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必满心慈爱地回应忧伤心灵 | World Challenge

主必满心慈爱地回应忧伤心灵

David WilkersonNovember 30, 2009

我实在因主满心慈爱地回应忧伤心灵,而感到希奇。当我读经时,我发现那被忧伤所胜的心灵比一切更会激动我们的 神。

忧伤的定义就「深深的忧愁」或「极大的急难所导至的悲哀」。据以赛亚说,主曾常常亲身经历这种至痛苦的情绪:「祂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赛53:3)

我们可以从马可福音第五章读到一个大能的例證,说到 神必满心慈爱地回应忧伤的心灵。这章书记载了主与那管会堂的睚鲁,和一个久患血漏的妇人相遇。

身为迦百农会堂的主管,睚鲁有份於那排斥主的宗教系统。我们并不晓得睚鲁个人上对主的想法,但我们确知他亲眼见过祂的医治大能。主多半在睚鲁的会堂里医好了一个人枯乾的手。而且,当主赶逐那喊著说:「你是 神的儿子。」(可3:11)的邪灵时,睚鲁多半也在场。

睚鲁也一定知道主在其他城市(比如哥拉汎和伯赛大)所行的异能。他和迦百农其他的长老们都曾煽动众人去排斥主。因此,主说过:「迦百农啊,你已经升到天上;将来必坠落阴间;因为在你那里所行的异能,若行在所多玛,它还可以存到今日。」(太11:23)

可是根据我们从马可福音第五章所读的故事,当时,忧伤之情已临到了那会堂主管的家里。他那十二岁的女儿卧病在床,「快要死了」(可5:23)。这情况诚然令睚鲁重新考虑耶稣。

睚鲁因大大忧伤而到主面前来。

我怀疑,若这急难没有临到睚鲁的家,他会否来找主。请试想:甚至行神蹟医治那枯乾的手都不能感动睚鲁。众人曾经成群结队去听主讲道,看祂行神蹟,然而,睚鲁却从未受吸引,要去找祂。或许睚鲁自己的女儿知道有关主的事,因为圣经说,儿童们都相信衪,且讚美衪。我可想像这患病的小女孩恳求说:「爸爸,去找耶稣吧。祂必医治我。」

当时,睚鲁的爱女病重垂危。这会堂主管去向主来助以前,心中有何挣扎?他社交圈子里的人都讥诮主,说祂是假冒的。他们存心要毁掉祂,甚至同谋要除灭他。若睚鲁去向耶稣求助,他就会遭人排斥、隔绝、讥笑。他所要付的代价,不仅是他在会堂里的职位,更是他在那宗教社团里的地位。他一定会被人摈弃。

我相信为此圣经记载,当睚鲁终於寻求主的时候,「有许多人跟随拥挤他。」(可5:24) 若他把主带到自己家里去,迦百农的人都想看看有什麽事情会发生在这会堂主管身上。

睚鲁伏俯「再叁的求衪」时,主有何回应?圣经记载:「耶稣就和他同去…」(可5:24)。即使睚鲁对主的信心是由於他忧伤的心,主却满心慈爱地回应了他。我可想像门徒们当时的感想:「当睚鲁这个人一帆风顺时,他并不要与主有任何瓜葛。现在,他只因有困难而去找衪。睚鲁来找主,是因为他没有别的选择。」

没有错,睚鲁来找耶稣,全是因为他心中忧伤。然而事实上,我们所服事的救主必因我们的创伤、痛苦和忧伤,而满心慈爱地一一回应。请试想:我们都曾经像睚鲁一样。过去,我们都曾经忘记主,忽略衪,或许甚至弃绝祂。然而,我们的 神最关心的问题就是:「如今,你对我如何?你在目前的忧伤中,会呼求我吗?」

甚至当 神管教以色列民时,衪都深深感受他们的痛苦。根据士师记10:16,「耶和华因以色列人受的苦难,就心中担忧。」照著字面解,神因祂的子民而哀伤,深深痛苦。直到那时,祂曾告诉那世代的人说:「我再也不会拯救你们了。」但当时,他们心中悲痛,衪就有所回应。

