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过那缠累你的罪 | World Challenge

胜过那缠累你的罪

David WilkersonJuly 1, 1979

罪恶会使信徒变成胆怯的懦夫,令他们因失败而终日感到羞耻。由於他们的生命暗藏私罪,他们无法存着勇气挺身而起,抵挡罪恶。他们容让别人犯罪,因为他们本身心中悖逆;他们无法传扬得胜之道,因为他们自己终日失败。有些人曾经历过得胜,对罪报仇,在自己的生命里满足了主的公义。他们曾经因顺服主,而得著能力、勇气、与祝福。如今,他们却大大不如前。他们抱惭蒙羞,垂头丧气,无法正视世人,因罪恶的辖制而大大受损。缠累人的罪夺去了他们灵里的活力;仇敌便接二连叁地兴起,攻击他们。

有一个曾经蒙 神大大使用的传道,如今却在德州一个小镇里销售汽车。他曾经站在讲台上大能地传福音;数以千计的人也因他的事工而归信主。後来,他犯姦淫,离弃妻子,与女朋友同居。几週後,他就身败名裂,失去一切。如今,这传道人大大不如前;看见他坐立不安,意志消沉,愁眉苦脸,实在可悲!他惶惶终日,常常失眠,悔不当初。他满心焦虑,以致患了心绞痛、胃溃疡、并高血压。他悔改了,但覆水难收。他蒙 神赦免,但却没有被人原谅。

有一个十六岁的青少年向我承认说:「我和女朋友有性关係。我也读过有关姦淫苟合的经文;我现在很害怕。如果圣经是真的,我担心 神会审判我。我充满恐惧、罪咎、与忧虑,却继续这样做。我里面彷彿有两个人,一好一坏。我怕那坏的会胜过那好的;神就会放弃我。我要怎麽样才能叫自己里面那好的得胜?」

那传道人和那年轻人都被罪咎、恐惧、与沮丧所辖制。那些看不见的仇敌势力大加威胁,要毁灭他们;他们就失败蒙羞,受害了。罪恶总会招引仇敌。罪恶会削弱我们的抵抗力,把勇士变为弱者。私慾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罪恶实在招引那灭人的仇敌。

大卫有许多敌人,包括非利士人、亚摩利人、亚兰人、并其他进攻以色列的敌人。当大卫行 神眼中看为正的事,与祂有美好的相交,他的敌人就都倒在他面前。他所杀戮的,成千上万;他的名声,威振敌营。但当大卫犯罪,与 神疏远,他的敌人就越发强盛,节节胜利。他因犯罪而失去勇气与确据,以致在敌人面前软弱无能。

大卫刚刚打完胜仗後,就犯了姦淫罪。以色列大大战胜了亚扪人和亚兰人。大卫召集全以色列民,过了约但河,在希兰摆阵作战。结果,亚兰人溃不成军,有七百辆马车被毁,四万骑兵被杀,所有与亚扪人和亚兰人结盟的王都拔脚逃亡。有关这场战事的章节结束说:「(敌人都)与以色列和好,归服他们。」(撒下10:19) 这伟大的神人大大胜利,得着荣耀,就贪恋拔示巴,杀害了她的丈夫乌利亚,与她行淫。「但大卫所行的这事,耶和华甚不喜悦。」(撒下11:27)

於是,神打发先知拿单去见大卫。先知来并不是要辅导大卫,有关如何应付自咎与定罪之感。他并不是因大卫良心谴责,而安抚他。反之,拿单直斥其非说:「你就是那人。你藐视了 神的诫命,行了 神眼中看为恶的事。你暗藏私罪。」

神对那本来合祂心意的人说:「我必从你家中兴起祸患攻击你 …」(撒下12:11) 不久後,大卫的爱子押沙龙就叛变了;大卫为要保存性命,只好逃到旷野去,情况惨不忍睹!「大卫蒙头赤脚,上橄榄山,一面上,一面哭;跟随他的人,也都蒙头哭着上去。」(撒下15:30)

