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神对受创伤的世代的心意 | World Challenge

父神对受创伤的世代的心意

Gary WilkersonJuly 16, 2018

支取你可贵的基业

如今, 有一世代的人正在长大成人—他们大大受过创伤. 这些年青的男女存着我所谓孤儿的心态而长大. 他们感到自己缺乏生命方向, 没有感受慈爱天父的看顾. 他们且全然转离基督的信.

也许这是他们长大时没有父亲或母亲在身边. 也许他们被父母离弃, 或情绪上与父母隔离. 在这受创伤的世代里, 许多人依然从主寻找盼望. 但是, 他们在教会周围四看, 便问自己说: “这里人人都感到如此被爱. 他们自由的举手敬拜. 我为什么没有同感呢?”

他们深受创伤—且通常会以两者之一的方法作出反应.

受虐待或遗弃的后果是非常悲惨的. 而且, 人会对这些事情深深的发出普遍的反应. 人们也许会退缩, 因所经历而责怪自己, 或者, 他们会愤怒的抨击, 无法信任任何人.

你多认识这样与人相交的信徒. 我遇见他们时, 不会看他们为懦弱或忿怒悖逆的人, 乃看他们为受创伤, 以致软弱的. 他们因不得看顾而尽量适应. 甚至往往发怒的, 都是出于空虚感(内心存着这样的信念: “不要让他们看见你确实如何, 因为你不配. 你很坏, 可怕, 又不够好.”)而行事. 这想法只会助长他们的孤儿心态.

主透过登山宝训直接论到这件事. 衪对既焦虑, 又受创伤的世代说: “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牠。

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你想野地里的百合花怎么长起来;它也不劳苦,也不纺线。然而我告诉你们,就是所罗门极荣华的时候,他所穿戴的,还不如这花一朵呢!你们这小信的人哪!野地里的草今天还在,明天就丢在炉里,神还给他这样的妆饰,何况你们呢” (太6:26, 28-30).

对于任何的世代--尤其是受创伤的人, 这是多么难以置信的消息. 经文的中心信息就是主的问题: “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其实, 这声明直接切入一切怒气, 压力, 焦虑, 挫折感或深深的失败感.

最后的特征—失败感—是许许多多信徒的坚固营垒.

我们都会失败, 且会继续失败. 但是, 主内许多肢体都认为自己在凡事上全然失败. 他们感到自己在言行上一无所是, 便在晚上失眠, 定自己的罪. 他们次日起来, 定意更尽力而为—但却每况愈下, 因为他们绝达不到自己所想像完美的地步.

后来, 他们在与主同行上感到厌倦. 他们认为自己永远有问题. 而且, 他们致终听信严厉牧师苛刻的信息, 印证他们自己的想法: “你不好, 神必须改变你.”

我为这些身负重担的信徒感到难过. 我这牧师看见他们每周到教会来, 希望神会医治他们. 我会从讲台上看见他们迫切的眼神. 他们希望我的讲道会令他们得医治, 脱离目前的失败.

但是, 我像数十年来一般, 传扬说: “神既不是修理工人, 不是要修理我们. 而且, 我们不必为要赚取衪的祝福, 而“得修理”. 衪已赐福给我们. 我曾这样辅导的人难以胜数: “你这信徒要按恩典行事. 你不要为要得恩而工作.”

这就是主透过这篇道所说的重点. 祂对我们说: “你们既劳苦, 又纺线, 这是花朵不必作的—然而, 神却赐恩给植物, 叫它们既荣美, 又生气勃勃. 你不知道在父神看来, 你们极其宝贵吗? 你不必担忧, 极力取悦祂. 衪必帮助你们成为合祂心意的人—因为祂爱你们.”

主上十字架, 就彰显了衪的大爱. 虽然我们有许多不完美和失败的地方, 主却代替我们受罪—全是因为祂看我们极其可贵.

我能与受创伤的世代认同.

我起初的几十年, 也曾存着孤儿的心态. 你若无意踩到我的脚. 我会因自己的脚在你的脚之下而抱歉.

我不是怀疑神对我的看法. 我的父母常常对我谈及前途, 说: “你会影响世人, 神必使用你来感动生命.” 他们很会鼓励我.

然而, 我也从他们领受了令我存着孤儿心态的事情. 我总感到自己可更有成就. 先父世代的人总感到自己要多讲一篇道, 多写一篇文章, 多领一人归主, 多辅导一对夫妇. 他们的想法是: “除非我做够, 否则, 我是不足的.”

这心态影响了我—产生了我心中的焦虑. 我花了多年才学到被神驱使, 和被神引领是截然不同的.

