祂看顾麻雀 | World Challenge

祂看顾麻雀

David WilkersonAugust 21, 2006

如今,世人都因在全地所发生的恐怖事件并天灾人祸而颤慄。我们每天起来都听见有灾难发生。有些观察家更说,我们正在目睹第叁次世界大战的开始。

首先,恐怖分子在西班牙炸毁火车;在印度,许多人又因火车爆炸而身亡。巴基斯坦的地震催毁城镇,以致数以千计的人流离失所,饑饿受伤。在南亚,许许多多人仍因过去的海啸而受苦。

美国也遭遇种种灾难。破记录的风暴连连袭击佛州 (Florida) , 其後 ,又有葛翠娜 (Katrina) 风灾。举国上下眼巴巴看着,一个主要的大都会地区以及湾区其他重要城市,都成为泽国。最近数週,山火横扫西部与南部,烧毁了德州(Texas)、俄州 (Oklahoma)、并加州 (California) 几千亩地。

这些严重的火灾与风灾都是史无前例的。然而,灾难不仅在本国发生;全球都经历反常高温,以致洪水并狂风暴雨都变成非常普遍。

世人眼见北韩那疯狂的独栽者试放飞弹,就不寒而慄。金正日急著製造起码七枚核子弹,却压制国民,让他们受苦,甚至饿死。全地的元首看来全然困惑,不知如何制止这狂人。

同时,另一个既疯狂,又有魔鬼附身的独栽者,又在伊朗掌权;他们也是急不及待的製造核子弹。这独栽者并那些丧心病狂的回教领袖誇口说,他们要毁灭以色列,将之炸为乌有。他们更恐吓列国,说凡试图干预他们核武计划的,就不给他们供应源油。

最近,骇人听闻的消息就是,以色列向迦萨 (Gaza) 并黎巴嫩 (Lebanon) 发动反攻。当地的衝究急剧扩大;飞弹轰炸,使双方的人民都伤亡惨重。全世界的人都定气凝神,收看时事报导,恐怕这些战事会引起全面性的中东战争。

以色列的领袖曾经说明,他们决不容忍伊朗的核武威胁。他们惟一的希望也许就是要将伊朗的核子厂全然炸掉。世界列强也许呼籲双方定火,可是,正如其他以色列(自从一九四八年)的衝突,这次停火只属暂时性而已。看来,中东的大烽火是在所难免的。

当骇人的灾难 (即战争、恐怖事件、天然灾难、核子威胁) 四处生发时,人类更面临另一种严重威胁。世界各地的科学家正如坐针毡,观察禽流疫症的趋势。据他们警告,这致命的病毒若转变,以致可以透过人体蔓延,它就可能导至一场全球性的瘟疫。(当我準备这篇道时,全球约有十五人已经因此死亡。) 专家们估计这等病毒转变可以毁灭世界人口的五份之一;逾十亿人有可能病发身亡。

非信徒们越发深信,世上并没有解决办法,一切都失控了,因为我们缺乏一个「无所不知的政权」。然而,神的百姓知道实情并不如此。我们都晓得,我们没有理由惧怕,因为圣经再叁提醒我们,主掌管万事。世上所发生的每一件事,主都瞭如指掌,掌控自如。

诗人这样写:「因为国权是耶和华的;祂是管理万国的。」(诗22:28) 同样,先知以赛亚也向世人宣告说:「列国啊,要近前来听;众民哪,要侧耳而听;地和其上所充满的,世界和其中一切所出的,都应当听。」他实在说:「列国啊,你们要洗耳恭听;我要向你们论及那创造世界的主宰。」

以赛亚说明,当神的怒气向列邦并其军队发作时,神必亲自将他们交於死地。「看哪,万民都像水桶的一滴,又算如天平上的微尘。 … 万民在祂面前好像虚无,被祂看为不及虚无,乃为虚空。 … 神坐在地球大圈之上,地上的居民好像蝗蟲 … 你们将谁比我,叫他与我相等呢?」(赛40:15,17,22,25)

继而,以赛亚对神那些因世界动向而烦恼受打击的百姓说话,勉励他们说:「你们要举目望天,仰望那荣耀的诸天,并千万繁星。神创造它们,为它们一一命名。难道对祂来说,你们不比它们更宝贵吗?所以,不要怕。」

