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督一类的馀民 | World Challenge

撒督一类的馀民

David WilkersonOctober 9, 1985

「有神人来见以利,对他说,耶和华如此说 … 我吩咐献在我居所的祭物,你们为何践踏,尊重你的儿子过於尊重我,将我民以色列所献美好的祭物肥己呢?…

日子必到,我要折断你的膀臂,和你父家的膀臂,使你家中没有一个老年人。在上帝使以色列人享福的时候,你必看见我居所的败落;在你家中必永远没有一个老年人。我必不从我坛前灭尽你家中的人;那未灭的必使你眼目乾瘪,心中忧伤;你家中所生的人都必死在中年。… 我要为自己立一个忠心的祭司,他必照我的心意而行,我要为他建立坚固的家,他必永远行在我的受膏者面前。」(撒上2:27,29,31-33,35)

我们在这里看见 神咒诅了一个祭司团(priesthood),且发出豫言要兴起另一个「永久」,以圣洁馀民所组成的祭司团。以利代表了那受咒诅的祭司团,即神那些自我中心的僕人。他们被称为祭司,却轻看 神的圣工,不愿更正人心。由於他们懒惰成性,不肯指正罪恶,他们的属灵儿女都变得邪恶。他们将 神百姓「所献美好的祭物肥己」。(2:29)

以利看见自己的儿子行为败坏,将会招来 神的咒诅,可是他「却不禁止他们。」(撒上3:13) 故此,神说:「我即将永远审判他的家。」他的家果然遭受审判了!神的荣耀离开了示罗,约柜被掳,他和他的儿子都死了。

神对以利祭司团永远的审判是指甚麽?

  • 第一,那祭司团会软弱无能。「我要折断你的膀臂,和你父家的膀臂。」(2:31)
  • 第二,它会不断亏缺 神的丰盛。甚至在圣灵浇灌的时候,那祭司团却注定会亏缺 神的荣耀。「在上帝使以色列人享福的时候,你必看见我居所的败落。」(2:32)
  • 第叁,凡属这祭司团的都会在日到中天时败落。由於他们和 神之间的关係出了问题,当他们在属灵生命与祝福上都达到高峯时,他们就会败落。「你家中所生的人都必死在中年。」(2:33)
  • 第四,这软弱无能,满有问题,自我中心的祭司团会继续存在。如今,它仍然存在。「我必不从我坛前灭尽你家中的人。」(2:33)

有一位不知名的先知来见以利,豫言有关 神必兴起一种新的祭司团。「我要为自己立一个忠心的祭司,他必照我的心意而行,我要为他建立坚固的家,他必永远行在我的受膏者面前。」(撒上2:35)

这豫言何等希奇!这是 神第一次豫言有关一个圣洁馀剩的祭司团;它将永远坚立,持续到底,直到主回来。据 神说,他们乃一批祂所「造就」的馀民。

大卫在位时,有个双重的祭司团;撒督与亚比亚他精确的应验了这豫言。「祭司撒督和亚比亚他,岂不都在那里麽?」(撒下15:35)

撒督希伯来文的意思就是「那被證实为公义的」(“one proved righteous”),而亚比亚他的意思就是「与耶和华 神和好」(“at peace with the Lord who is God”)。这两位祭司所代表的,正是那不知名的先知所提及的两个祭司团:一个存著以利的心态,另一个则切实事奉 神。

撒督乃其中一位跟随大卫的人。「大卫因怕基士的儿子扫罗,躲在洗革拉的时候,有勇士到他那里帮助他打仗。… 那时,天天有人来帮助大卫,以致成了大军,如 神的军一样。… 还有少年大能的勇士撒督;同着他的有族长二十二人。」(代上12:1,22,28)

撒督一家都弃绝扫罗而归顺大卫,义无反顾。他为人公义,因为他忠心耿耿。大卫需要他,他就精诚可靠!当许多人都跟随押沙龙叛变时,撒督仍然贞忠到底。「众民尽都过去;王也过了汲沦溪,众民往旷野去了。撒督和抬 神约柜的利末人,也一同来了 … 王又对祭司撒督说,你不是先见麽?你可以安然回城;你儿子亚希玛斯和亚比亚他的儿子约拿单,都可以与你同去。我在旷野的渡口那里等你们报信给我。」 (撒下15:23-24,27-28)