保罗看见加拉太的信徒因受这种重担而劳苦. 他写信去显示他们, 神并不这样待儿女, 说: “及至时候满足,神就差遣祂的儿子…要把律法以下的人赎出来,叫我们得着儿子的名分。你们既为儿子,神就祂儿子的灵进入你们(原文作我们)的心,呼叫:阿爸!父!可见,从此以后,你不是奴仆,乃是儿子了;既是儿子,就靠着神为后嗣” (加4:4-7).

何等荣美的对比. 我们并不是受任何表现系统所奴役的. 反之, 保罗说神温柔的吸引我们去作衪 “自己的儿女.” 而且, 保罗在此使用了 “收纳” (“adopt”)一词. 这词语包涵了两种意思: “严格合法,” 和“安置, 使之归属.” 我们的天父不仅合法的收纳我们, 显示悦纳和认许. 祂且把注意力, 爱心, 甚至权柄赐给我们. 祂更把祂自己的属性赐给我们. “你们蒙了重生,不是由于能坏的种子,乃是由于不能坏的种子,是借着神活泼常存的道。” (彼前1:2).

我曾因一个经历而所领会, 改变了我对主和自己的看法.

这经历改变了我的一生, 关系,和我对事奉的态度. 我不会倚靠没有基于真道的所谓属灵经历. 但是, 这是附合真道的.

数年前, 我得了所谓“清醒时的梦”. 我只能说我没有睡觉, 但有一场梦却展示了在自己面前.

我在梦中站在一所木建的华屋的露台上. 阳光透过参天的彩色玻璃窗户照进来了. 我对自己说我不在施恩的宝座圣所, 但却知道这是个属天的境界.”

我下面有一群人聚集, 在宽敞的木板地上大享筵席.

在长长的宴会桌的一边有乐队在奏乐. 人们点头, 不断注意一个方向. 最后, 我能看见吸引他们视线的, 原来就是主--衪在跳舞.

祂的舞姿令人希奇—既有能力, 又优美, 正如我想像大卫王在神面前所作的. 衪伸出双臂, 大能的行动既荣美, 带着权柄, 又令人敬畏.

然而, 我看见这一切, 便感到不对, 心中想: “我独自在这里, 格格不入. 我何不有所参与呢? ”我鬰鬰不乐, 便走下楼梯. 然后, 我感到有人拉着我的手. 原来是主—衪把我扶起来, 把我的脚放在祂的脚上, 正如爸爸待小孩一般. 祂再次跳舞, 我便突然与衪共舞. 我乐不可支, 兴奋不已.

我因这荣美和喜乐的事而欢欣. 主看着我, 微笑, 说: “格理, 这并不是关乎你, 乃是关乎我.”

结果, 一切都改变了. 我晓得: “哗, 主啊, 我的一生都是关乎你. 不是关乎我的难题. 这舞蹈是关乎你. 这大筵席是关乎你. 这诗歌是关乎你. 我现在领会了. 我一切所寻求的都集于你一身.”

在那一刻, 我的焦点全然改变了. 我的名声和价值观再也不是我想追求的. 我会因主而找着一切. 我且发现: “我适合, 能跳舞了! 我能吃喝, 全然参与, 因为祂扶持我, 我在衪里面.”

曲终后, 主示意我跟随衪走过一对巨大的木门. 门前有种种村落的一个景象. 主对我说: “你无法单单停留在这里跳舞. 你必须去传扬我的爱. 告诉他们有关我的舞蹈. 告诉他们前面的道路将会如何. 不要担忧, 你每到一处, 我必与你同在.”

我在衪面前, 往村子去了. 我感到祂的膀臂在我的肩上, 仿佛还是在舞中扶持我一般. 我心中想: “我不感到这是个工作, 乃是个恩赐. 我对这些村落所感受的负担并没有压在我身上. 我感到轻省, 因为主背负了那重担. 我能到凡祂领我去的地方, 而成就凡衪呼吁我去作的, 因为祂与我同在.”

这只不过是一场梦而已—但自此我从未感到自己在与主同行上被低贬了.

我冒险与你分享这经历, 因为我知道许多信徒都像我一样. 在受创伤的世代里, 孤儿的心态非常普遍. 这种心态令一些最诚恳敬虔的信徒受创伤了. 但是, 神为祂的儿女开了另一条路. 衪要显示你祂多么珍贵你, 你大大属于祂的家庭. 祂使你成为后嗣; 所赐给你的, 并不是地上的重担, 乃是属天的基业. 如今, 你要支取你的基业, 且要毕生与主共舞. 你是祂可贵的宝贝!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