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的生命 | World Challenge

复活的生命

Gary Wilkerson
November 20, 2017

「过了不多时,耶稣往一座城去,这城名叫拿因,祂的门徒和极多的人与他同行。」(路7:11). 主将近抵达拿因城时,有一大群人跟著祂。衪刚才在山间和草场服事人, 医病, 餵饱饥饿的群众, 和传扬有关神国降临。当时,许多得医治和蒙餵饱的人都加入门徒们的行列。请想像这批既喜乐, 又手舞足蹈的人向该城迈进。

然而,他们兴高采烈的来到城门口, 迎面而来的却是一个吊丧的行列。「将近城门,有一个死人被擡出来。这人是他母亲独生的儿子;他母亲又是寡妇。有城里的许多人同著寡妇送殡。」(7:12).

何等样的一个对比。一边的群众既同心合意, 又兴高采烈。他们见證过神奇的医治和粮食超自然的加增。另一邉的则是愁眉苦脸的吊丧者, 他们都因生活上的愁苦而受压。对於抬著少年人棺木的人群, 那悲剧还是历历在目。信徒们都有过这两种实在的经历。一方面, 我们透过与主的关係, 经历过至深至真的喜乐。同时, 我们也体恤世人既肢离破碎,又缺乏指望的生命。我们看见婚姻破裂,亲友被癌症所害, 儿女对神希奇的大爱无动於衷。我们就算不亲自面对严峻困境, 也多半认识这样的人。

举国上下的人都是如此。虽然美国富甲天下, 数以百万计的人, 包括愈来愈多的孩童却一贫如洗。穷苦人像丧礼行列一般,每天醒来都不禁思索:「我要如何餵养儿女呢? 为甚麽这就是我实际的情形呢? 」

请想像在拿因城门口两群人的对比。跟随主的人载歌载舞,讚美説: 「神与我们同在! 」送丧者一定非常愕然, 抗议説: 「你们如此的无礼! 走开吧。」忽然间, 庆祝的人安静下来,说:「对不起,我们不知道有丧礼。」

主对这送丧的行列有何反应呢? 「主看见那寡妇,就怜悯他,对她说:不要哭!」(7:13). 主说:「且慢,我们当中有需要。」

我身为牧师认为教会生活该充满舞蹈,喜悦,欢笑.和快乐。我们都该因得著主内希奇的生命而庆祝。对你而言,这也许是小事,但根据诗人,这是最自然的反应。他説: 「耶和华是我的力量,是我的盾牌;我心里倚靠他就得帮助。所以我心中欢乐,我必用诗歌颂讚他。」(诗28:7)

即使我们满心喜乐, 且形诸於外,还是需要记念周遭因病痛,损失,痛苦和忧伤,而背负重担的人。我们在自己的庆祝中, 需要像主一般说:「且慢,有人在受苦。让我们把焦点转移到从城门口出来的人的需要上。」

我深信伤心的寡妇认为她的世界完了。她只有一个儿子, 便多半感到她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主如何服事这哀伤的妇人呢? 「「主看见那寡妇,就怜悯她,对她说:不要哭!」於是进前按著槓,擡的人就站住了。」(路7:13-14). 

请注意, 主介入时,人人都停了下来。主仅仅吩咐妇人不要哭,且摸著棺木。然而,即使这既短暂, 又简单的行动显然带著权柄。

我们任何人蒙召去面对沮丧的情形,都要带著神的权柄。

圣经呼籲我们去以神的爱去向困苦人伸出援手。这是需要确据的; 我不是指自信心, 即心中鼓起高举自己的心态。乃是这等确据: 「神无所不能。」; 这种确据是基於以下的真理: 那叫主从死里复活的圣灵住在我心中。神打发我们到忧伤的情形里, 衪的同在能改变事情。

朋友啊,若你喜欢正常的丧礼, 就不要邀请主去。根据圣经, 衪总会在丧礼里起死回生。我们有何领受呢? 主不仅单单动慈心;是的, 圣经记载, 衪更为忧伤人而流泪。但是, 祂也带来能力和权柄来改变死亡和絶望, 再次带来生命。

这就是我们这些传扬福音的人的圣召。主说过我们会比衪成就更大的事。所以,我们读到衪的生平和事奉, 就不仅得著圣经知识而已。我们乃要学习如何靠主的圣灵, 像衪一般行事, 服事且爱人爱神。

这是指凭著衪所赐的权柄行事。主传道,人们便讚歎説:「祂带著这样的权柄说话。我们从未听过人这样传神的道! 」若这世代的人要为主留芳後世, 就需要得著衪所赐的权柄, 好带著确据, 面对任何情形,说: 「我奉名在这里。」

你也许会想: 「这听来很狂妄。我怎能自称奉主名行事呢? 」我多年来都有此感受。我在五旬节教派的传统下长大, 且对所听见许多「能力證道」(“power preaching”) 起了反感。但是, 我当牧师几年後, 才发现自己缺乏能力和权柄, 无法成就主国里的圣工. 结果,一切只不过是空虚的死宗教而已。我们实在不可害怕阴府所灌输的, 反要安慰那些受苦的人, 且扶持他们, 好让他们得著复活的生命。

