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事奉 | World Challenge

全职事奉

David WilkersonSeptember 30, 2002

初期的教会曾大遭逼迫。在那段严峻的日子里,使徒们曾经受囚禁,且被送往罗马去。当时的罗马王帝(尼禄(Nero)或丢革利田(Diocletian))曾把约翰放逐到巴摩海岛(The Isle of Patmos)去。这小岛既荒僻,又渺无人烟。住在那里的,只是几名被放逐,服无期徒刑的犯人。正如他们一样,约翰被放逐,注定要死在岛上。

我所指的使徒就是主所爱的约翰。他曾经在最後的晚餐躺在主怀里。他也是雅各的弟弟,并西庇太的儿子。他且写了第四卷福音书,并圣经里的叁卷书信。

请想像约翰抵达拔摩岛时的情景。他从小船的跳板下到荒岛。那里没有树木,只有沙土。站在他面前的就是小群衣衫褴褛,顽固不化,满口咒诅的犯人。他们全都愁眉苦脸,自知要死在那里。

水手们在约翰後面把几箱粮食供应 – 多半是米、麵粉、并一些基本的必需品 – 卸了下来,丢在沙滩上。然後,他们就回到船上,拉起跳板。船就慢慢地扬帆而去了、

约翰眼看著船朝著水平线而去。他不晓得自己会否再看见它。他已被滞留,流放,离弃,以致只好孤独终老。後来,他曾经这样写:「我为著 神的道并主的见证,曾外放到拔摩岛。」(参看启1:9)

约翰,主那谦卑的门徒,为何如此被判徒刑?罗马帝国,世上的强权,为何切切要把他逐出文明社会?很明显,罗马政府认为这人是个威胁。约翰显然在犹太人和外邦人当中都享有盛名。他一定有大能的影响力并有效的事奉。

约翰眼看著那囚船渐渐消失,就一定想起了自己所说过的话。他曾经引用主的话说:「并且时候将到,凡杀你们的,就以为是事奉 神。他们这样行 … 我将这事告诉你们,是叫你们到了时候,可以想起我对你们说过了。」(约16:2-4)

约翰在拔摩岛上忍受了多少个又冷又湿,令人颤慄的晚上?他何常因地中海的强风暴雨而浑身湿透?他曾否有瓦遮头,或只有一套衣服?他必须与多少伤风病痛搏鬥?他有何饮食?也许有几袋米?他曾否因口粮不足而节食,深知自己必须等待囚船回来,才能得供应?他曾否只好捕捉一些蛇或蜥蜴来充饥?

按照任何人的标準,约翰都是个失败者。今天,许多信徒都会看著他说:「何等浪废?神为何把一个至蒙膏抹的人这样孤立起来?祂为何会让一个贞忠的门徒遭受日曬雨淋,且几乎饿死?我不明白约翰为何没有求 神拯救。毕竟,他记载了主这些话:「你们若向父求甚麽,衪必因我的名赐给你们。」(约16:23-24) 约翰的信心哪儿去了?」

请想像现今的教会领袖会有何反应。很可悲,他们会凭现代的成功标準来衡量约翰:他没有会众,没有教堂,也没钱去买或租用场地。他没有交通工具,没有房子,也没有一套西装去讲道。他没有事奉筹算,没有接触社团,更缺乏赢得列国的大计。今天的领袖很快就会对他置之不理,说:「这人一无所有,完蛋了。他起先为何会蒙呼召去传道?」

他们都何等大错特错。约翰在拔摩岛上的第一个安息日,就创办了一个教会。他称之为「我,约翰」的教会。他曾这样写:「我约翰就是你们的弟兄,和你们在耶稣的患难、国度、忍耐里一同有分,… 当主日我被圣灵感动。」(启1:9-10) 换言之,约翰说:「是,我被逐出文明社会。但我有一个教会。我且在这里事奉主。我没有弟兄姐妹和我在一起。然而,我被圣灵感动。」我向你保证,对 神来说,约翰在荒岛上所献上的讚美,有如千万圣徒以种种言语所发出的敬拜一般荣耀。

