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河 | World Challenge

生命河

David WilkersonJanuary 13, 2003

先知以西结得著一个极大的异象。圣经说神把以西结带到一座高山上,在那裏有一人向他显现,“顔色如铜”(以西结书40章2-3节)。约翰也描述了他在拔摩海岛上见到的一个相似的异象:“脚好像在炉中锻炼光明的铜”(啓示录1章15节)。

当然,这两段经文中的“人”不是别人,就是基督。祂引导以西结到神圣殿的门口,就在那裏给了先知奇特的异象。这个异象关於神子民的将来,啓示了末日临近时,基督的身体将如何。以西结写道:

  1. 他带我回到殿门,见殿的门槛下有水往东流出(原来殿面朝东)。这水从槛下,由殿的右边,在祭坛的南边往下流。
  2. 他带我出北门,又领我从外边转到朝东的外门,见水从右边流出。
  3. 他手拿準绳往东出去的时候,量了一千肘,使我趟过水,水到踝子骨。
  4. 他又量了一千肘,使我趟过水,水就到膝。再量了一千肘,使我趟过水,水便到腰。
  5. 又量了一千肘,水便成了河,使我不能趟过。因爲水势涨起,成爲可洑的水,不可趟的河。
  6. 他对我说,人子阿,你看见了什麽。他就带我回到河边。
  7. 我回到河边的时候,见在河这边与那边的岸上有极多的树木。
  8. 他对我说,这水往东方流去,必下到亚拉巴,直到海。所发出来的水必流入盐海,使水变甜(原文作“得医治”,下同)。
  9. 这河水所到之处,凡滋生的动物都必生活,并且因这流来的水必有极多的鱼,海水也变甜了。这河水所到之处,百物都必生活。
  10. 必有渔夫站在河边,从隐基底直到隐以革莲,都作曬(或作张)网之处。那鱼各从其类,好象大海的鱼甚多。
  11. 只是泥泞之地与洼湿之处不得治好,必爲盐地。
  12. 在河这边与那边的岸上必生长各类的树木。其果可作食物,叶子不枯乾,果子不断绝。每月必结新果子,因爲这水是从圣所流出来的。树上的果子必作食物,叶子乃爲治病。(以西结书47章1-12节)

圣经裏的水几乎总是代表神的灵。这个异象清楚地啓示了末世时圣灵强大的浇灌。以西结不能领会如此大能、在极爲广阔之地势无可挡的异象,他能做的只是如实报告这个异象。实际上,当这个异象结束之前,耶和华神停了下来,问以西结:“你看见了什麽?” (47:6)

神实际上在问以西结:“你明白所见的异象有多大吗?你能领会这个异象所预表的能力吗?你明白这些上涨的水是指著什麽吗,明白它们如何指著万事终了的方式吗?告诉我,以西结,在这个异象中,你看见主降临的荣耀了吗?我知道这个异象对你是大而可畏、不能明瞭的,但是,我不愿意你错失它的真意。”

当我在读这段经文时,圣灵让我正停在祂当初请以西结停下的地方。祂问我当初祂问旧约先知的一样的问题:“大卫,你明白这是一个直接来自父神宝座的伟大预言吗?你明白它是述说这末世的教会吗?你明白涨溢的河的意义吗?”

这个异象一定让以西结十分惊奇。儘管圣经没有讲,我却相信先知没有明白自己所见的。所有的旧约先知都有一个关於基督的不完整的异象。耶稣自己告诉我们:“我实在告诉你们,从前有许多先知和义人,要看你们所看的,却没有看见。要听你们所听的,却没有听见。所以,你们当听……” (马太福音 13:17-18)

请注意最後的几个字:“所以,你们当听”。基督在对我们说:“不要错过,一定要看见正显明给你们的。”

那麽神在这个异象中显明了什麽呢?

神晓喻以西结:在最末後的日子裏,耶稣基督的教会将史无前例地更有荣耀、更加得胜。神真正的身体不会削弱和流失,其数量不会渐渐减少,其能力和圣灵的权柄也不会缩小。不,他的教会将在能力和荣耀的火焰中走出去,并且将享受人所能知的最完全的关於耶稣的啓示。

以西结写道:“好象大海的鱼甚多”(以西结书47:10)你明白这裏说的是什麽吗?是说将要有许多的信徒在主的同在中,在上涨的河水裏遊弋。神与祂子民的同在将不断加增,直到末了。

令人悲伤的是,我已经注意到这些日子以来,某些教会和基督徒团体中有一个可怕的倾向。这些团体把他们对神的异象限制在本团体裏面,甚至限制在自己的地区之中。他们的态度常常是:

