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神能修复任何事 | World Challenge

我们的神能修复任何事

David WilkersonFebruary 14, 2000

你大概记得创世记中上帝向亚伯拉罕显现的故事。亚伯拉罕在当时闷热的天气下,正坐在帐棚门口,突然三名男子出现在他面前,站在树下。他便出去与他们会面,并招待他们用餐及拜访他们。

当他们谈话时,上帝问亚伯拉罕的妻子撒拉(Sarah)在哪里?然後他说了件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你的妻子撒拉必生一个儿子。(创世记18:10)。

那时,撒拉躲在帐棚内,倾诉他们的谈话。当她听到这事时,觉得很好笑。她心想,不可能的。她已过了生育的年龄,且亚伯拉罕也太老而不能生育。

当耶和华听到撒拉的笑声,他说,「…撒拉为甚麽暗笑,说:『我既已年老,果真能生养吗?』耶和华岂有难成的事吗?…」(创世记18:13-14)

今日我写这个讯息是因为 神现在也在问他的孩子们同样的问题:耶和华岂有难成的事吗?我们每一个人都必需面对我们生命中的诸多难题。而神问他们说,「你认为你的问题太难,以致於我无法解决吗?还是,即使你认为你的问题是不可能解决的,但你相信我能为你成就?」

耶稣告诉我们,「在人所不能的事,在上帝却能」(路加18:27)你相信神的话吗?你是否接受他能解决你婚姻中,你家庭中,或你的工作上的那些不可能被解决的问题?

我们总会很快地劝别人说他是全能的。当我们看见我们所爱的人正在困难中受折磨,我们会告诉他们:「挺著点,向上看,神是全能的。要继续相信他,在他没有难成的事。」

然而,我怀疑---我们自己是否相信这些真理呢?撒拉,她曾怀疑过 神,可能也提供这样的建议给她的朋友。请想像当她听到一对敬虔夫妇的类似情况---他们是信实的人,想要生小孩,但是却因年纪太大了而无法生育。这对夫妇相信神已应允他们一个小孩,但现在他们已渐渐老了,逐渐地,他们丧失了对这份梦想的信心。

如果你问撒拉她会对这对夫妇说什麽?她可能会如此回答,「告诉他们挣著点,不要放弃对他们梦想的盼望。他们所服事的神是位能成就一切的神。他能解决修复他们的一切难题。」

然而撒拉自己也曾经很难相信这事。就像今日的许多基督徒一样,我们总是很有胆识地向他人宣称 神的大能,但是,我们却不相信他对我们所说的话语及应许。

只相信神是位创造者---所有一切的造物主---是不够的。我们也必需相信他是神,并热切在我们生命中成就那一切不可能的事。圣经上很清楚地记载:如果我们不相信他的这点属性,那我们便无法信靠他。

依我之见,如果一个人怀疑 神能创造神迹,那即使经历再多的协谈,对他都将无任何益处的。请别误解---我并不是反对基督徒协谈。但是,无论是什麽样的难题,若一个人无法完全相信神能解决他(她)的难题,那协谈将是无效的。

我自己身为一位牧师,我深知如果他们不相信神能拯救他们的关系,我则无法为这一对夫妇提供任何协助。对他们而言,事情可能显得绝无任何盼望;他们可能已累积了数年的仇恨及苦毒。然而,他们必需相信,神能成就一切不可能的事。

我立刻告诉这样的夫妇,「是的,我能与你协谈,但首先我必需问你们□你是否真的相信 神能解决、修复你的婚姻关系?你是否有这样的信心,无论你现在遭遇多麽难的事情,他有能力来恢复你们的关系?」

有的人回答,「但是,你并不知道我与我配偶间所经历的事情。我已被他(她)深深地伤害。我的伤远超过你所能想像的。」这样的回答告诉了我,他们已中了恶者的谎言。他(她)已相信他们的情形是没有盼望的。然而,耶稣已很清楚地对他的每一个孩子说:「在人所不能的事,在上帝却能。」(路加 18:27)

