱我,就必遵我而行。」

蒙爱的信徒,这奴僕并没有藐视主人的恩惠,也没有轻看自己的权利。他只是深深爱慕主人,以致心满意足,别无所需他从亲近主得着一些丰盛,以致他最深的需要都得着满足。他可以说:「= 有主人,就够了。他的家,就是我家。我所爱并所信靠的,掌握了我并我一家的安全保障。我将一切都交託给祂。」

他透过圣礼,在见證人面前,让自己的耳朵在主人的门框上穿一个洞,从而宣告他终生的服事。 「他的主人就要带他到审判官那里,又要带他到门框,用锥子穿他的耳朵,他就永远服事主人。」(出21:6)

「审判者」的希伯来字就是elohim或「神的代表」(God’s representative)。在我看来,这是指圣灵E5證我们对主的委身。

这幅爱的图画何等美丽。许多人都自由出去,不再全时间事奉主。然而,这里有一个人靠站在门框旁;甚至当主人在其上为他的耳朵穿洞,他都默不唉哼。他的眼炯炯有神,定睛在主人身上,他因主人让他留下来,终生为奴,而满心谦卑。这并不是一个轻忽的仪式,乃是终生的委身。

主人一定会有何反应?一个僕人愿意为他所爱的献上一生,这是何等样的爱?他可以像主一样说:「没有人夺我的命去,是我己捨的。」假如这奴僕是主人的儿子之一?主人一定因这样的委身,而感受莫大的爱。

这种生活方式并不奥妙,乃是可以在日常上实践出来的。8 0种委身的开始就是把自己最好的时间献给主!一个奴僕的记号就是,他委身把自己的时间全然献上,服事主人。

这并不是说,我们都该把工作职业都辞掉,开始全时间事奉。今天,有太多人偏离了神的旨意,推卸养家活儿的责任,离乡别井,「凭信心出去」。可是,大多数的人都妄自出去。更重要的就是,你要坚守你现有的岗位,把更多上好的时间献给主,与祂亲近。你要把主放在首位,好让家庭、职业、以及一切事情都以祂为中心。基督要成为我们思想的聚焦;意思就是我们要常常花时间来到祂面前,聆听祂的声音,遵从祂的命令。

这奴僕并不是要多多得着,乃要多多付出。他可以像保罗一般说:「因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林前2:2) 这僕人所关心的,并不是因事奉而得奖赏,或得到一些个人的利益。他的工价乃是要把荣耀尊贵归给主人。

我们不必探讨有关穿耳的深奥意义。我们只须明白,凡委身终生事奉主的真僕,主都在他们身上留下特殊的记号。你无法错过他,因他的身体乃带着主人的印记。

在今时今日,这奴僕会有甚麽记号?圣经的启示既清楚,又绝无错误。这印记乃是哀伤痛悔的心灵,且因行了可憎的事得罪主而哀哭歎息。他们也会因有人在圣所践踏主人的尊贵,而心中忧伤,泪眼汪汪。我们的主人并不以锥在我们的耳朵上穿洞,乃要以大锤敲打人心。「… 神将那身穿细麻衣,腰间带着墨盒子的人召来。耶和华对他说,你去走偏耶路撒冷全城,那些因城中所行可憎9事歎息哀哭的人,画记号在额上。」(结9:3-4)

这奴僕另一个记号,那就是不经人手的割礼。这是指与世隔离,连於基督。这也是指放弃所有自造的计划、策略、梦想,以致主的负担并所关心的事成为至上。

这等僕人的记号就是分别为圣,且全然为主的荣耀而献上生命;他们更因那些曾一度作僕人,如今却变得冷淡,死气沉沉,漠不关心的人,而哀哭歎息。你见过这等僕人吗?你可以肯定,这种僕人已经在神里面,找到一些比自由更为可贵的东西;他已在圣灵里发现了无上的喜乐平安。

你渴望成为主的奴僕吗?你的心有没有说,你若能在基督里进深,就能达到荣耀且释放人心的境界?你渴望更多付上时间亲近祂,事奉祂吗?你会因看见周遭的信徒轻心大意而忧伤歎息吗?你是否因神的百姓道德开放,越发漠不关心而感到厌倦?

你敢跨出一步,而这样说吗?「让我成为一个全然献给主的人!让我不因别人的自由而定他们的罪,然而,让我成2主的奴僕!让我被主充满,反照祂自己;当世上一切都溃败时,人们也许会看见,有一个人因亲近祂,而站立得稳,决不动摇。」

我恰恰发现了这等生命的荣耀。我深信一个灵魂最大的喜乐,就是全然服基督的主权。我们不必为要如何把这委身实践出来而担心。吩咐我们在何时如何做甚麽,乃是祂的本份。我们的本份就是单单爱祂,与祂亲近,且现在且永远把自己的身体当作活祭,献给祂。祂必对这等爱心,有所回应。祂必把自己赐给我们,甚至引领我们渡过死亡。

据我看来,有一批馀民正在兴起,他们乃是由一些立志委身越发爱主的奴僕所组成的。他们既不奥祕,也不极端,乃全神贯注爱慕主,事奉主;对於他们来说,世上的事物已经失去了吸引力。他们不肯「自由出去」,因为惟有那些躺在主人怀里所能经历的荣耀,他们已经尝到了。

他们不肯「自由出去」,因为他们发现了一些比自由更为可贵的,那就是属天锡安那升天的生命。他们听过主人这样说:

「招聚我的圣民到我这里来,就是那些用祭物与我立约的人。诸天必表明祂的公义。…」(诗50:5-6) 这是何等真实!对於凡在祂面前聚集,成为祂奴僕的,主必向他们彰显祂的圣洁。

最好的就是,在主人家里,在祂的同在里,这奴僕发现了荣美、荣耀的引导、并磐石的根基。

「有一件事,我曾求耶和华,我仍要寻求;就是一生一世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瞻仰祂的荣美,在祂的殿里求问。因为我遭遇患难祂必暗暗的保守我;在祂亭子里,把我藏在祂帐幕的隐密处,将我高举在磐石上。」(诗27:4-5)

「除你以外,在天我有谁呢?除你以外,在地我也没有所爱慕的。我的肉体,和我的心肠衰残;但神是我心里的力量,又是我的福分,直到永远。」(诗73:25-26)

「他们栽於耶和华的殿中,发旺在我们神的院里。他们年老的时候,仍要结果子;要满了汁浆而常发青。」(诗92:13-14)

「遵守祂的法度,一心寻求祂的,这人便为有福。 … 求你用厚恩待你的僕人,使我存活,我就遵守你的话。求你开我的眼晴,使我看出你律法中的奇妙。」(诗119:2,17-18)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