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危不乱的信徒 | World Challenge

临危不乱的信徒

David WilkersonJanuary 15, 1986

(这篇道乃多马‧孟顿(Thomas Manton)於十七世纪所传讲的。我们已将之意译;如今,这篇道就如昔日一般,大有能力。临危不乱的信徒就是那些已学会在任何一切景况中欢喜快乐的。)

「常常喜乐!」是个命令,且是对所有信徒一个毫不间断的命令。神说祂的儿女必须刻意时时且在每个景况里都欢欣喜乐。欢欣喜乐并非我们的选择,乃是 神的命令。若我们蒙受试探,把这些话当作一个选择,我们就削弱了 神对我们的重要吩咐。

除非 神得著我们的喜悦,否则,祂还未得著我们的心。为要阐明这真理,我要挑战你去采取叁个步骤,好让你因 神我们的救主而喜乐:1. 务要除去所有拦阻喜乐的障碍;2. 务要深信喜乐是必须的;3. 务要常常实践喜乐的心。

如今,让我给你一些序言,然而这并不是容易的。比如,当我们晓得我们遭受患难乃是 神所容许的,我们岂能喜乐?当祂发怒,或因一些可避免的悲剧而喜乐,我们心中快乐岂不是愚昧吗?

甚至若我们能在困难和逼迫中欢呼,你也许会认为这是不合情理的。当 神亲手施行管教,从而更正我们,我们岂能喜乐?我们会否因此而快乐?让我毫不犹疑地回答 – 神并不期望我们会因那些直接从祂而来的试炼而喜乐。「虽然无花果树不发旺,葡萄树不结果,橄榄树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粮食,圈中绝了羊,棚内也没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华欢欣,因救我的 神喜乐。」(哈3:17,18) 甚至若 神定意以饥荒和失败来更正我们,「然而我要因耶和华欢欣!」

灵里的喜乐既非无知,也非不恭敬;乃是当其馀一切都败落时,我们却因 神而满足,尊荣祂。我们敬虔的满足会向祂显示,衪乃我们一切所需,因为衪本身是不受困难所影响的。我们要时时刻刻都活在 神慈爱的崇高「洞穴」里,从而以信心超越环境。这样,当自然的势力要令我们哀哭时,我们却学会微笑。「你(神)遇见灾害饥馑,就必嬉笑;…你也不惧怕。」(伯5:22)

外在喜乐的理由都会一一消逝,而我们却会因主而喜乐;这并非罪恶。因为无论我们在世上经历何等苦不堪言的遭遇,我们在主里现今并将来的基业乃为我们存留在荣耀里;这乃是 神所亲自保守的。

我们需要在患难与支持两者之间有所辨别,兔得我们落在困难中。两者可以且必须共存,因为在所有世俗的苦难中,我们必须「哀哭的,要像不哀哭」(林前7:30)。总之,困难是必须的,好让我们能认识 神王权的力量;同时,祂的安慰必叫我们能够承担困难。

诚然,那发出诸般安慰的 神绝不要衪儿女在苦中发昏,彷彿喜乐一去不复返。我们只要仍然以衪为自己的分,就绝不会全然被毁。「我心里说,耶和华是我的分;因此,我要仰望衪。」(哀3:24) 我们若敬虔,就必遭受逼迫;然而我们不会被弃。我们会遭受困难,却不会被打败。我们也许被打倒,却不会遭毁灭。岂能如此?因为神正住在我们里面!惟有经过信心上的试炼,我们才会认识祂为生命中真正的欢欣喜乐。

我们能够忍受这些苦难,因为当祂更正我们时,我们能够仰望父神而找著慈爱。祂的管教并不只出於祂的公正,怜悯乃是祂用以炼净我们的杖。「我父所给我的杯,我岂可不喝呢?」(约18:11) 我们能够喝那苦杯,因为我们凭著信心,就能得蒙保证,得知原来将之递给我们的,乃是那无所不知,慈悲父神的手。