如今,在我们的这整个国家,基督徒纷纷地放弃他们的婚姻。即使我的一些牧师朋友们,也是离婚。当我与他们谈论他们的情况时,我意识到他们认为他们的婚姻无法得医治。他们就是不相信 神能为他们成就这一切不可能的事。

而任何一对基督徒夫妇愿意放手并停止争战的原因,并不是真正想要他们的婚姻得医治。事实上,许多夫妇前来见我,协谈他们的婚姻之前,其实早已下定决心要脱离这种婚姻关系。他们前来找我的唯一原因是要得到我的赞同而已。

亲爱的,在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位协谈专家能帮助你,除非你绝对相信 神这麽说:在你生命中没有任何难题是超过他的能力而不能得解决、修复的。否则,你的基督徒生命是徒然的---因为你只是某些程度的相信神,并不是真正相信在他没有难成的事。

一位牧师的太太最近写信来,告诉我们关於她丈夫习惯性说谎的癖好,甚至在他的教会的会众也承认他的这个问题。这个人说谎是如此地明显,他已被人识破了好多次了,但他却持续地一再否认它。

他的太太写道,「真为我的丈夫感到羞愧,我们的孩子已不再信任他了。他传讲强而有力的讯息,但他不能讲真理,因为在他里面没有真理存在。」她如此地结束这封信:「我正在考虑著是否离开他。」

我很同情这位姊妹,但是我知道她不相信在神没有难成的事。她只是某种程度地相信神---然後便决定跑掉了。可是,离婚绝不是基督徒的选择,除非你的配偶在肉体上虐待你。若是如此,你则一定要离开他。至於其他的理由,神已说得非常清楚:「我是你的神----我能修复它。」

我希望这位姊妹能如此写:「我明白我无法改变我丈夫对孩子们所产生的不良影响,且我知道他可能因他的习惯性罪而失去他的讲坛。但是,我知道我所服事的神是一位在他没有难成的事的主。且我相信他能拯救我们的婚姻,恢复我们的家庭并重整我们的教会。所以,我将不计任何代价,继续支持我的丈夫。我相信神所说的是真实的---在他没有难成的事。」

马可福音第9章,一位烦忧的父亲带者他被鬼附的儿子到耶稣的门徒面前寻求医治及释放。这个孩子不单单是惹麻烦或背逆,且邪灵充满了他并控制他的每一个行动。他的情形在当地是众所皆知的,所以当其他人的父母们看见他靠过来时,便将自己的孩子们推回家中,避免与他接触。

这位可怜的男孩被认为是完全没有希望了。他既聋且哑,所以,他总是发出喉声。他口吐白沫像只疯狗,且长得瘦柴如骨。这样可怖的挣扎令他愈来愈瘦。他的父亲必需继续地抱住他,因为邪灵经常想把他丢到附近的河中,湖中或火中,置他於死地。

我不知这位父亲有多少次必需跃入池塘将他的儿子拉起来救回他。想像多少的伤疤及烫伤的记号遍满在这孩子被蹂躏的身躯上。看著他儿子的这些景况,必使这位父亲日日伤痛欲绝,但却无人可以帮他。

现在,当这位父亲站在门徒面前时,撒但开始在这孩子里面彰显,他开始口吐白沫并在地上打滚,很激烈地扭曲变形。经上记载著这些门徒为他祷告----可能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却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这必像是一件不可能解决的情况,很快地群众开始怀疑并问道,「为什麽这个男孩没有得医治?难道这个案例对你们的神而言太难了?难道邪灵在这种情况下更胜一筹吗?」

然後耶稣出现了,当他问发生了什麽事,这位父亲答道,「我带我的孩子前来寻求你门徒的帮助,但他们无法医治他。他是一个令人绝望的例子。」耶稣简单地回答:「…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马可9:23)

然後,仅用一句话,耶稣解决了这件不可能成就的事:「…就斥责那污鬼,说:『你这聋哑的鬼,我吩咐你从他里头出来,再不要进去!』」(马可9:25)当下,这男孩跌倒在地如死了般。经上记载,「耶稣拉著他的手,扶他起来,他就站起来了。」(马可9:27)