请再读一遍:「你不是先见麽?」意思就是「撒督,你有辨别事情的恩赐!你能分辨邪恶与圣洁之事。你既刚强,又对我忠心至志,你可以进入那悖逆拜偶像的领域,救国救民!」王对撒督说:「回京去吧。」当时,神有一位圣洁的祭司,他会捍卫 神的家,使之免受毁坏!

举国上下都叛反了,然而,神家里还有一批圣洁馀民。人们都邪恶悖逆,押沙龙更在众目睽睽之下,在宫殿的平顶上污辱了王的妃嫔,忠心馀剩的祭司团却决不受影响!撒督依然贞忠不渝,保持圣洁,心志坚定,无可指摘!他懂得 神的道,将自己的生命与前途全然交託,尊大卫为他惟一的君王!(请注意,大卫乃豫表基督。)

一直以来,神都在建立撒督的家,让它成为那永久的祭司团,从而应验神人向以利所发的豫言。就是说:「我要为自己立一个忠心的祭司,他必照我的心意而行。」

圣洁的馀民就是今天忠心的祭司团。神这些僕人无可指摘,忠心耿耿,正是撒督的「後裔」,即他的属灵子孙!

以西结在异象中看见了一座属灵的圣殿,更在其中看见了一些馀剩的祭司团在向 神献祭。「主耶和华说,你要将一只公牛犊作为赎罪祭,给祭司利末人撒督的後裔,就是那亲近我事奉的。」(结43:19) 他们「亲近」神事奉祂。事奉主乃撒督馀民的特徵。

亚比亚他人如其名,虔诚献身,与 神和好,敬重 神的主权。当时,他也和大卫与撒督一起过了汲沦溪。

「亚比亚他上来 … 於是撒督和亚比亚他将神的约柜抬回耶路撒冷;他们就住在那里。 … 祭司撒督和亚比亚他,岂不都在那里麽?」(撒下15:24,29,35)

亚比亚他并不愿意参与押沙龙的叛变。他和他的儿子看来都像撒督一样,忠肝义胆。从外表看来,他为人圣洁,无可指摘,忠心耿耿。为什麽先知们却忽视他,说撒督是圣洁馀剩祭司团的榜样?

原来,亚比亚他乃以利的後裔。正如他的先祖一般,他懒惰成性,放纵肉体,灵里软弱。就如神人所豫言,当他在事奉并 神的祝福上都达到高峯时,他就跌倒了,显露出他内里的软弱。他到了某个地步,就亏缺 神的荣耀。亚比亚他对 神存心不正。「那时哈及的儿子亚多尼雅自尊,说,我必作王 … 亚多尼雅与洗鲁雅的儿子约押,和祭司亚比亚他商议;二人就顺从他,帮助他。但祭司撒督、耶何耶大的儿子比拿雅、先知拿单、示每、利以、并大卫的士,都不顺从亚多尼雅。一日亚多尼雅在隐罗结旁,琐希列磐石那里,宰了牛羊、肥犊 …」(王上1:5,7-9)

我们在这里看见撒督依然忠心,而亚比亚他则陷入圈套!那不知名的先知所发的豫言,正应验在以利的後代亚比亚他身上。

亚比亚他的罪就是高举自我!请听听这些可悲的话:亚比亚他「顺从他,帮助他。」他附和那些背叛的人,与众人妥协,直到琐希列磐石那里;琐希列磐石希伯来文的意思就是「毒蛇的磐石」!撒督、拿单、利以、并那些忠於大卫的人都决不如此。但那些反叛的人却誇耀自己,笑大卫的方法「既老套又陈旧」。他们要求一个新的国度并一个新的祭司团!他们心中悖逆,灵里淫乱,在邪灵的驱使下,心高气傲,妄自尊大。高举自己的风气遍及全国,以致百姓受骗;亚比亚他也是其中之一。

亚比亚他渐渐受邪灵影响。何等可悲!一位虔诚,曾一度忠心的人到了事奉的高峯,却走错一步!他与罪妥协,偏离正道,还以为自己遵行 神的旨意。我们看见他灵里多麽蒙蔽,缺乏分辨能力!他到了毒蛇的磐石那里供祭司的职份!

