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 | World Challenge

突破

David WilkersonMarch 16, 1986

先知弥迦为我们的时代传递了一篇既骇人,又满有盼望的道。这篇道的重点如下:「当听耶和华的话!」(弥6:1) 弥迦透露了 神对祂历代百姓的心声,其对象包括当时那些背道的犹太人、末後的馀民、尤其是我们时代的牧人。请谨记,弥迦的道乃关乎 神的负担,并祂对教会和牧人的看法。

「山岭和地永久的根基啊,要听耶和华的话;因为耶和华要与祂的百姓争辩,与以色列争论。我的百姓啊,我向了作了甚麽呢?我在甚麽事上使你厌烦?你可以对我證明。」(弥6:2-3)

神呼山唤地,要它们永远證明祂以信实待儿女;神除了要求儿女与祂谦卑同行,行公义,好怜悯以外,祂别无所求。

然而,神大声疾呼说:「如今,敬畏我的心哪儿去了?我的家变得邪恶,百姓蒙骗了!我家里充满虚谎!」

继而,神形容了背道子民所面临的可怕审判,说:「因此我击打你,使你的伤痕甚重;使你因自己的罪恶荒凉。你不会得着真正的满足;你属灵上的需要必不得满足!你会到处奔跑,寻求真实与保障,却得不着!你会失去属灵分辨能力,以为得著真理;其实你们所得的,我却差人以真利剑将之催毁。」(参看弥6:13-14)

弥迦确实是透过 神眼光而看教会的一位先知,以致他在灵里痛哭哀恸!他决不掩饰 神家里的光景,却藉著圣灵从 神的观点看见百姓、牧人、首领都极其醜恶。他看见了淫乱之事!淫乱的教会得了妓女的雇价!「因此我必大声哀号,赤脚露体而行;又要呼号如野狗,哀鸣如驼鸟;因撒玛利亚的伤痕无法医治,延及犹大和耶路撒冷我民的城门。」(弥1:8-9)

悖逆邪恶的灵已经临到城门;如今,神曾一度圣洁的百姓已经无法医治!请听听弥迦的哀言:「因为灾祸从耶和华那里临到耶路撒冷的城门 … 以色列人的罪过,在你那里显出。」(弥1:12-13)

究竟有甚麽占有了圣民的心,以致圣洁 神要与他们争辩?

弥迦在灵里从 神的眼光看见了甚麽可憎之事,以致他只好喊著说:「所以耶和华如此说,我筹画灾祸与这族,这祸在你们的颈项上不能解脱,你们也不能昂首而行;因为这时势是恶的。」(弥2:3) 弥迦看见 神的百姓患了不治之症,难逃审判。

请看看 神所谓的悖逆究竟是甚麽!神与他们争辩的原因如下:

  1. 贪婪的诡计 -- 神那些图利的僕人设下了一些有关金钱、财产、成功的诡计。
  2. 著重自我 (即靠自己的力量) -- 「祸哉,那些 … 图谋罪孽造作奸恶的 … 因手有能力,就行出来。他们贪图田地就占据;贪图房屋便夺取;他们欺压人,霸占房屋和产业。」
  3. 拒绝先知的警戒 – 百姓认为,有关审判的證道并非从 神而来的,与神的属性有所抵触! 「他们说,你们不可说豫言 … 岂可说,耶和华的心不忍耐麽?」(弥2:6) 「难道 神的道路不是满有慈爱吗?」

假先知与那些剥削人的牧人都吩咐弥迦要闭嘴,说:「不要常常传扬有关审判!不要发出悲观阴霾的警告!我们都是 神的百姓;祂爱我们,不会向我们施行审判。」这里照字面的解释如下:他们说:「停下来!不要再传扬有关 神必审判百姓!不要发出责备!不要斥责好人!不要警告有关逆景将至,不要再指责教会!这些都并非出於 神的。」