你能否想像这场欢乐的景象?那位乾净,得释放的男孩向他父亲跑去并拥抱他。这位父亲的心跳跃著喜乐。是神修复了这一切。

所以,为什麽圣灵感动马可记载这个事迹於此卷福音书中呢?我相信正因如此,每一个父母从那时起,开始认识神是位能为他们的孩子成就任何不可能的事情!神如此说,「我能修复任何事及任何人,只要你能信,所有的事情都将因我而成为可能的!」

今天,全世界,许多的基督徒父母,因孩子在恶者的势力下而烦恼不已。在我们的会众当中,我知道这些母亲们的痛苦,她们搭乘公车到监狱探望他们的儿子们。他们知道隔著厚玻璃的痛苦。面对著曾有柔软的心的男孩。然而却不知怎地,他竟然吸毒,然後企图靠抢劫来维持他的毒瘾。现在,他下到监牢里,心变得更硬了。她已为他祷告多年了,而现在她正渐渐失去盼望,她不认为她能看见他改变。

我也看到那些心灵破碎的父亲们,他们从来想不到他们的女儿会沦为吸毒。他们眼见他们的小女孩在学校参加不良团体,而被勾引。很快地,变得非常叛逆,以致她的父亲不得不命令她离开家,因为怕她带坏其他的兄弟姊妹们。如今她沦落街头,靠卖身赚钱来满足她的毒瘾。她的父亲每晚也为此哭泣不已,他相信他已永远地失去她了。

我认识一位父亲,他开车在贫民区寻找他吸毒的儿子,他到处问人,直到最後一位贩卖毒品的人告诉他他的儿子在毒窟里。当他找到那里时,他看到的是他所熟悉的一具躯壳。这孩子因吸毒而瘦骨如柴。当他父亲求他一起回家时,这孩子竟看也不看他一眼。只冷冷地回说:「你滚!这是我现在的生活。」

这位心灵破碎的父亲泪流满面地走回街上,他已失去一切的盼望,挣扎痛苦地说:「我的儿子在那里,他就快死了,却一点也不愿让我帮助他。」

恶者欺骗这些父母,使他们对孩子失去盼望,且认为他们的问题是无法解决,无法修复的,恶者所说的强而有力的谎言就是---神无法帮助他们。

可能你也对你尚未得救的丈夫毫无盼望,认为他永远也不可能信主。或者,可能你已对你的太太失去盼望,她每晚离家到外面去寻乐。但是,没有任何事是上帝无法修复的。我认识很多的基督徒夫妇如今见证道:「我为我的另一半已祷告多年。但在我已失去盼望的某一天,神作工介入,拯救并释放我的另一半。」

我们绝不可放弃任何人---因为在神没有难成的事。

马可福音第5章描述睚鲁(Jairus)的事迹,这位沮丧的管会堂的人要求耶稣医治他的女儿。他的12岁大的女儿濒临死亡边缘,睚鲁请求基督到他家为他女儿按手祷告。

耶稣便与他一起回家。但他先在路上医治一位患漏血病的女人。(这位女人正是那位因摸耶稣的衣服而得医治的那名妇人)。然而当耶稣因此而耽误时间时,有人前来报上噩耗:睚鲁的女儿死了,他并对这位管会堂的人说:「你的女儿死了,何必还劳动先生呢?」(马可5:35)

睚鲁的心非常哀痛,他心想:「如果我们不被耽搁的话,我的女儿就会有救,现在太迟了,我的女儿死了,但是耶稣向他保证说,『不要怕,只要信。』」(马可5:36)

当他们快到睚鲁家时,他们听到哀伤的哭号声。这正是睚鲁的家人、邻居们,因这女孩的死而哀哭。让我们来对照这个景象:神道成肉身,他是万物的创造者,能行任何奇妙的事---然而这些人正在他面前哀号。简言之,他们正面临这样的试验,「神只能帮助那种仍存留些许盼望的事,但一旦生命结束了,就没有任何必要再向他求救了。即便是他也不能使死人起死回生。」

