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的呐喊 | World Challenge

无声的呐喊

David WilkersonAugust 19, 2002

我们从马可福音第七章读到主行了个大神蹟。仅仅五句经文就记载了该情景:「耶稣又离了推罗的境界,经过西顿,就从低加波利境内来到加利利海。有人带著一个耳聋舌结的人,来见耶稣,求衪按手在他身上。耶稣领他离开众人,到一边去,就用指头探祂的耳朵,吐唾沫抹祂的舌头,望天歎息,对他说:「以法大!」就是说:「开了吧!」他的耳朵就开了,舌结也解了,说话也清楚了。」(可7:31-35)

请想像这情景。主抵达低加波利岸边,就遇见了一个耳聋舌结的人。这人能说话,可是他的话难懂。主把这人带到一旁,离开群众。祂且站在这人面前,以指头探祂自己的耳朵。然後,主吐唾沫,抹衪自己的舌头。祂说了几个字:「开了吧!」那人立刻就能够清楚听见且说话。

在这情景以前,主刚刚拯救了一名妇人那被邪灵附身的女儿。祂只发一言,就把邪灵从女孩身上赶出去。我不禁思索:圣经为什麽把这两个神蹟记载下来?它们之所以被包括,只不过是因为这些都是主地上生平其中的两个情景吗?

多半的信徒都相信这样的故事被圣经记载下来,是因为它们对我们大有启示。这些故事是为要显示 神胜过撒但和疾病的权能,证明基督的神性,且奠定祂乃道成肉身的 神。而且,它们是为要鼓励我们的信心,向我们显示 神能行神蹟奇事。

我相信这些故事都是为著这些原因而被记载下来,但不仅如此。主告诉我们,祂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来自父神。祂说过祂不会凭自己作什麽,一切乃是出於父神的引领。再者,主一生的每一件事都是要教导我们这些末後的人一些功课(参看林前10:11)。

马可福音所记载的这神蹟不仅是关於两千多年前的一个人得蒙医治。正如主生平中被记载的每一件事蹟,对於今天我们,这故事实在有其特殊的意义。就如主有关地里的财宝的比喻,我们都要把其意义挖掘出来。

已有一段时间,我因这世代年青人的问题而感到困惑。这些燃眉之急的问题实在令我烦恼。然而,我相信这神蹟故事蕴藏著能够回答许多这些问题的一则启示。

首先请问,那被带到主面前那「耳聋舌结的人」(可7:32)究竟是谁?我们并没有得知他的名字。但是,我知道他在我们今天所代表的是谁。他就是那些「有耳却不能听」(诗115:6)的一个例子。当然,这句经文所指的乃是属灵光景。这是要形容一个灵里耳聋,无法听见且领会真道的状况。

我深深受感动,感到这耳聋舌结的人就好像我们大多数的年青人一般。我相信尤其是主内家庭里的孩子更是如此。许多人彷彿无法听从且领会真道。我所说的都是一些好孩子:尊敬别人,顺从长辈,并不狂欢作乐。他们并没有因毒品、酒精、性或在道德上被恶瘾缠身。然而,他们对 神极其被动。在我多年的事奉当中,我从未见过像现今世代这样对 神漠不关心的态度。

我曾在世界各地见过不少这些灵里耳聋的青少年。而多年来,我都思索为什麽许多大好青年(特别是满有爱心的主内父母所教养的)可以对主保持著被动的态度。他们听过令人知罪的讲道;他们领受过爱的福音,却仍然无动於衷。

我一直都因自己孙儿女这光景而深深忧伤。他们听过我讲道,见过我带著敬虔的眼泪和圣灵的权柄而证道。可是,他们并没有表示什麽明显的反应。有时候,我会这样想:「也许今天,圣灵会使那不冷不热,极其被动的心熔化。或许我会看见一滴眼泪,证明 神已摸著这颗年青的心灵。」

我一直问自己说:「他们是耳聋的吗?或者,他们弃绝了 神?他们有否掩著耳朵,以致无法听见?」我因这种思想而挣扎,因为我知道这些好孩子并没有弃绝耶稣。但他们实在缺乏热忱。而且,主曾警告说,好人若不冷不热,至终也会下地狱(参看启3:16)。

我看见许多主内的先生们也是如此。这些都是在养家上很负责任的好男人、忠心的丈夫、慈爱的父亲。当他们与妻子一同上教会时,我晓得那些妇女都在祈求说:「也许今天,他会心里受感动。」但後来,那先生只会微笑说:「我享受今天的聚会。偶尔,我会与你一同去。」这些人并没有弃绝主。他们既不邪恶,放纵情慾,也不道德败坏。但是,他们若继续仅仅欣赏主,就会失丧。

