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恩者 | World Challenge

施恩者

David WilkersonMay 14, 2001

希伯来书的作者告诉我们: “因我们的大祭司,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他也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只是他没有犯罪。” (希伯来书4:15)

大部分的基督徒都很熟悉这节经文。它告诉了我们,我们的大祭司,耶稣,与我们一起感受到我们所受的苦难。希腊文对 “体恤” (Touched)的解释为:“因经历同样的苦难而产生的怜悯。换言之,我们的神对每一种发生在我们身上的大灾难、痛苦、混淆及绝望均感同身受。而且,也都能忍受我们所经历的任何困难。

正因为我们有如此一位伟大的大祭司引导我们,“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的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 (希伯来书4:16) 这节经文告诉我们,你的救赎主完完全全地明白你所经历的一切。且他完全知道如何施恩典予你。在此我所要提的问题是,当我们处于有极大的需要的时候,我们当如何依希伯来书上所建议的话来 “寻求恩典”

我知道大部分神学上对恩典的定义为: 无功受禄的恩惠,神的美善及他特别的爱。但在去年12月份,恩典对我而言,却有了不同的解释。那时,我11岁大的孙女,蒂芬妮(Tiffany) ,正在进行一项疑是脑瘤的检验。我太太桂恩(Gwen)及我,陪我的女儿黛比(Debbie)和她先生罗杰(Roger)一起在医院中。当天,医生们正对我们的宝贝孙女进行系列的检查。在等候结果的时刻,我们所能做的只有祷告恳求恩典。

这事发生的突然,就在检查的前一天,黛比及罗杰打电话要我们为蒂芬妮到医院检查的事祷告。她长久以来就有严重的头痛症状,而现在她的眼睛已经开始流血。挂了电话,我对桂恩说:“生命是如此脆弱。只是这一通电话,就将我们生活的秩序完全改变了。”

第二天,当我们到达维吉尼亚州(Virginia)的医院时,我们看见极度失望的父母亲们等候在长廊上。他们都面带忧愁,撑着等候可能发生在他们小孩身上的坏消息。常常当“这是恶性的”这样可怕的字眼出现时,有的父母就发出极端痛苦的尖叫声,完全地崩溃了。

在我们等候检验报告时,我默祷恳求有力量来承受任何的判决结果。在那时刻,恩典在神学上的解释对我并不重要。恩典对我而言,就是能有平安来接受任何结果。我祷告: “主阿,你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对的。我们相信你。请别让我们的口犯罪,请给我们你的恩典来承受这一切。” 接着,坏消息接踵来到,蒂芬妮的脑中有一个大瘤,是最糟糕的一种恶性脑瘤。

之前,我听过这恐怖的字眼“恶性的”达八次之多。桂恩、黛比、及我们的小女儿邦妮(Bonnie),都得了癌症。感谢主,虽然每一次我们听到的消息都是最坏的消息,但是她们全都通过每一次严格的治疗。我不记得我与桂恩在刚听到孙女的检验报告结果的那一刹那是如何度过的,我只能告诉你,那种痛苦使我想到约伯记。

约伯是一位敬虔的人,他与家人的关系极为亲密。他与他的太太共有10个儿女:七个儿子,三个女儿。约伯每天都为他的儿女祷告,为他们献上燔祭,因约伯说:“恐怕我儿子犯了罪,心中离掉神,约伯常常这样行。”(约伯记1:5)

约伯当时完全不知道在 神与撒旦之间所发生的事,对于这突如其来打击他家的大灾难也不曾获得任何预警。圣经上所勾画的一幅可怕景象是: 在短短的一天中,约伯不但失去了他的仆人、财产,而且他的十个孩子也都死于一场天灾。(见约伯记1:13-22)

请试着想像约伯及他的太太的悲剧。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他们所珍爱的人、事、物都从他们的生命中消失了: 每一个亲爱的儿子及女儿、仆人与女佣。即使面对如此大的悲剧,约伯选择了正确的方式来回应。但是,他的太太在伤痛中则选择了错误的回应方式。

当约伯的太太偷听到一位仆人报信说,“….神从天上降下火来,…都烧灭了…” (约伯记1:16)想必她一定感到十分悲苦。当这恐怖的消息被确认后,这位妇人拒绝接受安慰,她愚昧地指控神并鼓动她的丈夫,“你弃掉 神,死了罢!”(约伯记2:9) 事实上,她是说,“为何神降下如此无法想像的悲剧在这个敬虔的家庭呢?”