约翰初到拔摩岛几天後,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发生在他身上了。他立志要在永恒里影响整个教会世界。简言之,约翰对自己所有的计划并事奉念头都心死了。

据约翰所知,他被放逐到拔摩岛上,就是他最後的任务。他大概曾这样想:「我也许会终生被滞留在这里,但我决不要失去 神的灵火。甚至单独在这里,我都要敬拜主。我也许没有会众,无法与弟兄姊妹相交,但我要凭圣灵行事。我且要摆上自己,寻求 神的面。如今,我有时间去前所未有地认识衪。」

约翰全然单独寻求主。祂受圣灵感动、且把自己摆上当作活祭。蒙爱的信徒啊,这正是我的中心信息。约翰当时正在全职事奉。我的意思并非按照我们对事工的惯常想法。我之所以说他在全职事奉,是因为约翰当时已把 神占为己有。

你要明白,他在拔摩岛上并不需要筹备经费,大事宣传,或虚张声势。他不需要与其他传道人竞争,或建盖大教堂。而且,周遭并没有人称讚约翰,恭贺他,引他为荣。他的生命已被减少到惟一的聚焦,单一的事奉,即单单主耶稣。这就是约翰独无仅有的。而他实在说:「这就是我所需:祷告,敬拜并与主相交。」

全职事奉既不是指牧养一家教会,也不是指以传道人的身份,到处举行复兴大会。全职事奉并不取决於从圣经学院而来的一张文凭,或一纸证书,或者被教会按立。其实,你可以牧养一家成功的大教会,而还未承当全职事奉。你可以讲了好几百篇道,向数以千计的人群众传道。然而在 神眼中,这些事情一样都不能叫你成为一个全职伺主的人。

人们往往都会来请我为他们祷告,求主差派他们去全职事奉。这些多半是有工作或职业的平信徒。有些人诚心相信 神已呼召他们去全职事奉。但其他人则在自己的工作上感到不满或枯燥无味。对於他们来说,受薪为 神工作这念头,实在大有吸引力。

还有其他人则带职参与 神的事工,且切切渴望全职事奉。其实,在大多数的国家里,传道人都因会众无法支持他们,而必须在世俗的环境里傔职。而那些受薪的都是酬不抵劳的。他们深信若自己有足够支持,就能在事工上更有功效。於是,他们多年来都求问 神说:「事奉之门几时会为我大开?」

我相信 神渴望每个信徒都从事全职事奉。根据圣经,我们大家都得蒙呼召,要成为伺主的祭司。然而首先,我们必须除去这观念:全职事奉就是个受薪或职业上的岗位。在主看来,全职事奉就是对衪自己的事奉。

简言之,你可以像使徒约翰一般,单独被滞留在荒岛上,而从事全职事奉。其实,我认为约翰是圣经中至成功的传道人之一。你可以这样得知自己有否準备好去成为一个全职伺主的人。

你再不需要人的鼓掌。你不需要一个任务、一个计划、或参与某些伟大的事工。你既不需要人家的支持,也不需要一些证书。你不需要一群会众,或一间教堂。惟一满足你灵魂的,就是你对主的祷告与敬拜。你宁可单独亲近主,以自己的讚美来令祂心满意足,胜过被人欣羡为一个伟大的传道人。你知道所有对别人的服事都是源於你对祂的事奉。所以,你已单单为此全然自己摆上:「我在地上惟一的圣召就是服事主。」这样,你已经为 神所看为全职事奉而準备好了。

我认识一些受薪,却不服事主的牧者。他们并没有从衪领受负担。他们并没有透过祷告慇懃寻求 衪。而且,他们并没有从衪领受讲道信息。他们反倒会借用别的牧者的信息。这样的传道人只不过是受薪而工作的僱工而已。他们缺乏祷告,并没有从天上领受新鲜的话语。

