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必明暸自己的苦难 - 你已经得著恩典 | World Challenge

你不必明暸自己的苦难 - 你已经得著恩典

David WilkersonNovember 6, 2000

我们邮寄名单上有一位主内的妇女写了一封令人心碎的信,内容如下:

「1972年,我们那患了唐氐综合徵(Down’s Syndrome)的儿子因肺炎去世了,他当时只有17个月大。7年後,於1979年,我们又丧失了15岁大的儿子,他在後园爬树时曾经触电致死。

如今,我们那24岁的儿子患了糖尿病。我又因癌症正在接受化疗。我诚心请问 --- 问 神「为甚麽」是否犯罪?衪了解我们人非木石吗?

大卫牧师,你有否曾经对 神生气?我曾经有,我且知道这是错的。这些思想令我自惭形秽,但我试图明白信徒为何连连受苦,心中就困惑不已。我晓得我们不比别人更配受恩,但我因重重忧患而心惊胆战。

我曾经恐惧不安。我虽受苦,却要以坚强的信心来取代惧怕的心。可是,我还是不断发问 --- 为何苦难重重?这情况还要持续多久?」

我只能想像她眼见儿子触电致死,躺在地上,有如晴天霹雳。我了解这母亲的呐喊:「神啊,我为什麽又要埋葬另一个儿子?为甚麽两个儿子都去世了,另一个又患上绝症?我身患癌症,又因化疗而身体衰弱。我们都受尽打击,为什麽苦海无边?」

我无法解释这家庭为何遭遇重重患难,但我可以告诉你 --- 问「为甚麽」并非罪恶。甚至我们所称颂的主身悬十架,痛苦万分时,衪也曾经如此发问。圣经说主亲身「多受痛苦,常经忧患」(赛53:3) 我相信主充份了解我们的问题,因为衪全然体恤我们的苦情。

衪听见我们这样的呼喊:「主啊,你为什麽让我经历这些苦难?我知道这并非来自你的手 --- 然而你却让魔鬼攻击我;我为甚麽每天起来都感到乌云密佈? 我为何要遭遇如此痛苦?噩梦几时才会了结?」

世俗之见试图理解今生的苦难。许多不信的人曾经问我:「玮克森先生,你的 神若是真的 --- 衪若正如你所说,确实慈爱 --- 衪为何让人继续捱饑抵饿?衪为何让洪水饑荒在贫穷国家蹂躏众生?爱滋病(AIDS)在非洲残害数以百万计的人,衪岂能袖手旁观?为什麽成千上万的人在烽火连天的国家里生民塗炭?

牧师,我简直无法相信你的 神,我比衪更有爱心 --- 因为我若有能力,我会制止一切苦难。」

我不会试图回答为何许多邦国都遭央 --- 为何遍地有饑荒、瘟疫、洪水、饑饿、疾病并毁坏。然而,圣经描述了 神的子民,即古代的以色列人,好让我们能明白世上的苦难。该国同样遭受过重重灾难,比如大屠杀、被掳、经济崩溃、奇难杂症,(其中一些更是以色列独有的灾难)。有时候,以色列人深受苦难,连敌人都可怜他们。

以色列民为何遭遇重重忧患?圣经清楚说明:每次都是因为他们离弃真 神,转向偶像邪术。

如今,我们看见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许多国家里,例如两百多年前,宣教士湧进非洲,然而,所有非洲国家都拒绝基督 --- 逼迫并且杀戳了几千名宣教士,以及几百万归信主的人。非常可悲,每逢一个国家拒绝福音,转向偶像并异端邪说,结果就是贫乏、混乱、并难以形容的苦难。

海地(Haiti)正是如此,该国现正乱七八糟,我们从我们所支持的一对宣教士夫妇接到来信,得知他们的邻居都被毒打抢劫 --- 他们恐怕自己难逃劫运,要求我们代祷,求 神保守。

