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人是跟过耶稣的 | World Challenge

这些人是跟过耶稣的

David WilkersonSeptember 17, 2001

使徒行传第叁章记载,主复活後不久,彼得和约翰上圣殿敬拜;当时,有一位生来瘸腿的乞丐,坐在圣殿门口;这人一辈了,连一步路都没走过;他每天需要人家抬他到圣殿门口,才可以讨饭。

当这乞丐看见彼得约翰走过来,他便向他们求賙济;彼得回答他说:「金银我都没有,只把我所有的给你。」(徒3:6) 然後,彼得为他祷告说:「我奉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叫你起来行走。」(3:6) 这人立刻使痊癒了,欢天喜地,跑进圣殿,跳上跳下,喊著说:「耶稣医好我了!

圣殿里的人都满心希奇,他们认得,他就是多年来坐在殿门口,瘸腿的乞丐。彼得约翰看见众人围起来,便向他们传扬基督;放胆敦促他们说:「你们当悔改归正,使你们的罪得以塗抹。」(3:19) 几千人就得救了,「但听道之人,有许多信的,男丁数目,约到五千。」(4:4)

然而,正当彼得约翰讲道的时候,会堂的领袖们「忽然来了,因他们教训百姓,本著耶稣,传说死人复活,就很烦恼。」(4:1-2) 这些背道的牧者,因为神藉著主的门徒,行了神蹟奇事,便大动肝火;於是,他们将彼得约翰下在监里。第二天,他们便审问门徒;当时,耶路撒冷所有宗教领袖都在场,「又有大祭司亚那、和该亚法、约翰、亚力山大、并大祭司的亲族都在那里。」(4:6) 这些高高在上的人,就问门徒说:「你们用甚麽能力,奉谁的名,作这事呢?」(4:7)

何等可笑的问题!这些人明明知道,他们传扬的是谁的名;他们亲眼看见,瘸腿的人跑来跑去,高声呼喊,耶稣医好了他;他们目睹5,000人认罪悔改,奉主的名求神洁净;他们甚至看见,他们当中有一些祭司归向主,承认他们曾经合力,将神的儿子,钉在十字架上。这些领袖一定晓得,耶稣的名,是带著能力的;可是,他们故意视而不见。

刹那间,圣灵叫彼得刚强起来,他便回答他们说:「我们是奉那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几个礼拜前,你们钉衪十字架,神却叫衪从死里复活;如今,是衪的的能力,治好这人;除衪以外,别无拯救;你若不呼求主的名,你就是失丧的。」(参看4:9-12)

公会的官长都目瞪口呆,圣经说:「他们见彼得约翰的胆量,… 就希奇,认明他们是跟过耶稣的。」(4:13) 「认明」这词语的意思是「凭著一些特点而认出」。有能力降在彼得约翰身上,以致他们与其他在法庭里的人,截然不同;这能力显而易见,官长们「就无话可驳。」(4:14)

彼得约翰有甚麽与别不同的特徵?就是主的同在;他们很像基督,并且被圣灵充满;会堂的官长承认说:「我们钉死了耶稣,然而,今天衪仍旧说话,藉著这两个没有学问的人--- 行神蹟,传悔改,并且在众人身上运行。」

那时候,彼得约翰就成就了主的吩咐,「在耶路撒冷」(英文作「从耶路撒冷开始」)作衪的见证;你要明白,他们藉著主在他们生命里的同在,作见證。同样,我相信,这将是神在这些末後的日子里,强而有力的见证。不仅藉著讲臺证道,也是藉著那些「跟过耶稣」的男女,他们经常退到安静之处,在衪的同在里,全心全意寻求主;圣灵以自己的能力,将这类僕人,分别出来;世人便说:「那人是跟过基督的。」

以下是跟过耶稣的人的四个特徵:

对於那些付出时间,与主独处的人,主的交通,是何等宝贵;他们的心,不断呼求,要更认识主,更亲近衪,更明白衪的道路。

保罗说明:「我们各人蒙恩,都是照基督所量给各人的恩赐。」(弗4:7) 「… 神所分给各人信心的大小 …」(罗12:3) 保罗所说及的「大小」是甚麽?意思是有限的份量,换言而之,我们全都从神得到,某一量度有关主的救恩真理。

有些信徒只渴慕起初的份量,足以逃脱审判,蒙神赦免,能保持声誉,忍受一小时的主日聚会;这种人只处在「维持状态」里,他们仅达到,主最起码的要求:参加聚会、喃喃几句日常祷告、也许翻一翻圣经。简而言之,这些信徒,避免太靠近主;他们晓得,大量读经,或多或少的祷告,圣灵就会在他们的生命里,发出要求。而他们却不想改变生活方式;他们认为,认识主,会令他们失去心中的爱好。

然而,保罗渴望每一个信徒都能达到以下的状况:「衪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为要成全圣徒,… 直等到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於一,认识神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使我们不再作小孩子,中了的诡计,或欺骗的法术,被一切异教之风摇动,飘来飘去,就随从各样的异端;惟用爱心说实话,凡事长进,连於元首基督。」(弗4:11-15)

基本上,保罗说:「神赐下这些属灵恩赐,好让你被基督的灵充满;这是极其重要的,因为那欺骗人的,要偷取你的信心;你若在基督里,札根长大,欺骗的道理,就不能摇动你;然而,长大成熟惟一的途径,就是更多渴慕主。」

不是所有的信徒都渴望达到这成熟的阶段,许多信徒宁愿只听到,关於恩典、爱、和赦免的福音;当然,这些都是奇妙的圣经真理;但根据保罗,它们只是基本的灵奶,而不是成熟生命所需要的灵粮。你若不肯听有关激动你寻找主,并过圣洁生活的福音,那你怎能长成基督的身量呢?

希伯来书告诉我们:「看你们学习的工夫,本该作师傅,谁知还得有人将神圣言小学的开端,另教导你们;并且成了那必须吃奶,不能吃乾粮的人。凡只能吃奶的,都不熟练仁义的道理,因为他是婴孩。」

很可悲,因此那麽多信徒,都因为阵阵灵界风气而跌倒;他们很容易,被牵离正道,随从各种愚妄的教导。但一位成熟的信徒,不会轻易离开他祷告的地方,他晓得那是真正复兴之地;而且,因为他付上最好的时间亲近主,他属灵的分辨能力,不断增长。

我们邮寄名单上有许多读者,都因为他们缺乏生命的教会,或牧者死的讲道,而表示挫折之苦;他们这样写:「我们无法找到有灵火的团契,我们饑渴,但缺乏增长。」有些人以抱怨的话,来结束他们的来信;然而,其他人却继续说,他们立定心志,要多花时间亲近主,读经祷告;很容易从他们的信里看出,他们与其他人不一样,在字里行间,他们散发出圣灵的同在。

多半你认识的这类僕人,他们总是乐意分享从主里学到的一些新的真理;毕竟,有诸於内,形诸於外。相对来说,听听其他信徒谈话,便知道他们仅注重体育、电影、电视、网路、时装、髮型等等;可想而知,他们怎样消耗他们的时间和精力,其实他们是恶瘾缠身。

然而,那些与主独处的人,是为著将来的日子受装备;在他们灵魂的深处,他们已经得到主的安慰;纵使全世界都落在惊涛骇浪当中,这些信徒仍然平安渡日。

一个人更多亲近主,便更像主,变得纯良,圣洁,又有爱心;接著,因为纯洁的生活,在他里面便产生,见证主的勇气;圣经说:「恶人虽无人追赶也逃跑,义人却胆壮像狮子。」(箴28:1) 这经句里的胆壮是指安稳无虑,信心充足;那就是会堂官长,在彼得约翰身上所看见的那种勇气。