我也认识比他们的牧者更深认识主的一些平信徒。这些人服事主,分文不收。但他们却在天上被认识为全职伺主的人。他们乃一些渴慕真理,存心服事 神的代祷者。他们且在祷告上摆上,闭门亲近主。这些都确实事奉主,且早已越过了他们的牧师。其实,他们的牧者也许会被丢弃,但服事 神的绝不如此。

让我们回到那在拔摩岛上的约翰。从来没有什麽记录,说到约翰曾与岛上任何人有所接触。(我相信岛上的几名犯人都不渴望与这样的敬虔人交往。)约翰并没有人与他相交。他既没有敬虔人的意见,也没有人倾听他。他所听见的,只是浪潮的澎湃和海鸥的叫声。

在这情况下,任何人或许都会疯起来。但约翰并不如此。他反倒学习倚靠圣灵的声音。他与祂连结,好得安慰与保障。当约翰见证说:「我被圣灵感动。」(启1:10),他实在说:「我全然向圣灵摆上。我倚靠祂。而且我领受祂的教导。祂就是向我显示亚西亚(Asia) 教会败坏光景的那一位;我也已把这些写在启示录里。祂且向我显明地上未来的每一件事。」

的确,约翰在他的全职事奉里,得蒙启示,有关那被高举的基督大有荣耀。「…见天上有门开了,我初次听见好像吹号的声音,对我说:「你上到这里来,我要将以後必成的事指示你。」我立刻被圣灵感动,见有一个宝座安置在天上,又有一位坐在宝座上。」(启4:1-2)

如今,天上的门也向我们开启了。我们都像约翰一般,得蒙呼召要「上去」。圣经说:「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的,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来4:6) 这圣召要我们来到宝座圣所,已被大多数的牧师和平信徒忽略了。很少信徒确实认识 神的声音。而很少传道人会为 祂作出口。

我相信如今教会至需要的,就是把拔摩经历强加在自己身上的一些男女。如今,信徒们都花时间看电视,购物,或上网,但很少人会上到 神的宝座去。然而,主应许说:「你若上去,我就必向你彰显我的怜悯与恩典。我必向你显示一些你前所未见的事情,因为你寻求我。」

那些挡住属血气声音和人事工的全职传道人究竟在哪儿?谁会转离一切自我雄心,好单单蒙受圣灵的掌管和引领?谁会按照人的标準而让别人越过自己,因为他们为著惟一的事奉焦点:即凭圣灵生活行事,而自甘卑微?

约翰的孤单生活是心中无 神的人所强加在他身上的。然而,每逢我们自甘与祂一同被「放逐」,主就心中喜悦。这并不是指我们把外在的事奉搁置一旁。这并不是指我们要放弃工作、家庭、见证。其实,一个繁忙的人也能够有拔摩经历。要紧的就是,我们要挡住拦阻我们聆听主的每个声音、活动与事物。我们且要定下一个焦点:听从人或听从圣灵?

主一旦成为我们惟一的焦点,我们就可以从上头领受分辨能力,且得蒙引导。

主告诉我们,在末後,人会因恐惧而魂不附体(参看路21:26) 。我相信这时期即将临到。我预见在美国和全地,许许多多的人都会因未来的恐怖事情而麻木自己的心灵。他们会试图欺骗自己,以免面对更多可怕的消息。

如今,特别在纽约市和以色列,许许多多的人都遭受失眠之苦。诊所遍佈全城,因为数以千计的人都因恐惧而难以成眠。而根据圣经,更可怕的情形尚在前头。旧约先知每逢稍微得见我们的时代,都会不寒而慄。

我相信经济崩溃已经开始了。过去两年,逾七兆美元已在股市不翼而飞。也许股价会暂时上升,但这情况不会持久。狂买的趋势将会停止。许许多多人会因信用咭债务而破产。到处的人都会因过去的花费而痛哭哀号。