我们要晓得,神在天上有祂的蓝图,父神为历史已经定下计划。自始至终,祂都瞭如指掌。当祂的计划成就时,尤其是像现在灾难频频的时候,我相信我们都该问自己说:「现在,主的视线集中在甚麽事情上?」

圣经向我们保證,对於主来说,狂人的炸弹、军队、势力,都属虚无。祂嗤笑他们只不过是微尘而己,即将吹散。请思考以赛亚书的一段经文:「祂使君王归於虚无,使地上的审判官成为虚空。他们是刚才栽上,刚才种上 … 祂一吹在其上,便都枯乾,旋风将他们吹去,像碎稭一样。」(赛40:22-23)

以赛亚实在对我们说:「这些「种子」一栽下,在地里生根,神就吹在它们其上,使之枯萎。地上的暴君都像碎稭一般,被祂的旋风捲去;神使他们成为虚空。」

在我一生中,我见过不少暴君,他们都像碎稭一般,被祂「吹去」。我记得当我年幼时,有一次,我坐爸爸的车子里; 忽然间,收音机的音乐被以下骇人的新闻报告打断了:「日本刚刚轰炸珍珠港,许多军舰被毁,数百人死亡。」

爸爸想:「这就是末日,正如我们所豫言的。」一夕之间, 整个美国的景象,包括我们位於宾州 (Pennsylvania) 的小镇,都改变了。那时,我们常常经历政府下令的灯火管制并紧急警报。当时的情况非常可怕,因为战事已经遍及全球。

过了不久,远东的太平洋岛屿烽火连天。成千上万的士兵都在战场上或集中营里丧命。同时,那疯狂被邪灵附身的独栽者希特勒(Hitler)又在地球的另一端蹂躏列邦。他在欧洲侵占多国,彷彿势不可挡。当他的纳粹 (Nazi) 政制轰炸强大的英国时,全世界都触目惊心。他受邪灵支配,丧心病狂,下令将欧洲的犹太人都关在集中营里;结果,数以百万人就因毒气而死,被焚化了。

在苏俄,另一个疯狂的独栽者又有系统的杀戮他自己的同胞。史太林(Stalin) 非常残酷,在他的铁腕之下,共产主义大行其道。

有一天,传来了人类前所未闻的噩讯;原子弹爆发了。日本的广岛 (Hiroshima) 和 长崎 (Nagasaki) 瞬间被毁,死伤无数。那时,世人才晓得,绝对可怕的事已在地上发生了。

不久後,日本的独栽天王 (Hirohito) 在一首船上躹躬赔罪,签了投降书。联军在欧洲节节进攻,希特勒就在一间焚烧的地下密室自杀而死。人们找不到他的遗体,只找到一堆灰烬。苏俄的史太林结果也不得好死。

今天,世人又看见另一位邪灵支配的独栽者海珊 (Saddam Hussein) 像碎稭一般,被神吹去。他曾经恐吓自己的国民,且威胁阿拉伯地区;现在却等候判决,也许即将面临处决。

毕竟,我们要从圣经的角度来看事情,以下的话何等真实:「祂一吹在其上 …旋风将他们吹去,像碎稭一样。」

主也告诉我们,当世局动荡不安时,我们该当如何;祂说:「日月星辰要显出异兆;地上的邦国也有困苦;因海中波浪的响声,就慌慌不定;天势都要震动;人想起那将要临到世界的事,就都吓得魂不附体。

那时,他们要看见人子,有能力,有大荣耀,驾云降临。一有这些事,你们就当挺身昂首;因为你们得赎的日子近了。」(路21:25-28)

请注意,主说:「当你们看见这些事情发生,就当挺身昂首,举目望天。」这意味事情会变得愈来愈困难,愈来愈严峻。因此,我们现在必须立定心志亲近主,凭着祂的盼望坚固自己。我们要信靠祂的道,使信心越发坚定,决不动摇。

我们必须坚心相信甚麽?我们必须相信魔鬼无法伤害我们;连最动荡可怕的新闻都 无法惊骇我们。所有受邪灵支配的独栽者都要像碎稭一般,被神吹去;我们且要看见主荣耀的再来。故此,在邪恶的日子,我们还是可以说:「或生或死,我都是属主的;一切所发生的事情,祂都全然掌管。」