我们可以在全本旧约圣经找著这模式。我们屡屡读到:「神因他们的哀哼而後悔了。」这词句意味著「怜悯、悲哀、发出安慰、减轻重担」。

甚至 神施审判时,祂也会因衪的儿女而忧伤。诗人发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声明说:「(祂)为他们记念祂的约,照祂丰盛的慈爱後悔。祂也使他们在凡掳掠他们的人面前蒙怜恤。」(诗106:45-46) 当 神看见祂的儿女感受痛苦时,祂不仅会因他们而忧伤,祂甚至会使他们在敌人面前蒙怜恤!

或许你正因某种重大的忧伤而身受重担。也许因为你所亲爱的人正在受苦,落难或感痛苦。也许你的儿女背道,渐渐在罪恶死亡中沉沦。或许你所爱的一个人正面临既严峻,又咄咄逼人的财务困境。让我对大家说:主正因你的忧伤而受感动。

主会在我们的痛苦中与我们同行,正如祂待睚鲁一般,实在奇妙。然而,当神蹟彷彿将至时,事情也可能会迟延。主虽与睚鲁同在,事情却有所迟延,以致他女儿死了;这件事令睚鲁落到一个绝望的地步。

当主因有人切切摸著祂,而有所回应时,睚鲁所求的神蹟就被耽拦了。

他们在到睚鲁家去的途中,遇见了一个长期患血漏的女人。十二年来,她都流血不止。她实在渐渐死亡。根据那行医的路加,她「在医生手里花尽了她一切养生的,并没有一个人能医好她。」(路8:43)

根据犹太人的律法,这女人是「不洁的」。对於我们,她代表「不洁净」或被罪恶捆绑的一种信徒。其实,有些读者正因他们过去一些无可救药的罪恶,而「流血不止」。多年来,他们的灵命已因一些失败的战役而渐渐衰弱。

十二年来,这女人都在这种战役中搏鬥。她曾到处求医。她听见那里有个专家,就心存指望。然而,她所谘询的每一个医生只会覆述她的故事,而说:「这是我的难题。」他们只会收诊金,且向她发应许。可是每一次,她都满心沮丧地回家。这女人一定曾经这样想:「没有用了。我的情况是绝望的。我会继续受苦,直到我渐渐死亡。」

很可悲,我看见如今许许多多信徒都像这女人一样。他们会跑到任何提供答案的地方去。他们会再叁解释自己的难题,盼望自己这次会找著拯救。他们只想有人会使他们的心「不再流血」。

当时,这受苦的女人再次求医。这次,她要摸著这人耶稣,只要摸著他衣边。她果然这样做,就马上得医治了!

主随即转过身来,问道:「谁摸我的衣裳?」「那女人…就恐惧战兢」(可5:33) 她为什麽恐惧战兢?因为按礼仪,她是不洁的。她甚至不可与其他人一同敬拜,又何况摸著任何人呢?犹太律法声明:「妇人在产血不洁之中,要家居叁十叁天;她洁净的日子未满,不可摸圣物,也不可进入圣所。」(利12:4)

这女人怕承认自己所作的。其实,她有理由为自己的性命而担心。然而,「那女人知道在自己身上所成的事,就恐惧战兢,来俯伏在耶稣跟前,将实情全告诉祂。」(可5:33)

现在,我们看见有两个原因主为何容许睚鲁所求的神蹟迟延。

第一个原因就是主要除去这女人的污秽之感。祂要利用那时刻来公然除去她的羞辱。

我知道许多信徒都像这女人一样,因自己「不洁」而被恐惧的阴云所笼罩。也许这是你的写照。你被罪缠扰已经很久,以致你会这样想:「我满有罪污的过去怎麽样呢?若主全然医治,那我一定有问题。我在这教会里格格不入。这是个圣洁的地方,但我是不洁净的。」