地产泡沫也会破灭。市场将会呈现供过於求的现象。甚至现在,有些因股票损失而破产的人已在出售他们的高价房子。根据新泽西(New Jersey)的一位建築商,有些新建的百万元豪宅都缺乏傢俱,因为屋主在财政上受了打击。

至骇人的就是,我看见战争会爆发。全球将会处於核战恐慌的边缘,以致列国的首长都会颤懔。

我并不是要惊骇任何人。但主的肢体必须听见有关这时期的真理。有一个恶魔邪灵将会在地上被释放出来。而当骇人的事件越发加增时,信徒会对恐惧麻木起来。有些人甚至会像异教徒一般以酒精药物来麻醉自己。其他人则会在种种情慾上放纵自己。撒但已透过电视和网络供给他们种种污秽事物,以致 神有些百姓都会灵里刚硬起来。

根据启示录16:9,约翰形容了临到全地的烤人日头:「人被大热所烤,就亵渎那有权掌管这些灾的 神之名,并不悔改将荣耀归给 神。」这些受苦的人将会如此麻木,以致拒绝拯救。他们宁愿下地狱。

其中的亵渎者将会是一些信徒。在未来的日子里,被动,不冷不热的信徒都会在良心上被烤。这并不是由於他们灵里刚硬,抵挡 神;他们会有敬虔的外貌,且相信自己是安全的。但时候将到,他们会毫无感觉。继而,他们会对永恒缺乏敬畏心、惊奇或关注。他们在主里的成长会停顿下来。而他们很容易会变成撒但的攻击对象。

保罗描述那些不肯在主里成长的光景说:「他们心地昏昧,与 神所赐的生命隔绝了,都是因自己无知,心里刚硬;良心既然丧尽,就放纵私慾,贪行种种的污秽。」(弗4:18-19) 这里照字面解的意思就是:「他们已经变得无动於衷,没有情绪,不能知罪,灵里死亡。」总之,他们对 神的事会变得随随便便。而他们会对所有叫他们醒悟过来而寻求祂的圣召,不理不睬。

这些信徒都曾经受过这样的警戒:「凡事长进,连於元首基督。」(弗4:15) 保罗要他们存著内在的资源,足以抵挡撒但在教会身上的最後攻势。但他们里面却缺乏生命的湧流。他们且定意以淫荡的心麻醉自己的心灵。他们宁可无知行事,蒙蔽己心,以致对自己危险的光景毫不察觉。

他们既然灵里蒙蔽,便无法应付任何骇人的消息。他们无法面对那速速临到全地的恐怖事情。於是,他们不但没有投靠主,凡倒在每一种可想像的情慾欢乐、贪婪和邪恶上,放纵自己。简言之,他们会放浪不羁。

我像保罗一般,要敦促每一个年青的信徒:若你对主已变得不冷不热,无动於衷,你就要醒悟过来。不要让你生命里灵火熄灭。务要听从圣灵的角声,且寻求主。务要变得全职伺主,一心寻求祂。这样,你就会得著主的能力,好面对未来的日子。

保罗实在清楚说明:你必须在主里长进,把自已全然摆上,否则,你至终会沦为像保罗所形容的。你若继续无知,就会变得无动於衷。你不会再关心 神的事。你且会变成全地至可耻的罪人之一,比你所能想像的更罪大恶极。

我已在信徒当中看见这麻木己心的过程了。有些人会以信用咭疯狂购物。有些人会买自已所无法负担的房子。而许多人更在债务上愈陷愈深。他们的理论,有如世人的一般:「若一切都即将倾覆,那我们就一起倾覆吧。我必须及时行乐。」

不,绝不如此。他们看不出时势。如今,美国叁份之一的土地已面临旱灾。在好几个州里,大火已燎及许多地方。水灾遍及多处,包括德州(Texas)的一些主要城市。我们都看见天气反常。然而,许多信徒还是大惑不解。

