祂止息刀兵 | World Challenge

祂止息刀兵

David WilkersonJuly 1, 1984

「祂止息刀兵 …」(诗46:9) 对於神那些因心灵上的争战而愁肠寸断的儿女来说,这是何等大快人心的消息:祂止息刀兵。神所祝福的纾缓如下:我心灵上的争战,就是祂的争战,惟独祂能使之止息。慈爱的父神决不会让我因血气或仇敌的压制,而一败塗地。

雅各显然为我的争战立下了这定义:

「你们中间的争战鬭殴,是从那里来的?不是从你们百体中战鬭之私慾来的麽? … 你们 … 鬭殴争战 …」(雅4:1,2)

历世历代的圣洁神人都发出过同样的问题:「我一天活着,自己里面那些情慾上的争战会止息吗?」这不正是今天那些全心爱主的人的问题吗?

答案当然就是,争战必定会止息,随之而来无可避免的,更是前所未有至大的平安。然而,争战将如何止息?那使之止息的,究竟又是谁?如果这是我自己的争战,我有责任把它了结,神就必须指示我如何办到。如果这诚然是祂的争战,祂就必须按照祂的时间与方法,使之止息,且在争战继续进行的期间,赐我耐性。

雅各这里所用的希腊文是stratenomai,意思就是对抗肉体倾向的一场争战;一位在打仗中的士兵。这字乃是源自stratia,意思就是一队安营的军兵。大卫不曾说到有关敌军围困攻击我们吗?我们的邪情私慾并肉体上的倾向,都像一队军队一样,向我们发动攻势;邪恶的队伍定意要削弱我们,使我们不断心神不宁,企图摧毁我们的信心。

你若以希伯来文来研究大卫在诗篇里所用的刀兵一词,你就会大大喜乐。根据原文,Milchamah的意思就是吃掉、吞噬、胜过。其字根意味一只野兽的食物。

这字真正的意思实在奇妙:神必阻止仇敌,免得他吞吃我们。祂必把那吞噬我们的,一一除去。祂再不会让邪情私慾来吞噬我们,或胜过我们。我们不会因兽性,而被吞噬。神必止息我们情慾上的争战。

神在祂儿女身上最终的目标,就是丰盛的生命。祂绝不希望我们终日聚焦在自己的罪恶并失败上。福音的好消息就是,我们所事奉的,乃是一位绝对慈爱的神;神大有怜悯,渴慕把祂所爱的儿女带到一处超越烦恼的属灵领域。然而,除非我们全然与祂的死并复活认同,否则,我们无法得着自己的地位,与主同坐在属天的境界里。

我们若没有在十字架上经历死亡,就无法有所突破,进入升天的生命。圣灵已把这意识放在我们里面,说到除非我们切实死去,否则,我们无法真正活着。我们彷彿知道自己与死亡有约;我们的目标,乃是与主的十字架紧紧相连。

请好好省察自己的光景,即充满恐惧、空虚、孤寂、失败、并与罪妥协的情形。请思考,主所应许的平安,你切实得着多少。至於你所知道一个得胜的信徒应有的态度,你实在离开该目标十万八千里。然而,你明明晓得,神的真道清楚说到有关得胜、安息、平安、以及从罪的权势得着释放。至於那些有所突破,得着满有确据超越邪恶势力的美好生命的人,你都见过。他们如何得着这等胜利?你将如何有所突破?

