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的医治 | World Challenge

最终的医治

David WilkersonOctober 1, 1979

从死里复活乃是「最终的医治」。有一个男孩因血癌去世,他的父母就悲不可抑。我试图把以上这荣耀的真理,与他们分享。他们曾经求 神医治自己的宝贝儿子。全教会也为他切切祷告。有些朋友更豫言说:「他不会死,会痊癒的。」小孩去世的前一週,肝肠寸断的爸爸把那发高热的孩子抱在怀里,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他说:「神啊,我绝不会放弃他。你的应许都是真的。我的信心从来没有动摇。不仅有两叁个人都奉你的名,同心合意说,他该得医治。我现在这样承认,且支取这应许。」纵然如此,孩子却去世了。

当孩子被放进那副小小的棺木时,我也在场。我看见那些来弔丧的主内亲友;他们都满面愁容。父母更感到晴天霹雳。每个人都不敢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我晓得教会里的人及牧师都有同样的想法;孩子的父母更一定这样想。那在他们脑海中不可思议的想法如下:「神并没有回应祷告!有人误事,拦阻了 神的医治大能!有人要为这孩子的去世,而负责任。一定是有人心中积怨,存著隐藏的动机,或暗昧的私罪。有人拦阻了 神的医治。」

当时,这荣耀的真理临到了我,我就把孩子的父母带到一旁,简单地说出自己心中的意念。我说:「不要怀疑 神。你们的祷告都蒙应允了。神已经把最终的医治赐给你的儿子。锐奇 (Ricky) 已经离开了那发烧有病的小身体,如今,他已穿上了既完全,又毫无痛苦的身体。锐奇得医治了!神所作的,超过你们所求所想。他现在活得很好;改变的只是他的身体并他所在之处。」

那些父母就对我怒目相向。他们心中苦毒困惑。结果,他们离开墓地後,经历了五年的怀疑、疑问、罪咎、自省。在那期间,他们几乎没有对我说话。然而,神凭着祂的怜悯,总会切入那些诚恳的心灵。有一天,当那忧伤的妈妈祷告的时候,圣灵就提醒她有关我的话。她便开始讚美主说:「锐奇得医治了。神回应了我们的祷告。主啊,求你赦免我们怀疑的心。如今,锐奇好好地活着,享受他的痊癒。」

後来,我们站在一起,手拉手,为主的安慰而感恩;我非常珍惜那时刻。那爸爸承认说:「大卫,我们对你生气,以为你冷酷无情,说我们刚刚离世的儿子得医治。现在,我们明白了。我们很自私,无法明白,什麽是对儿子最好的。我们只想及自己的痛苦、忧伤、患难。但现在,主已经向我们显明,锐奇并没有被死亡所吞灭,反之,主把他带到自己面前。」

我们这些必死的身体都只不过是躯壳而已,生命并不在其中。躯壳绝不会永远存留,只暂时承载那不断成长,越发成熟的生命动力。身体都是躯壳,把那里面的生命,暂时保管起来。比起它所承载的永恒生命,驱壳实在是血肉所生的。

神把永恒的生命赋予每一位真正的信徒。正如一颗种子,这生命被栽在我们必死的身体里,在我们里面不断成长,不断扩大。它迟早必须有所突破,脱离躯壳,而成为一个新的生命。神那荣耀的生命,在我们的躯壳上施展压力;复活的生命一旦成熟,那躯壳就会破裂,那人为虚假的束缚也就破除了。正如一只初生的小鸡一般,灵魂就得释放,再不受拘禁了。讚美主!

死亡只不过等於,那脆弱的驱壳破裂了。在那时刻,主决定我们的躯壳已经完成其功用;神的百姓也必须弃掉自己那既老旧,又败坏的身体,让它归回尘土(即其原本)。人岂会拾起破碎的蛋壳,而勉强那新生的小鸡恢复原状?人岂会要求所爱的人,放弃那已得荣耀的新身体(按照主的形像所造成的),而回到他们已摆脱那朽坏的躯壳去?