“我们是神的新举措,神末世的作爲就要在我们这裏开始,并且从我们这个身体中流淌出去。我们正是这个世代神在地上新作爲的中心,祂正通过我们向外联络。”

这样的态度不仅是自私和被误导的,它也限制了神。事实上,它阻挡了神的运行,正如几个世纪以来许多主流宗派所爲。这些团体给人的印象是只有他们代表神在地上的作爲,而如今,历史悲惨地重演。

实际上,我看见一个老旧的错误教条在今日死灰复燃。简单一点,这个教条是说:“上帝在某一个城市或地区只有一个教会,并且只可以有一个属灵的管理权柄。” 鼓吹这个可怕教条的人任命使徒或者领袖“统管”这些地区。我认识纽约的一些这样自封的使徒和先知。他们相信只有他们拥有这裏的属灵权柄。

今日的教会还倾向於用另一个方法限制自己,就是他们想要效仿一世纪的教会和使徒,仿佛这些古时的使徒拥有更好的啓示,更明白基督身体应该如何。他们花费精力研究、模仿和运用早期教会的方法。

但是神未必要我们回到早期教会的模式。事实上,祂爲自己末世的子民预备的比先前的好得多。祂已经给我们“可在其中遊弋的大水”,我们爲什麽还要回到早期教会的涓滴之中呢?

神给以西结的异象中上涨的水是这样的:

“他手拿準绳往东出去的时候,量了一千肘,使我趟过水,水到踝子骨。他又量了一千肘,使我趟过水,水就到膝。再量了一千肘,使我趟过水,水便到腰。”(以西结书 47:3-4).

以西结在此告诉我们的是圣灵工作的加增。在後来的日子裏,神将更多地与祂的子民同在。

这条河的泉源和根基就是十字架。我们从下面的经文中看见一幅图画:“惟有一个兵拿枪紮他的肋旁,随即有血和水流出来。”(约翰福音 19:34).

此处一点点的水就是以西结在异象中所见到的。当他凝视神的家,便见有涓流发出:“殿的门槛下有水往东流出……这水从槛下,由殿的右边,在祭坛的南边往下流……见水从右边流出。”(以西结书47:1-2)

这加增湧流的水就是五旬节的象徵,那时有圣灵赐下给使徒。随著圣灵这样的恩赐,基督的跟随者又得到一个应许,就是:神要成爲他们裏面活水的江河,而这条河要流向全世界。

“信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耶稣这话是指著信他之人,要受圣灵说的,那时还没有赐下圣灵来,因爲耶稣尚未得著荣耀。” (约翰福音7:38-39).

让我来问:你现在明白了吗?如果这条活水的河是圣灵,那麽,满有神同在之荣耀和表显的五旬节,就只是这涓流的开始。从神殿流出的水将越来越大,它会更宽、更深、更大流量、更具能力、更有荣耀!教会的历史已经将此證明。

在五旬节——末世的起头——彼得宣告这水在流,正如主曾经应许的。那时,彼得和其他120个门徒只得到到他们脚踝那麽深的水。但是,从那麽一点点开始,水量就不断增加了。

初始几个世纪的教会遭到逼迫。此後,君士坦丁执政时,他打开囚牢和盐矿,释放所有被奴役的牧师和信徒,并且宣佈基督教爲帝国国教。

但是,事实上,在被逼迫的年间,教会成长最快,那就是水流开始增长之时。圣徒们在关乎基督啓示的知识上大爲长进,他们享受到膝盖深的水。

马丁路得是神的又一个器皿,他将基督的身体带进一个新的信心的水流。改教期间,当人们在十字架的更大啓示中成长,获得更深的关於基督能力和荣耀的知识时,水流到了他们的腰际。

当我想象那些日子,我就喜乐。何等奇妙啊!大批的人受浸,凭信心进入救恩的异象。目睹大量的信徒充满对神家的热忱,冲进天主教堂,拆毁他们一度对著祷告的偶像和雕像,会是怎样的一幅景象呢!这些人现在明白了神的河流所带来的喜乐与生命。

在给以西结的异象中,神已将此预先说明。神带领这位先知走一个奇异的旅程。祂拿著度量的杖,量了1,000肘,大约1/3英里。在那裏主与以西结开始在水中行走,那时水到脚踝。