圣灵必须把我们带到十字架面前,叫我们面对事实,向世界并罪恶死去。你一旦开始慇懃寻求主,且渴慕凡事服在祂主权之下,你就会毫无抗拒地被圣灵所吸引,来到十字架面前。圣灵会把你引到死亡的悬崖峭壁,把你带到你自己的尽头,以致你来到一个受剥夺,被削弱,再不信靠自己血气的地步。

我深信圣灵正在使教会再面对这些荣耀的真理,就是有关在死亡、复活、并升天方面与主认同。太多信徒都变得崇尚律法主义;我们往往都没有与主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工作认同,反倒以行为功德代替成圣的过程。我常常说「在楼房上」(upper room)的经历绝不能叫十字架黯然失色。我相信神正使所有灵恩运动再次归回十字架并其意义。

我无法替别人说话,然而,我晓得神好不容易才叫我面对十字架。死亡是一件可怕的事,尤其是如果你无法看见死亡背後所带来的荣耀。我们都贪图安逸并地上的欢乐,往往都大大挣扎才来到十字架面前。我们都晓得十字架是无可避免的,便作出最後一步放纵自己,尽情享受,彷彿说:「吃喝玩乐吧,反正我明天必定要死。」

我们希望得胜,希望得着复活生命所带来的平安喜乐,然而,我们也希望因最後一掷而尽情享受。这一掷也许会持续很久,使人深陷妥协。如果当时,我们不保守自己的心,使之朝向十字架,我们就有危险会变得无法无天,全然沮丧。回头的路也许会非常艰苦。

在自然界里,在死亡之前,疾病会使身体大大受损;灵界的事情也是如此。当你与主同死以前,你也许会身陷绝境。阴府会向你倾巢而出,发出攻势。你会面对有如暴风的试炼与试探。你有时候会问,自己是否失丧,还是向着十字架迈进。

虔诚的神人赫瑞‧福士达 (Harry Foster)曾经这样写:「某种黑暗,某种冷漠的心境也许会临到你;不仅如此,沮丧、沉重的心情、脱离现实的感觉会变成你极大的考验。」

神绝不宽容罪恶,然而,对於那些几乎来到十字架面前的人,祂乃是何等忍耐。最近,当我越发靠近十字架的时候,我就感受到主奇妙的耐性。我晓得,得着荣耀的胜利惟一的途径,就是把自己钉十字架,从而有所突破。然而,我愈充份地与祂的死并十字架认同,就愈看见自己生命里的失败。撒但彷彿亲自听见我心中这样呼求:「主啊,我希望有所突破。」於是,患难与试探的熊炉就加热七倍。是的,我曾经因受到这些严峻的攻击,而令主大失所望。然而一直以来,我都感到主的同在并圣灵的吸引,现在更是前所未有地有此感受。纵使我有所失败,祂却安静地以祂永远的爱来肯定我。祂保證说,祂必领我渡过一切难关;仇敌也许攻击我,然而,那无可避免的,神决不会阻止。我会因祂的启示,充份晓得何谓与主同钉十字架、同埋、且在新的模式并大能里与祂一同复活。

有好几处经文都提到,我们必须治死(钉十字架)自己地上的肢体。主吩咐我们要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随主。然而,这并不是指我们要凭自己的力量这样做。

假如有一位外科医生在我的脖子上发现了一块令他担心的肿块,便对我说:「这是马上要割除的。」他并不是提议我自己动手术,那是他的工作。我们的大医生基督告诉我们,我们需要被治死(即钉十字架)。可是,如果我们要自己动这手术,我们一定死路一条。正如我们都是「因信蒙神能力保守的人」,我们也凭信心被钉十字架。

