蝗虫来的时候 | World Challenge

蝗虫来的时候

David WilkersonDecember 10, 2001

在启示录第八章,我们读到7位天使吹响号角,而这群大能的号角吹奏,乃在警告世人有关将临到世上的大灾难。

这前四位天使的吹号是警告空前的大污染,毒死树木、河川、海洋及天上的星球,水变为苦,白昼的三分之一没有光。

然後,在第九章,第五个警告开始,描述全球遭到蝗害的景象。“有蝗虫从烟中出来,飞到地上;有能力赐给它们,好像地上蝎子的能力一样。”(启示录9:3)

在这一大群蝗虫背後的主使者是谁呢?就是撒但自己: “第五位天使吹号,就看见一个星从天落到地上,有无底坑的钥匙赐给它。”

撒但正是这颗从天落到地上的星。它被允许打开地狱的各门并释放那群恶魔般的蝗虫大军。

一但撒但打开这无底坑的大门,便立刻有大烟从坑里往上冒,这烟非常地浓且大,大到遮盖了太阳及天空,都因这烟昏暗了。

当然,这群蝗虫并不是真正的昆虫。他们是为恶魔所缠住,为撒但所控制的一群人:“…脸面好像男人的脸面……”(启示录9:7)圣经告诉我们,他们留著长发:“头发像女人的头发”(启示录9:8)且他们戴著头饰,绑著头巾:“头上戴的好像金冠冕”(启示录9:7) 。这群邪恶的蝗军,像蝎子般地迅速攻击。凡被伤到的人都在极痛苦中呻吟:“这痛苦就像蝎子螫人的痛苦一样。”(启示录9:5)

“蝎子”的希腊文意为“毒害者,施毒的人。” 这群蝗军也被描写成人类之战争:“胸前有甲,好像铁甲。它们翅膀的声音,好像许多车马奔跑上阵的声音。”(启示录9:9)

这幅景象就像一支邪恶害人的军队,正昂首阔步如同马切望打胜仗般。他们的“翅膀” 暗喻他们能从空气中钉人,且他们的刺具有致死的能力。“有尾巴像蝎子,尾巴上的毒能伤人五个月。”(启示录9:10)

简言之,这群为恶魔所辖制的每个人都有能力来钉人、刺痛人或能从地面或空中来放毒。

在末日时,撒但的邪恶大军将会现世,且这群为恶魔所辖制的狂热份子将会给全人类带来毁灭及恐惧。

神学家自17世纪以来,包括许多的清教徒,都相信这群蝗军就是回教徒Mohammedans)。他们视这群蝗虫的侵略如一场全球回教徒讨罚异教徒之战,即所谓的圣战。

几年前,一位知名的作者,沃德沃时博士(Dr.Wordsworth)在其所著一本关于伊斯兰教及回教徒的书中描述了这种景象。他认为启示录第九章的大烟就是指回教的教义,如同一层厚厚的云,弄瞎了众人的眼睛,否定真理,将人的心智弄暗,甚至它有能力弄瞎整个世界各国家的视野。

根据沃德沃时博士的教导,从回教教义的大烟中将出现一批似蝗虫的大军,就如在他那个时代的其他人一样,他相信这群大军正是回教军队。由一群邪恶的、长发、戴头巾的战士们所组成,他们从这国到那国不断发动暴乱,强迫人信奉回教宗教。

这实际的情形可回溯自回教的诞生,穆罕默德(Mohammed)在第六世纪时出现,建立回教。他曾率领一支强大的军队,横扫许多领土。

这些回教徒与众罗马天主教徒、希腊天主教徒及犹太人争战,他们袭卷了整个亚洲,从中东的右发拉底河(Euphrates River)到今日土耳其伊斯坦堡(Istanbue)的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 他们占领了圣地(Holy Land),所有的小亚细亚(包括在亚洲七个教会的领土),希腊,所有东地中海岸的岛屿,及北非。然後,他们横越直布罗陀海峡(strait of Gibraltar)进入西班牙,建立了回教王国。

