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错过基督的人 | World Challenge

那错过基督的人

David WilkersonFebruary 1, 1984

让我向你显明历史中最悲惨的一个人。他并不是犹大,也不是希律;他甚至并不恨恶神。他乃大卫的儿子,即定都耶路撒冷的君王,可是他却豫表了全地一些最可怜的人。

请听我谈及一位旧约的君王;远远在伯利恒并各各他的年代以前,他已经错过了基督。一个人岂能在主出生以前错过祂?

整本旧约都启示有关基督。其实,旧约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向我们指明基督。在往以马忤斯的路上,主对两个门徒启示旧约有关祂的真理。「於是从摩西和众先知起,凡经上所指着自己的话,都给他们解明白了。」(路24:27)

主亲口宣告,从摩西到众先知都写及祂的事。以色列民「都吃了一样的灵食;也都喝了一样的灵水;所喝的是出於随着他们的灵磐石;那磐石就是基督。」(林前10:3-4) 原来,基督 (即磐石) 也曾经在旷野里,随着他们;他们所吃所喝的,正是祂的灵粮。

所罗门既喝了主的灵水,也吃了祂的灵粮。这王曾一度把他的「良人」带进寝宫,因祂的爱而喜乐。他曾经到过主的宴会厅里,坐在祂爱的旌旗之下。他大有智慧,既在灵里摸著沙崙的玫瑰,又见过谷中的百合花。他曾因坐在祂的荫下而大大喜悦,也感受过主的手在他的头下,祂的右手拥抱着他。祂的声音曾经带给他极大的喜悦。

然而,他曾经听过「良人」说:「所罗门,「我的佳偶,我的美人,起来,与我同去。」(歌2:10) 这句经文并没有差错,我清楚明白! 所罗门在基督里听见了神崇高的圣召,就是呼召他要单单以灵水灵粮来满足自己的灵魂,超越智慧,以致满心喜乐,仰望他灵魂的「良人」,而在里面被祂改变。

神的圣召就是,要他除去他「葡萄园里每一只有所破坏的小狐狸」,且要进深,到「青草地上」,得着神的启示,仰望那被高举在上的主。神呼籲他要「在百合花中牧放羊群」(歌2:16),且吩咐他说:「你要转回,好像羚羊,或小鹿在比特山上。」(2:17) 来吧,务要像在比特山上那些渴慕溪水的鹿一样,渴慕「良人」。

神呼召他要终生尽忠,与世隔离,所罗门究竟有没有听从?他会起来,抖首,弃绝所有捆绑并属地的事物,与神一起逃奔到山上吗?他会回应崇高的圣召,而与神「同去」吗?神两次呼召说:「起来,与我同去。」

所罗门会离开示巴女王,而坐在他「良人」的跟前吗?他会离弃一些从神而来的好处(即掌声、讚赏、气派、富贵) ,而视之为虚空愁烦吗? 他会对那崇高的圣召有所反应,而寻求他灵魂的「良人」吗?他会承认甚至一些美好的事情,都会妨碍他对「良人」的视线吗?

所罗门有没有因「良人」而心花怒放!他会因渴慕祂而终夜不睡吗?他会到山上回应祂崇高的圣召吗?

有一个难题!所罗门是一个充满情慾的人!这神人魂里与神有所争议。原来,他的葡萄园里有数以千计吞噬果子的「小狐狸」,就是他那七百位妃子并叁千位女嫔。「所罗门 … 又宠爱许多外邦女子 … 论到这些国的人,耶和华曾晓谕以色列人,说,你们不可与他们往来相通。因为他们必诱惑你们的心,去随从他们的神。」(王上11:1,2)

神是轻慢不得的。纵然这神人是全地最有恩赐的人,他却希望「鱼与熊掌,两者兼得」。他要爱他的「良人」,又爱他的「小狐狸」。可是,罪恶总是追上我们的。「所罗门年老的时候,他的妃嫔诱惑他的心,去随从别神 ,不效法他父亲大卫,诚诚实实的顺服耶和华他的神。 … 所罗门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不效法他父亲大卫,专心顺从耶和华。」(王上11:4,6)