这体恤儿女的父 神大有怜悯,必把那苦杯化成我们的益处。「生身的父都是随己意管教我们;惟有万灵的父管教我们,是要我们得益处,使我们在衪的圣洁上有分。」(来12:10)

我们的 神激励我们要更加谦卑,鄙视世俗,且对衪满有确据,我们为何要感到沮丧?当祂等待已久,希望我们单单渴慕衪,我们岂能心绪不宁,闷闷不乐?因为我们那管教人心的圣洁 神也是位慈爱的天父!我们能够喝下苦杯,从而印证诗人以下的话:「你们要尝尝主恩的滋味,便知道祂是美善,投靠衪的人有福了。」(诗34:8)

若我们的父神容许暂时的患难来为著永恒的荣耀而準备我们,喜乐之泉就必透过我们的眼泪而湧流出来。「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林後4:17)

「哀恸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安慰。」(太5:4) 有关喜乐的一个错误观念如下:主应许过要赐福给凡为罪哀伤的人,我们岂能喜乐?为罪哀伤乃惟一引到悔改之门,因为罪恶与诅咒必使我们与公义隔绝。我们若不在主里面,就得不著安慰,无法对律法所带来的恐惧有所回应,无法脱离良心上的谴责,得不著保障,好免受审判和地狱之苦。

我们既已轻心大意地得了罪的工价,所以,除了泪如泉湧,存著恳求的心呼求 神以外,我们还可作什麽?衪首先的作为,使我们归向祂,就是要把我们逐出愚人的乐园;在那里,我们会因除主以外的任何一切事物,而虚空地欢喜快乐。所以,我们必须心灵破碎,谦卑自己,才能治死自己对罪恶的兴奋与私慾。当我们能看重主的医治大恩,过於世上一切吸引人的欢乐和物质享受,漫长的痛苦哀哭就都是值得的。

世上至危险的,就是当一个人晓得自己迷失了 – 有危险会被定罪 – 而还不为自己的罪而忧伤。但对於一个诚心悔改,心中忧伤的,喜乐必然临到!我们一旦因自己的需要而到祂施恩座前,神就已準备好要医治我们。「因为那至高至上,永远长存,名为圣者的如此说,我住在至高至圣们所在,也在心灵痛悔谦卑的人同居,要使谦卑人的灵甦醒,也使痛悔人的心甦醒。我必永远相争,也不长久发怒;恐怕我造的人与灵性,都必发昏。因他贪婪的罪孽,我就发怒击打他;我向他掩面发怒,他却仍然随心背道。」(赛57:15-17) 然而,主又补充说:「我看见他所行的道,也要医治他,又要引导他,使他和那一同伤心的人,再得安慰。」(57:18)

可见,为罪哀伤总会带著喜乐的种子;一个谦卑的信徒会因自己心中为罪破碎,而喜乐!对他来说,以一个小时来诚心省察己心,悔改,比许多个晚上的兴奋娱乐,更有意义。他宁可接受来自 神管教手的安慰,而不要世上的玩乐。他甚至宁可悔改而痛苦流泪,好治死己罪,且尝到主那征服人心的慈爱,也不要世界所提供的名誉地位。能够因自己令 神伤心而难过,就是以祂为乐的先决条件之一。

一个哀伤痛悔的信徒决不肯与一个不虔不义,却名成利就的人交换身份。而这优先次序证明我们内里实在存著那难以磨灭的喜乐。那还不是在主里完全的喜乐 (这是惟当我们到天上去,才能尝到的),乃是搀杂了忧愁和无法发出的唉哼的喜乐。在主里真正的悔改,本身乃是荣耀,无法言谕的喜乐。