今天有多少基督徒只因他们认为他们的问题是毫无盼望的,所以便不再寻求神帮助。他们的生命不再如以前般地信靠神; 甚至有些人的心死了, 只因他们不再完全相信神。我不是指死人;我是指对婚姻关系的死心,对一种关系的死心,一个梦想的死心,或对亲人得救的盼望死心----任何在你的生命中你认为不可能被修复、改变或恢复的事。

耶稣斥责如此不信的心,在睚鲁的家中,他对这群哀哭的众人道,「为什麽乱嚷哭泣呢?孩子不是死了,是睡著了。」(马可5:39)他是在宣告:「情形并不是如你所见或所想。你认为没有盼望了,但我说必有医治(restoration)发生」然後他走到小女孩的房间,并仅仅说了一句话,便使那孩子复活了。「…闺女,我吩咐你起来…」(马可5:42)

为何圣灵将这则事迹记载在马可福音中呢?他如此做是要告诉我们:在他没有任何事情是「死」的,或「太难成就」,而无法医治。换句话说,「相信我能修复你的问题,对我而言,没有任何事是太迟而无法成就。」

当我们说神无法修复这事,事实上,我们是在指控他是骗子。约翰记载:「…不信神的,就是将神当作说谎的。」(约翰一书5:10)你是否像睚鲁的家人及朋友们一样坐在一起拧著他们的手谈论著如何地没有盼望?如果你伤心、忧虑而没有这般的见证「我的神能成就不可能的事」,那你便是在告诉这世界,神是说谎者。

神能以一句话便恢复在我们生命中看似死的一切。你是否有经济困难,所以你无法付清帐单?就如神的门徒们----他超自然地解决他们的困境。

当纳税的时日,基督及他的门徒们没有钱来缴付。神是如何修复这个窘况呢?他派彼得去抓鱼,耶稣告诉他将会在所捕捉的第一条鱼的口中发现一个硬币,而这枚硬币足够他们缴清税款。

我所能想像彼得当时的反应是:「纳税的钱在鱼的口中?那我真该瞧瞧,我当了一辈子的渔夫,我已见过在鱼腹中的许多东西---□、鱼勾、海草。但我从未见过硬币在鱼腹中。」然而,当彼得在海上站立不稳地捕获第一只鱼时,他打开鱼的口,果真发现了一枚隐约闪烁的硬币。恰好足够付他们所需缴付的税,正如耶稣所说的。

为何圣灵会感动新约时代的这些作者们记录下这则事迹呢?为何耶稣选择用神迹来修复他们的困境呢?为何他不以收奉献或派门徒们外出打一天零工以获得薪水的方式来付税呢?

我相信耶稣在这里以超自然的方式,是因为要向他的孩子们证明他能为我们成就一切不可能的事,他能解决任何的经济问题,任何的家庭危机及任何棘手的需要。

他要我们知道他与那位差派乌鸦叼饼□食以利亚(Elijah)的神是一样的,与那位使寡妇罐内的一把面变成可作成饼且面不减少的神是一样的,与那位使寡妇瓶里的一点油变成不短缺的神是一样的…那位仅用几条鱼及面包便□饱5000人-----後来又□饱另外的4000人的神是一样的。他知道在我们生命中之某个时刻,只有神迹能解决难题,他要我们确知他能为我们成就任何一种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我们能大胆地倚靠神能为我们兴起神迹的应许。几年前我曾试过,当时我是位20多岁的年轻牧师。我认为我有个好主意来开始某事工---但是我没有与神商量便开始执行,结果我背负了5000元的债务而无法偿还(以今天的币值换算,大约相当於今日的2万5千美元) 。

在沮丧之馀,我开始宣告所有圣经上的经文,「神能供应你的一切需求」。然後有一天,当我祷告时,我听见一种很美的声音对我说,「大卫,明天中午到巧斯特街上(chester street)并靠左边走,将会有一个人走向你给你一个信封,内装有$5000美元。这个人是我所派的天使,他会将那个信封交给你。」