这正是他的醜恶。「良人」说:「与我同去。」可是,所罗门并没有「专心顺从耶和华。」

让我向你显明,一个人在基督里错过了神崇高的圣召,就会如何!这些生动的功课会令我们灵里不寒而慄。神要藉著这悲剧对我们说话。请留心观看,一个顺从肉体的人,会怎麽样每况愈下。

「耶和华向所罗门发怒,因为他的心偏离向他两次显现的耶和华以色列的神 …」(王上11:9) 他危害了自己的一切,因为神当时已经与他为敌。祂会渐渐挪去他的国,将之交给别人。神实在对他说:「我不会将之全然挪去,但是你会大大不如前。人们从外面不会看见甚麽距别。你还会维持你的外表,可是,你的里面却会渐渐衰败。你会晓得,我再不使用你了。你要好自为之,你因犯罪已经失去恩膏了。」

神从所罗门身上挪开了祂的手;自此,所罗门的篱笆就倒塌了,神更激动敌人来侵扰他。「耶和华使以东人哈达兴起,作所罗门的敌人。」(王上11:14) 二十叁节又记载说:「神又使以利亚大的儿子利逊兴起,作所罗门的敌人。」

神若因人犯罪而施行管教,人却以为那是撒但的作为,那就是非常可悲。神仍然爱所罗门,以致祂亲自兴起这些敌人。撒但也许是一个工具,然而使用这工具的,乃是神自己。祂希望令所罗门省悟过来,恢复他们之间的相交。

有一天,哈达王一觉醒来,对所罗门满怀忌恨,也许他对自己的衝动要敌对所罗门,感到讫异。他一定这样想:「这人认为自己是谁?!他希望自己是这样伟大的神人,享尽荣华;人们对他的智慧又趋之若鶩,把他当作神一般,奉上礼物!让我们攻击他,揭露他,找他的痛脚!」

多年来,利逊都对所罗门不敢哼声。可是有一天,他却异常地灵机一动,召聚了众参谋长;他们又对所罗门起了敌意,说:「他并不是一个神人,只是一个政客而已。示巴女王对他言听计从;世界领首既接待他,又听他的训诲。让我们给他一点麻烦。现在,他是我们的公敌,我们把他打倒吧!」

最可耻的一击乃是来自耶罗波安,即所罗门臣僕的儿子;他「也举手攻击王。」(王上11:26) 所罗门本来对他很有好感,把他视为亲信,派他监管约瑟家的一切工程。可是,这年轻人却对自己的恩人笑里藏刀,反目无情,发动叛变。当时,所罗门实在既有外忧,又有内患。

你要明白,信徒有可能为义受苦。对於那些大能地传福音的人,阴府会极力阻挡他们;所以,他们很有可能为主的缘故而受逼迫。然而,今天我们常常看见的,乃是神的工作;我们却往往将之归功给撒但。

神的百姓若不自己谦卑,离弃血气并世界,他们就需要敌人来唤醒他们。神的僕人若不把政治活动搁下来,回去传扬基督,又不肯因圣灵而谦卑下来,蒙祂炼净,神就有权兴起他们的敌人。

这正是这神人的故事。神已经两次向他显现,大大膏抹他。然而,所罗门所要面对的,并不是撒但,乃是神自己!落在发怒的神手下,比落在魔鬼手下,更为可怕;而神确是对所罗门发怒了。

我们都是那麽蒙蔽的。神从那些悖逆高傲的人手中夺去了他的王国,利用敌人来使神人醒悟过来,制止他们的邪情私慾并在事奉方面的妥协。神在基督里发出崇高的圣召,呼籲人们悔改为人圣洁,许多人却充耳不闻;於是神便大加管教。然而,我们往往都不承认,神正在工作。

你也许会认识神一些大受逼迫的公义僕人,且看见撒但在背後猛施毒手。这人并不是要引人注目;他乃与神独处,这是你可以从他的讲道显而易见的。他对主全然赤胆忠心,在世人面前过着既谦卑又无瑕无疵的生活。你会听见他唤醒人心,呼籲悔改。他会慈爱地向人发出福音的要求,以致搅扰仇敌的巢穴。於是,撒但就施展千方百计,要在身心灵各方面攻击他。然而,这人晓得自己在神眼中,乃是纯正清白的;这也是你所知道的。他需要我们的祷告和支持。主必把他带到灵命的高处。