圣经没有详细描述这情景,然而,我可以保证,宗教领袖必然编排了盛况空前的仪式;首先,达官贵人,严肃地坐在丝绒的座位上;然後,大祭司的亲属,随之而来;最後,众人肃静等候,穿著阔袍大袖的大祭们,便高视阔步,大摇大摆地进来;当他们走向审臺,经过众人的时候,众人便鞠躬致敬。

这一切都是用来威吓彼得约翰的,官长彷彿们说:「渔夫们,睁眼看看,你所面对的权威和势力,你还是乖乖地对这些领袖说话吧,他们都是德高望重的重要人仕。」

但门徒一点不畏缩,他们曾经跟过主良久;我能想像,彼得心里在想:「来吧,开始开会吧;只要给我机会上讲臺,我有从神而来的话。感谢耶稣,让我向这些恨恶基督的人,传扬你的名。」

忽然,法庭的官员,向门徒大声喊:「站立,面对法官。」彼得约翰举头一看,见大祭司一言不语,瞪著他们;然後,他满口官腔,对他们说:「你们用甚麽能力,奉谁的名,作这事呢?」换而言之,他们说:「我们就是这一带的法律,我们没有受权给你,叫你如此行;那麽,你是凭谁的权柄这样做?」

接下来的经句说:「那时,彼得被圣灵充满 …」(徒4:8) 这经文告诉我,彼得不是要演讲,不会低声说含蓄的话;彼得是属於主,圣灵充满的人;请记得,这两位门徒,恰恰从那楼房出来;说到「亲近主」:彼得约翰曾经与复活的主交通;现在,彼得被复活主的灵所充满;那些会堂的官长,将要经历从天而来的灵火

我想像,彼得并不是站在一处,柔声细气地说话;相反,我看见他在法庭中,走来走去,指著他们,高声说:「以色列的长老,你们问:「凭著谁的权柄,这人得医治?让我告诉你们吧。」」根据使徒行传第四章,彼得的证道,只有四节经文;但我相信,那只是使徒讲道的摘要概述。我想像彼得说:「你们全听清楚,我们是奉耶稣基督的名,行神蹟的;一切所发生的事,都是单单凭衪的权柄。你们都记得衪,因为你们钉衪十字架;但神叫衪从死里复活。衪是活著的,你们今天所看见的,都是凭衪能力而行的。」

我们已经读到「义人却胆壮如狮子」(箴28:1) ,第一,神的僕人,在主里拥有,平静安稳的身份。第二,他们在主的公义下,信心充足,站立得稳。所以,他们不需要隐瞒甚麽;他们有清洁的良心,可以在任何人面前,站立得稳。

当彼得传道的时候,他有这种确据。他的目的,并非要判断或贬低那些宗教领袖,乃是只要他们知罪悔改。所以,他向他们发出讲臺呼召,说:「因为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著得救。」(徒4:12)

保罗先宣告,然後依样写:「然而还是靠我们的神放开胆量,在大争战中把神的福音传给你们。」(帖前2:2) 几节经文之後,使徒更清楚说明:「只在你们中间存心温柔,如同母亲乳养自己孩子。」(2:7)

那些付上时间,与主亲近的人,胸有成竹;所以他们不怕,说老实话;然而,他们不以盛气凌人的语气,来传递他们的讯息;无论任何情况,他们都带著爱和怜悯,传扬福音。

在将要来临的日子里,这种坦然无惧的态度,将会非常重要。因著迎合众人(political correctness)的社会风气,主的名已经冒犯许多人;很快,许多信徒,将要面对逼迫;那些没有心理準备的,将会因著压力,挎下来。

我最近去东欧讲道,有一位波兰牧师朋友告诉我,在共产政权下,他必须有坚定的立场;他在一家工厂里工作,他的领班告诉他,政党的上级要到工厂,开一个重要会议;党里的人将邀请一些外国的重要人仕,需要牧师作翻译。我的朋友同意了,但他有一个条件:「我是个基督徒,我服事主,所以我不喝酒。」我晓得,在开会的时候,喝伏特加酒(vodka)是很普遍的,人家也会要他一起喝;於是,领班答应,他不需要喝。