以西结见證道:“他……使我趟过水”(以西结书47:3)。然後主不断地敦促先知往前走,往更深、更远的水裏去。又量了1,000肘之後,水到了膝盖,而它还在往上涨。

你看见此处发生了什麽吗?以西结正走向未来,正走进我们的世代。今天的基督徒生活在这个异象中量了最後1,000肘的河裏,我们正处在神给这河流的最後一量。以西结说当他踩进河的边缘,就发现水太深了。“使我不能趟过。因爲水势涨起,成爲可洑的水,不可趟的河”(47:5)。以西结在告诉我们:“水已经没过我的头。”

我只能想象当主问以西结的时候,他多麽惊奇呢!神问道:“以西结啊,这涨溢起来的大水是什麽呢?如果这河都是关乎生命和复活的能力,谁将要如此蒙福,在这般的荣耀之中遊弋呢?”

也许你已经丰富地经历了耶稣的同在,也许你正被主的异象激励。但是,我告诉你,就著将要临到义人的生命河的升涨,你尚未见著一丝一毫。基督将要打开我们的眼睛,并且在我们之中奇妙地显现,祂要将自己显明给我们。在我们的身体变成荣耀的之前,祂要将我们所能够承受的祂自己生命的所有,都倾倒在我们身上。

先知以赛亚也瞥见了以西结异象中的那条河,而他看见更多。据先知所言,最後的日子裏,神的百姓要享受祂极大的保护,抵挡撒旦所有的攻击:

“其中必没有荡桨摇橹的船来往,也没有威武的船经过”(以赛亚书 33:21)。此处以赛亚讲的是奴隶开的战船。他给我们一幅图画,就是当魔鬼想要向所有在大水中游泳的人发动攻击的时候,它就全然混乱。

撒旦在吼叫,也命令它的同党:“封舱!扬帆!坚固船桅!”但是都不管用。它和它的恶魔水手不能展帆啓航。同时,所有奴隶桨手都坐在那裏,全然不知所措。

神在这段经文中给我们十分清晰的资讯:祂的活水是撒旦的禁区。正如诗人所见證的“愿那寻索我命的,蒙羞受辱。愿那谋害我的,退後羞愧。愿他们像风前的糠,有耶和华的使者赶逐他们。愿他们的道路,又暗又滑,有耶和华的使者追赶他们。”(诗篇 35:4-6).

这河水所到之处,百物都必生活。(以西结书 47:9).

当以西结回到河边的时候,他站著,完全惊呆了。当他回首时,他看见两岸“极多的树木”都因流动的活水而有了生命。它们长出永不枯乾的叶子,其果实带来奇妙的医治。生命从这些高耸的、结果子的树木上生发出来。

是的,上帝的河流到哪里,就把生命带到哪里。然而,在这末後的日子,我们也要看见一个相应的死亡的洪流:

  • 我们这个世代,艾滋病成爲毁灭之海,一个现代版的死海。大批人死於这种可怕的疾病。
  • 许多人的爱心也要死去。据耶稣所说:“许多人的爱心渐渐冷淡了。”(马太福音24:12).
  • 保罗又说讥嘲的人将出现,嘲笑基督快要再来的资讯。他们将其他圣徒对基督再来满有希望的盼望置於死地,他们的讥嘲将使道德沦亡、罪恶泛滥。
  • 假先知散佈死亡的道理。“只是作恶的,和迷惑人的,必越久越恶,他欺哄人也被人欺哄” (提摩太后书3:13)。甚至就现在,灵裏的死亡已经传遍了背道的教会。

但是,在所有这些死亡和毁坏中间,我听见主的预言在我心裏如雷响起:“我的河要涨溢,所流经之处,万物都要活了。”

直到几年前,我们还都以爲中国的教会已是奄奄一息。仇敌把信徒们逼入地下,许多年来,没有话语从那个国家出来,讲说神的作爲。西方的基督徒根本不知道中国的教会是否尚在。

但是,感谢主!这条生命的河是不能阻挡的。当西方基督徒担心中国弟兄姐妹命运的时候,它还是在流淌、升涨。今天,我们知道几千万的中国信徒正在神的河中遊弋。正如主所宣告的,“凡我的河所流经之处,万物都要活了。”

那条河以洪流的深度流过整个欧洲西部。就在15年前,谁能够想象这条河流会自由地、公开地流进罗马尼亚、波兰、匈牙利、东德、捷克,甚至是坚固营垒——苏俄呢?基督的生命在所有这些国家奔流出来,在世界上所有其他国家也是一样。