我想著,「主啊,谢谢你---你果然是信实的。」於是隔天中午,我走到巧斯特街并等候那个人的出现。当时,在那个只有1200人的小镇上,没有人会在白天在街上走,因为每一个人都在工作。所以,等了好久,我什麽人也没看见,我在那?来来回回地走了快一个小时,并困惑地问,「主啊,那个人在那里?」最後,一个人真的来了---但是我知道他不是天使,因为他正在抽烟。

最後,我很失望地回到家。我祷告,「主啊,我怎麽如此地被骗?现在我该怎麽办?父啊!请你原谅我的不信,我现在将这整件事交托於你的手中。」

几天後,我们教会中的一个人打电话给我。他说,「我听说了你的需要,我知道某人可能可以帮助你,他是一位基督徒银行家,住在另一个小镇上,为何你不试著打通电话给他呢?」

於是我与这位银行家联络,他为我做了一件在当时从未听过的事:他让我不需提供任何担保品便获得五千美元的贷款(an unsecured lawn) ,他告诉我,「你可以每月付美金50元之方式,偿还这笔款。」

神因此解决了我的窘境。经由这个事件,他教导我这个功课:「大卫,我能派一位天使给你那笔钱。但是,我想要你学一个功课,因为我爱你。假如我不教你这个功课,你将来还是会做出愚昧的决定----且你将背负十万($100,000)美元的债务。」

我所学到的功课便是即使我相信神能成就不可能的事,但我不能期望天使能因我不负责任的选择,而立刻出现来解救我。

最近,我们接到一封令我们心痛的信,是一位囚犯所写:「大卫牧师,我是位性变态(sexual pervert),我因沉溺於这个癖好而入狱。我知道我生来并非如此,但如今我却变成这样。我结过三次婚并有4个小孩。」

「事实是,我喜欢任何堕落的事。凡是你可想到的坏事,我大概都尝试过了。我虽想停止,但我没有办法。我停止吸食毒品---这是没问题的,我甚至能远离色情一阵子,我真的相信神的医治大能,我曾祈求、痛哭得他的帮助。但是,我就是无法找到一条出路使我逃离我的这种堕落倾向。」

「我渴望能做神要我做的事,然而,我却常常将这种渴望丢置一旁,而重回我的情欲(lust)。我对神说谎,虽然我一再答应不再做那些坏事,但我却总是又回到了老样子。」

「我受伤害因我知道我使神讨厌我,当我上教堂,我觉得我是个双面人,在这里有人尊敬我,因我曾给他们好的忠告,虽然如此,我却无法保守我自己。我在教堂中司琴并唱诗,但是,我总觉得不对劲,因为我是错的。」

「我真是宁愿死而下地狱,也不愿再去骚扰任何其他无辜的人,但是,我不想下地狱。我想要服事神,且我想要他的爱。我被困住,因我恨我所做的,但,因某种原因,我又爱它。我不知该怎麽办 ?」

我对这位年轻人说:别放弃盼望,神能修复你的堕落心志,他要医治你。

过去我曾放弃同性恋,认为他们不能被改变,因为我看见神在他们身上的医治是如此有限。我们教会曾为同性恋者建立一个家,但最终很灾难性地终结了。凡我们有关戒酒、戒毒的事工都颇有成效,但对於同性恋者,我只见过很少的成功案例。

後来,神开始让我看见更多同性恋者的见证,他们得了释放,我也听到别人的报告,他们已脱离了这世界上最糟的性变态。今天,我要对每一个人,从心里深处发出爱的肺腑之言---如果你想得自由,神能给你自由,不论你的挣扎是什麽,他能破除你的癖好,使你得自由。

然而,你必需相信,在神没有难成的事,没有任何一种恶者的魔掌是他所不能破除的。

所以,亲爱的,持守你的信心----相信神绝对能改变及转变你的生命,如果他能供应穷困的寡妇,能医治那位被邪灵附体的男孩,能医治睚鲁的女儿,那他就能供应你,医治你。我们的神能修复一切。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