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赛 | World Challenge

致命赛

David WilkersonJanuary 15, 1982

「我们就当 … 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来12:1) 这里的「奔」 (“race”) 乃意味一场赛跑。作者更把 神的子民比作一些为要得奖赏的长途竞赛者。这奖赏就是得著荣耀的启示,以致认识基督。

然而,我们却把奔走永恒天路这件事玷污了,且以卑劣属肉体的奖赏,取代了那永恒的奖赏。如今,这场竞赛变得愈来愈激烈,可是,神的百姓却彼此争竞。现在的奖赏就是成功、富贵、并人家的鼓掌与讚赏。由於所有的竞赛者都自称是奉主名而参赛的,主就只不过是一位赞助者而已。许多竞赛者身上的运动衣都写着「我是第一名」。其他人的衣服则有这几个大字「我绝不肯输」。这已经成为了一场致命赛。

从前,信徒奔跑天路,并不是为着急功近利,飞黄腾达,或贪得无厌的追求,乃是为要自己变得谦虚卑微。神曾经引领那些奔走天路的人,让他们经历逼迫、贫穷、财物上的损失、艰难、并殉道。其中有些人身披羊皮、受折磨、被锯死;还有其他的,则遭毒打,伤痕累累。他们在奔跑的途中,受到阻挠,被焚烧;其他人则被下在监狱和肮髒的地库里。有些人眼睛被剜,其他人则只好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儿女受折磨。请问,为什麽这些筋疲力尽的竞赛者要经历这等困苦?他们何不中途而废?答案就是,因为对於他们来说,那奖赏是值得的。他们除了主以外,一无所爱!他们像保罗一样,把世上万事,看作粪土。他们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只爱基督。他们乃是地上的客旅,全力直奔 神所经营所建造的那座城。你若把属肉体的奖赏将之取代,他们就会笑着说:「儘管把世界全然挪去吧,我只要得着耶稣。」

请把这等竞赛,与今天 神家里的情况,比较一下。昨天,我听说有一位著名的佈道家令其他电视传道生气,因为他向电视台出高价,买下了别人的黄金时间。另一个传道则誇口说,他要比任何现代的传道更多上电视。

牧者与传道都彼此争竞,要建盖一些最大,最独特的教堂和总部。有一位传道人朋友很认真地向我倾吐心声说:「某某牧师正在建一家119,000平方呎的教堂。所以,我请自己的建築师重划蓝图,把我们的新堂扩大到121,000平方呎。我希望拥有本州最大的教堂。」

如今,那许许多多追求物质的信徒又怎麽样?他们希望什麽都要两个;什麽东西,他们都要有一个後备。彷彿我们试图把奔走天路,变成一场得大奖的马拉松竞赛。

神亲爱的儿女啊,奔走天路并不是某种永恒的大赏,为财富、健康、与成功,而竞争。倘若我们信心的奖赏,亚於主崇高圣召的赏赐,那奖赏就不值得了。神有些儿女,除了要更多得着主以外,什麽都不要;惟有这种人才得著奖赏。他会把今世的事物,都看为毫无价值,将之撇在十字架下,好让自己或许赢得救主的喜乐平安。

一位信徒若能把世上所有物质方面的竞争,都一概放弃,离弃众人那疯狂的追求,他就能发现何谓全然满足。

那放弃属肉体竞争的信徒,可以对其他参赛的人说:「你们把奖品拿去,将之平分吧;我不再为此奔跑了。」他可以对别人说:「你儘管雄心万丈吧!」,又对别人说:「你儘管受人鼓掌吧!」他更可以对另一个人说:「你儘管得财富,享物质吧!」对於为世上的奖赏而你争我夺,他一概放弃,好让他能孤单地奔走天路,为要得着那另类的奖赏,即 神在基督里的荣耀。

然而今天,信徒弃绝那致命赛,而不甘受损,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许多人正为那属肉体的竞赛,而疲於奔命,而绝少人肯为那永恒的价值而奔跑。