当唐奴‧班候士博士(Dr. Donald Barnhouse) 乘船横渡大西洋的时候,他曾经有过一次独突的经历「有所突破」。他见證说:「我很记得那天我第一次到天上去。我独自乘船,在甲板上,立定心志要在横渡大西洋的期间,读完以弗所书一百遍。自从少年的时候,我对这卷书已经是啷啷上口。当时,我坐在甲板的椅子上,手拿着圣经,埋头钻研,希望能更明瞭其中的意义。对於这些我向来对你们详述的伟大真理,我忽然恍然大悟。我便不禁雀跃起来;心中的喜乐更是无法言谕。我看见了一条又新又活的道路从自己一直通到神的宝座那里;坐在其上的主更渴慕我到祂那里去。我彷彿看见一条种有树木的小径,一直通到一座城堡。幸而,我所在的地方,几乎没有甚麽人。我将自己的圣经当作剑柄(它其实正是如此) ,把它斜斜地高举起来;以弗所书所有的真理就在我的面前点燃起来。我默默无声,在灵里高呼:「主啊,我来了!」我相信那欢呼惊动了阴府的所有权势。我感到他们对我怒目相向,恨之入骨。然而,我晓得他们绝对被打败了。神的羔羊已经胜过他们,我的见證,说到自己已经全然在主的复活并升天方面与祂连合,更要显明他们的失败。你们那些垂涎叁尺的地狱走狗,退去吧!在你们的巢穴躺下来吧!对於那些与主的升天认同的人来说,你们的牙齿已经被拔掉了。我更喊着说:「主啊,至於对付这些事情,我是不足的;他倾巢而出发动攻势,叫我力不能胜,求你对付他们。连天使长米迦勒都呼求你直接与撒但对抗。我必须自己成为无有,让基督成为一切。(当时,走过的人都以为我只是一个侧侧身在半睡状态中的乘客而已。)忽然间,我看见下面远远有一只船,看来它只是汪洋大海里的一小点而已。我且知道,我就是船上众多的小点之一;然而我晓得,从此以後,那船、海洋、世界都再不重要了。原来,我已经在属天的领域里,凭信心与主连合。当时,祂比那我在十字架上所看见的,更为靠近。我起初蒙恩得救时所得着的永生,如今已经实现,成为了我能在今生所能经历的永恒生命;这真是我的荣幸。在我馀下的一生,我要与主同坐在那属天的领域里。」

我同意班候士博士这看见:复活节就是我的复活大日;主受死的时候,就是我死去的时候;祂复活的时候,也就是我复活的时候。

他这些话真恰当:「主凭着父神的大能升天时,我就与祂一同从地上升到天上去;父神叫祂儿子的寳座超乎万有,祂也为祂的新妇豫备了她的座位。不要让我离开我该有的地位!不要让教会成为一位被放逐的新妇!至於主所拆毁中间隔断的墙,不要让我留在它的原处。主所打开的门,不要再拘禁我。祂在我面前变成玻璃的海,不要让我在其上裹足不前。新郎在我前面所经过的幔子,不要拦阻我进入。主已受死,复活,升到高天;祂已领我们与祂同去!

「务要相信,且接受祂所赐的气,进入至圣所,得着我们应有的地位。现在,上天希望得着一位誇胜的新妇!看来,虽然我们现在的光景,还不如我们将来的景况,让我们现在就达到应有地步。如果我们坐在天上的宝座,许多没有成就的事情,就都可以成就了。」

其中一位我所喜爱的作者就是麦肯托舒(C.H. Mackintosh)。他对十字架的看法多次令我欢呼喜乐。让我与你分享几段有关他对赎罪的看法。

「十字架就是所有堕落败坏的人的神圣解救;因着十字架,神把信徒带到一个属神的地方,使他得着永恒的福份。基督在十字架上受死,已经满足一切需要并要求,且完成了所有责任。祂的复活已经成为了信徒福份的根基。我们都在基督里,得着了祂,不是由於我们完成了自己的本份,乃是因为纵然我凡事都失败了,神却爱我们。我们无条件地蒙受无法言谕的福气。这并不是我们? 啃袨椤Э蕖⒍\\告、禁食而得来的。由於我们在自己的本份上都失败了,我们就陷入深渊;神却把我们从堕落的深渊里提拔出来,且因着祂白白的恩典,把我们安置在说不出蒙福的地位里,好让我们一无所缺。主内的信徒凭恩典蒙受福气;隐府并地上的权势、撒但并他的爪牙的恶谋、罪恶、死亡、并坟最可怕的势力,都无法将之夺去。