然而,这里另有一个神人;他正在经历烈火与逼迫。他因新闻界的报导,成为了众人的笑柄。他那些奢华的生活方式,更是众所周知。看起来,好像有人串谋,要使他身败名裂,事工了结;敌人轮番上阵。他受尽指责、诬揑、误引,以致他到处希望得着人家的同情与爱心。一些朋友的鼓掌,会叫他暂时得着鼓舞。然而,在他的内心深处,他怀疑这些困难都是出於神的。因着某种原因,他行差踏错了。他变得太忙碌,太出名,太自我中心了,以致没有回应神那崇高的圣召,没有在主里进深。凡是真正有分辨能力的得胜者都能感受得到。他们都晓得,神正要把他带回他的属灵根源。

我若受到不虔不义的敌人所侵扰,就必须找出原因:打发他们的,究竟是神,还是撒但?我若活在罪中,就该知道这些敌人是从何而来的!我不必为着要与魔鬼争战而发信求助。如果一直以来,神都对我动怒,我就不敢告诉人家,说魔鬼对我怒目相向。

请听听这可怜的喊声:「我给我的良人开了门;我的良人却已转身走了。他说话的时候,我神不守舍;我寻找他,竟寻不见;我呼叫他,他却不回答。」(歌5:6)

你会替这人感到婉惜,因为他渴慕像过去一般的亲近神,却不肯付代价恢复那关係。他仍然容让那些「小狐狸」,继续放纵情慾;同时,他又希望继续享受「良人」的同在。他从他的御用「妓寨」蹒跚出来,因喝了情慾的禁酒而酩酊大醉,而他却出去寻找「良人」「他到哪里去了?我嘱咐你们,若遇见我的良人,要告诉他,我因思爱成病。」可是,他再不在那里了,如今所留下的,只是窗外的一个影子,一些回忆而已。

「良人」决不会与一个不忠的爱人相近。难怪所罗门再也看不见他「良人」的影纵了;神再不回应他的呼求;孤寂与沮丧已经成为定局了。他因自己的情慾而大有所失!所罗门心中悲哀,泪流满面,又经历过可怕的噩兆後,还是连连回去犯罪。他在两爱当中,难以取捨。他纵慾後,就悔改;纵慾後,又痛哭;纵慾後,又後悔;纵慾後,又渴慕神;纵慾後,又祷告。可是,肉体总是占了上风。

我看见有些信徒因情慾与罪恶,错过了神在基督里崇高的圣召,难免悔恨不已。主的喜乐离开了他们。他们曾一度坦然说话,如今,却只好发问。他们谈及自己灵里的饥渴,并需要更认识主;然而,他们只言过其实。你可以看见他们黯然神伤,彷彿说:「是,我确实爱祂,需要祂;可是我无法摆脱这捆绑!」他们无法正视你的眼晴。

在我看来,全地最可耻的,就是失去主同在的感觉。我们回顾所罗门的悲剧,就会这样思索,这样既蒙福又有恩赐的人,岂能因自己放浪不羁的情慾,而出卖自己的名声、历史上的地位、王国、并与神的关係。

他曾站在以色列众人面前,训诲说:「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啊,天上地下没有神可比你的。 … 你向那尽心行在你面前的僕人,守约施慈爱。… 你的民因得罪你,你惩罚他们,使天闭塞不下雨,他们若向此处祷告,承认你的名,离开他们的罪,求你在天上垂听赦免 … 你的民若得罪你,你向他们发怒 … 他们若 … 想起罪来,回心转意 …求你 … 垂听他们的祷告祈求 … 赦免他们的一切过犯 … 愿耶和华我们的神与我们同在,像与我们列祖同在一样,不撇下我们,不丢弃我们。」(王上:8)