除非我们爱慕且渴慕祂,胜过其馀一切,否则,祂并非我们的 神。不论世界会崩溃或存留,不管我们能把自己所宝贵的,一概保存,或将之失去,主依然是我们满足的泉源!「又要以耶和华为乐;祂就将你心里所求的赐给你。」(诗37:4)

然而,除非对救赎主的爱慕与讚美如此占据我们,以致我们不顾自己是否名成利就,否则,就们的心就尚未完全。惟当我们失去一切自然的遮盖,而单单看主为自己喜乐的原由,我们才能一心爱祂。「你使我心里快乐,胜过那丰收五穀新酒的人。」(诗4:7) 这种对 神专一的心态会释放我们,好让我们在失去其馀一切时,还能拥有自己的挚爱。「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为至宝。」(腓3:8) 保罗曾再次写及这「朽坏的物质」(“the spoiling of goods”)乃世人甚至无法解读的:「知道自己有更美长存的家业。」(来10:34)

神一旦使这属祂的喜乐存留在我们心里,它就会成为我们在痛苦,贫困并蒙受耻辱时的坚固支持。这样,没有什麽能胜过我们的喜乐了。我们将会被以下两者之一所充满:世俗的成就和聚敛所带来的玩具与琐事,或创造者的属天事物。由於贪爱情慾上的享受会构成罪恶之根,属肉体的私慾总会引诱我们,使我们偏离 神。「但各人被试探,乃是被自己的私慾牵引诱惑的。」(雅1:14)

如今,满足肉体的倾向正是教会衰落的原由。由於这种需要乃是我们与生俱来,在我们的性情里根深蒂固的,我们非争战,不能将之脱离。比如,我们若定意迎合自己在权势与名利上的需要,且存著甚至丝毫难以觉察的傲气,这些私慾就会越发增长,很快使我们的灵魂在情慾享受上放浪不羁。所以,为要不因顺从肉体而受捆绑,我们可以转向更崇高的喜乐。就如更大的钉子能把木头上的小钉子除去。

有罪的性情会贪爱逸乐,过於单单爱主;在性情上已被更新的则会看 神为他极大的赏赐,且喜爱属灵的事。「因为随从肉体的人,体贴肉体的事,随从圣灵的人,体贴圣灵的事。」(罗8:5) 我们嚐到新鲜的麵包,就不会喜欢吃橡实 (acorns)。同样,当我们在主里得著了那永不朽坏的宝贝,我们那属肉体的私慾就会渐渐死亡。

当我们的喜乐努力朝著属天的目标往上直奔,好达成 神所喜悦的,它就会滴下满足之心,使之累积起来。比起信徒在主里的喜乐,情慾上一些琐碎的满足就会变得索然无味。我们一旦嚐过 神所隐藏的吗哪,埃及的葱蒜和肉锅就会令人呕心。「…我们必因你欢喜快乐;我们要称讚你的爱情,胜似称讚美酒…」(歌1:4) 以 神为乐会除去我们属肉体的欢乐,正如烈日的光芒会使火焰显得黯淡。

再者,「…因靠耶和华而得的喜乐是你们的力量。」(尼8:10) 喜乐会把我们提升到圣洁的生命。当我们想到服事 神,就往往会感到漠不关心,或枯燥无味。惟当我们进入祂的喜悦,我们才能克服这灵里的死亡;在衪里面的喜悦就如被浇在停滞不前的轮子上的润滑油一般。

「义人哪,你们应当靠耶和华欢乐。」(诗33:1) 凡从全能 神领受过属神性情的再不会因世上的事物而满足。当我们怀著新的性情而不断转向父神,我们就能摆脱属肉体的欢乐,将之看作给猪吃的豆荚一般。「…叫我们既脱离世上从情慾来的败坏,就得与 神的性情有分。」(彼後1:4) 心灵的改变也会使我们的慾望有所改变。一颗纯净,追随 神的心总会以祂的旨意为至上。

