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果極大的生命 | World Challenge

後果極大的生命

Gary WilkersonMay 18, 2015

我在紐約市長大, 但當我上高中時, 我們舉家遷往了德州東部去. 頭一年, 我被人稱為「洋基」(‘Yankee” 即美國的北方人) 而不是Gary. 我保持了我的紐約口音愈久, 就因人家問: 「你剛才說什麼? 」而感到愈困惑.

我擺脱了我的布魯克林(Brooklyn)口音, 又漸漸學會農務(包括宰蛇, 騎馬和趕牛). 我結交朋友, 便開始喜歡德州的生活. 可是, 我忍受不了的一件事就是: 人們稱達拉斯(Dallas)的牛仔隊(Cowboys)為「美國隊」. 我心中還是喜歡紐約那粗獷的巨人隊(Giants)和Joe Namath的火箭隊(Jets). 後來,我因不喜歡達拉斯的牛仔隊, 而確實大大的面臨了屬靈困境.

我在青少年時遇見了來自德州Kilgore鎮的一位美女Kelly, 她後來變成了我的妻子. 我的確因這德州的「黃玫瑰」而十分興奮, 尤其是當我聽見她歌唱的時候.Kelly的聲音柔美, 並不是我自己的看法而已; 她是德州詩歌班的成員之一. 有一個下午, 這小鳥在我家裡抱著我唱「在彩虹那邊」(“Over the rainbow”), 令我讚歎不巳. 我心中想: 「感謝你賜給我這女孩子! 」; 就在那一刻, 我定意要娶她為妻. 然而, 不久後,Kelly給我分享了一些消息: 「我已被選上去在超級杯球賽歌唱. 達拉斯的牛仔隊將會打球! 」

Kelly被邀請去在球賽中為John Denver伴唱那首流行的「岩石嶙峋的大山」(“Rocky Mountain High”). 然而, 對我而言, 這興奮的消息並不要緊. 我只會想到我的女朋友竟然會為我最厭惡的達拉斯牛仔隊歌唱.

我慌張起來, 便說了一些自己難以置信的話: 「Kelly, 你不知道「岩石嶙峋的大山」是關於抽大麻的嗎? 」Kelly表露了困惑的表情, 我知道自己說了一些荒唐的話. 我愛上了一位聲音柔美的美女…但卻因一隊球隊而產生了倆人之間的隔閡. 感謝 神, 我並沒有讓自己的一點點的小怨恨來防礙我們倆人之間的關係和她的夢想, 以致斷送了我們36年的婚姻.

有時候,我們生活上的小事情會阻撓 神在我們身上更大的旨意.

 所羅門說: 「要給我們擒拿狐狸. 就是毀壞葡萄園的小狐狸; 因為我們的葡萄園正在開花. 」(歌2:15) 他警告説, 一些糾纏不清的小問題往往會防礙我們, 以致我們無法充份的活出 神的聖召, 因衪而得著豐盛的生命.

你記得自己曾經把生命獻給主嗎? 也許你像其他初信的人一般, 心中曾經充滿著清晰的目標. 你經歷過 神帶著醫治能力的大愛, 且渴望與別人分享, 傳福音, 和好和事奉. 當你邁向這新的生活時, 你開始能更好好的分辨自己在 神國裡的崗位, 和為要服事衪而得的恩賜. 也許你甚至感受到某種事奉上的聖召.

可是, 你注意到有些奇怪的事情. 幾乎每一天, 你對主單一的焦點都被其他的事務擠住了. 小的事情發生了, 引起了你的注意力, 令你分心, 以致你漸漸再也不集中在主身上.

先父大衛瑋克森牧師對主內這方面的生活非常熟悉. 他決心要在禱告親近 神上不受攔阻. 先父天天都禱告2到4小時; 有時候更騰出一整天來禱告, 且吩咐我們不要打擾他. 我們都知道那時我們不可請他教我們做功課. 先父會認真的對先母説: 「不管總統打電話來. 除非有攸關生死的緊急事情, 否則, 請勿敲我辦公室的門. 」她會諒解, 且為他捍衛時間.

著名的Wallenda家庭顯明他們必須矢志不渝. 他們走鋼索已有七代之久. 一年多前,Nik Wallenda走在鋼索上越過了大峽谷, 從而加添了他家庭的紀錄. 當天, 風很強烈,Nik對這件事沒有確據. 但是, 他一旦下定決心, 就矢志不渝. 他出來時, 表情令人敬畏. 媒介都鴉雀無聲, 把鏡頭瞄準在Nik的臉上. 他每一口氣都與這艱巨的工作配合. 強風都敵不過他的焦點; 他手執長杆, 走向鋼索; 他一路越過峽谷, 從未分心.

Nik Wallenda的焦點的確攸關生死. 然而, 我們在主的教會裡的聖召更為崇高, 但我們有沒有矢志不渝呢? 我們會多日, 多月, 甚至多年來都心不在焉, 中中庸庸嗎?

施洗約翰不會分心, 過著了大有後果的生活.