最後,他们进入法国,虽然如此,回教徒在旅程中曾遭到毁灭性战败之苦。强大的回教洪流横扫欧洲之举因而停止。

今天,各国领袖及外交官员们都说,“回教是和平的宗教”。但是,在历史上因回教所发生的每一件事都要哭诉并反对此种说法。如今大部分战争的发生都是因回教与一些其他种族或国家间之冲突而造成。

事实上,回教与生便俱有暴力的倾向,且从古以来,回教就是一种刀剑之争的宗教。毛拉(Mullahs,回教国家对老师、先生、学者的敬称)及ayatollahs 为强行推广回教的律法,不惜鞭打人们或剁其手指、手足或头颅。如此残酷的训练在许多回教国家,包括阿富汗,是司空见惯的事。

此外,实际上,每一个回教徒的内心深处,都怀著一种对犹太人与生俱来的仇恨。几乎不可能发现散居于世上各角落回教徒会认为以色列有存在的权利。

回教徒可能宣告用恐怖行动对付美国,但同时他们也同仇敌忾地哭求:“毁灭以色列”。他们认为用恐怖主义对付以色列是一种正义讨伐异教徒之行为,是一场因他们的信心而成的圣战。这是为什么全球成千上万的回教徒已公开地赞美奥萨玛宾拉登(Osama bin Laden)为英雄。

也有人认为只有少数的回教徒是恐怖份子。但是恐怖份子不正是指某人相信其他人没有生存的权利吗?如果这种人相信恐吓其他人的行为是可接受的,即使他从未用一根手指造成任何伤害,但在他的心中便是承认自己为恐怖份子。因此,他不需去劫机撞入一栋办公大楼,而只因当犹太人被攻击式杀害时,他反倒庆贺的这种举止,他便已是一名恐怖份子了。

请别搞错了,这并不是种族歧视的讯息。神爱每一位回教徒,正如爱每一位犹太人及外邦人。但是,神对回教的教义有严重的质疑,且他已呼召我们为回教徒祷告。

我们需恳求神拯救许多的回教领袖们,就如他拯救大数(Tarsus)的扫罗(Saul)并使他成为一名向世界传福音的宣教士。回教徒已被撒但的面纱给蒙蔽了,所以看不见真理。但是神能除去这层面纱,开他们的眼睛,使他们看见爱的福音,就是基督自己。

“但不许蝗虫害死他们,只叫他们受痛苦五个月。”(启示录9:5)这些蝗虫不能毁灭众国,他们只能恐吓他们,此经文中所言的“五个月”代表是在一段有限,有界限的时间里允许他们从事这样迫害人的邪恶工作。

我相信这个警告告诉我们二件事:

1. 恐怖份子将不能毁灭美国。
2. 我们必须为即将继续不断发生的各种灾难而作准备。

从世贸大楼及五角大厦的惨剧,我们知道美国已经被这蝎子的尾巴所刺中,而现在我们正因炭疽热(anthrax)的攻击而受到它的毒害。

我们也知道伊拉克(Iraq)多年来已储存化学武器。无疑地,致命的武器也正在其他回教诸国间走私进出。如今全球回教的“战士”只在等候命令便可展开他们的攻击。

撒但的蝗虫正在聚集,我们所面临的威胁是真实的。但是,我们必需记住,神允许这些为邪恶所控制的人们所造成的危害是有限的。他们不能毁灭美国或任何其他的国家。

你可能会怀疑,“为什么神允许这些蝗虫制造恐怖?即使只是在一段有限的时间里?”

耶稣对此问题如此回答:“你既遵守我忍耐的道,我必在普天下受试炼的时候,保守你免去你的试炼。”(启示录3:10)

在这里耶稣所指的是一件未来将要发生于全人类的事,依希腊文,“试炼的时候”是指验证、证明的时候而“试验”(try)此字意指受试验(put on trial)。基督所描述的正是全世界受试验的时候。

对非信徒而言,受试验的时候是什么意思呢?其实这也正是神将问每一个人的时刻,“当这批蝗虫正在结集,恐吓你的国家时,你是否认我?你是否会转向我来寻求释放呢?政府的领袖们,你们是否承认需要我的帮助?你是否相信我能保护你!”