第二天,会议一开始,他们便倒出伏特加酒;共产党的官员和领班都喝了,但当瓶子传到牧师手中,他不肯喝;别人都很惊讶,便催促他,党里的上级,睄了领班一眼,彷彿说:「他为甚麽不喝?他以为自己比我们好吗?」领班就怒目相向,瞪著牧师;可是,牧师仍然说:「不。」

我的朋友,已经心中有数,也许立刻要去坐牢;可能他会受逼迫,受折磨,要离开亲人好几年。然而,在他脑海中,毫无疑问,他必定要顺从主;无论如何,他都不惧怕;为甚麽?他亲近主;只有这样,一个人才能在此情此景才有这种力量。

过了一天,领班叫他进去,「你很幸运!」他说,「开会以後,党里的上师打电话给我,他说,如果他需要一个可靠的人,去完成一件特别任务,他要找你。」

那些领袖们,对牧师的信心,并安稳的态度,感到希奇;他们知道他无可畏惧,包括死亡;连不信的人都承认,这种胆量,是惟独因为亲近主而来的。

当彼得约翰站著等候宣判,蒙医治的人,便站在他们身旁;这些都是有血有肉,活生生的证据,说明彼得约翰,是跟过耶稣的。现在,会堂的官长们亲眼看见,「又看见那治好了的人,和他们一同站著,就无话可驳。」(徒4:4) 官长们挤在一起,低声说:「我们怎麽办?耶路撒冷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真正行了一件神蹟,无可推诿。」(参著4:16) 所以他只好释放门徒。

彼得约翰被释放後,做甚麽?「二人既被释放,就到会友那里去,把祭司长和长老所说的话,都告诉他们。」(4:23) 耶路撒冷的圣徒,和两位门徒,一同欢喜快乐;然後他们祷告说:「他们恐吓我们,现在求主鉴察;一面叫你僕人大放胆量,讲你的道,一面伸出你的手来,医治疾病,并且使神蹟奇事,因著你圣僕耶稣的名行出来。」(4:29-30) 基本上,他们祷告说:「神啊,感谢你,赐给我们的弟兄胆量;但我们晓得,这只是开始;求你保持我们的胆量,好让我们能带著圣洁的确据传道,并且赐我们显而易见的标记,證明你与我们同在。」

毫无疑问,当大祭司知道他们是跟过耶稣的,彼得约翰都看见他脸上无可奈何的表情。彼得一定向约翰眨眼示意,并且说:「巴不得他们晓得,他们只记得,几个礼拜前,我们和主在一起;可是他们不知道,我们以後已经与复活的主见过面;我们恰恰在楼房里,与衪在一起;今天早晨,我们在房间祷告的时候,衪也在我们中间;我们一离开这里,便会和其他弟兄一起,与衪相遇。」

人亲近主,就是如此;当他们与基督交通过後,无论他们到那里,衪都与他们同在。

当患难来到,你会赶不及,藉著祷告和信心,坚固自己;但亲近主的人,随时随地,都準备好心志。

最近,有一对夫妇写信给我们的事工;从他们的灵命,我们知道,他们是亲近主的人;信里提到一件不可思议的悲剧,当他们24岁的女儿,和朋友出去的时候,遇见了一个疯子;他绑架了这两位年青女子,将她们带到一个荒僻的地方,放了女儿的朋友;然後,以极其可怕的手段,杀害了那女儿。

当警方描述所发生的事情,那对夫妇感到晴天霹雳;他们的朋友和邻舍都在心里发问:「任何父母,怎能忍受这种人间悲剧?他们怎能接受这样惨无人道的事?」然而,不到一个小时, 圣灵已经临到这对哀伤难过的夫妇,将超自然的安慰,带给他们。当然,在接下来悲痛的日子里,这对夫妇不断问神为甚麽;然而,在这段时候,他们经历了,在神里面的平安和安息。