如今,神最关心的是甚麽?是中东的局势吗?不,圣经告诉我们,神乃注目在祂的儿女身上。「耶和华的眼目,看顾敬畏祂的人,和仰望祂慈爱的人。」(诗33:18)

对於地上的每一个生灵的每一动静,主都瞭如指掌。然而,祂所最关注的,乃是祂儿女的状况;祂注意在每一个肢体的痛苦与需要。简而言之,我们无论有甚麽伤痛,祂都切切关注。

为要證明这一点,主对我们说:「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祂。」(太10:28) 甚至在世界大战当中,神主要的注意力,也不是在那些暴君身上。祂乃关注祂儿女生命中的每一情况,每一细节。

主在接下来的一句经文说:「两个麻雀,不是卖一分银子麽?若是你们的父不许,一个也不能掉在地上。」(10:29) 在主的时代,麻雀乃是穷人的食物,两只只卖一分银子。你可以在街上看见一些捕鸟人抬著篮子,里面都是那些捕来的麻雀。然而,主说:「除非天父许可,这些小鸟没有一只会掉在地上。」

据解经家威廉‧百科理 (William Barclay) 说,主这里的「掉」字不仅是指那小鸟的死亡。亚兰文 (Aramaic) 的意思就是「降落在地上」。换言之,这是指小鸟每一次因伤而跛行在地上。

主实在告诉我们:「天父不仅在麻雀死去的时候看顾它;连它降落跛行的时候,也是如此。神看见它每一挣扎,关心它生命中的每一细节。」

继而,主补充说:「所以不要惧怕;你们比许多麻雀还贵重。」(10:31) 是的,祂说:「就是你们的头髮,也都被数过了。」(10:30) 简而言之,那创造且数算繁星,监视罗马帝国每一动静的,正注目在你身上。主且问:「难道对祂来说,你不比麻雀贵重吗?」

以赛亚呐喊说:「雅各,你为何说,我的道路向耶和华隐藏;以色列啊,你为何言,我的寃屈神并正查问?」(赛40:27) 神的百姓责怪祂说:「主忽略了我的需要,并没有回应我的祷告。对於我的试炼,神彷彿闭目不看。」

我相心这是今天许多有伤痛的信徒心中的呐喊。我们的事工接到许多宝贵信徒的来信;他们都忍受难以瞭解的试炼与痛苦。让我为你举一则动人心絃的例子:有一位敬虔的牧者连连遭遇试炼,这些试炼真是不可置信,彷彿没有人能承担。

几年前,牧师两夫妇因女儿要上班,必须看顾一名外孙。这男孩向来都很健康,牧师更看他如珠如宝。有一天,他将这五个月大的孙子放在牀上,靠近自己身边。可是几个小时後,牧师一觉醒来,发现孙子因 (Sudden Infant Death Syndrome) 去世了。

牧师的女儿无法忍受丧子之痛;一年後,就滥用毒品,试图自寻短见。她自杀不遂,可是,脑部却严重受损。牧师两夫妇只好全时间照顾女儿。

一年多後,牧师的小儿子被控双重谋杀;其中一名死者,原来就是给他姐姐推售毒品的毒贩。现在,这儿子被关在监里,等候判刑,有可能面对死刑。

由於试炼重重,牧师面对了极其痛苦的困难时刻。圣诞节的前一週,牧师痛心疾首,躲在书房里,抓住那孙子的照片,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这故事还没有完,然而,我希望停下来,想想这神僕所受的痛苦。

我无法想像这牧者的感受。他失去了宝贝孙子,女儿脑部受损,现在儿子又在等候判刑。他只可以这样想:「主啊,这痛苦真是无法承受;我不知道如何撑下去。」

让我问你,神当时注目在甚麽事情上?祂在别的地方忙於管理这疯狂世界吗?祂只顾那些恐吓人心的事件吗?难道神不会注目在这既伤痛又困惑的义人身上吗?诗人的答案就是:「耶和华的眼目,看顾义人,祂的耳朵,听他们的呼求。」(诗34:15)

请想像,这牧者书房窗外有一棵树,树上有一个鸟窝。有一只小麻雀在其中振翅欲飞;可是,它跳出鸟窝,掉在地上,被神注意。

你如果往窗外看,看见这情景;请告诉我,你岂能不相信,这哀伤痛哭的人,神也必关注他?你岂能不相信,神体恤他的苦情?你岂能不相信,神将他每一颗眼泪都放在瓶子里,且运行救他脱离困境?