“还有,你变为自傲只倚仗自己的能力,倚靠自己的膀臂及武器吗?你是否甚至认为不论是在战时或和平时没有我,你就不能昌盛?”

当然,我相信我们必需为我们国家的士兵迫切祷告。但是,令人难过的是,我看不见任何迹象显示美国已回转她的心而归向神。只有一些的例外,便是我们的领袖们仅仅在嘴上说说关于神的事罢了。事实上,他们正将其信心建立在我们国家的军事家们、各种政策、科技及联盟国上。

虽然如此,这些恐怖份子也正被考验,神正在问他们及所有的回教徒,“你们是否继续斗以色列?不愿和平,反而憎恨犹太人,如果你们继续这种血腥的恐怖主义,我将揭露回教教义的凶残本色。然後,你们将会被你们的跟随者及审判王定罪。”

神对其圣徒的考验比对任何人都更严厉。所以,我们的考验将是什么呢?教会所面临的考验是什么呢?我们的考验将包括信靠神及他的话语,这将是一种考验以测试我们是否选择凭信心行在他面前。

不久的将来,我们会看见撒但的蝗虫大军将恐吓我们身边每一个人,四面八方都将充满了恐惧,经济会崩溃,我们国家的景况将更糟。许多的工作及生计都将结束,各行各业都将会出轨。

这些在美国发生的邪恶事件报导将会使全球人士感到恐慌。当那个时候来临时,在耶稣基督的教会中将会出现一个问题,就是:“神的百姓在安息中吗?”

简言之,我们是否相信他的应许能保守我们呢?我们是否对他有信心,知道我们正在他的怀抱中?我们是否不惧怕黑暗的事如何临到呢?

耶稣问这个特别的问题:“人子来的时候,遇得见世上有信德吗?”(路加福音18:8)可悲的是,许多的基督徒对神的信靠只是到某种程度而已。当灾难及黑暗超过这个程度时,他们的信心立刻开始衰退。

我请问你:当每一件事都像要崩溃了,且每一个在你身边的人都感到恐惧时,你是否仍能唱,“我心坚定”(It is well with my soul)?

神对这试验期的焦点不是恐怖主义或回教世界,反而他嘲笑那群激进回教徒的恐吓。他们不能拦阻神的工作,没有任何事能停止他福音遍传的心意。当试炼的时候,难道神现在对回教的关注只是在于他利用回教为审判的杖,来对付那些冷淡後退的各国吗?

不,神此刻的焦点是在他的百姓。他关心全世界的教会肢体,且这问题的前提是:即使狂暴的蝗虫侵害临到,他的百姓是否变得愈来愈有平安及安息呢?当末日时,他是否能发现我们在信心中成长,或摇摆不定,犹疑不决呢?

我们知道这些蝗虫在毁灭各国的能力上是有限的,他们只有一段时间可以恐吓全球。而且神在这群恶魔的军队中也加诸了另一种限制。

“并且吩咐它们说,不可伤害地上的草和各样青物,并一切树木,惟独要伤害额上没有上帝印记的人。”(启示录9:4)

当我预备这个信息时,我寻求从神而来的一句盼望,我想让他的圣徒知道,当全球开始被摇动时,他顾念我们。我想要坚固人们对神的应许的信心,以保守我们的心来面对灾难。

然後我才意识到,过去我已经写了很多关于此主题的信息,(每一篇都出现在我的书中),“在即将来临的灾难中,神保守他百姓的计划”(God’s Plan to Protect His People in the coming Depression)

最後,圣灵带领我读启示录第九章,关于蝗虫的章节。当我读到第四节,关于神对这群蝗虫的命令是不能伤害各样青物(树木) 时,一个意念清晰地显明出来。

我终于明白此节经文所言在恐怖日子里维持平安的要诀是:“保持青”(stay green)

大卫王如此写道,“至于我,就像上帝殿中的青橄榄树;我永永远远倚靠上帝的慈爱。”(诗篇52:8)

大卫王所言的“青”(green)是象徵属灵的健康(spiritual health),代表著茂盛、生长、及结果子。大卫在此告诉我们,“我的健康来自于倚靠神。我能茂盛是因我转向他。我对他的信靠坚固了我的属灵生命。”