我个人没有资格指责约伯的太太的如此反应,如果我在一个上午的时间失去了我所有的孩子及所爱的人,我的心可能跟她一样。我相信当那些令人害怕的消息来临时,虽然她的肉体还活着,但是她的内心已死了。

然而,另一个可怕的悲剧接着来到。她的丈夫很快地被击打,从脚掌到头顶长毒疮。约伯坐在炉灰中,用瓦片刮着他的身体,以减轻肉体的疼痛。他的眼光是如此的可怕。即使他的朋友起先也无法认出他来,后来认出来了,却无法直视他。他们远远地观看,为朋友所遭遇的这一切放声大哭。

此时,约伯的太太的心已经麻木了,她记忆中全家相聚的喜乐,及她对未来的盼望,已完全粉碎了。她整个世界彻底崩溃。她永不可能再经历从前的喜乐与盼望了。在她里面的一切: 爱、盼望、及信心,都死了。她因此心中充满愤怒及不信。

约伯也深深地悲痛,他正需要极大的安慰时,他的太太反而对他发作道:“你仍然持守你的纯正么?”(约伯记2:9) 这位绝望妇女的话语中暗示着两个重点。第一, 她问道: “约伯,你到底犯了什么隐而未现恐怖的罪呢?所以引起神如此巨大的审判?别想说服我认为你仍是个纯正的人。”

第二,她推论道 “所以,这是 神对待一个公义的家庭的方式吗?我们已每天建立家庭祭坛长达数十年之久。在神面前行得正直,也将所得的丰盛赈济穷人。为什么 神还要夺走我们所珍爱的人、事、物呢? 我无法服事这样的一位 神,他竟允许这样的悲剧发生。”

然后,这位心痛的妇人说了可怕的话语:“你弃掉 神,死了罢!”(约伯记2:9) 她承认, “我已经死了,还有什么留下给我的呢? 我宁愿死也不愿失去孩子。所以,算了吧,弃掉神,死了罢。”

她的情形说明了当我们每一个人面临悲剧打击时都会产生的激烈争战。最近我看到发生在一位年轻女士身上的争战,在飞机上我就坐在她的旁边。我注意到她低声哭泣。我告诉她我是牧师,并问她是否有任何需要我帮助的。她回道:“先生,我就是无法相信你的神。”

她告诉我她的父亲突然死了。她描述他是一个好人,一位总是舍己助人的人。现在,这位女士含着苦毒怨恨的眼泪说:“我不相信上帝竟然杀了如此一位好父亲。”她已做了如约伯的太太所选择的可怕决定: 责怪上帝,且开始变得绝望了。虽然她的肉体仍活着,但她的心已死了。

虽然约伯的悲叹也是 “极其痛苦”(约伯记2:13),但是他相信神在他悲哀痛苦时仍与他同在。他与他悲伤的太太一样,恨不得死去。他极其失望,甚至希望从未来到这世界。虽然经历这些灾难,约伯道:“ 他必杀我,我虽然无指望,然而我在他面前还要辩明我所行的。”(约伯记13:15)

约伯此话意为: “如果这些灾难使我死亡,我一点也无所谓。我将继续相信我的神,我也绝对不放弃我的信心。我相信他知道他在做什么。即便我不明白这场悲剧为何发生,但我知道他有永生的目的。即便他选择杀我,我将继续相信他,直到最后一口气。”

就像大卫所写,“我说,但愿我有翅膀像鸽子,我就飞去,得享安息。…我必速速逃到避难所,脱离狂风暴雨。”(诗篇55:6、8)

在维吉尼亚州的医院里,桂恩与我看到这两种反应的诸多例子。这些例子是如此地悲惨: 一名两岁大的小孩从21层楼坠落,头部严重受伤。另一个受伤严重的婴儿被直升机紧急送到医院; 一位脆弱的小女孩,苍白又柔弱,从我们身边经过,正使用静脉电极(IV pole)救护中;另一个小女孩已经昏迷不醒语无伦次。

我们通常能分辨出这些受伤孩童的父母中谁是基督徒。当我们经过一些病房,可以感受到出人意外的平安。我们意识到当这些父母倚靠并安息在神的话语中时, 神的力量在当中运行。