这哀哭,赤脚,心灵破碎的人,就是仅在两个月前,那打败了两个强国的伟大君王吗?他怎麽会变成一个软弱无能,畏缩胆怯,必须逃亡的人?就是因为他犯了罪,没有别的原因!正如参孙一般,大卫也因随从自己肉体上的软弱,而失去了勇气与能力。

所罗门的敌人都害怕他。他声威远播,连法老的军队都不敢进攻。以东人也不敢向这大能的君王发动攻势。他的国势辉煌,声威举世无匹。凡他所作都蒙 神赐福,繁荣鼎盛。但所罗门得罪了 神,对 神的爱心日渐冷淡。他与上天失去相交。「耶和华曾吩咐他不可随从别神;他却没有遵守耶和华所吩咐的。所以,耶和华对他说:「你既行了这事,不遵守我所吩咐你守的约和律例,我必将你的国夺回 …」」(王上11:10-11)

忽然间,大敌入侵。「耶和华使以东人哈达兴起,作所罗门的敌人 …」(王上11:14) 他不仅有一个仇敌,还有一个。「神又使以利亚大的儿子利逊兴起,作所罗的敌人 … 他恨恶以色列人 …」(王上11:23,25) 这大能的君王因罪恶和妥协而变得软弱无能,连他的臣僕都叛反了。「所罗门的臣僕 … 耶罗波安,也举手攻击王。」(王上11:26)

当以色列国行 神眼中看为正的事,连一个敌人都无法起来。他们一听见以色列国的声威,就惊惶逃跑。以色列的军队旗帜飘扬,战无不胜,敌人则「如蜡熔化」。但当以色列犯罪时,连最弱的敌人也能打败他们。亚干犯罪,招来了 神的咒诅;结果他们因艾城微不足道的军队 而逃跑、战败、蒙羞。

请听听所罗门献殿时的祷告,你就会很快发现,全以色列民对胜败的原因,心知肚明。「你的民以色列若得罪你,败在仇敌面前 … 你的民若得罪你,你向他们发怒,将他们交给仇敌 …」(王上8:33,46)

以色列要大大蒙福,就必须「遵行祂的道,爱祂,尽心尽性事奉祂。」(申10:12) 神所应许的祝福,超过他们所想所望。神应许他们说:「必无一人能在你们面前站立得住;耶和华你们的 神,必照祂所说的,使惧怕惊恐临到你们所踏之地的居民。」(申11:25)

祂又说:「看哪,我今日将祝福与咒诅的话,都陈明在你们面前。你们若听从 … 就必蒙福。你们若不听从 … 就必受祸。」

对於 神工作明显的彰显,我们今天绝不可失去。这正是我们被近代的仇敌所害的原因吗?我们并不是与血肉的仇敌争战。我们的仇敌其实更强而有力,它们包括恐惧、忧鬱、罪咎、定罪、担忧、焦虑、孤寂、空虚、沮丧。

神有没有改变祂的作风,还是祂仍然「兴起仇敌」,对付一个恶贯满盈,与罪妥协的世代?这些近代的仇敌胜过了 神许多的百姓,有没有可能这是由於他们暗藏私罪,背道後退?神并没有把重轭加在祂的百姓身上。祂的轭既简单,又轻省:「若听从,就必蒙福。若背逆,就必受祸。」新约圣经也响应这段经文说:「体贴肉体的就是死;体贴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罗8:6)

我们得著足够教导,有关如何应付困难与恐惧,却没有领受足够教训,有关如何对付自己生命中的罪恶。你无法只贴一块胶布,就把癌症治好;你必须将之割除。我们若继续容让自己里面的罪恶,就会不断因恐怖症而受捆绑。 我们都继续悖逆,与罪妥协,难怪我们都那麽忧鬱,担忧,因罪咎与定罪而背负重担。