保罗说:「死了就有益处。」(腓1:21) 这句话和我们今天的属灵词彙,格格不入。我们已经变得那麽崇尚生命,不大渴慕离世,与主同在了。

保罗说:「我正在两难之间,情愿离世与基督同在;因为这是好得无比。」(1:23) 然而为着造就那些归信的人,他认为自己最好还是「留在躯壳里」,或如他所说「在肉身活着」。

保罗心理上是否有毛病?他是否存着不健康的态度,对死亡著迷了?保罗有没有轻看 神所赐的生命?绝不如此!保罗充份活出了生命的意义。对他来说,生命乃是一个恩赐,他曾经好好利用,为要打那美好的仗。对於有关「死亡毒鈎」的恐惧,他已经胜过了,以致他能说:「离世与主同在,比在肉身活着,好多了。」

凡在主里离世的,都是赢家;我们那些留下来的,都是受损者。何等可悲,神的子民仍然看那些离世的人为「受损者,即悲哀可怜的人,不公平地失去了一大段生命。」哦!惟愿我们的属灵眼睛与耳朵稍能开啓;我们就会看见自己所爱的人,在宇宙中 神那里。他们都享受永生,饮於那纯净,有如水晶的乐河。他们试图向我们喊着说:「我赢了!我赢了!终於得自由了!世上亲爱的信徒啊,务要努力面前,没有什麽可惧怕的。死亡并没有毒鈎。真的,离世与主同在,实在更好。」

你有没有一些所爱的人,脱离了他们的躯壳?事情发生的事候,你在场吗?或者你接到电话或电报?当你听到「他去世了」或「她去世了」,你有什麽骇人的感觉湧上心头?

诚然,为去世的人哀恸痛哭,是很自然的。对於那些留下来的人,甚至义人的死,都是一件悲痛的事。但对於跟随主的人来说,我们既然深知祂手执死亡的钥匙,就绝不敢把死亡看为魔鬼所导至的意外事情。撒但无法毁灭 神任何一个儿女。神的儿女都按照 祂所定的时间离开世界,不迟也不早,分秒不差。义人的脚步既然都是耶和华所定的,他最後的一步,也是祂所安排的。

死亡并不是最终的医治,复活才是!死亡是一个旅程;有时候,这旅程是痛苦的,甚至极其痛苦。我见过 神许多的选民,都大受痛苦而去世。但保罗回答得好,宣告说:「我想现在的苦楚,若比起将来要显於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罗8:18) 无论这些身体遭受了多少痛楚患难,这比起那在旅程後,摆在前面无法言谕的荣耀,就何足介意了。

从我多年来对敬虔人去世的观察,我发现了一个共同的经历。我称之为磁性的吸引力。我深信,早在圣徒呼吸最後一口气以前,死亡已经临到他了。当主转动钥匙,圣灵就开始以那不能倒转的磁性吸引力,把主所爱的引到祂自己面前。神以某种办法让那人知道,事情已经发生。他心中有数,知道自己将要回天家。他已经稍微看见了天上的荣光。当亲人围着他,求 神让他继续活下去,你可以感到,他并不希望留下来,被自己的躯壳所拘禁。有一道裂缝已经出现了;他可以从中窥探,看见一点点新耶路撒冷,并其中令人兴奋的永恒福乐。他已经得了异象,看见那摆在前面的荣耀。对他来说,回头才是虚空的。

最近,有一位敬虔的妇女因癌症病重垂危,我站在她的牀边。她的病房因 神圣洁的同在,而充满荣光。她的先生与儿女都在轻轻唱圣诗。她虽然身体輭弱,却向天仰脸,微声说:「我感受到祂的吸引力。真的,祂的确吸引我们到祂身旁。我感到好像有一鼓大能的磁力,而我则愈走愈快;现在,我并不希望任何人拦阻我。」不到几个小时,她就从自己血肉的躯壳中,有所突破,进入了 神的内圈。在那圣洁的时刻,没有人敢干预这神圣的变化过程;当时,那属地的,已被那属天的吞灭了。

听见信徒责怪 神「把他们所爱的人带走」,真是何等可悲。他们辩驳说:「主啊,实在不公平。」我们很难在他们极度忧伤的时候,定他们的罪,但我却相信,这等疑问有可能是出於自私心态。我们只想及自己的损失,而不顾及他们的益处。神只把那些祂再无法从远处关爱的人,带离这世界。他们因着与 神之间的爱,必须来到祂面前。这样,爱才得完全。与主同在就是,全然经历祂的爱。