“耶和华如此说:倚靠人血肉的膀臂,心中离弃耶和华的,那人有祸了!因他必像沙漠的杜松,不见福乐来到,却要住旷野乾旱之处,无人居住的硷地。”(耶利米书17:5-6)

神正在警告我们,“不要倚靠人。如果你将你的信心建立在人的力量而不是我之上,那你将被咒诅。”

在西元2001年9月11日,当回教徒在世界贸易大楼(World Trade Towers)投下他们剧毒的痛击时,这是神给我们国家的一个唤醒钟声,美国在过去曾有一个机会来谦卑下自己并寻求神。那是一个机会让我们从神那里认定我们的需要,并承认没有他,我们是无法打赢任何战争或任何进步的。

在我们的钱币上我们已表达这个基本的需要:“在主里我们相信”(In God We Trust)。但是,在我们的心灵深处,却不愿承认我们对神的需要。从911事件後,美国并没有回转向神。反而,显现骄傲,我们很快地将我们的信心建立在先进科技,军事武力、智慧结集、及民兵突击的各种团队上。

我相信我们正见证重蹈波斯湾战争(Gulf War)覆辙的悲哀,当时美国军队入侵伊拉克(Iraq)的那晚,老布希总统整晚跪著祷告,神祝福美国在那次的争战中得胜。

之後,举行了游行来表扬及赞美我们的各级军事领袖。但却对神的作为只字不提。

神现在帮助我们,可是如果我们将倚靠建立在人类的智慧、飞弹及先进武器上,则他的话也同时警告我们,“咒诅必临到那倚靠的人”。

这个咒诅是什么呢?先知耶利米说,我们将要“住旷野乾旱之处”(耶利米书17:6)。换句话说,我们将无法长成如森林中既高大且青绿的树。反而,我们将如在不毛之地(荒地)上被隔离的矮树,卑下且败坏,没有任何可夸的。

美国的好日子,繁荣及祝福将会被拿走,所有过去我们所倚靠的力量及武器都将会消失殆尽,且我们会被其他各国唾弃,最後只剩下我们自己。

从小处看,我们可见这个咒诅已在一些基督徒的生命中发生。很久以前,他们倚靠金钱的安全感、物质上的归属感及属世的欢乐,现在他们的灵命完全地枯乾。他们已变成一群被隔绝、唾弃,迷失在恐惧与混乱如在旷野中的人。

然而,如果我们的倚靠在于神,这里正是我们信心发生的写照:“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札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乾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耶利米书17:7-8)

以神为倚靠的各仆人、教会及国家有福了,且不惧怕任何坏消息反能安息于主里的人有福了。

当我们完全倚靠天父,我们便是将根札在他健康的河流里,他圣洁的力量--- 甘甜的、青绿的、属灵的健康----会在我们里面涌流不停。

纵使我们周围的每一件事渐渐衰败,我们将茂盛如青橄榄树,健康且强壮; 当试验临到时,我们也不会凋萎、枯乾。反而我们的信心因此继续成长。

在何西阿书第14章中,我们看到如此的景象。以法莲(Ephraim) (以色列)从冷淡後退中悔改,拒绝偶像并以更新的信靠回转归向神。神于是如此对他们说,“也必顾念他,我如青翠松树,你的果子从我而得。”(何西阿书14:8)

很快地,以法莲又再兴盛。他们的信心因他们的悔改而彰显,并发生出属灵的健康。且很快地,他们便结果子,这是因为神的生命(God’s green)在他们里面涌流。

请记住,神已命令这些蝗虫不许碰触凡青绿的树木,这便意谓著它们不能伤害任何凭信心行走的人。

所以,即使在它们攻击的高峰时,那些倚靠神的人将站得高高的,像棵坚固的青绿树。任何蝗虫,包括恐怖分子,都不能伤害他们。

而我们对抗任何来自地狱般任一种毒蝎钉刺攻击的最好防御便是健康的属灵生命,这种健康的生命唯有来自我们倚靠他的应许及转向他。我请问你:

你相信神完全的赦免吗?你是否靠著他的宝血而洁净你的罪吗?或者你又陷入那长久以前已蒙赦免的老旧的罪中呢?