然而,请听听弥迦以下的回应:「这道若不传开,这地的羞辱决不消逝。」「我耶和华的言语,岂不是与行动正直的人有益麽?然而近来我的民兴起如仇敌 …」(弥2:7-8)

弥迦在牧人身上看见了一些耸人听闻的事情;原来,这些剥削人的牧人犯了罪,与 神为敌!祂看见那些贪婪的牧人夺取了 神无辜儿女身上的义袍。他看见那些希望从挣扎中得著安息的子民,却被贪婪的假道所骗,被人剥夺。「… 从那些安然经过不愿打仗之人身上剥去外衣。」(弥2:8)

有些无辜,毫无介心,饥渴慕义的百姓,却因一些贪心不足,追求世俗,雄心勃勃的牧者,而陷入网罗了;神一定因著他们而心中忧伤。我曾经在研讨会并大会里看见有些年青,不成熟的信徒,被一些发钱狂的牧人所骗!他们听到,自己只要花不到一百块美元去买些卡带,就能学到有关健康并致富的祕诀。与 神同行的灵命已被低贬为一些人为的方法而已。

有些妇孺的遭遇最会令我伤心;弥迦也有此同感!他警告说:「你们将我民中的妇人,从安乐家中赶出,又将我的荣耀从他们的小孩子尽行夺去。」(弥2:9)

神的荣耀并安乐家就是指 神的圣洁与公义!这些不关心羊群的牧人并没有在讲台上指正罪恶,他们只会传扬有关平安稳妥的景况。他们会对有关 神将施行审判的警告,大加讥诮。由於他们轻佻浮躁,心中充满贪婪之道,他们就令妇女并青少年对圣洁 神失去敬畏之心!这些牧人比所有邪灵势力更能阻挠人进天国。

有些传道人只会贪婪作梦,搁下利剑(即真道),一面阿谀奉承人,一面又压制别人;求 神怜悯他们。有些人会把教会建造在无辜妇孺的骸骨上!他们只会在讲台上说到梦想与计划,但却没有呼籲众人要圣洁,与世隔离。今天,有些牧人会在主家里将自己的梦想强加在别人身上,导至何等可怕的属灵压制。

我看见有一个年青人听见传扬真理与公义的證道後,就脸色发白,既忧愁,又生气。他对我说:「为什麽我从来没有听过这种道?我上圣经学院,可是他们只教导有关成功致富的方法。我受骗了,很生气!」

「论到我民走差路的先知 … 所以因你们的缘故,锡安必被耕种像一块田,耶路撒冷必变为乱堆。」(弥3:5,12)

那些谋利的先知所说的话,非常耳熟能详;他们充塞了现今的教会!弥迦这样形容他们说:「给他们钱,凡事依从他们,他们就会对你说好话,祝福你,发豫言,说吉语!」「… 他们牙齿有所嚼的,他们就呼喊说,平安了。」(弥3:5)

然而,千万不要中他们的诡计,不要买他们的东西,不要赞助他们;极其量,他们只可以咒诅你而已!「… 凡不供给他们吃的,他们就豫备攻击他 …」(弥3:5):

有一名灵恩派的筹款人仕威吓众人,说凡不肯大量奉献的,就会得癌症。请听听,有些牧者传道会声大如雷威胁欺哄说:「为著我的事工而奉献给我的,神就会祝福你,医治你,使你随心所欲;否则,你将凡事一败塗地!神会对你封闭天窗!我的事工若无法继续下去,你就必须负责任。」这等威吓,多麽利害!