所罗门的證道曾经何等大有能力!他的灵曾经充满了奇妙真光。可是他错过了那崇高的圣召,选择不追求自己心中的良人,而寻欢作乐。他在晚年的时候,警戒年轻人说:「你趁着年幼,衰败的日子尚未来到,就是你说,我毫无喜乐那些年日未曾临近之先,当记念造你的主。」(传12:1)

他偏离了属天的异像,而沉迷於地上的追求。他好大喜功,大兴土本,终日与建築师匠人为伍。对於属世的人来说,他是一个有鸿图伟略,感作感为,勇於创新的人。他的工程实在不可思议。他无法抽空亲近「良人」,却有时间「为自己动大工程」(传2:4)。

所罗门雄心万丈,要建盖宏伟房屋、水池、葡萄园、花园、果园。他所建的圣殿,乃是当时世上最宏伟的殿宇,他花了十叁年,为自己建盖华丽的宫殿,又在黎巴嫩的林中设计了最别致的夏宫。他的建築包括审判院、堡垒、石城、马车镇、并在远处的新兴城市。他除了在耶路撒冷以东的Ain Karim建设花果园林并优美的公园以外,更建造了水库、水池、并水道,把水引到耶路撒冷并他那些广大的园囿。

王牧养了许多牛羊并珍贵的马匹。他手下有一千四百辆马车并一万两千名骑士。根据约瑟法斯(Josephus)记载,他的马车夫以金粉来装饰他们的长头髮,且穿上紫色的军衣。

所罗门组织了一队海军,为他运来金银、象牙、华衣、木材、香料、孔雀、并珍禽异兽,供他享用。他的杯子是以精金铸成的。他穷极奢华,财宝无法计算。他以大量的珠宝来赏赐宾客并妃嫔,又常常大排筵席,并以御用的诗班乐队、酒水、歌舞娱乐宾客。

示巴女王一看见所罗门那威风凛凛的皇家部队,就不禁歎为观止。他的马车队金光夺目;那些列队登上圣殿(即所罗门的天堂)的侍卫、骑士、并臣僕,更是阵容雄大。

然而,示巴女王所不晓得的,就是所罗门已经成为了国中最孤单最幻想破灭的一个人了;他在晚年的时候,有如行屍走肉一般。每一憧建竖并每一次的购买所带来的,只是内心更大的打击并失望。他因自己外在的成功,而倚靠自己,奋发图强。他因自己名成利就而心高气傲,对自己灵里的败退,视而不见。他视察自己的国家,而不省察自己,就感到自己胸有成竹,超人一等。他因自己声威远播,财雄势大,便自作主张,追求自己的梦想,而不听别人的忠告。

肉眼可见的事物吸引人心,成为聚焦,人心就越发冷淡。所罗门背道後退,被可见的事物所辖制了。曾有一段短暂的时期,他因自己那些工程而感到快乐,以致他可以说:「… 我的心为我一切所劳碌的快乐 …」(传2:10) 然而不久後,他承认说:「後来我察看我手所经营的一切事,和我劳碌所成的功,谁知都是虚空,都是捕风,在日光之下毫无益处。… 我所以恨恶生命 … 故此,我转想我在日光之下所劳碌的一切工作,心便绝望。」(传2:11-20)

何等可悲!众人都因他的眼光和幹劲而欣赏他。可是,他绝不晓得,原来他满心烦恼。他视察自己的工程,就感到厌烦。他实在说:「这是何等浪费!这些物质又有甚麽好处呢!它们并没有带给我甚麽快乐!」

我曾经稍稍身历其境,经历过那落空并徒然之感。我曾经花了许多时间,努力计划建设,自称「一切都是为着神的荣耀」。我对别人说,我是为主建设。可是,这些工程并没有带给我快乐,结果却满心沮丧,心中想:「我对这些建築感到厌倦,对筹款感到厌烦,巴不得有人会承接这些事。」後来有一天,我听见神崇高的圣召,要我在主里进深。那时,我才明白,原来自己忙忙碌碌,与「良人」脱节了。

我必须放弃一切,再无法因这等虚空的梦幻而浪费时间。我所梦想的农莊、圣经学院都必须化为乌有。我听见神这清楚的圣召:「大卫,你走错路了。与我同去,在山上与我相会,到那长满合百花的山谷,并发现那沙崙的玫瑰吧。来,拥抱我,我必以属灵的生命、平安、喜乐,使你心满意足。」