历代以来,惟有那些学会弃绝世界,并其中一切的,才能找到真正的快乐。有一位伟大神人说:「直到我不再自图伟大,我才知道什麽是快乐。」

我们若不再因世界的雄心而挣扎,自甘卑微,就会有所突破,进入平安喜乐的新境界。

约175年前,那被人称为「常常祷告的培逊」(“praying Payson”) 的爱德华‧培逊博士 (Dr. Edward Payson) 曾经在坡特兰市(Portland)牧会。1806年,美国宣告独立後几年,就经历了一次严重的经济大萧条,即本国独立後最困难的一段时期。培逊博士生动地记载了当地的惨况。

他这样写:「经济不景气,许多公司都倒弊了。数以百计的海员和市民都失业,一贫如洗。我为自己可怜的国家而战慄,恐怕我们的罪已经招来审判。我们若能避免一场内战,就好了。我们许多年轻初信的人都失去一切,家徒四壁,但看见他们纵然如此,却喜乐安宁,我就心怀大慰。其他人心中无 神,就失去盼望,不断担忧;可见,哀莫大於心死 …」

培逊博士并他那些对主忠心的会众,在物质方面都损失惨重。当时,培逊博士本人生活非常困难。1807年12月28日,他写信给母亲说:「情况每况愈下。许多富商都变得贫穷。许多公司天天倒弊,以致我们面临整体性的经济崩溃。为穷人而设的收容所都已经满了,数以百计的人还是没有得着供应。许多曾经因富贵而著迷的,如今,却必须在日用饮食方面,倚靠别人。这困境若继续下去,90%的人都会各散东西。我自己仅仅够吃够住。

妈妈,你也许会为我忧伤,说:「可怜的爱德华!」但你从没有可以像现在一样,为我高兴,且欢呼说:「富有的爱德华!」神是应当称颂的,我信心的根基并没有因困境而动摇。神保守我,叫我能安静交託,甚至在困难中,仍然心中喜乐。我不是说自己并不感受痛苦,我有。我属世的盼望都毁了。我的朋友即将流落街头,许多人也许会捱饑抵饿。在这情形之下,一个人不可能不感受痛苦。至於世途险恶,其中的享乐只不过是短暂的,我以为自己早已晓得;但我从这些困难的时期,学会如何摆脱物质的东西,而追求 神的事。我所祈求的就是,神若为我预备了一些属世的福气,祂会乐意以恩典或属灵的福份取而代之。」

爱德华‧培逊及他一团的信徒都放弃了那致命赛。他们可以欣然把自己所拥有的,都全然摆脱,因为他们活在世上,却不属於这世界。他们乃世界不配有的。

我们若可以在天堂只待几分钟,就绝不会为属肉体的事物而奔波劳碌了。巴不得我们都能在 神的城里走走,好让我们能有以下的经历:

  • 感受其中的平安、荣美、并属天的荣华;
  • 听听天使天军的诗班歌颂主的荣耀;
  • 与列祖、殉道者、众使徒、及那些身穿白衣,从大灾难出来的信徒彼此相交;
  • 探访那些已经离世的亲友,听听他们那些欣喜若狂的故事,有关永恒的福分;
  • 坐在那如同水晶的玻璃海旁,感受 神圣洁的光辉,因其灿烂的色彩、那些完美的树木、奇花异草,而歎为观止。
  • 最好的就是,能瞻仰 神那复活羔羊的面容;
  • 感受祂同在所发出的荣光、温暖、并安全感;
  • 最後,更仰望我们那亘古长存,全然圣洁的全能 神。

倘若如此,你还会回到地上,再次参加那致命赛吗?绝对不会。你我都只会为主而活,弃绝世界、其中的享乐、并属肉体之事。我们会为祂奔走天路,而再不会背道,灵里冷淡,或心怀二意地服事主。

我们若可以在地狱里甚至花几分钟,就会判若两人。那经历如下:

  • 落在那黑漆漆的火炉,并永远的黑暗里;
  • 忽然被丢进邪灵那拒绝 神的世界里,那里只有咒诅、憎恨、情慾、与败坏;
  • 听见因永被定罪而发出的唉哼;
  • 见證他们惶恐的心境,并咬牙切齿的苦况;
  • 与那些行恶的、强姦犯、杀人犯、世上的独裁者与暴君、并那些把主钉十字架的人在一起;
  • 听见无限绝望的呼声,并被定罪後那些徒然的祷告;
  • 向公正的 神摇拳,咒诅自己的生日;
  • 感受到失丧的滋味,与神隔绝,失去真理、爱心、平安、并一切安慰;
  • 见證一些不可置信,比世上暴行的集大成更为可耻的景象;
  • 最可悲的就是,要面对那来自地狱的刽子手,即撒但;
  • 那撒谎之父会揑住你的喉咙,逼你承认牠是万有之主,那时,你会因被邪恶魔君所奴役,而惊惶失措;
  • 历世历代那些不虔不义的人因永远被定罪,而发出可怜的呼声说:「我们失丧了!失丧了!永远失丧!被关在黑暗里,永受刑罚!」当你走进地狱之门时,他们的声音就会在你的耳中不断迴响。

你若走过地狱後,回到地上,你岂能像从前一样?你会再忽略 神的道、祂的家、并祂的慈爱吗?你会继续自己那些自私自利的追求,贪得无厌,聚敛金银,且求 神多给吗?我想不会。不,你我都会分秒必争,为主而活。喔,我们都会祷告、服事、读经、禁食、作见證、賙济贫穷、不断等候主回来,而不会只顾购物。

我曾经对会众说:「不要只因为你害怕地狱,而到前面来接受主;你要单单凭着信心而来。」但我错了,大错特错。使徒说:「我们既知道主是可畏的,所以劝人 …」那叫人悔改的,乃是那虔诚敬畏的心。

真的,地狱乃是为魔鬼并牠的天使而设的。信徒不配受恩,却蒙恩得救;信靠主就是信徒的保障,这也是真的。而且,信徒不应对主在救赎并保守方面的大能,有所怀疑。

可是,这里有一个很大的难题。被动的信心,即因情绪高低而飘忽不定,来去无踪的信心,是不能救灵魂的。得救的信心,就是那出於为罪悲痛,心中弃绝罪孽并缠累人的罪恶,并天天全然顺服基督的主权。惟有这种信心,才能保證我们能蒙恩典。

由於 神的帮助,我彻底离弃了那属肉体的致命赛,并属世的心志!我已经放弃与人争竞!我再不会因血气的动机、高举自我、或讨人喜欢,而疲於奔命。

我希望自己不仅摆脱对东西、房子、汽车、土地、财产的眷恋。我希望得着能力和恩典,来禁制自己的慾望,把所有东西都搁置一旁,把自己所不需要的都卖掉,不再建盖,或购买一些不需要的东西,而仰望基督,注目永恒,以致自己不再被世上的东西所吸引,不被物质主义所奴役。

蒙爱的信徒,你若因这篇道,而感到很不自在、生气、甚至稍觉烦恼,也许你该像我一样。务要与 神独处,日复一日,求圣灵鉴察你的灵。你要诚实地面对 神,求祂显露你里面的罪。你要渴慕 神,因圣灵的光照,而自己知罪。这样,你很快就会像我一样,发现自己浪费了多少时间,因愚昧的情慾和慾望,灵里停滞不前。你更会俯伏在圣洁的 神面前,承认自己心中冷淡空虚。

你若诚心这样做,你会因 神令你良心受责,激动你朝另一个方向奔走,而感激祂。你会为这样的一篇道而感谢 神。

神的圣民啊,主的号角即将大响。祂必驾着荣耀的云彩而来,把祂的新妇接去。这新妇既没有污点,也没有皱纹,已蒙 神洁净,以致脱离贪婪、骄傲、并属世的雄心。我们在地上度过最後的时刻时,会不会把金钱存在那些有洞的钱袋里?

不!我只是一个寄居的客旅而已,再不希望在地上生根,以致被缠累。为着 神所赐的恩惠,即我的家庭、房子、交通工具,我感谢 神;但如今,我天天豫备自己的心,好脱离一切,投进救主的怀抱!我并不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激进分子,许愿自甘贫穷,或忽略自己的家庭和他们的前途。我只希望脱离一切贪婪的心态。

你希望放弃疲於奔命并徒然打空气的生活吗?那麽,你就要放弃那致命赛。你要立定心志,前所未有地寻求主。

你我都将要改变!你準备好了没有?