他们会这样掩饰自己贪婪之道,说:「主与我同在!」「…耶和华不是在我们中间麽? 」 (弥3:11)

神并没有在他们当中,可是他们不会分辨。神宣告说,祂要将分辨敬虔的能力,并对祂同在的知觉,都一併除去,从而审判那些自我中心,贪心不足的行为与道理。「你们必遭遇黑夜,以致不见异象;又必遭遇幽暗,以致不能占卜;日头必向你们沉落,白昼变为黑暗;先见必抱愧,占卜的必蒙羞 … 因为 神不应允他们。」(弥3:6,7)

弥迦清楚说明,他们的属灵分辨能力失去了,得不到 神真正的话语,只会教导暗昧的道理,因为他们曲解真道!「… 在一切事上屈枉正直。」(弥3:9)

他们常常说:「耶和华如此说!」,「神对我说!」,又提及新的启示!他们常常誇耀说:「神确实与我们同在!」,且著重数目、增长、丰功伟绩,从而證明 神与他们同在;可是,先知却称之为黑暗、使 神蒙羞,耻辱!

这些牧人手上沾满了血!在 神眼中,他们强行不义,罪有应得!「以人血建立锡安,以罪孽建造耶路撒冷。」(弥3:10) 意思就是,倘若一个牧人的道理或生命拦阻人进入基督的丰盛,他的手就沾满了别人的血。牧人事奉,却对情慾与罪恶死守不放,就是屈枉正义,因为不圣洁的事奉比一切都更会危害灵魂!他们会建大教会,承接服事众人的事工,却缺乏恩膏、神炽烈的灵火、并圣灵使人知罪的能力;他们只会传扬有关平安稳妥的道!结果,悖逆的劝导只会奉承魔鬼,以恶为善!

主的牧人在审判将临时,避讳真理,安抚人心,使灵魂永远下地狱;有甚麽比这更强行不义?站在主的审判台前,将会有多少手上沾满蒙蔽信徒鲜血的牧人?他们自己不肯进入主的圣洁与丰盛,也拦阻羊群进入。发出这些严词的,并不是传扬悲观主义的先知,乃是 神自己;神说明了祂对百姓的看法!

我们都有许多口号。按照圣经真理的标语,像更新、复兴、重建,比比皆是。我听见有些近代的先知说:「教会从来没有像现在一般满有生气,充满讚美,团结合一。」然而,主说:「你们起来去吧;这不是你们安息之所。」(弥2:10)

希伯来原文的意思如下:「我的荣耀啊!起来,永远离开吧!因为这并非你的安息之所;由於它沾染污秽,它正在曲身,要经历生产之苦。」这并不是指着那真正的锡安来说的!务要远离那被玷污的!可是,那些跳舞、讚美,还有那些欢天喜地,高声鼓掌歌唱的群众又怎麽样?那些宏伟堂皇的教堂,并那些自称为国中增长最快的超级教会又怎麽样?还有那些研讨会、大会、并莊严的聚会,它们又怎麽样?

请细听弥迦以下的豫言:「若有人心虚假,用谎言说,我要向你们豫言得清酒和浓酒,那人就必作这民的先知。」(弥2:11)

这百姓希望得著迎合人心的先知,从而迎合自己的邪情私慾。弥迦时代的清酒浓酒乃代表暂时的享乐,物质上的丰裕!他们传扬申命记二十八章十一节所提及的福气:「祂必使你 … 绰绰有馀。」然而,他们并没有传扬其馀的经文:「你若不听从耶和华你 神的话,不谨守遵行祂的一切诫命律例 … 这以下的咒诅都必追随你,临到你身上。 … 耶和华必用癫狂、眼瞎、心惊攻击你。」(申28:15,28)

耶利米说:「先知的话,必成为风,道也不在他们里面。」(耶5:13) 对於先知虚谎的灵,耶利米无法瞭解。「我就说,唉,主耶和华啊,那些先知常对他们说,你们必不看见刀剑,也不遭遇饥荒;耶和华要在这地方赐你们长久的平安。耶和华对我说,那些先知託我的名说假豫言;我并没有打发他们,没有吩咐他们,也没有对他们说话;他们向你们豫言的,乃是虚假的异象,和占卜,并虚无的事,以及本心的诡诈。」(耶14:13-14)

先知耶利米又说:「就是先知说假豫言,祭司藉他们把持权柄;我的百姓也喜爱这些事。…」(耶5:31)