我们大多明明晓得自己难题的原由。我们都晓得罪恶会带来恐惧、罪咎、与忧鬱。我们也晓得罪恶会夺去我们的属灵勇气与活力。但我们却不晓得如何胜过那些容易缠累自己的罪恶。

我读过很多书籍,有关如何得著主的公义,过圣洁的生活;可是,它们大多没有提及如何胜过罪恶,而保持得胜。我们常常听见人们传扬说:「罪恶是我们的大敌,神疾恶如仇。务要凭圣灵行事,离弃恶道。不要再在罪中放纵自己。不要因自己的罪孽而受捆绑。」这些话听起来很好。

你要如何胜过一些已经养成习惯的罪恶?那些几乎成为了你生命的一部份的罪恶,你要如何胜过?你可以恨之入骨,誓言下不为例;你也可以因之而流泪痛哭,悔恨不已;但你要怎麽样将之摆脱?你要如何不再被那罪所辖制?

最近,我直接地向超过叁百名慕道友这样问:「你们有多少人与缠累自己的罪争战,却失败了?有多人被一些私罪所牵累?」他们快速的反应,令我感到惊讶。几乎所有人都承认自己是受害者,正切切寻求解救,要脱离那捆绑他们的罪。

我每到一处,都听见有人苦苦地承认自己软弱失败,无法胜过那些缠累他们的罪恶。他们大多是一些忠心耿耿,深深爱主的信徒。他们并不是一些邪恶卑鄙的人;可是,他们必须承认说:「我有这难题,无法全然得释放。」

「我无法告诉任何人有关自己私下的争战是什麽;这是主和我之间的事。我已经为得释放祈求了叁年。我已经千次誓言要改过自新。我终日感到受折磨,又害怕 神。我晓得自己错了。可是我尽力改过,却继续这样做。有时候,我感到自己永远有恶瘾缠身。」

「好呀,你告诉我要把罪放下来,我已经试过几百次。我无法摆脱自己的罪;正当我以为自己得胜了,又故态复萌。我曾经因自己罪孽深重而泪流如河;对於自己多次向 神承诺,说绝不重犯,我感到非常厌倦。我只希望得自由,但我不晓得该怎麽办。我晓得除非我得胜,否则,我绝不会满足 神的期望。」

「我向别人传道已逾十五年,但最近我陷入了撒但的圈套。。我一方面灵里残破,一方面又恨恶那缠累人的罪;我好像无法脱离这捆绑。看来,我对别人所传扬的解决办法,都不能应用在自己身上。坦白说,我问自己,我被揭发以前,神还会宽容我多久。」

我没有简单的解决办法。我却晓得,对於那些在肉体与圣灵之间争战的人,圣灵提供给他们多多安慰。保罗也曾经与同样的仇敌争战。他承认说:「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罗7:19)

正如全人类一般,保罗喊着说:「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他继续说:「感谢神,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7:24-25)

是,我们晓得,我们必须靠着主耶稣基督,才能胜过自己的仇敌。但我们要如何使祂葡萄树的浆汁流进我们弱小的枝子里?这是如何成就的?我向来爱主,知道祂大有能力。我晓得祂应许要赐我得胜,但这是指什麽?胜利怎麽样才会临到?难道蒙赦免是不够的吗?你必须得释放,不故态复萌吗?