我们并没有因忠於自己的本份,而达到一个蒙受福气的地位。我们都一败塗地,「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我们理当受死,然而,却得着生命。我们都该下地狱,却得上天堂。我们都该承受永恒的烈怒,却蒙受永恒的恩惠。恩典临到,「藉着义作王,叫人因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永生。」

「深哉,十字架的奥祕,即救赎大爱的荣耀奥祕!我看见神把我又黑又甚的众罪(这些都是祂明明晓得的) 都一一挪去。我看见祂把我的众罪都归在那被称颂的代罪羔羊头上,且因此对付祂。我看见神公义的烈怒,有如波涛滚滚;祂因我的罪恶所发的烈怒,本该叫我的灵魂身体在地狱里永远焚烧;圣洁的神本来向我所施的报应,却临到我的代替者身上;於是,我看见神的烈怒就落在主的身上;祂在神面前代替了我,我所该受的罪,祂都一一承担。我看见公正、圣洁、真理、并公义寸步不离地对付了我的罪恶,明明地将之永远除掉。我的罪恶都经不起神的烈怒;神绝不会故意纵容,施行缓衝之法,得过且过,或视而不见。一切都是关乎祂的荣耀、绝对的圣洁、永恒的威严、并祂政权崇高的标準。

祂必须满有智慧地使万事都符合祂的旨意,以致祂在天使、世人、恶魔面前得着荣耀。祂也许可以因着我的罪,既公平又公义地把我送到地狱去。我是罪有应得的。我的全人,包括深深在道德方面,都是罪有应得的。我因自己所有的罪恶念头、一生的罪污、并那些故意悖逆卑鄙的罪恶,便哑口无言,毫无藉口。

其他人也许会凭己意理论,说因一个人一生中的罪恶而永远惩罚他 (即把几年的过犯,与永远在火湖里受刑,比较一下),是否公平。他们也许会这样理论,然而,我彻底相信,且毫无保留地承认,因一次的罪恶过犯而得罪我在十字架上所看见的那一位神,我就应该在那黑暗惨淡的地狱深渊里永远受刑。

我并不是从一位神学家的角度这样写;假如我是的话,以说不尽的经文来證实有关永刑的严肃真理,是在何其容易。然而,不,我之所以这样写,乃是因为神教导我有关罪恶所导至真正的荒凉;我带着镇静、刻意、且严肃的态度宣告说,那等荒凉就是指永远离开神并羔羊的同在,在硫磺火湖里永远受刑。

然而,因着神的恩典,我们可以永远向祂高唱亚利路亚!祂不但没有因我们的罪过而把我们送进地狱,祂反倒差祂的儿子成为罪人的挽回祭。当我们揭开这奇妙的救赎大计时,我们就看见有一位圣洁的神在那与祂永远相等的爱子身上施行审判,从而对付我们罪的问题,以致祂那湧流不尽的大爱能流入我们心里。「不是我们爱神,乃是神爱我们,差祂的儿子为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这就是爱了。」(约一4:10)

如今,我们若以单纯的信心接受这真理,就能在良心上得着平安。一个相信神已经在自己的罪方面得着满足的人,他岂能不心中平安?神若对我们说:「你的罪恶过犯,我都再不记念。」,我们还有甚麽可求,好叫自己的良心得著平安呢?神若向我保證,我的众罪,祂都一概塗抹,抛诸脑後,永远忘记,我岂能不平安呢?祂若向我显明,那在十字架上为我承担罪恶的,如今已在天上戴上冠冕,坐在威严神的右边,难道我的灵魂会对自己的罪恶问题,不全然进入安息吗?肯定如此。

愿颂讚归与那满有恩典的神;祂不仅藉着基督的赎罪受死,向我们宣告,我们的罪已得赦免。这件事本身已经是我们极大的福份,好让我们能按着神所估定基督受死的价值与功效,享受神的宽宏大量。然而,除了罪全然得赦以外,我们更全然蒙拯救,脱离罪现今的权势。