主当时的情形表明了这件事; 祂看见棺木里少年人的屍体, 便说: 「我要向这寡妇动慈心。然後, 我会破坏这丧礼! 」「耶稣说:少年人,我吩咐你,起来!那死人就坐起,并且说话。耶稣便把他交给他母亲。」(路7:14-15)

主叫少年人活过来,我们便得知救主渴望向看似绝望的事情吹气,使之活起来。

主从未停下来成就这等圣工。如今, 祂要我们同样行事, 好以破碎世人前所未见的能力来对抗从我们城门口出的痛苦和忧愁。

我们太多人看见丧礼行列, 就心中想: 「生命困难,我对这些人的情形无话可说。」但是, 主若感动你去像祂一般, 与死亡争战, 又怎麽样呢? 」请问, 你有没有看见自己的婚姻冷淡下来呢? 你会任由儿女误入歧途, 毒瘾缠身, 而心中想: 「神执掌王权。我无法做什麽。」或者, 有声音在你的内心深处, 敦促你説: 「再也不能继续下去。我再也不会容许死亡的幽灵临到我的家。」

信徒往往会宣称: 「这是神掌控的。」; 他们把神的圣工看为相等於撒但的手段。不, 我们的主本为善, 既慈爱, 能医治人, 又能改变人心。祂必带著生命, 慈爱, 喜乐, 能力和力量进城。衪且带著热忱和复活的生命对抗死亡。

我认识许多看著自己跌倒, 而这样说的信徒: 「神为要教导我,而领我经历这些事情。」也许如此, 祂诚然能这样做。  但是, 若祂要赐你分辨能力, 又怎麽样呢? 若祂要显示你祂的王权, 高超的旨意, 和灵里听天由命的区别, 又怎麽样呢? 衪若为要感动你存著活泼的信心和确据行事, 而显示你事情, 又怎麽样呢?

朋友啊, 我们都在战役中。保罗向以弗所的信徒所写及穿上属神的全副军装,并非儿童主日学课程而已。因为我们都要与仇敌争战, 除非牠看见我们的信心消灭, 否则, 牠绝不放弃。圣灵赐给了我们利剑来在真实生活上作战!

如今, 有些主内的读者认为这可应用在政治性的对抗上。他们为要抗议法院中的十诫被挪去, 而拿著圣经, 在城里遊行。然而, 这些信徒当中有多少人能说出十诫的内容呢?  他们都不晓得主呼籲他们去参与真正的战役。

请勿误会, 这种前线确实存在。但是, 那一种给世人的説法更容易呢: 「你们在黑暗中行事」或「我会带给你们医治, 即丰盛的生命」? 主向当时的宗教群众问道: 「那一种给瘸子的说法更容易呢: 「你罪得赦免」或「起来行走」? 然後, 祂为要显示神国生气蓬勃的圣工和空虚的死宗教的区别, 而医好了那瘸子。

但愿我们都相信, 祈求, 倚靠, 且上阵宣告主给我们重价买来的生命。」

我们太多人都担心若凭信心跨出去对抗黑喑权势, 但却失败。

我还是个年青牧师时, 凡为要蒙神医治而来见我的人, 我都为他们祷告。他们多半都没有得蒙医治; 其实, 我通常会感染他们的疾病。但是, 我还是为他们祈求。

原因是我叁份之二的讲道都不好。而且, 我有自知之明。有人会拦截且称讚我, 但我问及他们有何领受时, 他们会不知所措。或者, 我问及满有恩慈爱心的师母的反应, 她就会改变话题, 谈及天气。

我的重点如下: 牧师若因他们上次的讲道软弱, 就不再讲道, 又怎麽样呢? 我们不会停下来; 其实我们绝不停下来, 因为我们都是蒙召的。我们必须忠心的持守圣召, 且倚靠圣灵来行神蹟奇事。

还有一个原因: 他们即使没有当场得医治, 起码也知道自己是神所看顾的。而且,圣灵有所浇灌, 透过祷告栽在他们心中的信心种子就会发芽生长。我们的本份就是忠心的传扬福音; 也就是说, 把怜爱看顾痛苦人的医治者带给他们。

我最近想起自己曾经过站在路旁行乞的年轻女子。我不知道该如何更敏感的说, 但她面上长了个大瘤而变形了。我立刻受感动去为她祷告; 但我为要打开窗而把车子慢下来。我突然害怕起来。我不仅怕主不有所行动, 更不知如何去接触她, 便继续驾驶。

我因述说这故事而感尴尬, 但却为要勉励你而这样做。我们若惶惶终日, 就绝不会凭信心行事。我现今所求的就是主再领我去遇见那年轻女子。但愿祂再给我一个机会, 倚靠衪必信实的帮助她。

朋友啊, 我们都蒙召去相信主能帮助灵里最刚硬的帮派分子, 医治最变形的身体, 为「最卑微的人」行神蹟。若我可偶而在讲台上跌倒, 我们就可在事奉工场上跌倒。即使我们因恐惧感而拒绝圣召, 还是可以向那饶恕我们的説: 「主啊, 我不肯再对她擦身而过。求你再给我一个机会。」

你失去确据吗? 你能辨别安静的接受神的旨意, 和受感动去抵挡黑暗吗? 主啊, 求你教导我们奉你名去爱人。而且, 求你引领我们去像你一般行事, 对抗从门口进来的死亡。你在带来复活生命上必信实不渝!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