在2001年9月11日恐怖分子袭击之後,许多纽约人考虑搬出这个城市。但是圣灵已经在这裏挖了一个深井,有水从其中流出来,并且这水正在越升越高。耶稣从这大都市的这一端,到那一端,向人们啓示祂的圣洁。

百老彙剧院区无法拒绝神的河流,华尔街不能拦阻它涨潮,激进的同性恋者不能拒之格林威治村以外,堕胎拥护者无法禁止它流过心神狂乱的孕妇,市政厅不能减缓其涨速,拉比(犹太人的大学者)和毛拉(伊斯兰教的大学者)也不能把它挡在会堂和庙宇之外。这河流上涨、上涨——所流到之处,万物蓬勃。

让我来问你:你家人怎麽样?家中是否有混乱呢?你是否正看著死亡对你爱的人叫嚣呢?你是否正觉得凡事无望呢?紧紧抓住神的应许吧:“他们要得到医治,河水所到之处,百物都要活了。”

我不知道神如何成就所有这些事情,但是如果祂说河水将上涨、将带来生命,我信祂。如果神可以在一夜之间剷除俄国、东欧和东德的共産主义——过去的一个世纪中最轰轰烈烈的全球运动,难道祂不能同样爲你成就这些吗?

那些在这奇妙河流的复兴中被撇下的将“变成盐地”。“只是泥泞之地与洼湿之处不得治好,必爲盐地。” (以西结书47:11)

以西结在描写泥泞浆潭,充满污秽和淤泥,当河流经过这些泥沼时,它们不得医治。最後,河流完全经过,泥潭变得非常乾燥,终成盐地。

在旧约,盐代表反叛和贫瘠。以西结此处描述的盐沼地代表内心深有感触、但拒不改变的神的百姓。这些人或许爲罪和死亡伤心哭泣,但却不遵守神的话,不寻求神的生命。他们或许发了誓、下了决心要改变,但是并不真的去做。以赛亚这样回应:“惟独恶人,好象翻腾的海,不得平静,其中的水,常湧出污秽和淤泥来。”(以赛亚书57:20).

请不要弄错了:这样的人是公开宣称自己是基督徒的,而且他们被从神来的责备而包围。圣灵探到这些人灵魂的深处,恳求他们回转。但是他们不改变。这些人站立在神生命的河裏,却不让河水触摸到自己的最深处。

结果,耶稣的生命并没有从这些人身上湧流出来。相反地,他们的腹中流出另一条河来,就是污秽的怨言、虚假的谄媚、谎言以及歪曲。这样的人不带给人生命,相反地,他们四围的一切都被纷争和苦毒触及。他们沈溺於自怜,不断地抱怨,不断地怀疑神在他人身上的工作。他们承认生命,自己却陷在污秽的泥潭中。他们是属灵的骗子,在自己周遭播散死亡。

用彼得的话,他们变成了“无水的井”(彼得後书2:17)。据以西结所言,死的审判已经临到他们:“……必爲盐地”。这是一个贫瘠的咒诅,把他们变成毫无功用、不结果子的生命。然而,他们坚持悖逆,心裏满了致命的骄傲。

悲惨的是,神虽将祂的河弯曲绕转,完全地环绕这些人,至终这些人却还是瞎眼,木然於自身的险境。当圣灵不再与他们同在时,他们却完全被蒙蔽;当毁灭降在他们周围时,他们却大声喊著说:“平安!平安!”

以西结一定很难相信这样的死亡,他眼见生命在河所流经的四围萌动,但那些死地却依然乾旱,贫瘠而泛白。

我问你,基督的追随者怎麽会落到这样的田地呢?神的僕人怎麽会变得这麽虚空、乾旱、与生命河隔绝呢?彼得这样解释:

“他们随从肉身,专横任性,他们抗拒神所立的权柄,譭谤所不晓得的事,他们被世事缠住制伏,背弃了传给他们的圣命”(参考彼得後书2:10-21).

对我而言,这悲剧最凄惨的部分是:绝大多数这些无水的井中曾有活水湧流。他们的生命曾经带出医治和祝福,但是他们现在喷流出来的是苦毒、仇恨和死亡。

亲爱的圣徒,我要敦促你:如果活水正当围绕,你却被一个顽固的苦毒抓著,那麽不要允许自己继续下去,却要让神用祂的活水充满你的肚腹——你自己意识不到,但是主的异象就在你生命裏工作了,它不会停留下来满足你的肉体。

所以,你现在明白以西结所见的异象有多大了吗?旧约先知不能够明白,但是神借著圣灵,开了我们的眼睛,给我们看见祂极度的伟大。所以你们当听:生命河流过来了!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