但是,在其他的病房,则是完全的混乱失序。我们可感到这些父母的绝望。他们责怪神,并问“为什么一位仁慈的神允许这事发生?”我们看见他们在走廊上走来走去,气愤地质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当灾难来临时,你能做选择,你能对神发怒,并持续问道“为什么?”或者,你可说 “主阿! 无论发生什么事,我知道你有恩典及能力来支持我。” 身为耶稣的跟随者,我们只需奔向我们的大祭司,获得圣灵的怜悯及安慰。我们必须相信神全知的恩典。在那个时刻,我们可能会哭泣、悲哀,并寻求死。我们也可能无法入睡,我们的心被问题给毁了。然而,神允许我们经历每一件事,都是他医治过程的一部份。

而在我们需要的时候,如何才能正确地发现他恩典的帮助呢? 这恩典如何临到我们? 当我们身处危机时,我们无法倚赖某种不清楚的理论定义,我们需要 神非常真实的帮助。当我们受伤时,他的恩典如何才能进入我们的身、心、灵呢?我相信我们至少有两种奇妙的方式能被神的恩典摸着:

由经文中,我们知道 神美善的大启示往往是在我们的困难中、患难中、被隔离的苦楚中而临到。从约翰的例子,我们可以清楚地明白。有三年的时间,这位使徒是“在耶稣的怀中” 那是个全然安息、平安及喜乐的时刻,没有任何的困难及试探。然而,在那段时间内,约翰只领受到极有限的启示。他只知道耶稣是位人子(Son of Man)。所以,约翰何时才领受到在基督荣耀中全然的默示呢?

全然的默示发生在约翰被关入以弗所(Ephesus)之牢狱中时。那时他被放逐到拔摩岛(Isle of Patmos),在那里他遭受极大的苦难。他被隔离,没有任何团契生活,没有家人或朋友的安慰。那是个全然绝望的时刻,是他生命中的最低潮。

而那正是约翰领受从 神而来默示的时候,并成为圣经的最后一卷书:启示录的作者。在那黑暗的时刻,圣灵的光临到他。约翰看见他从未见过的耶稣。从经文上,他知道基督是神的儿子(Son of God)。

当约翰与其他使徒在一起时,或甚至当耶稣还在地上的那段日子,约翰还从未领受到这样的启示。而如今,在他最黑暗的时刻,约翰看见基督出现在他的荣耀里,说到: “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启示录1:18) 这样奥秘的启示全然临到约翰,耶稣举起他来,并将手中握着的钥匙指示他,并告诉他, “不要惧怕”。 (启示录1:17)

我相信这样的默示会临到每一位需要代祷、身心受伤的仆人身上。圣灵说,“耶稣手中握有所有生与死的钥匙。所以每一个人的离去都将安息在他手中。因此,撒旦不能夺去你或你全家的任一位。唯有基督决定我们永远的命运。所以,如果他转动钥匙,一定有其理由。而只有他、圣父及圣灵知道这理由。”

这默示必为我们带来平安。正如约翰,我们将会看见耶稣站立在我们面前,手中握着生与死的钥匙,告诉我们:“不要惧怕,我手中握有所有的钥匙”。这时,我们当如何回应呢? 就像约伯,我们凭信心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约伯1:21)

一位在困难中的牧者写道:“15年前我太太得了乳癌,如今,她已被证实患了胰脏癌,她可能因此被安置在疗养院中。这40年来,我们一起同工服事神,我不得不怀疑,难道我们做的工都白费了吗?难道没有任何价值? 神为何不让我们休息?”

我对这位主内弟兄说:“我相信在你所处的最黑暗的时刻里,耶稣会向你启示他的神性(God-ness)。的确,你深深地受伤。但若你在患难中仍然坚信,你将会进入一个你未曾看见或了解的启示中,且神将使用你去帮助更多的人。”

圣经告诉我们,雅各领受到一个极大的启示,是面对面的会见 神而得: “雅各便给那地方起名叫毗努伊勒。”意思是说:“我面对面见了上帝,我的性命仍得保全。” (创世纪32:30) 这个启示是在何种情况下获得的呢?正是雅各生命的最低潮,最恐惧的时刻。当时,雅各被两股权势限制:他愤怒的岳父,拉班 (Laban)及敌视他又苦毒怨恨的哥哥,以扫 (Esau)。

