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恶宗教, 爱慕主 | World Challenge

恨恶宗教, 爱慕主

Gary Wilkerson
September 18, 2017

我会为着事工到世界各地去; 我到了佛教国家, 就为当地的人祷告, 好让他们能认识主. 我到了回教国家, 就求主启示他们. 我到以色列, 就为以色列人祈求, 好让他们能认识主. 我希望世上万人都知道主是真实的. 我回到家里, 就为信徒祷告, 好让他们也认识主!

我希望你能明白那笑话—但我也希望你知道我只是半开玩笑而已. 我们这些跟随主的人所着重的, 并非可认别的宗教, 乃是可认识的主. 两者之间大有区别, 使我们的日常生活截然不同.

根据圣经, 有三件事会拦阻我们与主同行: 世界, 我们的血气和魔鬼. 我往往思索: “为何宗教不包括其中呢? 宗教也拦阻我们和主之间的关系. ”然而, 我发现原来宗教都在三者里面!

我所用的“宗教”其实是指强烈的宗教情绪(religiosity). 也就是说, 我们以宗教(即神学上的信念和行径), 而不是慈爱的神为自己生活的中心. 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祂, 而不是一系统的信念和事工.

你有这样的看法, 宗教就会表达我们的血气(或作肉体), 即我们的罪性. 圣灵会指出我们的罪恶, 但我们的肉体却以宗教为掩饰, 来抗拒悔改和高举自己. 我的叔叔Don Wilkerson称之为“向前跌倒”“front-sliding.” 背道(Backsliding) 是指人犯大罪, 远离主. 向前跌倒则是指朝着另一个方向跌倒, 远离主, 且偏向宗教.

让我们面对事实, 着重宗教会比充满主的爱更为自在. 被祂的爱所引领会令世人看我们为有点疯狂. 世人会这样敌对我们, 令我们在爱主和顺从祂上步步为营.

撒但诚然也喜欢宗教. 牠若无法令你背道(也就是说, 麻木你对罪或恶瘾的知觉), 就会试探你, 叫你向前跌倒. 牠会转移你的焦点, 叫你着重既可行, 又可衡量的宗教规范条例, 而不专心爱主付代价. 正如保罗说, 这些规范条例都不能产生生命, 乃会带来死亡.

请勿误会我所说我们都要恨恶宗教. 我是指我们都要痛恨那些导至灵里死亡, 而不会因主而带来真正生命的. 某些牧者说他们恨恶宗教, 其实是指恨恶神借以保守他们, 免得他们放纵肉体情欲既圣洁, 又公义的法则. 他们传扬叫人毫无罪咎, 随便犯罪的心态. 这是和我所谈及背道而驰的. 恨恶宗教并不是指爱你的肉体,乃是指越发爱主.

我一生中最兴奋的事之一, 就是不断学习有关主何等广大无边.

以赛亚书第6章荣耀的论到主说: “我见主坐在高高的宝座上。他的衣裳垂下,遮满圣殿” (赛6:1). 我长大时, 得了这异象: 主离我甚远, 以致我需要用圣经钦定版古老的言语来称呼祂.

然而, 我们既崇高, 又圣洁的神如何论到我们这些卑微, 有罪跟随祂的人呢? 以赛亚说: “因为那至高至上、永远长存名为圣者的如此说:我住在至高至圣的所在,也与心灵痛悔谦卑的人同居;要使谦卑人的灵甦醒,也使痛悔人的心甦醒” (57:15). 是的, 我们的父神既圣洁, 威严, 又荣耀; 然而祂为要住在我们卑微, 满有罪污的心中, 便降卑自己.

我想到每个孩子与生具来都知道恨恶宗教和爱慕主的区别. 有一天, 我的女儿小的时候, 从我所读的报纸中探出头来. 我很累, 希望能在预备讲章前休息几分钟, 便叫她走开. 但是, 她却不断探起头来, 说: “爸爸, 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我想到时间不多, 便不断叫她走开. 我终说: “甜心儿, 你想告诉我什么呢? ”她回答说: “我爱你.”

她晓得宗教(我这牧师的完美主义) 和爱慕主的区别; 她向我显明了. 神的道阐明祂要我们像我女儿一般来亲近衪; 也就是说, 呼叫“阿爸父”. 阿爸父并非远不可及, 乃与我们相近.

大卫是惟一称神为“父”的旧约人物. 他说: “神啊,你的意念向我何等宝贵!其数何等众多!我若数点,比海沙更多;我睡醒的时候,仍和你同在” (诗139:17-18). 换言之, 他说 : “你无法数算神对你的宝贵意念. 你在沙滩上抓一把沙, 且看看有多少沙粒. 就在那一刻, 神对你的奇妙意念就是如此的众多. 现在, 请看看茫茫无际的沙滩,, 且思量祂对你的慈爱意念. 它们是无穷无尽的!”

相反地, 宗教会令我们悲哀, 说我们的生命不好; 我们不断尽力而为, 但却不断跌倒, 以致感到继续下去是徒然的. 但是, 主对我们发出真理, 说我们有丰盛的生命, 以致再也不必心中挣扎. 总之, 着重宗教的心灵会令我们远离主; 衪的爱则总会吸引我们与衪越发亲近.