对於每一位爱慕圣洁的人来说,这真是极伟大的重点。因着荣耀的恩典,那使罪全然得赦的工作,已经永远打破了罪的权势。这工作不仅把我们生命里的罪恶,一概塗抹,更把我们犯罪的性情置於死地。於是,信徒实在蒙福,看自己对罪死去。他可以满心喜乐地如此歌唱:

主耶稣为我受死
我在你里面死去
你复活,解开我的捆绑
如今你活在我里面
父神的脸光华四射
向我发出恩典

除非我们从圣灵得着启示,否则,我们无法明瞭何谓在基督里死去,且大能地与祂一同复活。然而,正如神必须亲自止息我们的争战,祂也必须向我们显明何谓与主同钉十字架。若没有得着该启示,看自己死在基督里就只是毫无意义的字句而已。我听从先父的劝勉;他这样总结说:「务要靠近耶稣。至於这样会有何效果,你也许永远无法充份瞭解,然而,你只要靠近祂,就能享受祂的供应。」

圣经告诉我们神止息刀兵,且补充说:「你们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 …」(诗46:10)

希伯来文的「休息」就是raphah,意思就是:停止、放解、变得软弱无力。其字根就是rapha,意思就是补救、从医生手中得痊癒。

神的道何等一致;神止息刀兵,直到祂完成祂的工作;我们要停止自己自义的奋力,把一切交在祂手中,承认自己软弱无能,且把自己的前途与复兴都交託给主,即我的大医生。

对於你们(包括牧师、教师、唱诗的、教会同工、亲爱的信徒)来说,你里面的挣扎是否令你肝肠寸断?你也许正被撒但攻击,然而,他无法伤害你,也无法毁灭你。最可能的就是,你被剥夺,以致能得着有关十字架荣耀的启示,好让你更能事奉神。

你就如那在五旬节前被剥夺净尽的彼得一样。请看看这伟大神人漫无目的的在犹大山地到处遊荡;他已经到了穷途末路。这神人曾一度在水上行走,神奇的帮助主餵饱众人,亲眼经历过神的荣耀,且曾经是一位蒙祝福、突出、有用、并主所爱的僕人。然而,他犯了大罪,比别人更令主失望。当时,他哀哭忧伤,以为自己已经失去救恩和事奉。

他一定反复自问说:「我怎麽啦?为什麽我面对试探时,无力抗拒?为什麽我在道德上缺乏能力,没有抵挡仇敌的意志?为什麽偏偏是我跌倒?一个神人岂能这样待他的主?我在困境中无能为力,岂能向别人传道?」

神并没有叫彼得跌倒,然而,这跌倒却大有好处。这乃是剥夺神人的部份工作而已,要把那人里面的劣根性显明出来。惟有失败可以揭露一个人骄傲并倚靠自己的心态。失败把彼得打倒了,显明他需要凡事绝对倚靠主,包括他的纯净与公义。

我们被钉十字架以前,必须被剥夺净尽。我们必须来到死亡的阴影之下,才能经历死亡。惟有在我们的突破与复活以前,来到十架清影之中,我们才会承受最大的试探与失败。

讚美神!正如彼得一样,我们被撒但簛过後,就会站在自己的「楼房上」,得着更新的能力与力量。

连月来,我的家庭都遭受极大的患难;上週,我的儿子的车子又与另一部车迎头相撞,彻底毁坏。警方召我到现场去。我在途中一直向神呼求说:「神啊,撒但又作怪了,企图摧毁我的信心;然而,他无法杀害我或我的儿女。」当我抵达现场时,我那二十岁的儿子格力(Greg)跑到我面前,安然无恙。我们都喜极而泣,因神再次止息兵刀而感谢祂。

Download PDF

DAILY ENCOURAGEMENT IN YOUR INBOX

Sign up now to receive our Daily Devotional or E-newsletter.

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