海地为什麽会面临这种灾难?撒但教遍及全国,巫术实际上已成为了当地的国教。这是我在该国旅行讲道时所亲眼看见的;我曾经与巫医们交谈,且看见他们信奉巫毒教(voodoo practices)所带来的结果:贫穷、沮丧、恐惧、疾病、饑饿、腐败。

世人不能因此诬赖 神,这些显然是魔鬼的手段 --- 牠要这岛国摆脱基督教的影响力。的确,福音已经传到海地 --- 但海地人却拒绝真道,宁爱黑暗,不爱光明;结果悲惨,满目悽怆。

全地的土地、空气、并海洋都被恶贯盈满的人所污染;然而世人却因大气层改变所带来的水灾、饑荒、瘟疫、并疾病而责怪 神。人们坚持要有权利荒淫无度,滥交苟合;然而却诬赖 神让爱死症四处蔓延。在贫苦国家提倡禁戒婚外性行为的联合国工作人员都被人揶揄。

在美国,无辜人的血已成汪洋;根据最近估计,约共有四千万名婴儿因堕胎被杀。国会现已立了一条新法案,堕胎过程後婴儿若还生存,母亲则有权利决定孩子的生死。婴儿将会被离弃 --- 不被餵养或保抱,任由他饿死。如今,通国上下的护士们都挺身而出,说到她们因在晚上听见这些受害婴儿的哭声,而无法入睡。

这邪恶的世代显然不顾生命,然而我们彷彿无法理解,我们的儿女为什麽会在学校里杀害同学。我们说我们不明白,为什麽五个所谓正常的青少年会为著十五块钱的食物,而杀死一家中国快餐店的老板。这种悲剧的原因实在很明显:因为我们流了无辜人的血,人种的是甚麽,收的也是甚麽。

正当世人高声呼喊:「在这些事情当中,神在哪里?」我便回应说:「衪正在为人类的所作所为而痛哭流泪。」

如今,许多读者都深深经历苦难 --- 肉体上的痛苦、情绪上的惆怅、难以抵挡的试探 --- 他们便问「为甚麽」。也许这正是你的写照;你对失落、谴责、并 神因某种原因对你生气,已经感到厌倦。你更因不断自我检讨而疲惫不堪,你不想再听到令你更意志消沈的谬误辅导。

你也许心中早已不再问为甚麽,如今你会问:「主啊,你知道我爱你,对你有坚强的信心,但这试炼持续不懈。我不晓得自己能忍受多久,你期望我再忍受多少?」

使徒保罗告诉我们,他的生命就是我们面对苦难的榜样,他曾经这样写:「然而我蒙了怜悯,是因耶稣基督要在我这罪魁身上,显明衪一切的忍耐给後来信衪得永生的人作榜样。」(提前1:16)

在我看来,除了主以外,没有人像保罗一般曾经多多受苦 ---保罗从以下的预警得知自己会在种种方面,从多人手中,受尽苦难:「主对亚拿尼亚说,…我也要指示他(保罗),为我的名必须受许多的苦难。」(徒9:15-16) 主在这里亲口宣告说:「我要指示保罗,他将为我的名多多受苦。」同样,我们要在生活上效法保罗的榜样。

神将最严峻的试炼与苦难委派给那些忠心,并从衪心中领受过启示的僕人。保罗曾经见证说:「又恐怕我因所得的启示甚大,就过於自高,所以有一根刺加在我肉体上。」(林後12:7)

你若定意仰赖主 --- 你若决定要亲密认识衪,饑渴地求衪向你启发衪的道 --- 你就会被引到受苦的道路上。你将经历与冷淡,属肉体的信徒无关的困境、痛苦与大患难。

保罗的生命正是如此,保罗一旦归信主,就不满足於只向耶路撒冷的门徒们学习有关基督的事。他要亲近主,亲自认识衪;所以,保罗说:「我就没有与属血气的人商量。」(加1:16) 相反地,他将自己关在亚拉伯 (Arabia)的旷野里,足足有叁年之久 (参看1:16-17)。