如今,举国上下所听见的,并不是主的真道。只有少数人传扬真理并悔改之道。一般的福音都轻轻率率,放纵情慾,娇柔造作。他们的舞蹈并不是痛悔心灵对圣灵真正运行的自然反应,乃是高举自我,充满傲气的舞蹈设计。你无法学习因圣灵有感而发的舞蹈;今天我所看见的,都一些著重血气的表现。这些都是抬约柜的新牛车 (即 神所厌弃,人为的新方法) ,无法到达锡安。
如今,我到处观察,就听见圣灵对我说:「这并不是!不是你的安息,都注定沦亡!这是娱乐节目,人的掌声,只著重自我、骄傲、雄心、并物质主义!神已经离之而去了。」

弥迦给了我们旧约圣经中最荣耀的豫言之一。他豫言有关有一批跟随主到新草场去的百姓。「雅各家啊,我必要聚集你们,必要招聚以色列剩下的人,安置在一处 … 又如草场上的羊群;因为人数众多,就必大大喧哗。开路的在他们前面上去;他们直闯过城门,从城门出去;他们的王在他们前面行,耶和华引导他们。」(弥2:12-13)

弥迦看见 神有一批得蒙释放的百姓,他们万众一心。他们蒙圣灵引领,成为了离道反教的教会所排斥的人。「耶和华说,到那日我必聚集瘸腿的,招聚被赶出的,和我所惩治的;我必使瘸腿的为馀剩之民,使赶到远方的为强盛之民;耶和华在锡安山作王治理他们,从今直到永远。」(弥4:6-7)

这批圣洁馀民包括一些怎麽样的人?他们既不是那些心高气傲,自我中心的事工,也不是一些言行幽雅,受人讚赏的著名人仕。不!他们乃受过考验,经过火炼的一些信徒;他们包括一些不为人知晓,被各宗派所排斥的人。比起那些有势力有组织的教会,他们会被人看为瘸腿之民。他们且会直言反对 神家里那些败坏之事。

神说:「我必召聚他们!」以人的努力来召聚 神的僕人,都是枉然的。神必须亲自运行;使这些馀民合成一群,和睦共处,;他们会存著痛悔,与主合一的心志。神将他们领到一个羊圈,脱离淫乱的教会!据希腊文的旧约版本 (Septuagint) 说:「他们将从众人当中大大跃进。」

傑罗米(Jerome)形容他们为「神那些心灵痛悔,超越属世事物,嚮往天家的儿女。」这些人有属天的心志,对轻浮并妥协之事,厌倦不已。这百姓渴慕 神家里的圣洁。让我告诉,甚至如此,有一批圣洁馀民正从众人当中大大跃进。凡为 神家里的罪恶败坏而心灵破碎的 神僕使女,都能感受圣灵的跃进!他们即将出来,有所突破!

对於犹太人来说,「开路者」(或作突破者,”breaker-up”)乃是一个众所周知的名称,即弥赛亚的名号之一!特拉法博士(Dr. Driver) 说:「那些开路的在他们前头迈进,衝破牢狱的门,领出被囚的,在康莊大道上凯旋前进;他们的君王 (即那坐在耶和华身旁的) 帅领这得胜的队伍。他们一起勇往直前,闯过城门。」

得胜的突破就是主的复活!祂为自己掳掠了仇敌,从此就得著了一批圣洁馀民。

我们何等高傲!往往的结论就是灵命复兴只会发生在自己的时代!馀民只会在末後存在!不!彼得曾经在五旬节挺身而起,宣告说:「根据约珥的豫言,在末後的日子 …」末後时期已将近两千年了。

甚至在黑暗时代(dark ages),主也得著了一批灵里复兴的圣洁馀民。当教会变得腐败残酷时,圣洁的华登士 (the Waldenses) 宗族就使福音真光持续多年!还有莫拉维亚的信徒(the Moravians)、清教徒(the Puritans)、卫斯理会的信徒(the Wesleyans)、并弟兄会的信徒(the Brethren)。在每一段离道反教的时期,主都有一批有所突破的圣民!他们会跟随主进入圣洁与信心的新领域!