当你所爱的人踏上那所谓死亡的旅程,你会感到非常无奈。你晓得这是一条既黑暗,又孤单的道路,而你只能在某一个程度上握着他们的手。时间将到,你必须让你所爱的离开,让主握着他们的手而去。他们再不属於你,而属於祂了。你会感到何等无奈,但你可以安息,深知主已经接管一切;你所爱的人,已经在祂恩手中。然後刹那间,他们就不见了。争战已经完毕。所剩下的,只是一个躯壳而已。那蒙拯救的灵魂,已经飞越到 神圣洁的同在里。义人的死,是一件宝贵的事。诗人大卫这样写:「在耶和华眼中看圣民之死,极为宝贵。」(诗116:15) 神把祂儿女去世的时刻,看为珍贵。我们却没有把这经历看为可贵。

有一个年轻的妈妈对我说了一个很悲痛的故事,说到她因两个孩子去世,而大大受创。第一个孩子去世时,只有十八个月大;第二个则只活到两个月。她本来以为 神赐她第二个孩子,来弥补她第一次的创伤;可是,孩子们都相继去世。这对主内的夫妇经过了五个月的自省。他们犯了罪吗?他们怀疑 神的医治大能,惹了祂的怒气吗?他们要在某方面为孩子去世,而负责任吗?後来,在黑暗的一天,有一位「很好的主内朋友」来看他们,向他们宣告了她所谓「从主而来的信息」。据她说,他们因心藏怨恨,在婚姻上不忠,而被主管教。她说:「假如你们除去自己心中的罪恶,好好认罪,孩子们就会仍然存活。」

於是,他们悲痛欲绝。然而,神凭着祂的怜悯,向他们显明,那种思想实在何等荒谬。这等教导既可悲,又无聊。神绝不会随便草菅人命。

我们不必再为临终的人而祷告吗?我们要放弃那些患了绝症的人吗?如果死亡会带来最终的医治,我们都该躺下来,一死了之吗?绝不如此!我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相信 神有医治大能。我们都应该求主医治每一位病人。据我们有关医治的观念,惟有那些不得医治的,才蒙拣选,而得着祂最终完全的医治。有些人的器官肢体,不得复原,反得着最终完全的医治;就是说,他们得着那得荣耀,毫无痛苦,永恒的身体。除了从死里复活以外,我们还能想像更伟大的神蹟奇事吗?

任何有关死亡的信息,都会令我们很不自在。我们希望将之抛诸脑後。我们怀疑,那些提到这方面的人,是否心理上有毛病。偶而,我们也会谈及天堂的情况;但多半时候,人们对死亡还是避而不提。

初期的信徒却截然不同。保罗曾多次谈及死亡。其实,根据新约圣经,从死里复活乃是有福的盼望。可是今天,人们却认为死亡会打断我们习以为常的好日子。我们想到要离开自己的华宅、美物、可爱的甜心,就感到受不了。我们彷彿这样想:「现在离世,实在是一个太大的损失了。我爱主,但我需要时间享受自己的产业。我娶了妻子,还没有试过我的牛。我需要更多时间。」

你有没有注意,今天很少人谈及天堂,或有关撇下这老旧的世界?反之,我们都大受灌输,有关如何利用自己的信心,聚敛货财。有一位著名的教师说:「下一次的复兴,就是经济上的复兴。神要把经济上的福气,浇灌所有信徒。」

这观念有关 神永恒的旨意,何等偏差不实!难怪许多信徒一想到死亡,就害怕起来。事实上,主呼籲我们要离弃世界,并一切缠累我们的;我们却一窍不通。祂呼籲我们要死亡,到祂那里。务要死亡,而不要为自己建功立碑。务要死亡,而不要担忧如何留芳後世。主并没有留下自传、大本营、大学、或圣经学院。除了饼和杯以外,祂并没有留下什麽,叫我们记念祂。

有关信心最伟大的启示,究竟是什麽?我们该如何将之实践?你可以从希伯来书找到答案:「这些人都是存着信心死的 … 又承认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 … 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所以 神被称为他们的 神并不以为耻;因为祂已经给他们豫备了一座城。」(来11:13,16)

以下是我向 神真诚的祷告:「主啊,求你帮助我断开物质上的捆绑。让我不把生命的恩赐,浪费在自私的享乐并目标上。求你帮助我,让你来控制我的慾念。求你叫我记得,我是一个客旅,而不是定居的。我并不是你的拥护者,乃是跟随你的。最要紧的就是,求你释放我,脱离死亡恐惧的捆绑。求你使我终能明白,在主里死亡是有益处的。求你帮助我,叫我期盼自己最终得医治的时刻。」

有经为證:启1:18,来2:14-15,提後1:10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