我最近往中东去举行牧师大会时, 发现自己会因这两种实际, 而有所挣扎. 许多献身的牧师为要赴会而长途跋涉, 所以我们极力令他们有所得着. 这件事更触发起我完美主意的心态. 在每一场聚会后, 我都聚精会神的预备下一场的讲章. 我会在小息时在城里散步练习讲道. 然而, 我当时经过了不少从未听过主名的人.

我恍然大悟, 心中想: “这是不对的. 我已预备向这些牧师证道. 我的练习是多余的, 不会帮助他们, 只会助长我完美主意的心态. 那就是宗教! 主啊, 求你叫我像你走过耶路撒冷一般, 走在这些街道上. 我希望集中在我所遇见的人身上. 圣灵啊, 求你引领我的脚步.”

我一旦祷告, 心中就得释放了; 而且, 我与人的交谈既奇妙, 又以主为中心. 我深信我们的交谈继续会在永恒里回响.

我们若定意像主一般行事—遵行祂的指示, 而不受我们自己的肉体所支配—就不必咒诅黑暗.

宗教人往往会集中在黑暗, 而不是在亮光上. 如今, 我听见许多信徒苦毒的说: “社会不好.” ,“政府有错. ”或“那特别主意小组带着负面的影响. ”若你像主一般行事, 就不必咒诅黑暗, 因为你已集中在你所带来的亮光上. 让我详加说明.

请试想你在教会聚集里, 忽然间灯熄了. 全场黑暗. 维修同工若仅仅在会场点燃了一盏小灯. 无论在那里, 它都会被众人看见. 朋友啊, 这就是你在全然黑暗世界里的写照. 无论黑暗的地方有多大, 你的亮光都是周遭的人所能看见的. 它无法被隐藏起来, 所以让它发光吧! 这样, 我们就不必拘泥于有关我们社会文化的痛苦谈论.

这种生命不仅会令你脱离宗教模式, 更会令你越发爱主. 宗教的表现绝不会带来这等结果. 约翰提醒我们说: “我们爱,因为神先爱我们” (约一4:19).

我们若靠自己的力量, 不靠祂的爱, 来极力成就神的圣工, 就会缺乏能力. 保罗指出说: “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 (林前3:1). 相反地, 主的爱会到处给我们传道的机会, 并天上永恒的能力. “爱是永不止息。先知讲道之能终必归于无有;说方言之能终必停止;知识也终必归于无有。我们现在所知道的有限,先知所讲的也有限,等那完全的来到,这有限的必归于无有了” (13:8-10).

圣灵感动我们存着爱心说话, 我们即使看似有点疯狂, 却能这样做. 我们两夫妇最近回到纽约市的时代广场教会去; 我们在会后出去吃饭. 我不知为什么, 受了感动去对本区的侍应说主爱他. 他看着我, 无言以对. 后来, 我看见他把我的话转告一些员工; 有人便照常的看我为疯子. 然后, 有趣的事情发生了. 我们离开时, 有一名侍应拦截我们, 请我为他祷告!

朋友啊, 那就是宗教和主爱的区别. 爱主是指看似疯狂, 也要为祂作见证--且看见神的权能大大的运行. 爱慕主会给与生命, 既带着活力, 又有意思!

挑战世界于中东和其他封闭国家里的同工都报告了非常不寻常的事.. 他们所遇见的人从未听过福音, 但却得了有关主的梦和异象. 他们问及那些梦时, 人们便回答说: “耶稣向我显现, 且说祂爱我. 我醒来时, 便定意寻找认识这耶稣, 或拥有圣经的人, 好学习有关祂.”

这是超越我们有关宗教属血气的想法. 我们认为信主, 就必须懂得属灵定律, 屈膝且发出某些祷告. 但是, 主没有这样给固守宗教的犹太知识分子尼哥底母解释信心. 尼哥底母对主所说的“重生”难以明了. 他问道: “人已经老了,如何能重生呢?岂能再进母腹生出来吗?” (约3:4).

尼哥底母极力透过他自己属血气的心灵去领会神的道路. 但是, 主指出神的道路是绝不能透过我们的血气成就的. 祂说: “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从灵生的就是灵” (3:5-6). 这就是有关浸礼的概念. 我们下到水里, 我们老旧的生命就深深的被埋; 而且, 我们上来时, 簇新的生命也就开始了. 忽然间, 我们与主同坐在属天的景界里, 再也不受血气支配了.

朋友啊, 我们得着了比宗教更美的. 现在, 我们都要把属血气的宗教情绪一概除去, 好让我们能与主同行, 出离死亡, 且跟随祂到属灵高处. 这就是雅各所谓“在神我们的父面前,那清洁没有玷污的虔诚” (雅1:27) — 好把我们所认识的爱白白且丰盛的分给别人. 这种爱会把信徒的焦虑和孤单感一概除去; 且除去我们要“为主成就什么”的恐惧感. 取而代之的就是领受祂爱, 并将之给与的心. 总之, 这种爱能改变我们的一切. 这才是既真实, 又丰盛的生命!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