请看看所罗门的每一建築,你就会发现他试图以物质上的建竖,来填满他灵里的损失。

  • 以水道和水池,来代替活水。
  • 以位於Ain Karim 的草地凉水,来代替「良人」诗篇23篇的清草地上,并可安歇的水边。
  • 以耶路撒冷烫金的圣殿,来代替圣灵的殿。
  • 以他自己在数山上的牛羊,来代替祂千山的牛羊。
  • 以人的诗班,来代替天使的诗班。
  • 以地上的宝座,来代替天上的寳座。
  • 以所罗门的马车队,来代替万军之耶和华的车辇。
  • 以地上的宫殿,来代替天上的住处。
  • 以耶路撒冷金碧辉煌的街道,来代替新耶路撒冷那黄金街道。

所罗门试图以他的建築,来代替他心中所失去的,这不是很明显吗?你认为一个追随主的神人会有时间涉足於地上的梦想吗?一位神人该在基督里,坐在属天的地位,终日聆听神的计划,与全能神相交,以致他能从天上下来,建造灵宫。

为什麽有那麽多诚恳的神人都因许多事工、规模宏大的建築工程、并花费时间的梦想,而停滞不前?这并不是说所有的建築工程都是虚空的。毫无疑问,神许多僕人切实为着主的荣耀,而用心建设。神有为祂建造并拓荒的人,他们只根据需要来建造;所以,都该受鼓舞,得持支。

可是无容置疑,今天许多宗教上的建设与计划,都是由於神人错过了崇高的圣召。他们错过了属灵方面的进展,就转向物质。他们以自己的手大兴土木,因为他们在追求基督方面停滞不前。那些最忙碌的人会拟定最大的计划;俗语有话:「人们愈张扬,就愈缺乏深度。」("The more parade, the less depth.")

这话不仅可以应用在传道人身上,会众也会如此。为什麽信徒都对房子、土地、财富,那麽著迷?为什麽他们都追求奢华、安逸、并享乐?因为他们拒绝了神崇高的圣召。自我至上;安全享乐就取代了主的负担。

「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腓3:8)

正如所罗门一样,保罗也两次与神相遇;第一次在往大马色的路上,後来又在大马色犹大家里领受了圣灵。保罗大可以凭着这两次与神相遇而来的能力,到处分尝他那些超自然的见证;那是会令人何等兴奋。然而,保罗听见神更高的圣召。他像所罗门一样,听见「良人」说:「来与我同去,到我的园子里多认识我。」

保罗追随「良人」到阿拉伯去了。根据所有传福音的标準,他一定是疯了 – 他放弃了别人即时的应许。许多灵魂失丧,他又蒙神膏抹。何不马上到那些发白的禾场去?反之,他独自一人,撇下了所有宗教上的要求,忘记一切,为着那奖赏努力面前;基督乃是他方一切。对於保罗来说,阿拉伯正是他的青草地、长满了百合花的山谷、爱宴的厅堂、灵粮的筵席;他可以在那里看见那灿烂夺目的沙崙玟瑰,满有荣耀与威严。

感谢神,神的百姓正感到心中激动;神许多灵里饑渴的僕人正在听见祂崇高的圣召。我看见许多心灵都急着要亲近神,在主里进深。他们因心中不得满足,而来到了自己的尽头。我每到一处都听见信徒说:「一定有更多的!我希望看见耶稣!我希望出去与祂相会!我希望得着有关祂的新鲜启示,渴慕祂的丰满。肤浅的讲道、忙忙碌碌的生命、誇张的宣传、并自我炫耀的心态,实在令我厌倦不已。我希望看见耶稣!」

时日无多了,人们即将再听不见那祟高的圣召。你会「离开一切,与祂同去」吗?我不希望站在审判台前,听见祂说:「我呼召你,你却拒绝了我。」被神判为漫不经心,轻佻浮躁、漠不关心,那是何等可怕!

现在,基督必须在凡事上都成为你的主宰,否则,祂就无法是你的主!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