所有认识这对父母的人,都因他们平安镇定的态度,感到惊讶;然而,这对夫妇已经为这痛苦的关头,作好準备。他们一直都晓得,神不会无缘无故,让任何事情发生在他们身上;所以,当恶讯传来的时候,他们并没有精神崩溃。

事实上,这对夫妇和其馀的儿女,很快就开始为兇手祷告;镇里的人,倒无法接受,他们要申冤。但这对敬虔的夫妇,向别人分享,无论情况如何,神都能赐下能力;而镇里的人,都承认他们的力量,是惟独从神而来的;他们很快便说:「真是一个神蹟,他们是真正属主的人。」

当我在莫斯科向1,200位牧者讲道,我看见了这种明显力量的例證。这些牧者是来自苏俄各地,远至西伯利亚;正当讲道的时候,圣灵带领我向他们发问,在他们当中有没有人正考虑放弃事工;几百人湧到前面来,要我为他们祷告;我心里想:「主啊,真是出乎我意料,你要我为这些牧师做怎麽?」

圣灵提醒我,我已经为这些牧者,祷告多月;衪也提醒我,神已经将衪的爱,放在我的心里。其实,衪指示我,要为所有参加大会的牧师祷告,求神医治并且鼓励他们。现在我知道,神以不可想像的方法,回应那祷告;事先,我曾经与主独处好几个月,现在衪就与我同在;圣灵微声说:「奉主的名,为他的祷告,我将要复兴他们。」

当我祷告的时候,圣洁的破碎,便降到这些人身上;他们很快就轻轻地哭泣,又满心喜乐,讚美主;我见证到显而易见的神蹟奇事,牧师们实在蒙医治,被更新了。最近,我们在苏俄的联络人,写信给我们,说到圣灵从那天开始,持续工作;「我们从各地听到见证,牧师们回去,向会众说:「我回来,要高举耶稣。」

在苏俄的一个聚会里,我与一位曾被关在监里十八年的牧师谈话;从这人的脸上,可以清楚看见主的光辉;如今,他在苏俄鉴督1,200家教会,然而,他在监里,忍受了不可置信的苦难;他见证说:「耶稣对我,何等真切,是我一生中,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这位牧师拥有基督一般的品格,监里的人,包括铁石心肠的犯人,和苛刻的狱卒,都尊敬他。後来有一天,圣灵向牧师微声说:「叁天之後,你将会被释放。」并且吩咐他,要为这件事作见证。

牧师连忙将圣灵的启示,传给师母并会众;然後,他又告诉其他坐牢的人,他们都讥笑他,说:「从来没有人,从这里被放出来的。」狱卒也嘲讽他说:「牧师,你要死在这里的。」

叁天过後,黄昏日落,有一个狱卒窥探牢房里的牧师,并摇摇头,讥笑说:「你的神真有本领!」

然後,晚上十一点钟恰恰过後,播音器就响起来,呼唤牧师的名字,宣佈说:「马上到办工室来,你被释放了。」

所有的犯人和狱卒都呆怔了;牧师经过他们,便向他们道别,并且祝福;他终於走出了监狱闸口,看见师母拿著鲜花,等著他,他们便彼此拥抱;他又回头看看,十八年来,他曾在那里,饱受铁窗滋味的监狱;其他犯人全都站在窗口旁,高声喊叫:「果真有神!果真有神!果真有神!」

神将显而易见的证明,赐给了他们,就是藉著那位敬虔的牧师;在十八年的监禁中,他每一天都亲近主。

人的生命,被神超自然的能力改变,岂有更能证明神的伟大的事吗?也许人家可以如此说及你:「那位先生,那位女仕,是跟过耶稣的。」但愿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