我有好几位朋友都是如此。他们爱我,肯为我赴汤蹈火。他们偶而也会到时代广场教会来,且总会称讚我的讲道。但 神的道从未影响他们。他们可以谈及主受死、被埋且复活,因为他们都反覆听过这方面的讲道。但他们离开 神同在时,和进来时一样:丝毫不变。

让我告诉你,这种人全都有耳,却不会听从。他们都是灵里耳聋。

这耳聋舌结的人惟一的盼望就是去找耶稣。他必须在个人上与衪相会。

让我阐明,这人并不像保罗所形容的:「…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癢…」(提後4:3-4) 这人并不是灵里「…昏迷 …耳朵不能听见…」(罗11:8)。他也不是像使徒行传28:17所形容的:「…耳朵发沉,眼晴闭著,恐怕眼晴看见,耳朵听见…」他更没有像司提反被人用石头打死时在场的人一般,「摀著耳朵」(徒7:57)。

其实,这人希望能够听见,切切希望得医治。然而,我们读到:「有人带著一个耳聋舌结的人,来见耶稣…」(可7:32) 这人不会自己来找耶稣,必须有人带他。显然,他一定知道耶稣是谁,且知道祂能医治。再者,这人晓得如何透过言语或写字来表达自己。他且可以自由行动。然而,他从未主动去找耶稣。「有人」必须带他。

这经节里的那些「人」究竟是谁?我只能猜测,他们都是那人的亲朋戚友,那些关心他,带他去找耶稣的。我相信这情景多多说及我们今天年青人的情况。他们不会自己去找耶稣。他们的父母、朋友、教会家庭必须带他们去找衪。正如聋子的父母一样,我们必须把自己的儿女和所爱的人带到主跟前。你会问:「如何才能呢?」?就是透过每天,存著信心的祷告。

请试想。假定是聋子的父母带他去见耶稣。他们都晓得他们自己的儿子多麽需要在个人上遇见主。毕竟,他们无法求那年青人去听。恳求他或责骂他都是愚昧的。令他感到被定罪更是不仁,因为他无法将他自己心中的意念说出来。

然而,许多主内的父母,包括我自己在内,都可以同样不仁慈地对待自己的儿女?怎麽说呢?我们会因他们无法告诉我们,他们为何不去找耶稣,而生他们的气。我们无法明瞭他们为何无法发出他们自己心中的呐喊。事实上,他们都是灵里舌结的。

我无法明瞭世界如何影响了现今的世代。今天的年青人比以前任何的世代都忍受更多。他们经历过九一一的恐怖,听闻过学园枪击事件、白宫中的性醜闻、著名的传道被揭发为邪恶罪人。而如今,他们又看见企业总裁被发现行骗来满足他们贪婪的私慾。难怪我们的青少年对他们自己生命中的神究竟是谁,且在哪里,都大大困惑!

然而,不管我们的儿女如何落到这种光景里。试图瞭解他们对真道为何如此耳聋,不能表达他们自己心中的呐喊,都是没有用的。毕竟,圣经并没有告诉我们那耳聋舌结的如何落到他的光景里。至於他是否生来就是如此,圣经只字不提。这实在不重要。同样,主内的父母也不必瞭解他们在儿女早期也许在言行上有何差错。他们不应回想过去,诸多揣测,满心罪咎。

事实上,没有父母或亲人能辅导一名耳聋的孩子,而叫他能够听见。你无法以爱来令一个舌结的人口齿伶俐。这是行不通的。而且,没有牧师、辅导或服事青少年的传道人能说服一个孩子去听从真理。他们不会因被爱、被定罪、受辅导,而行真理。他们实在灵里耳聋。

要我们的儿女和所爱的人听从真理,只有一个救法,一个盼望。那就是他要在个人上与主自己相会。那对父母曾「求衪按手在他身上。」(可7:32) 「求」希腊文的意思就是恳求,祷告。那对父母求主说:「主啊,求你摸著我们的儿子,按手在他身上。」

「耶稣领他离开众人,到一边去。」(可7:33) 主立刻晓得那聋子要什麽。衪渴慕被主摸著,即他自己能亲身有所经历。他无法以一些「他们」所发现的为满足。对他来说,这经历必须是真实的。他希望耶稣能开通他的耳朵,且释放他的舌头。而且,这件事必须发生在他们俩人之间。

你也许会说:「你不明白了。几年前,我看见自己的孩子把心献给主。他曾跪在主面前祈求。後来,他背道後退,但他已向主回转,悔改了。他还是良善、仁慈,且道德高尚,但如今他已变得不冷不热。他彷彿对 神的事漠不关心。怎麽啦?他何不全然自己顺服?他有什麽拦阻,以致无法全然委身?」

答案就是,他还没有亲自与主相会。他曾经凭著父亲的经历、母亲的经历、朋友的经历到主跟前。他曾经依照别人的恳求而降服。或者,他也许听过一位牧师传讲了地狱之火的信息,便害怕起来,投奔耶稣。