的确,保罗所领受有关基督的启示并非从人而来的。使徒见证说:「我不是从人领受的,也不是人教导我的,乃是从耶稣基督启示来的。」(1:12)

我为著教导圣经的老师们而感谢 神。他们向我们开启圣经,使我们明白许多信仰上既奇妙,又奥秘的事。但事实上,没有人能教导有关耶稣基督的启示;这乃是圣灵所赐的。而祂的对象就是那些像保罗一般,自动将自己关在他们自己的亚拉伯,定意认识主的人。

这心志基本上就断定了两类基督徒。第一类的说:「我将心交给主。」 --- 但他们对自己信仰上的描述只能到此为止。他们因自己将上天堂,不下地狱,而欢呼喜乐,但他们与主同行并没有更进一步。

另一类信徒则说:「我将心献给主 --- 但除非我晓得衪的心意,否则我不会满足。」这等人除非背负主的担子,在生活上有主的样式般讨 神喜悦,否则,他们不会罢休。这样的决心并非人所能传授的。

然而,请听听这警戒 --- 你若确实要得著主的心志,那你必须準备要受苦。真的,往往随著主启示而来的,就是你从未经历过的忧患苦难。

保罗说他从 神所领受的启示,就是一些历世以来被隐藏的事。「这奥秘在以前的世代,没有叫人知道,像如今藉著圣灵启示衪的圣徒和先知一样。」(弗3:5)

当保罗说及得蒙启示(参看林後12:7),他所用的字的意思是「揭开遮盖,开启被隐藏的事。」神开启了信心的伟大奥秘 --- 并且指示保罗衪奇妙的救赎大工。

最後,保罗提到约十四年前,他刚刚得救後所领受那高超的异象。他描述自己曾「被提到乐园(或作天堂)里,听见隐秘的言语,是人不可说的。」(林後12:2-4) 简言之,保罗从天上领受了那不可言谕的启示。

保罗所领受的启示何等丰盛,不可置信。他曾经不可思议地走过天堂,目睹且听见世人从未经历过的事。然而,保罗刚刚领受启示後,就饱受苦难。

「又恐怕我因所得的启示甚大,就过於自高,所以有一根刺加在我肉体上。」(林後12:7)

信徒的受苦可以分为两类。第一种是一般人所遭遇的患难与试探。主说过雨水会降在义人和不义的人身上(参看太5:45) 。衪所指的是一般生活上的难处 --- 婚姻纠纷、为儿女操心、与恐惧沮丧争战、财政压力、病痛与死亡 --- 这些都是圣徒与罪人所共有的遭遇。

然而,也有一些苦难是只临到义人身上的。大卫曾经这样写:「义人多有苦难;但耶和华救他脱离这一切。」(诗34:19) 请注意,大卫并没有说我们的拯救会立刻或即将临到。很多时候,我们透过祷告、倚靠与信心,便渐渐得医治。

这正是保罗所忍受的那种苦难。他领受了伟大的启示後,便立刻开始经历足有一生之久的重重患难。请想一想:保罗写信给哥林多信徒时,他信主已有十四年 --- 他当时还没有脱离他所谓的那一根刺。他知道在他馀下的光阴里,他多半还要忍受这痛苦。

至於保罗的刺是甚麽,我们并不清楚。圣经学者推测这可能是眼睛上的问题,或者是言语上的困难;也许他有口吃舌结的毛病。有一本解经书花了很多篇複,要证实保罗的刺是指性格上的缺点 --- 说到他脾气急躁。其他猜测则包括属肉体的奢望、邪灵在思想上的侵扰、甚至恶妻苦待;然而,这些都全属揣测已而。

无论如何,保罗承认他自己生命中有大争战。他说:「我从乐园得到大启示以後,有一根刺就出显在我的肉体里,撒但的差役要攻击我。」这里「攻击」的意思是「打我的脸」,保罗说明:「神容许魔鬼打我的脸。」