求 神帮助每一个传扬致富福音的牧者,及每一个与罪妥胁,以肤浅,不提悔改的福音来迎合会众的牧人。当万事都倾覆时,求 神帮助这种人。人们会湧到他们的讲台前,要求他们有所解释说:「牧师,有什麽事情在发生?你说过万事都稳妥。你使我误入歧途。」有些教会将会倒闭,有些信徒则会各散东西。而 神必为著每一个大失所望,因他们那些虚假的教导而麻木自己的灵魂,而追讨他们。

恐惧分子袭击後,人们都转向教会。但他们在那里找不著指望。他们并没有听见从天而来的话语,也没有为自己伤痛的灵魂得著良药。许多向他们证道的牧者都像他们一样,亳不知情。他们多半都是一些缺乏祷告,属世的牧人,绝非确实伺主的。

於是,人们都离去了。当恐怖事件下次发生时,他们都不会回来。他们晓得自己第一次受骗了。所以,当他们再次因可怕的灾难而大惑不解时,他们不会寻求指望,反倒会麻木自己。他们会狂野地纵情声色,好麻醉自己的心灵。

其实,那些恐惧,烦恼,且沮丧的都会与死亡结盟。我们可以从以赛亚书28章发现这盟约。当时,先知描述了胆颤心惊的以法莲遭受审判,说:「以法莲…犹如将残之花…像毁灭的暴风…(神)必用手将冠冕摔落於地…祭司和先知因浓酒摇摇幌幌…各席上满了呕吐的污秽,无一处乾净…你们曾说,我们与死亡立约,与阴间结盟。」(赛28:1-15)

我所说到的麻木之心正是如此。总之,这些人会说:「我们已把自己交付阴间。我们看自己已在那里。」他们为何会这样说?他们对任何有关审判的骇人消息,已麻木自己。以赛亚曾警告说:「明白传言的,必受惊恐。」(28:19)

我们所会面临的恐怖事件将会过於我们所能理解?人们会如何呢?正如以法莲一般,他们会麻木自己,接受自己注定要下地狱。你也许会问:「但信徒们呢?」请注意以赛亚在这段经文里所形容的对象:他在说到信徒,即那些跟随全能 神的人。这些人为何会与阴间结盟?因为他们灵里背道,被世上的污秽所玷污了。而由於他们放纵情慾,他们已变得灵里蒙蔽。所以,当审判临到时,他们会如此麻木,以致接受自己命中注定要下地狱。

「所以主耶和华如此说,看哪,我在锡安放一块石头,作为根基,是试验过的石头,是稳固根基,宝贵的房角石,信靠的人必不著急。」(赛28:16) 当世人因恐怖不安的情况而惊慌时,神那些全职敬拜者都会灵里安息。主必成为他们在风暴中的保障,绝不动摇的磐石。而凡藏身於衪里的,都会安然无恙,脱离危险。

在那日,主必亲自证明祂乃衪子民的一切:宝贵的救赎主、保卫者、保守者、风暴中的指望。当世人已与阴府结盟时,我们都已与主结盟。当审判四围临到时,我们都会满有平安,因为我们把自己看为已在天上。

「信靠的人必不著急。」(赛28:16) 这里希伯来文的意思就是:「他必不抱愧蒙羞」。没有什麽能摇撼我们,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的 神正在动工。我们知道祂必扶持我们,正如祂在沙漠里扶持以色列民一般。

让我以一则好消息作为总结:有一天,约翰在拔摩岛上看见囚船回来了。该船抵岸後,约翰得知原来罗马王帝已经崩了。当时,使徒就马上获释。於是,他上了船,离开了自己被放逐之地,而定居在以弗所。他在那里的写作就成为了 神所膏抹,给世人的亮光。你要明白,约翰离了拔摩岛後,就向教会写了叁卷以爱为题的书信。神透过这忠心僕人的困境所教导他的,就是爱。

信徒会在未来的日子里受苦吗?是的,我们会。但正如撒但无法毁灭约翰,神必不容许仇敌去毁灭祂的圣洁馀民。祂正在兴起以全职事奉衪的人所组成的一个教会;他们都会在每一场风暴里,因祂而站稳。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