如今,我们所看见的,正是馀民活石当中的头块石头(完成建造灵宫以前最後盖上的一块石头),即最後的一批馀民!我们的历史观都失去了,以为 神只为我们的时代而存在,祂的应许与作为也都单是为着我们而已!然而,假如没有那些开路的前人,我们就不是一群完整的馀民。他们并没有完成一切,因为他们必须等待主建成祂的家。「… 叫他们若不与我们同得,就不能完全。」(来11:40)

你愿意有所突破,超越且脱离这离道反教的情况,与主「从城门出去」吗?倘若圣灵要你脱离你的宗派系统,你会怎麽样?你是否準备好要有所突破,无论羔羊往那里去,你都会跟随吗?「所以耶稣,要用自己的血叫百姓成圣,也就在城门外受苦。这样我们也当出到营外就了祂去,忍受祂所受的凌辱。我们在这里本没有常存的城,乃是寻求那将来的城。」(来13:12-14)

你正在寻找的,是个地上的国度,即地上的锡安,还是一个属天的国度?「你们乃是来到锡安山,永生神的城邑,就是天上的耶路撒冷;那里有千万的天使,有名录在天上诸长子之会所共聚的总会,有审判众人的 神,和被成全之义人的灵魂,并新约的中保耶稣,以及所灑的血;这血所说的比亚伯的血所说的更美。」(来12:22-24) 「所以我们既得了不能震动的国,就当感恩,照 神所喜悦的,用虔诚敬畏的心事奉神。因为我们的 神乃是烈火。」(来12:28-29)

甚至如今,凡是可震动的,祂必震动。以赛亚的警告已经近在门口。神离弃了离道反教的淫乱教会,任凭它荒废。「耶路撒冷的居民,和犹大人哪,请你们现今在我与我的葡萄园中,断定是非。我为我的葡萄园所作之外,还有甚麽可作的呢?我指望结好葡萄,怎麽倒结了野葡萄呢?现在我告诉你们,我要向我葡萄园怎样行;我必撤去篱笆,使它被吞灭,坼毁墙垣,使它被践踏;我必使它荒废,不再修理,不再锄刨;荆棘蒺藜倒要生长;我也命云不降雨在其上。」(赛5:3-6)

我相信 神对弥迦所说的话都是千真万确的。那淫乱属地的锡安必要荒废,被耕种像一块田,变为乱堆。然後,属天的锡安才会在营外兴起!锡安乃一批蒙血洗净成圣,与世隔离的百姓;他们为全地那些可憎之事而悲歎痛哭。神称这百姓为新耶路撒冷,即在上的耶路撒冷。从这圣洁的耶路撒冷出来的,乃是一批分别为圣的子民;他们将传扬真道。「末後的日子,耶和华殿的山必坚立,超乎诸山,高举过於万岭;万民都要流归这山。必有许多国的民前往,说,来吧,我们登耶和华的山,雅各 神的殿,主必将祂的道教训我们,我们也要行祂的路;因为训诲必出於锡安,耶和华的言语,必出於耶路撒冷。」(弥4:1-2)

你感受到圣洁锡安的生产之苦吗?那「开路的」已经到巴比伦领出祂的百姓。「锡安的民哪,你要疼痛劬劳彷彿产难的妇人;因为你必从这城里出来,住在田野,到巴比伦去;在那里要蒙解救,在那里耶和华必救赎你脱离仇敌的手。」(弥4:10)

最後,我们必须脱离那淫乱的系统;无论羔羊领我们往那里去,我们都要跟随。我们万万不可在别的营定居下来。这些蒙救赎的百姓在信仰道理上,并没有别的营,因为他们(即新妇)只跟随那开路的,到祂(即新郎)的洞房去。这批分别为圣的子民并不跟随一些著名的教师或传道,因为他们只定睛在主身上。他们活在世上,却不再属於它了。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