我说,你若置身於一家关怀人的好教会,那你就在一个适当的地方 – 因为医生正在那里!没有人会管你过去如何邪恶,或者你「不洁净」已有多久。反过来,他们该关心你,而只问:「你想得医治吗?」

接著就是第二个原因主为何在睚鲁所求的神蹟上有所迟延:衪试图教导睚鲁一个深奥的功课。请想像当时的情景:睚鲁切切要把耶稣带到他女儿的床前。然而,这患血漏的女人滔滔不绝,把自己的事情全盘托出。根据圣经,她花了许多时间,「将实情全告诉祂。」

我不禁思索:「睚鲁有否对自己说:「这女人已病了十二年。难道她不能多等几个小时吗?我的女儿现正垂危。」我想像他手足无措,仔细看看有没有人来报讯。

事实上,主大可以一直往睚鲁家去,而绝不迟延。祂大可以马上医治那女人,而不听她细诉详情。然而,祂为著一个原因而被耽搁了。以下是祂想教导的部份功课:我们有可能只会著眼在自己的苦难和痛苦,并我们需要一个神蹟上,而无法因主为别人所作的而欢呼。总之,我们的痛苦能蒙蔽我们,以致我们看不见别人的需要。

接下来就是那功课的第二部份:当我们看见主为别人所作的,我们的信心就会被建立起来。我相信主试图以这情景来加添睚鲁的信心。祂也许曾对睚鲁这样说:「睚鲁,我知道你心中迫切。你女儿的情形,我瞭如指掌。然而,难道你无法同情这可怜的女人吗?她天天受苦,已有十二年,相等於你女儿自从诞生下的每一时刻。」

你的祷告是否迟迟未蒙回应?你看见周遭的人胜利在握,既被 神摸著,又得医治,得著神蹟 – 你却在自己的苦难中全然无助吗?你会对 神不耐烦或生气,这样呼求说吗:「主啊,为什麽我没有?我所求的神蹟呢?它为什麽会迟延?」?倘若如此,你就全然错过了那重点:「主试图建造你的信心。祂要你脱离忧伤之感,而无论有何迟延,都倚靠祂。祂正在向你显示,衪能动工医治你周遭数以千计的人,又同时定睛在你身上!

当一切都彷彿绝望时,衪必特特地回应你。

我不禁思索,究竟睚鲁有否听见主对那女人所说那些希奇的话:「女儿,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的回去吧;你的灾病痊癒了。」(可5:34) 我怀疑睚鲁是否没有听见,因为他当时只聚焦在那来报讯的人身上。圣经记载,当主还在向那女人说话行神蹟时,睚鲁就接到了令人心寒的报告:「你的女儿死了。」(5:35)

哦,撒但一定在睚鲁耳中大灌虚谎,说:「这一切都是徒然的。耶稣不能为你作什麽。神蹟奇事并不存在。这女人自称痊癒了,但那是真的吗?」接著而来的就是报讯的人那些刺耳的话:「何必再劳烦夫子?」请想想这里的言外之音:「没用了。神行神蹟已经太晚了。耶稣,谢谢你。可是,你耽搁了太久,无法帮助。」

在这过程当中,我可以听见有声音责备睚鲁说:「你倚靠这耶稣。你俯伏在祂跟前求衪帮助。但这一切都行不通。现在,你要咬紧牙关,回到会堂去。耶稣无法帮助你。」

然而,主都一一听见了。当时,衪看见了睚鲁脸上那些恐惧、沮丧并忧伤的表情,便对他说:「不要怕,只要信。」(可5:36) 我相信主对当时的群众并今天我们说话:「与我同行,呼求我,且存著悔改心俯伏在我脚前是不够的。你们必须倚靠我。你们必须相信我能起死回生。」

的确,睚鲁的信心经历了最终极的考验:他必须正视死亡。这心灵破碎的人所爱的女儿已经死了。请想像当主抵达时,他家中那混乱的情形。我想像睚鲁的妻子倒在他怀里,哭著说:「你到哪里去?已经太晚了。我们的宝贝女儿去世了!」