何谓攻击保罗,打他脸的撒但差役?我不相信这只不过是他身体上的苦难,比如眼睛失明,或口齿不清。我也不相信保罗是指他受到邪灵以谎言与责备猛力攻击,令他沮丧不已。

不,我相信我们可以从保罗以下的话得著一点线索:「又恐怕我因所得的启示甚大,就过於自高。」(林後12:7) 我相信保罗这里是指他自视甚高,他在私底下傲然自得。你要明白,保罗本来是个法利赛人 --- 所有法利赛人都是骄傲的。他们满有优越感,心里会这样想:「我很高兴自己不像一般罪人。」而且,从属肉体方面看来,保罗是有理由骄傲的,他的确有聪明才智,并圣灵丰富的恩赐。

我相信魔鬼知道骄傲是保罗主要的弱点 --- 牠对著这方面来攻击他。牠会褒奖保罗,奉迎他心中的自我,再叁以这样的骄傲思想来攻击他:「你是唯一得蒙启示的。」撒但会天天助长他的弱点,还有比这更大的一根刺吗?保罗必须不断来到十字架面前,忘却自己满有恩赐,然後才能治死心中的傲气。

撒但也知道大卫在情慾上的倾向,他将一个正在出浴的妇人放在他眼前,藉以怂恿他的弱点。同样,撒但经常会用尽方法来攻击我们;无论我们主要的弱点是骄傲、情慾、雄心、或恐惧,他都会以机会与试探来大加怂恿。

然而,除非魔鬼得 神允许,否则牠无法攻击保罗,正如我们晓得,神容许撒但来试验约伯一般。神当时容许了保罗身上的一根刺,是有衪美意的。衪知道保罗见证最大的威胁,并非邪情私慾、贪婪、或别人的讚赏。不,保罗对这些肉体上的事情漠不关心;反而,他的弱点乃是由於他得著大启示而来的骄傲。

保罗曾经这样写:「为这事,我叁次求过主,叫这刺离开我。」(林後12:8) 他基本上说:「我尽心尽意殷勤寻求主 --- 衪就在我里面向我启示衪自己,衪甚至指示我衪在天上的荣耀;然而,就在那时刻,这经历就不断提醒我有关我人性上的软弱。」

我恳求主说:「求你除掉这事;这软弱,这邪灵的侵扰够我受了。我还要因这些攻击而被降卑多久?我必须忍受这苦难多久?主啊,求你拯救我。」」

神并没有向保罗解释一切,也没有允许他的要求,了结他的苦难。衪更没有除掉那根刺,赶走撒但的差役。然而,神却将更好的赐给保罗,向保罗启示,他如何能誇胜度日:「衪对我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林後12:9)

神实在说:「保罗,为著你每天所面对的试炼,我要赐你够用的恩典;你不必明瞭自己的遭遇。所以,你乾脆不要再问为甚麽,你已经得著我的恩典 --- 那就是你一切所需。」

我接到许多受苦的人的信,他们的苦难真是不可置信。年青人写及他们在信奉巫术的家庭中长大,被人毒打、虐待、并弃绝。有一个16岁的写及他的父母会带他吸毒。这些人都呼求说:「我爱 神 --- 我祷告且寻求他,信靠衪,但我每天仍然面对强大的仇敌 --- 看不见得蒙拯救的机会。」

我不想令任何人失望,但像保罗一样,你的苦难也许就是那种落在 神至公义的子民身上的。倘若如此,你必须全然仰赖衪的恩典来度日。你的拯救不会是个彻底,突如其来的经历- 乃在每天的生活里。

让我再告诉你:问为甚麽(为何受苦?为何痛苦不止?)并非罪恶。然而,我也要说,你乾脆不要问 --- 因为 神不会回答这类问题。有关我们的苦难,衪并没有欠我们任何解释。

大卫诚心问道:「我的心哪,你为何忧闷? … 你为何忘记我呢? … 为何在我里面烦躁?」(诗42:5, 9,11) 我们都知道 神深爱大卫,然而圣经并没有记载 神回答大卫的问题。