雅各为拉班工作了20年之久,而拉班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骗他。最后,雅各受够了。所以,在不告而别的情况下,他带着全家逃走了。

拉班率一小队军队从东追击,想置雅各于死地。然而, 神在拉班的梦中警告他,不许伤害雅各,于是拉班释放了他的女婿。不久,拉班从此画面中消失。但是,以扫却从西而来。他也率领400人的小规模军队前来,想杀死这位窃取他长子名号的弟弟。

雅各当时面临完全的灾难,他相信即将失去一切。所有的事情看似全然无望。然而就在这黑暗的时刻,雅各有了前所未有的经历;与神面对面。他与 神的使者摔跤,一般学者相信这使者便是 神自己。后来他说:“我面对面见了上帝,我的性命仍得保全。”(创世纪32:30)

让我们回到约伯。他也面临人生最低潮时刻。他已忍受过度的苦难、悲伤、肉体的痛苦,及完全为他的朋友所拒绝。但是,在约伯的最黑暗期,神如一阵旋风似的临到他。 神给他一个他人从未见证过的极大启示。

神举起约伯到宇宙,并下到海的深处。他带领他深入创造的每一个奥秘中。约伯看见没有任何人见过的景象。这显示了神完全的荣耀与全能。约伯从这样的经历中对 神发出赞美: “我知道,你万事都能做; 你的旨意不能拦阻。谁用无知的言语使你的旨意隐藏呢?我所说的是我不明白的; 这些事太奇妙,是我不知道的。求你听我,我要说话; 我问你,求你指示我。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约伯记42:2-5)

当我们单单相信 神时,奇妙的事就会发生。平安会临到我们,使我们能说:“不论从这样严厉的考验中会产生什么结果,我的神掌管万有。我无所惧怕。”

你可能会反对, “但是我宁可让 神来修复每一件事,并移去我的痛苦及悲伤。我宁愿少一些启示。” 不,启示临到你不只是为了安慰。“启示”要使你成为施恩者 (grace-giver),将神医治的恩典分享给更多的人。

神常用天使来安慰人。但大体而言,他更用他自己所爱的人将他的恩典分享给更多的人。这是我们成为蒙神恩典的原因:成为恩典流通的管道。我们是将恩典分享与他人的人。我称之为 “施恩者” (People Grace) 。

“我们各人蒙恩,都是照基督所量给个人的恩赐。” (以弗所书4:7) 因为 神所赐予的恩典使我们得安慰,所以,我们不可能终其一生深陷于悲苦中。当我们被神医治后,我们应开始建立神恩典的储藏所。

我相信正如保罗所言,“我作了这福音的执事,是照 神的恩赐,这恩赐是照他运行的大能赐给我的。我本来比众圣徒中最小的还小,然而他还赐我这恩典,叫我把基督那测不透的丰富传给外邦人。”(以弗所3:7-8)

“你们都与我一同得恩。”(腓立比书 1:7) 使徒保罗作了一个意义深远的陈述。他说道: “我到 神宝座前领受恩典是为你们的缘故。我要成为一位怜悯的牧养人,而非一位审判者。我要在你有需要的时候施恩与你。” 神的恩典使保罗成为一位富有同情心的牧者,能与哀伤的人同哀哭。

彼得写道, “各人要照所得的恩赐彼此服事,作上帝百般恩赐的好管家。”(彼得前书4:10) 成为一位 神的好管家或诸多恩典的施恩者是什么意思呢?我是这样的人吗?或我只花时间为我自己的痛苦悲叹及挣扎而祷告呢?

当我们在医院与蒂芬尼在一起时,我们看见从神而来付诸行动的“施恩者”。黛比和罗杰因会众的代祷而为爱所淹没。由一位教会牧师及其太太所领导的那些圣徒支持着我们全家。真是不可思议。恩典从各方涌来:有人为黛比和罗杰备餐。有的人为蒂芬尼准备礼物及玩偶。有一个团体说: “我们不想打扰你们,我们只是前来为你们祷告。” 所以他们站在蒂芬尼的病房外为我们代祷。

当我们回到家中,我们看见同样的施恩者从时代广场教会涌出。卡特牧师 (Pastor Carter Conlon) 在我的答录机内留了讯息:“大卫、桂恩,我们爱你。教会正为蒂芬尼禁食祷告。”之后,当我在纽约街头踱步,感到深深悲伤时,我们的尼尔牧师 (Pastor Neil Rhodes) 看见我,他站住并说道:“大卫牧师,我们都深爱着你及你的全家。我们都与你们一起共患难。”我的心灵因如此的恩典而得到鼓励。