牧者这样写:「我可以老实告诉你,那天,主亲自走进我的书房,坐在我的书桌前。主慈爱的告诉我,我有两个选择:第一,我可以放弃争战;如果这样,我可以对每一个朋友大吐苦水,并告诉他们我为什麽放弃争战;他们会谅解。我有自由作这选择,主也会谅解,且仍然爱我。

祂也告诉我,或者,我可以往直前,面对将来,因为祂还没有在我身上完成工作。我只有这两个选择;主并不是苛刻,我就是只有两个决择。

我决定要站起来,继续下去。我走出书房以前,将孙子的照片放在书桌的抽屉里。将近一年已经过去了,我的争战还没有完毕;然而,我晓得祂按手在我身上。祂在我的痛苦中临到我,鼓励我继续下去。纵然我有更多试炼,我却凭着真道的力量,继续下去。」

蒙爱的信徒,这人从来没有像现在一般,明白神的爱。他将所有痛苦、忧伤、焦虑,都卸给主,且将自己生命交託在祂的计划上。

我深信,我们往往在试炼中所需要的,并不是一些答案,而是爱。当一个人深深伤痛,力不可支时,答案的效用非常有限。天父满有慈爱,掌管万事,弟兄姊妹又带着爱心,向我们伸出援手,这正是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天父所赐的答案。我们不要在这等时候衡量自己的信心,因为也许我们信心不足。然而,我们可以观看窗外的麻雀,深知天父的大爱乃集中在我们身上。

我们所处的日子,主警告过,是必会临到的。

主将末後形容为一段惶恐恼人的日子;祂说:「人想起那将要临到世界的事,就都吓得魂不附体。…地上的邦国也有困苦…」(路21:26,25)

主怎麽样为著这些灾难而预备我们的心?祂怎麽样解决我们所将要面临的恐惧?

祂向我们描述有关天父看顾麻雀,并数算我们的头髮。当我们思考当时的背景,这些描述就变得更有意义。

主打发十二位门到以色列的大城小镇传福音的时候,就说了那段话。祂恰恰赋予他们赶鬼并医治各种病症的能力。可想而知,当时门徒们一定非常兴奋。他们得著行神蹟奇事的能力!可是,主又向他们发出可怕的警告,说:「你们腰袋里不要带钱;你们将没有家所,连栖身之处都没有。反之,人们会称你们为异端恶魔,在会堂里鞭打你们,将你们送到法官面前,下到监里。他们会恨恶、藐视、出卖、且逼迫你们。为着避免被人用石头打,你们必须从一个城逃到另一个城去。」

请想像,门徒们睁大眼睛,听主这样说;他们一定满心惧怕。我可以想像,他们一定心中自问:「这是甚麽事工?我们的前途就是如此吗?这真是我所听见最黯淡的前景。」

然而,在此情此景,主叁次对祂所爱的朋友说:「不要怕!」(太10:26、28、31) 祂且将解决一切恐惧的方法告诉他们,说:「天父总看顾麻雀,你们这些蒙爱的,你们永远都比它们贵重多了!」(参看太10:29)

亲爱的圣徒,为著最动荡不安的日子,我们必须持定这些深奥的真理。主实在说:「当怀疑湧上心来,就是当你感到自己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以为没有人体恤你的感受的时候,你要这样得著安息与确据。

看看外的小鸟,摸摸自己的头髮,且谨记我所说过的话:对於父神来说,这些小小的受造物极其珍贵。你的头髮更要提醒你,你比它们贵重多了。祂总定睛在你身上;那看见且听见你每一行动的,实在近在身旁。」

在困难的时候,天父必这样看顾我们:我们生活上的每一细节,即我们的家庭、房子、财政、婚姻,祂都全然晓得,且处处关心我们。我们不要害怕!祂应许过,祂必为我们预备一条出路。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