約翰福音記載: 「約翰的門徒和一個猶太人辯論潔淨的禮. 就來見約翰説: 「拉比, 從前同你在約但河外, 你所見證的那位, 現在施洗, 眾人都往祂那裡去了. 」」(約3:25-26) 跟隨約翰的人是指耶穌而説的. 顯然, 他們都對衪存著一些神學觀. 也許他們聽過有關衪在迦拿所行的神蹟, 以為衪沒有適當的處理那些石缸.

約翰不會因這辯論而分心. 他知道有些事情比道理上的分歧點更為要緊. 他回答說: 「若不是從天上賜的, 人就不能得什麼. 」(3:27) 換言之, 他説: 「若非 神所差遣的, 人能行這樣的神蹟嗎? 這等能力惟獨是從天上來的. 」

約翰接下來所説的強而有力: 「我曾說, 我不是基督, 是奉差遣在衪前面的…祂必興旺, 我必衰微.」(3:28,30) 約翰一生的焦點都很清晰: 他的聖召全然以主為中心. 因此, 施洗約翰被公認為一位偉大的人.

如今, 在這著重成功的社會裡,我們許多人的難題就是,我們會為自己尋求偉大的事情. 用心良好的牧師會極力透過推特社交網絡(twitter) 而召集一些讀者. 信徒即使在Youtube上發出15秒鐘愚昧的信息, 也要得一些聽眾. 我們也許深信自己為 神追求事情, 然而, 主確實是我們的焦點嗎? 我們若不認真的省察己心, 就無法分辨自己是否討主喜悦, 或者, 我們 為要得應許, 而順從自己的慾望而已.

耶利米先知直接的論到這問題, 説: 「你為自己圖謀大事麼? 不要圖謀; 我必使災禍臨到凡有血氣的; 但你無論往那裡去, 我必使你以自己的命為掠物; 這是耶和華說的.」(耶45:5) 耶利米闡明, 神衡量偉大的事情, 和世人的看法截然不同. 請注意, 祂並沒有説: 「不要偉大. 你們會因虛假的謙卑而得奬賞. 」據主親自說的, 偉大是以我們如何服事他人來衡量的.

施洗約翰是聖經中有關如何抵擋世俗的誘惑, 和追求真正偉大的事情的一個榜樣. 他曾見證説: 「新郎的朋友站著聽見新郎的聲音就甚喜樂. 」(3:29) 約翰描述了僕人的崗位. 請以此來與我們如今眨斥的言詞「總是作伴娘, 從不當新娘. 」來比對一下. 在主的時代裡, 由於在婚禮中的伴郎責任重大, 他們都既榮耀, 又受人敬重. 其實, 他們都被稱為大有名望和責任的.

那時, 新郎的朋友會管理整個婚禮. 他會邀請賓客, 計劃和籌備婚禮. 他會主辦且監管婚宴. 他甚至會安排蜜月, 為新人籌備一切. 而且, 他會為他們營造新家. 總之, 新郎的朋友會負責一切.

自始至終,他繁重的事務都是出於愛心和恩典. 最後, 他會站在新人的家門口, 在夜間等候; 當時, 新人和親友便興高采烈, 隨著音樂載歌載舞, 沿著街道而來. 當新郎在黑夜中呼喊說: 「我來了. 」, 那是個多麼榮耀的時刻; 他的朋友則會忠心的回應説: 「我在這裡! 」且把眾人迎進門內.

施洗約翰並沒有說: 「神學道理並不要緊. 」

約翰實在説: 「若你集中在極其重要的事情上, 又怎能如此的著重小事情呢? 主必捨命犠牲, 出離墳墓, 且為著那些在信仰上毫無污點和皺紋的新婦而回來. 難道你們不領會 神在你們當中的作為嗎? 」

約翰矢志不渝, 是理由十足的. 他知道自己即將離世. 希律王的一家都開始説要取他的首級. 當時, 約翰彷彿對跟隨他的人説: 「我僅僅有幾天的命, 而且, 我心中有一件事. 我要極力宣揚這緊急的信息: 「務要歸向主. 」我要為著一件真實的事情而充滿熱忱! 」

當我的兒子Evan毒癮纏身, 流離失所時, 我並沒有終日想及換新車子. 我心中只有一件事: 我兒子的情形. 比起這件事,甚至生活上重要的問題都不值一提.

以下美麗的經節表達了施洗約翰首要的熱忱: 「新郎的朋友站著聽見新郎的聲音就甚喜樂; 故此, 我這喜樂滿足了. 」(3:29) 約翰自知時日無多, 但卻能因著一件事而歡呼: 主已為要宣告神國而臨到了!

我們大家都在 神國裡扮演約翰的角色--預備道路, 好讓人能接受主. 我們若在此矢志不渝, 其餘一切就會井然有序. 而且, 神應許説衪必賜下能力, 好讓我們能服事衪. 正如施洗約翰見證説: 「所差來的, 就是說 神的話; 因為 神賜聖靈給衪, 是沒有限量的. 」(3:34)

你也能毫無限量的領受聖靈, 在衪給你的計劃上得引領. 你有沒有在你單一的目標上分心呢? 務要再次集中在主的身上. 你是為要當新郎的朋友, 而得蒙呼召的; 衪的聲音必令你歡欣喜樂!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