我们的生命必须被改变。圣洁的顺服心总会产生喜乐的美果。「你们若遵守我的命令,就常在我的爱里;正如我遵守了我父的命令,常在祂的爱里。这些事我已经对你们说了,是要叫我的喜乐,存在你们心里,并叫你们的喜乐可以满足。」(约15:10-11)) 存著敬畏 神的心行事,且蒙受属神的安慰,乃 神慈爱不可分割的两方面:「…凡事敬畏主,蒙圣灵的安慰…」(徒9:31)。敬虔的生活就是惟一安宁的生活:「我们所誇(或作「可喜」)的,是自己的良心,见证我们凭著 神的圣洁和诚实,在世为人,不靠人的聪明,乃靠 神的恩惠,向你们更是这样。」(林後1:12)

若我们落在罪中,以致与 神的平安隔绝了,我们在祂里面的喜乐就会大大受损。一颗为要得蒙 神不断爱抚而跳动的温柔心无法轻看罪恶,因为罪恶会打断它所珍惜的相交。

喜乐的心有其实际的一面。而若这没有被不断实践起来,就无法持续。若我们忽略 神对我们救恩这重要部份,它就会萎靡不振,以致我们会无法向主唱出爱歌。然而,若我们不断将之实践,就能将之保持并加增,直到它至终会成为我们灵魂至刚强的一部份,愿意且能够掌控其馀每一样所爱的。

那些听从施洗约翰悔改之道的群众「情愿暂时喜欢他的光。」(约5:35) 而主比喻里的石地「欢喜领受… 不过暂时相信,及至遇见试炼就退後了。」(路8:13)

由於因 神的恩惠而来的喜乐可以被肉体上那有毒害的软弱所胜,我们必须使之在我们的意志里根深蒂固,不断使用它,给它滋养,直到我们见主!

如今,我们要重新考虑我所提过的一些事情。罪恶会入侵且肆虐我们的灵,以致我们必须挣扎,才能叫喜乐的心胜过罪所带来的愁苦。大卫从他个人上的经历明白到,罪恶会如何令 神掩脸,夺去一切喜乐。「我闭口不认罪的时候,因终日唉哼,而骨头枯乾。黑夜白日,你的手在我身上沉重;我的精液耗尽,如同夏天的乾旱。」(诗32:3-4) 「不要叫 神的圣灵担忧;你们原是受了祂的印记,等候得赎的日子来到。」(弗4:30)

请注意保罗那说服人心的声明,有关令圣灵担忧:「污秽的言语,一句不可出口,只要随事说造就人的好话。」(弗4:29) 口舌上的罪恶会把深藏於心的意念显露出来,而比起与那来自我们圣洁父神的喜乐湧流有所隔绝,世上多少的高言大智都不值一提。「淫词、妄语、和戏笑的话,都不相宜,总要说感谢的话。」(弗5:4)

我们心中不满,爆发怒气,与人争辩,并存著极小的嫉忌和报复心态,就会让小小的话语一发不可收拾,摧毁我们因 神而喜乐的心。不管是满有技巧,爆发怒气,或稍微含著性暗示,任何虚妄的言谈都是个「杀人行动」,必须被征服且治死,免得我们的良心被烙,麻木起来。

若我们已伤害过自己的良心,那又如何?因著 神的怜悯,我们不必永远被这痛苦所困。我们必须首先谦卑自己而悔改,在主里更新自己的信心,接受赦免,且让祂的恩典来拯救自己脱离灵里的荒凉景况。由於 神已赐下悔改的恩赐,我们可以相信祂必恢复祂的救恩之乐,好让我们破碎的心灵能得蒙复兴,且得痊癒。「求你使我仍得救恩之乐,赐我乐意的灵扶持我。」(诗51:12)

神已準备好去接纳凡认罪悔改,渴望归回祂的人。「我向你陈明我的罪,不隐瞒我的恶;我说,我要向耶和华承认我的过犯,你就赦免我的罪恶。」(诗32:5)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