爱德华说:「我所祈求的就是,神若为我预备了一些属世的福气,祂会乐意以恩典或属灵的福份取而代之。」

瑞士的改革者乌瑞克‧史永理(Ulrich Zwingli)留给我们一些很好的忠告,说到有关如何判断道理并教导。虽然这是他450年前所写的,他的训诲乃是今天我们切切所需的。我附上这信息,因为我感到现在,每一位信徒都必须把所有教导与證道,都一一测验。神的道十分可靠,能保守我们,免得我们因谬误并假的教导,而受害。

他说:「我们若寻求圣灵的旨意,就不会误入歧途。不然,我们若花精力以圣经来支持自己的看法,甚至自己的愚见,我们就会不断犯错。神的旨意就是,惟有祂是我们的教师。我们该从祂,而不从人,领受教导。我们不要判断圣经并属 神的真理,乃要让 神藉此在我们身上工作;因为惟有靠着 神,我们才能领受真理。

圣经的源头,乃是 神,而不是人。那麽,人岂能将之判断呢?请看看彼得後书第一章。

你也许会问,至於他是否蒙 神光照,有谁可以说呢?那光照教师的 神,必赐你能力,好让你能辨别教导是否合乎真道。你也许会说:「我一贯都不这样做。」倘若如此,你务要听从,免得你就如主在以赛亚书所说的,「听是要听见,却不明白」。

神的道教导其中的真理。我们不敢塑造 神。谁曾把 神的心意告诉你,以致 神没有说的,你都宣告出来;你且撒谎说,这是你从 神得着的。你甚至会教导 神,强迫祂接受你的看法。

你如果要判断任何一件事,就必须这样想:我说话或听别人的教导以前,我必须首先寻求圣灵的旨意。(诗篇85篇说:「我要听 神耶和华所说的话 …」)

你当恭敬地祈求 神的恩典,好让你得着祂的心和灵;这样你就不至自以为是,反倒顺从祂的旨意。务要信心坚固,相信祂必把正确的悟性赐给你,因为一切的智慧都是从 神而来的,祂且白白赐给凡相信祂的人。

然後,你要查考福音真道,凡与 神所启示的真道背道而驰的,就千万不要相信。神藉着祂的道所亲自显明的道理,再也清楚不过。人总试图歪曲真理,以自己愚昧的思想强解圣经。

务要放下自己的看法,免得你曲解圣经。我晓得有人说,他们查考圣经,以一些经文来支持自己的看法。唉!这就是人为方法的毒瘤。人总希望以圣经来巩固自己的看法,所以,无论多麽牵强,他都把所有的经文都连在自己的立场上。这样,人就歪曲圣经,自圆其说。

假的教师对我们说:福音并没有把一切都告诉我们。有很多好的事情,都是福音作者连想都没有想过的。」於是,他不顾上文下理,断章取义,随己意歪曲真道;他们以人的理性先入为主。

我年轻的时候,随从了许多人的教导。七八年前,我定意专心顺从圣经真道,以致蒙圣灵引导,明白自己需要放下其他的,而直接学习 神的道。我求 神赐我亮光;虽然我不读别的,我却比使用解经书作参考,更能清楚明白圣经。我凭自己輭弱的理性,绝不能达到这地步。」

史永理并不是反对教导圣经。他像我一样,相信 神在教会里立了一些教师;然而,他坚持说,除非一个人经过多多祈求,查考圣经後,圣灵对他有所启示,否则,我们千万不要相信他。他也相信,除非圣经并圣灵有所印證,否则,连最卑微不学无术的信徒,都有权利质疑所有的教导。他以哥林多前书十四章證明,连那些没有受过教育的信徒都可以祈求,得着真理亮光,以致他们能把一些最满腹经纶的假教师,都显露出来。

故此,务要求 神赐下悟性。务要以祷告并真道把所听见的,都一一测验。千万不要听从人家的誇口,说他得著特殊的启示,超越使徒们所得的。最重要的就是,对於那些你认为有谬误的人,不要跟他们辩驳,只要为他们祷告。假教师也有他们的功用;他们会叫我们切切渴慕真理,以致我们慇懃读经,直到自己听见 神的声音。

「你们从主所受的恩膏,常存在你们心里,并不用人教训你们;自有主的恩膏在凡事上教训你们;这恩膏是真的,不是假的;你们要按这恩膏的教训,住在主里面。」(约一2:27)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