如果你觉得被定罪,且需要常常努力地取悦神,那你的生命就不是青绿、健康的。神最渴望的是你接受他赦免的礼物,并安息在他里面。

我们的生活在911事件後彻底地改变了。911事件之前,大部份基督徒的生命目标是寻求工作上的满足,寻找好的谘商者及了解他的朋友。现在,情形不一样了,为求生存,我们必须另寻出路,必须完全地倚靠神的永约应许。

我们必需相信,“我已悔改并承认自己的罪。现在我们在基督的宝血之下。所以,我知道我已蒙赦免。”

“魔鬼能做它想对社会做的事。但是它不能碰我的灵魂,我不注视任何的犯罪感或恐惧感。我只单单相信神的话,他说我是洁净的,在他眼中,我是珍贵的。你已接受神的赦免。但是,你是否相信他对你无条件式的爱呢?当我们每次跌倒时,我们的神并不会除掉我们。他并不会作超出我们能力的要求,要求我们凡事做对。反而他只是盼望我们来到他面前,承认道,“我相信你的话语,主啊,请原谅我,清洗我,将我抱在你的怀里。”

神渴望我们能终其一生无惧地存活著。因此,我们绝不能容许撒但因我们过去的失败上控告我们。我们如果在那件事上悔改,那我们便已蒙基督的宝贵、洁净的宝血所遮盖。

不久以前,我在座落于纽泽西州的家的附近散步,边走边祷告及唱诗,“我心坚固”(“It is well with my soul”) 我问天父,“主啊,你有任何话给我吗?”

然後圣灵对我轻声细语,“是的,大卫我确实有话对你说,你信靠我儿子的洁净宝血,你接受我的赦罪应许,因为如此天上众天军天使都与你同欢唱,他们正在歌唱。是的,我心坚固、我心坚固于大卫的灵。”

平安在我心中涌流。从那个时刻起,我明白到“青绿”的那种健康的属灵生命。我心里也唱道“我是神家中的青橄榄树,从地狱来的任何武器都不能伤害我。”

现在,全球为恐惧的气氛所笼罩,几乎全面瘫痪。而令人伤心的是,状况只会愈来愈糟,撒但的蝗虫将对那些 “额上没有上帝印记的人” 带来毁灭。(启示录9:4)
根据经文,人们对不断增加的各种灾难有二种回应:

1. 那些拒绝神,拒绝悔改的人,将对其所见恐怖分子的行为而不为所动。

启示录第9章告诉我们,一支两百万人组成的军队将会毁灭全球三分之一的人口。无疑地,这是指著核子战争而言。我们实在不得不开始想像全球性的惨剧及灾难所带来的後果。

虽然如此,圣经上告诉我们,“又不悔改他们那些凶杀、邪术、奸淫、偷窃的事。”(启示录9:21)那些对神硬著心的人,仍对现在这些可怕的灾难感到麻木。如果一个国家或人民在审判钟声重覆响起的唤醒下,仍不知悔改,那他们将永远不会悔改的。他们就是会继续硬著他们的颈项。

2. 那些信靠神的人必欢呼喜乐。

事实上,在毁灭的最高点时,这些神的仆人将会喜乐地欢呼。“愿那爱你名的人都靠你欢欣。”(诗篇5:11)

为什么他们会喜乐欢呼呢?因为“你护庇他们…你必用恩惠如同盾牌四面护卫他。”(诗5:11-12) 以下是神给凡信靠他人的应许:

“愿耶和华在你遭难的日子应允你;愿名为雅各上帝的高举你,愿他从圣所救助你,从锡安坚固你,…”

“现在我知道耶和华救护他的受膏者,必从他的圣天上应允他,用右手的能力救护他。”
“有人靠车,有人靠马,但我们要提到耶和华---我们上帝的名。他们都屈身仆倒,我们却起来,立得正直。”

有些人是信靠美国的军事武力,但凡信靠神的人将能得著真正的安息。我们不必躲到防空洞、戴防毒面具或其他藏身处,我们有一位神,他就是我们的平安。当我们呼求他名时,他便听到。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