请看看这两个祭司团的区别。亚比亚他的骄傲、罪恶、悖逆,有如星星之火;结果,他就落在以利家的咒诅之下。亚多尼雅妄自尊大的遊说迎合了他的心,他就撇下过去的劳苦,为要成功,接受新潮的福音。

请将之比较撒督那圣洁馀剩的祭司团!「大卫王又吩咐说,将祭司撒督、先知拿单、耶何耶大的儿子比拿雅召来,他们就都来到王面前。王对他们说,要带领你们主的僕人,使我儿子所罗门骑我的骡子,送他下到基训;在那里祭司撒督、和先知拿单要膏他作以色列的王;你们也要吹角,说,愿所罗门王万岁。然後要跟随他上来,使他坐我的位上,接续我作王;我已立他作以色列和犹大的君。

於是祭司撒督、先知拿单、耶何耶大的儿子比拿雅、和基利提人、比利提人,都下去使所罗门骑大卫王的骡子,将他送到基训。祭司撒督就从帐幕中取了盛膏油的角来,用膏膏所罗门;人就吹角,众民都说,愿所罗门万岁。」(王上1:32-35,38-39)

有关临到以利家的咒诅,所罗门王全然晓得。他也认出亚比亚他乃属於那等祭司团。「所罗门就革除亚比亚他,不许他作耶和华的祭司;这样,便应验耶和华在示罗论以利家所说的话。」(王上2:27)

这豫言应验了,何等希奇!一个曾经与他主人一同分担苦难的人,如今却被拒绝革职,搁置一旁。他被革除了,因为再不能效忠於 神国!

在以西结的时代,两种事奉同时共存;据他豫言,在末後,撒督与利末的祭司团都会越发兴旺。

在以西结的眼中,撒督的事奉并不以人为中心,乃以 神为中心;撒督一类的馀民乃 神所呼召的,好让他们从一个祭司团转到另一个祭司团!「这些祭司,是利末人中撒督的子孙,近前来事奉耶和华的。」(结40:46)

撒督的事奉远离世俗,终生只以一个使命为念,那就是亲近服事主!这祭司团纯净心清,决不搀杂,以圣洁为妆饰!他们绝对顺服主,教导 神的百姓分辨善恶,不怕指正罪恶。「他们要使我的民知道圣俗的分别,又使他们分辨洁净的和不洁净的。」(结44:23)

他们终生惟一真正的产业乃是 神自己。「… 不可在以色列中给他们基业;我是他们的基业。」(结44:28)

「你要对那悖逆的以色列家说,主耶和华如此说,以色列家啊,你们行一切可憎的事,当够了吧;你们把我的食物,就是脂油和血献上的时候,将身心未受割礼的外邦人,领进我的圣地,玷污了我的殿;又背了我的约。」(结44:6-7)

神家里充满可憎之事,以致 神忍无可忍!祂宣告说:「够了!」他们容让了不虔不义的人参加敬拜,玷污了祂的圣所。他们有敬虔的外貌,却缺乏圣洁的能力。神说:「再不要如此!这些所谓的信徒并没有全心归向我,他们贪恋世俗,灵里败坏,在我家里并没有立足之地!」

吉美‧史伟格脱(Jimmy Swaggart)曾问我说:「神为什麽容许这些败坏的事工继续下去?它们彷彿继续兴旺,迷惑众人。」

起先,我以为 神会废除他们,将之倾覆。如今,我另有看法。我晓得以西结的豫言,便不禁哀哭。原来,神正以一些败坏的牧人来咒诅那些败坏的子民。祂会依照他们自己的心意,为他们指派牧人。祂会将一些拜偶像的牧人任命给那些恋慕假神的羊群!请读读经上的话:

「当以色列人走迷的时候,有利未人远离我,就是走迷离开我随从他们的偶像,他们必担当自己的罪孽。… 他们不可亲近我,给我供祭司的职分,也不可挨近我的一件圣物,就是至圣的物。 … 然而我要使他们看守殿宇,办理其中的一切事,并作其内一切当作之工。」(结44:10,13,14)

]这些背道,喜爱犯罪的牧人心中远离主。他们对暗昧的假神死不放手,他们在外表与言行上都像个神人;从外面看来,他们在 神家里也有种种事奉。可是,他们本身却变成了跘脚石。圣灵已经责备过他们有关那些暗昧的罪恶,但他们仍然放纵自己,明知故犯。神说:「够了!」他们的灵命因邪恶之事而受拦阻,但他们却仍然存着拜偶像的心态,继续事奉,屡屡跘倒别人。这真是个咒诅。「他们必担当自己的罪孽;这是主耶和华说的。他们不可亲近我 … 也不可挨近我的一件圣物;他们却要担当自己的羞辱 …」 (结44:12,13)神不会在祂家里废除他们,因为他们要「看守殿宇,办理其中的一切事」。他们要担当甚麽羞辱,甚麽报应?「所以我要向这称为我名下,你们所倚靠的殿,与我所赐给你们和你们列祖的地施行,照我从前向示罗所行的一样。我必将你们从我眼前赶出,正如赶出他们的众弟兄,就是以法莲的一切後裔。」(耶7:14-15)

神僕人侍女所受最可耻的报应,最可怕的羞辱,就是缺乏恩膏,以致他们只好带着血气事奉。他们的教会有如示罗一般,「神的荣耀离开了!」他们的道,有如糠秕;神的圣洁同在已经离他们而去了。然而,神已经离弃他们,却仍然让他们在教会里工作。请想想,他们虽然拜偶像,神却指派他们去服事那些悖逆的儿女。这真理真是骇人听闻!这些就是以利的後裔,即亚比亚他的祭司团!以赛亚称他们为只知作梦、躺卧、贪睡的哑巴狗,或不能明白的牧人。(参看赛56:10,11)

神希望为祂百姓兴起一些合祂心意的牧人。神的百姓若悔改,摒弃偶像,全心寻求祂,祂必赐给他们又忠心又圣洁的牧人。「耶和华说,背道的儿女啊,回来吧;因为我作你们的丈夫;并且我必将你们从一城取一人,从一族取两人,带到锡安。我也必将合我心的牧者,赐给你们;他们必以知识和智慧,牧养你们。」(耶3:14-15)然而,神的百姓多半都选择以利的祭司团!

「国中有可惊骇,可憎恶的事;就是先知说假豫言,祭司藉他们把持权柄;我的百姓也喜爱这些事;到了结局你们怎样行呢?」(耶5:30-31)那些与罪妥协,放纵情慾的信徒向来都会邀聘类似自己的牧者。那些心怀二意的信徒都会聘请以利的後裔,来供奉他们心中的假神。

如今,神正在兴起一个有君尊的祭司团,即撒督的子孙!「你们来到主面前,也像活石,被建造成为灵宫,作圣洁的祭司,藉著耶稣基督奉献 神所悦纳的灵祭。… 惟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神的子民,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2:5,9)

我们都蒙呼召,要事奉主。我们如此行,神的指示就会临到这祭司团。「他们事奉主,禁食的时候,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作我召他们所的作的工。」(徒13:2)凡喜爱亲近主,且确知自己的事奉以主为中心的,纯净的道必临到他们。

圣灵有否在洁净你?你是否正被灵火所炼净?你有否因全地那些可憎的事而哀哭歎息?你有否常常亲近主?你有否丢弃偶像?你有否因国中那些高举自我的事奉而感到厌倦?

教会一片荒凉,离道反教,有目共睹;蒙神膏抹的撒督馀民却要挺身而出。此类馀民必异口同声,效忠耶稣君王,常常心中痛悔,远离世俗。他们且切切渴慕公义、洁净、炼净,存著纯净的心全然献身侍主。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