你孩子的经历没有持久,是有种种原因。我的重点就是,他并没有亲自与主相会。他也许曾经观察主在别人生命里,而知道真理。但是,他从未亲身经历过主。他从未被带离群众,而自己得蒙触摸。这启示必须来自与主独处。

若你服事主已有多年,请问:你能否回顾昔日,自己曾经超自然地与主相会?衪摸著了你,而这是你晓得的。你并没有从别人身上得著这经历。你也没有听见别人的讲道,而在这方面得蒙灌输。你亲身经历过主。因此,你对衪和你之间的关係满有确据。

主知道那聋子需要这种相会。於是,衪以他的语言,即手势语,对他说话。「(衪) 就用指头探祂的耳朵,吐唾沫抹祂的舌头。」(可7:33) 我想像主把指头探衪自己的耳朵,指著聋子,而以嘴唇示意说:「我必开通你的耳朵。」然後,祂伸出舌头,摸它,且吐唾沫(多半因为那舌结的无法吐唾沫)。衪表示说:「我必结开你的舌头。而你会像别人一样。」

你能想像这聋子心中所想的吗?他一定这样想:「祂以我的语言来示意。衪没有要求我去明白衪。祂要我知道祂明白我!衪且把我带到一旁,以致我不会感到尴尬。祂晓得我何等害羞,衪且不要在公众表演。

祂既没有查问我,也没有责怪我。衪精确晓得我的遭遇。祂知道我希望听见衪的声音,且对祂说话。衪知道我并没有弃绝衪。。衪知道我存心要讚美衪。但除非衪神奇地触摸我,否则,我无法这样做。祂一定晓得这是我所要的。」

我们的救主必向我们所爱,却尚未得救的这样施慈爱。祂不会使任何人引人注目。请想想衪对那来自大数的扫罗何等忍耐关心。那名噪一时的人命定要神奇地与主同会。而且,主大可以在任何时候临到他。当司提反被人用石头打死的时候,祂大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击倒扫罗。祂大可以把扫罗归主的经历作为一个例证,但衪并没有这样做!

反之,主等到扫罗几乎单独在沙漠里骑著马,「远离群众」。就在那里,祂临到了扫罗,超自然地摸著他。多年後,扫罗(改名为保罗)覆述了当天的故事。主神奇地摸著他,使他眼睛复明。

你不必在教会里前来与主相会。祂上好的工是隐密里作的。故此,衪告诉我们:「你祷告,就要到内室,即一个隐密的地方去,远离人群。然後,你要私下寻求我,我必公然报答你。」

「(衪)望天歎息…」(可7:34) 这里的歎息意味著可听见的唉哼。可见,主表露了痛苦的表情,且心中发出唉哼。当然,那人无法听见,因为他是耳聋的。然而,主为何唉哼?

我读过许多有关这情景的解经书。然而,没有一处说到我相信圣灵所告诉我的。我深信主当时举目望天,与父神相交。祂灵里静静地为两件事而哀哭。首先,衪为著惟独祂才能从这人身上看见的一些事情而哀哭。第二,祂为著一些祂今天所看见的事情而哀哭。就是被锁在许许多多人(尤其是年青人) 心中的一些事情。

究竟主昔日和如今有何看见?祂在这聋子和今天许许多多人心中有何听见?祂听见了无声的呐喊。这是个压抑在心中,无法表达的呐喊。当时,主亲自以一个无法发声的呐喊来唉哼。衪替那些无法呐喊的人发声。

请想想这聋子因从未被人谅解,而曾经在多少个晚上哭著入睡?甚至他的父母都无法明白他的话。他何常试图解释他自己的感受,但所发出的只是既痛苦,又使人难堪的声音。他一定一直都这样想:「若我自己能说话,只要一次而已。若我的舌头只能暂且被解开,我就能把自己灵里的情况告诉别人。我就能高声说:「我不是个傻瓜。我不是蒙受咒诅。而且,我并不是在逃避 神。我只是困惑而已。我有难题,但无人能倾听。」

然而,主听见了这大感挫折的人心中的意念。衪能明白他内心深处每一个无法言谕的唉哼。圣经说,我们的主体恤我们的痛苦感受。衪且感受了这人因耳聋舌结而受的痛苦。

我相信主在表达父神因每个心灵那些无法听见的呐喊,而受的痛苦。祂乃道成肉身的 神,正在为这样每一个难以言谕的心声而唉哼:「我怎麽啦?我并不是对 神生气。我且知道主是真实的。我爱衪,且希望服事衪。但我满心困惑。我为何无法把心中的抑鬱说出来?」