我在维吉尼亚医院的守候室也遇见同样的施恩者。当我与黛比和罗杰讨论蒂芬尼的手术时,一位心烦意乱的母亲走进来。她坐在沙发上,她的心看来完全破碎了。我问她; “出了什么事?” 她说: “我15岁大的儿子的肝脏在数星期前失去功能,若不进行移植手术,将活不了多久。”

我问这位母亲,可否为她祷告。她说:“好!”于是我开始祷告。大约一分钟后,我听到一阵骚动,我停下来看看。黛比正坐在这位女士的身边。她们拥抱彼此,一同哀哭,轻拍彼此的肩膀,互相安慰。

然后黛比开始为这位女士祷告。我知道这祷告是发自我女儿的心灵深处,因我的女儿及这位受苦的女士同在苦难的锁链中。而我正见证真实的施恩者。

各位亲爱的会众,我们现在所受的苦正在我们的生命中产生某种珍贵的东西。因怜悯及恩典,正在眼泪中渐渐成形,这是为着其他受伤的人而产生的。就是我们所受的苦使我们成为真正的施恩者。

最近我读约伯记,当我看到约伯的三名朋友在约伯悲痛时的冷酷对待,令我感到极不舒服。我在圣经上写下,“多残忍,多可怕啊!”这些人告诉约伯:“你若清洁正直,他必定为你起来,使你公义的居所兴旺。”(约伯记8:6)“约伯,你已忘记上帝。你是假冒伪善的人。”(参见约伯记8:13) “你说话夸大且不实”(参见约伯记11:2-3) “…上帝追讨你比你罪孽该得的还少。”(参见约伯记11:6)

几个月前,我的一篇讲道:“你不需明白你的忧伤痛苦-你已蒙恩”(You Don't Have to Understand Your Afflictions - You've Got Grace." 后来,我收到读者的来信,他们写道:“请将我从你的邮寄名册上除掉,我不想再听任何你们所讲的福音。你可能不明白为何受如此多的苦,但我却明白,因为你缺乏信心。你应有能力克服所有的痛苦。”

显而易见的,这些回应并不是属基督的灵。他们不具有我们 神的性格:恩典及怜悯。当黛比经历第一次的癌症时,她教会的领袖要求她离开。他们说,“你不是神大能医治的见证。”

这样残忍的话语使我与保罗一起哀苦,“主阿!使我成为施恩者。请让我经历你的怜悯,如此我可与他人分享。” 我绝不对这些贫乏蒙蔽的人发怒。但很遗憾地,我知道,当他们面对自己的忧伤痛苦时,他们将没有任何内在力量来支持面对。

相反地,约伯成为一位施恩者。因他所受的严格考验,他更信靠神,所以他能施恩给他满是苦毒怨恨的太太。对他太太当时所处的身心状态而言,这样的恩典真是其大无比。当她听到关于她子女的噩耗时,你是否与她同在?你可能认为“她永远无法脱离如此深的悲伤。她再也不可能有笑容了,或她再也无法回到正常的生活了。”

然而却在不久之后,欢笑与喜乐再次充满她的家。她看见丈夫的病得医治。她又生了十个小孩: 七个儿子,三个女儿,正如过去一样。所有的悲痛得蒙医治,甚至得着更多。

约伯及他的太太给他们的第一个女儿起名为洁蜜玛(Jemima),这名字的意义是“温暖、爱、小白鸽”。神恩典的景象为:同样的这位妇人,过去曾唆使她丈夫诅咒神,现在却蒙福而拥有一位可爱的小白鸽,因她的出生带给这家庭出人意外的平安。

约伯的太太不但回到原来的正常生活,且又开始展颜欢笑并充满喜乐。虽然过去她无法忘记伤痛,但是,现在充满着祝福及喜乐的新世界正向她敞开。而义人约伯又活了140年。圣经上记载道,这位义人活着得见 “他的儿孙,直到四代。”(约伯记42:16)

神的话语向我们保证,“…一宿虽有哭泣,早晨便必欢呼。”(诗篇30:5) 这一切都是出于恩典。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