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根断了的骨头 | World Challenge

叁根断了的骨头

Tim DilenaFebruary 20, 2021

多年前,我们在底特律植堂时,在週五晚上举行了祷告会。有一次,有两位妇女祷告,有一名男子仅仅坐在那里读经,还有一名被邪灵附身的人在一个角落发作,我则坐在那里心中想:「这是国中最糟糕的祷告会;假如我不是牧师,我就不会来。」

当时,这两位妇女在街上找著了一个人;他曾在前一个晚上被打,叁根骨头都断了。他们对他説:「你要来参加我们的祷告会, 且会在那里得医治。」

他们一同走进来,对我説:「牧师啊,我们领了一名将会得医治的人。」我心中想:「不是在这祷告会里。」而且,我甚至不善於为人得医治而祷告。我常常感到自己替人按手,却没有甚麽事情发生。我为要保障自己,就会这样说:「神啊,若是你的旨意,让他们得医治吧。」

不仅如此,保罗使徒赞同我! 「同样,我们的软弱有圣灵帮助。我们本不知道当怎样祷告,但是圣灵亲自用无可言喻的叹息替我们祈求。」(8:26).

於是,那断了肋骨的人説:「是的,我想得医治。」

我心中想:「好…」我按手在他身上, 两位妇女,甚至那读经的人也这样做。我说:「神啊,他确实需要的医治乃是心中的,但若是你的旨意,求你医治。」这甚至不是个好的祷告。

那人突然拍拍自己,説「我得医治了。」

我説:「不,你没有。」

他开始拉开綳带,説:「我是认真的。我得医治了。给我打一拳吧! 」

我乐不可支。「哦,行得通了! 这是稀奇的。」

因此,我喜欢William Cowper在十七世纪説:「撒但看见最软弱的圣徒屈膝祷告,就会颤慄。」祷告不是我们的问题; 乃是神透过我们祷告。我在祷告上惟一失败的方法,就是缺席。 

Tim Dilena牧师曾於底特律市中心牧会30年後, 於纽约市的布碌崙会幕教会事奉, 以於路州牧会5年。他於2020年5月成为了时代广场教会的主任牧师.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