我有十一个孙儿女,我且天天为他们每一个祷告。如今,我正为某几个慇懃祈求,透过代祷把他们带到主面前。这些都是听话,有慈爱父母的好孩子。他们都承认主,且心地温柔。然而,我却在他们身上看见被动的心态。

最近,我曾腾出时间与他们每一个单独谈话。我告诉他们说:「你知道我会为你祷告。你知道你的父母也在为你祷告。我们晓得你在内心深处多麽爱主。但是,你为什麽这样被动?我从未听见你谈及 神的事。我不知道你有否读经祷告。请问,你有什麽心事。有什麽事情烦扰你?」

起先,他们会耸耸肩,然後告诉我说:「爷爷,我不知道啊。我不是对 神生气,只是困惑而已。我无法解释。」

我离开时,哑口无言。我必须问 神说:「有什麽事情在发生?我听见一个呐喊,一些杂乱的声音,一些渴慕。但是,他们无法向我说出来。他们好像希望告诉我一些事情,但却无法启口。」

我深信许许多多其他年青人都是如此。若他们能解释他们的呐喊,那大概如下:「我常常在教会里看见假冒为善的事。如今,我在商界、学校里和每一处都同样看见。我有女朋友的难题,朋友之间的难题。每件事都堆在我身上。但是,我无法向任何人倾诉。我父母很开通,但我好像无法启口。」

我们都听不见这种呐喊。没有人能。我们也不期望能够有所明白。那我们要怎麽样?我们都知道心对心的交谈并不能医治聋子的耳朵。我相信我们只有一个选择:

我们必须求主赐给他们在个人上的经历。我们必须像聋子的父母一般,把他们带到主面前,好让他们能亲自被主触摸。他们「…求衪按手在他身上。」(可7:32) 我们要这样求:「主啊,求你单独去找他们。求你打发圣灵去激动且吸引他们的心。求你向他们彰显,赐给他们一些个人上的经历。」

不久前,有一个年青人在祷告会里上前来。他边浑身打颤,边哀哭。他告诉我,他是从华盛顿州来的,他且在当晚偶然走进我们的聚会来。他曾经离开去参加一个音乐会,但却离场了。他当时回到教会来。且希望祷告。我问道:「你父母信主吗?」他回答说:「先生,是的。他们不断为我祷告。」

请问:这年青人走进我们教会是偶然吗?一点不是。他当时正在个人上与主相会。没有人怂恿他或求他。然而毋庸置疑,他被带到主面前。怎麽样?我深信,这是透过那关心他的父母的祷告。

「(衪)望天歎息,对他说:「以法大!」就是说:「开了吧!」他的耳朵就开了,舌结也解了,说话也清楚了。」(可7:34-35)

主私下为这人行了个神蹟。而且,这聋子首先听见的声音是从主而来的。主诚然对他说话,好证明他能听见。哦,这人一定滔滔不绝。他口中流露出他多年来所抑鬱的感受。当时,他能够把自己以前内里那些无声的呐喊表达出来了。

我想像他会投身主怀,哭著说:「主啊,你垂听了我呼求的声音。」(参看诗5:2) 请思考诗篇第五篇会如何勾起这得蒙医治的人的悲痛之情:「…我的 神啊…我向你祈祷。耶和华啊,早晨我必向你陈明我的心意…」(5:2-3) 这人当时能够亲自爱主。他已与主相会了。

蒙爱的信徒啊,当你为你所爱的人祈求时,务要谨记主在为他们而唉哼。衪不仅为低加波利的那一个人而歎息。他正因你儿女和你我尚未得救,所爱的人内里受压抑的呼声而哀哭。也许你需要改变你为他们祷告的方法。你要求圣灵去追随、说话、吸引、激动、且唤醒他们,好让他们能重新渴慕主:「主啊,求你带我的孩子,尚未得救,所爱的人离开人群。让他们能在私下里,在个人上醒悟过来。但愿他们能神奇地深深经历你。」

我必须以这警告作为结束:你对 神的道有否灵里耳聋?你是否叁缄其口,无法亲密地谈及耶稣?你是没有藉口的。你知道如何去找耶稣。你更知道衪必垂听你的呼求。衪正在等候你去与衪独处。现正是亲近衪的时候,好让衪能亲近你(参看雅4:8)。

我们从路加福音18章读到有一个上教堂祷告的人。他单独站在後面,远离人群。他如此迫切,以致他只能低头捶胸(参看路18:13)。他以手势语说:「主啊,求你垂听我心中的呼求。我对空虚之感大为厌倦。惟独你晓得我的处境。我无法祷告,因为我大受捆绑。主啊,我需要被你摸著。求你怜悯我,这可怜的罪人。」(参看18:13)

主形容他说:「这人回家去…倒算为义了;因为…自卑的,必升为高。」(18:14) 但愿你也是如此。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