耶稣问说:「这杯为何不离开我?你为何离弃我?」(参看太26:39, 27:46) 然而,圣经从未记载 神对衪爱子的问题作出回应。

在我一生中,我也问过这些问题。我28岁就带著家人迁到纽约市,服事帮派分子与吸毒者。几年後,忽然有一天师母痛到站不起来;我连忙送她进医院接受紧急手术。其後,我们听到可怕的字:癌。原来,她肠里长了一个大如橘子的恶性肿瘤。

我记得当时我曾经问 神说:「主啊,为甚麽?我们撇下一切,跟随你的带领到这里来,我们献身在街头上事奉,为什麽我们现在要经历这些?你为著某些原因对我生气吗?我做了些甚麽?」

这个问题我一共问了五次(每当师母罹患另一种癌症),并为著她28次的手术,我都如此问 神。

在德州候斯顿(Houston, Texas),我们的女儿Debbie曾因癌症痛楚万分,身体像胎儿一般捲著躺卧。她的肿瘤正长在她妈妈患病的同一部位。我便呼求说:「主啊,师母已经受够了 --- 现在,这是太过份了,为甚麽?」

我另一个女儿Bonnie曾经躺在德州(El Paso, Texas)的医院里,因癌症接受放射治疗。她周围的医生都穿上铅製的衣服,而她的身体则接受了有致死威力的放射治疗。医生们估计她生存的机会只有30%。我不禁呐喊说:「神啊,你必定对我发怒,没有别的解释,你期望我再忍受多少?」

最後,我独自在一条安静的公路上驾车 --- 足足有两个小时,我向 神高声呼叫说:「这些事情是否没完没了?我每天都将自己全然献给你,然而我愈寻求你,就愈看见更多苦难。」

我也知道受撒但差役所攻击是甚麽一回事。我曾经身受严重引诱试探,遭遇仇敌搅扰,四面围攻,被人散播谣言毁谤诬捏,被朋友弃绝。我曾经屈膝呼求说:「主啊,为甚麽?我只一心要得著你,你为什为让撒但来侵扰我?我要因这弱点而挣扎多久?」然而,正如 神没有向保罗解释,衪也从来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相信我们一旦到了天上,主便会向我们解释一切。我们将在永恒里得蒙回应。衪一旦晓谕一切,我们便会领会万事都在衪完备的计划中 --- 慈爱的天父已一一安排妥当。衪晓得甚麽会令我们俯伏谦卑,在衪里面向前迈进。

我们常常听见恩典的定义,就是 神所赐,我们不配受的恩惠与祝福。然而,我相信恩典不仅如此。在我看来,恩典乃是当我们受苦时,主成为我们一切所需的,包括能力、力量、恩慈、怜悯、慈爱,好让我们能渡过苦难。

当我回顾过去的年日 --- 多年来的大试炼、苦难、试探、并创伤 --- 我确能见证 神的恩典够用。衪的恩典扶持了师母、Debbie和Bonnie渡过难关。如今,我的内人与女儿都安然无恙,身体健康;我为此衷心感谢。

如今,衪的恩典够用,也能带领我渡过种种困难。在未来的荣耀大日,天父将向我启示衪一直以来那荣美的计划。衪要向我显明,我如何透过重重试炼而学习忍耐,如何学会怜恤别人,并衪的力量如何在我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我如何学会衪对我全然信实,我如何盼望更有主的样式。

我们也许仍然会问为甚麽 --- 然而一切还是一个奥秘。我心中已经接受,直到主来接我,我会继续遭受试炼与患难。五十年来,我已历尽沧桑,且还在继续数算我的日子。

然而在这一切当中,我越发得著了主的力量。其实,在我至困难的时候,有关衪荣耀至大的启示就临到我了。同样,在你最低沉的时刻,主会在你里面充份释放衪的力量。

我们也许永远无法明暸自己的痛苦愁烦,忧伤难过,永远不会晓得我们为何祈求医治却未蒙应允,但我们不必问为甚麽。神已经回应我们说:「你已经得著恩典 --- 而且,我所疼爱的孩子啊,那正是你一切所需。」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