我从这有关敬虔的伟大奥祕看见一点点亮光。至於寻求要胜过那缠累人的罪,神要求我遵守叁件事。

我时时刻刻都要提醒自己,神恨恶我的罪;这主要是由於我深受其害。罪恶削弱我,使我成为一个懦夫,以致我无法成为一个贵重的器皿,在地上成就祂的事工。我若容让自己的罪恶,将之看为一种软弱,(就是说,我若说服自己,说自己是一个例外,神必尽量依照我的需要而行事,我且把有关 神的报应,抛诸脑後)我就接纳自己的罪恶,让自己的思想叛逆 神。神要我对自己的罪恨之入骨。除非我深信 神绝不容忍罪恶,否则,我会无法得胜,脱离罪恶。

对 神敬畏的心就是得释放的根基。神对罪恶掩面不看;祂更无法纵容罪恶,视之为例外。所以,务要正视罪恶,知道这是错的!不要企望神会宽容自己,或网开一面。凡威胁要毁灭祂儿女的罪恶,祂都必须对付。罪恶明明是错,且无法更正。罪恶会使那在我里面的圣洁泉源,变污浊不清。我们必须认罪,弃绝罪恶。我必须如此深信。

神全然恨恶我的罪恶;同时,祂又以无尽的慈爱爱我。祂的爱绝不与罪妥协;祂之所以紧紧追随那些犯罪的儿女,是因为他们将要失而复得。

神对我罪恶所发的烈怒,与祂对我(即祂的儿女)的大怜悯相称。祂一看见我像祂一样恨恶罪恶,祂的怜悯就会胜过祂对我罪的厌恶。神因我的罪而发烈怒;而我就因此敬畏祂。这并不应该是我的出发点。我乃要因祂要拯救我,而接受祂的大爱。那拯救我的,并不是祂的烈怒,而是祂的大爱。我不仅因自己的罪而感到羞愧,谦卑下来。我更该晓得,纵然我犯罪令祂忧伤,祂却不断爱我。

请想一想!神怜悯我!祂晓得我的争战之苦。祂从来不离我很远,总与我同在,向我保证我与祂的爱之间,没有任何隔绝。祂晓得我因争战而身负重担,绝不会把有关烈怒和审判的恐惧加在我身上。我晓得当我争战时,祂因爱我而把祂的杖收回。当我恨恶罪恶,寻求帮助与释放时,神绝不会伤害我,击打我,或离弃我。当我在逆流中挣扎时,祂总会从岸上随时把救生圈扔给我。

罪恶有如一只章鱼,以许多触鬚把我紧紧缠住,要压碎我的生命。那些触鬚很少会一起松开,而会逐一放松。与罪恶争战,也是如此。我们必须把敌军一一胜过。他们绝少会一次就全军覆没。我们必须与他们短兵相接,节节胜利。除非 神把战畧赐给我们,否则,祂不会打发我们上阵作战。祂是我的元帅;我则按照祂的指示,时时刻刻,寸土必争。

祂打发圣灵清楚指引我,要如何争战,何时逃跑,如何出击。这场与恶魔势力的争战,并不在乎我,乃在乎 神。我只是在祂战场上打仗的一名兵丁而已。我也许会感到疲乏、受伤、沮丧;但当我晓得祂必向我发号司令,我就能继续争战下去。我是祂的一名自愿军,要不惜代价,遵行祂的旨意。我要等候祂的命令,以致得胜。有时候,指示会慢慢地临到。我会感到自己彷彿力不能胜,但我晓得,我们终必胜利。神希望我们单单相信祂。正如 神待亚伯来罕一般,祂也会因我的信心,而算我为义。我在这场战事的本份就是要相信,神必叫我凯旋得胜。

仇敌对我的行动,乃取决於我对自己的罪的态度。胜过那些缠扰自己的罪,会令别的仇敌拔脚逃跑。忧虑、恐惧、焦虑、沮丧、不安、孤寂都是我们的大敌。但惟当我因犯罪而毫无防守,它们才能害我。义人勇猛如狮子。他们头脑清楚,良心清白,足以防禦仇敌;大敌就无法进攻。

你要胜过自己的仇敌吗?那麽,你就要以正确的方法,大力对付那些缠累你的罪。务要把自己生命中那些受咒诅的事物除去,这样,你就必靠 神而大有能力。「(我们) 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 …」(来12:1)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