按照当时的风俗,那些受僱,职业性的哀悼者都在那场合里大哭大叫。然而,主看见了这一切,就对聚集的人说:「为什麽乱嚷哭泣呢?孩子不是死了,是睡著了。」(5:39) 人们有何反应?「他们就嗤笑耶稣。」(5:40) 他们再弃绝了主所说的话。

蒙爱的信徒啊,这情景反映了主对我们的要求。我们都要面对自己的困惑、恐惧、讥诮并对死亡的看法,而遵守这些话:「不要怕,只要信!」

我们不晓得睚鲁信心刚强,或者心中被恐惧所压。我们只知道,众人都因接著所发生的事而大为震惊。主扶著那死了的女孩的手,说:「「闺女,我吩咐你起来。」那闺女立时起来走;他们就大大的惊奇;闺女已经十二岁了。」(5:41-42)

教会啊,当面对绝望与死亡时;当所有可能性都陨灭,人的能力都到了尽头时,我们都要再叁以主的话语来提醒自己:「不要怕,只要信!」你也许会说:「但当我满心痛苦时,我连相信的力量都没有。我太软弱,力不可支了。」我承认甚至经过了五十八年的事奉後,我还是要祈求说:「主啊,你必须加添我的信心。我凭自己无法相信。」然而,我也可只见证说,圣灵必信实地成就这工。祂对我从不误事。」

最後,保罗说,时候将到,我们「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弗6:13) 即使我们痛苦忧伤,身体软弱,我们还是要倚靠 神的道。睚鲁和那患血漏的女人都曾经如此。他们决定:「我只要摸著祂衣裳。」

我们在自己的战役中只需要那能起死回生的主!

大卫曾在一首诗篇里写到 神「吹气就奠定了繁星」。请试想:神口中的气铺张了每一个星系。大卫对我们说:「当你在痛苦中,你要停下来,抬头仰望。你会晓得:「若 神能成就这一切,祂诚然能满足我的需要。」我同意。若你在痛苦中聚焦在 神的威严上,你所得著的,将会超过牧师所能给你的答案。

你也许因 神还没有发出回应,而以为祂已误事。让我告诉你,神蹟奇事已经开始动工了。如今,祂正在成就你的拯救;而且,自从你开始祈求的那一刻,祂一直都在动工。祂应许过绝不离弃你。海会匉訇翻腾,山会摇动到海心;而且凡可震动的,都必被震动。然而祂绝不会被震动,衪对祂教会的美意也是如此。

让我对同性恋的说:「不要追溯你的过去,在你的生活方式上寻根究底。务要凭信心亲近主,像这女人一样,亲自摸著主。」让我对那些被罪缠累的说:「不要四出求助,说这情况是绝望的。务要凭信心亲近主,摸著祂,顺服祂;祂必医治你。」让我对那些忧伤的心灵说:「你要把重担卸给主,然後把一切交托给祂。不要怕,只要信!」

你摸著主 – 伸手触摸祂的衣裳 – 你就会得著衪的能力。我们得知,当那患血漏的女人摸著祂时,「有能力从自己(祂)身上出去」(可5:30)。这表示有能力胜过所有不洁净的,并罪恶死亡。

请谨记,祂乃创造万有(包括你我)的 神。若 神在那犯了谋杀和姦淫的大卫里面创造了一颗清洁的心,祂也能同样为你成就。祂能把你的生命改变过来。务要「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来12:2)

亲爱的圣徒啊,主如今正在你的战役中与你同在。正如那患血漏的女人一样,你可以亲近衪摸著祂。正如睚鲁一样,你可以经历主那使人复活的医治大能。在一切迟延的事情当中,祂正伴你同行。而且,祂已胸有成竹要把你从死亡带进生命里。不要怕 – 只要信!

Download PDF

DAILY ENCOURAGEMENT IN YOUR INBOX

Sign up now to receive our Daily Devotional or E-newsletter.

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