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车 | World Challenge

铁车

David WilkersonNovember 16, 1987

「耶和华与犹大同在,犹大就赶出山地的居民;只是不能赶出平原的居民,因为他们有铁车。」(士1:19) 「山地也要归你,虽是树林你也可以砍伐,靠近之地,必归你;迦南人虽有铁车,虽是强盛,你也能把他们赶出去。」(书17:18)

为什麽爱滋病在美国到处蔓延?为什麽我们的街道,缺乏治安?为什麽这一代许多人,都因吸毒酗 酒,而丧心病狂?为什麽我们的边境失防,以致毒贩可以将各种毒品运进来?

以赛亚形容我们今天的光景:「嗐,犯罪的国民,担着罪孽的百姓,行恶的种类,败坏的儿女;他们离弃耶和华,藐视以色列的圣者,与祂生疏,往後退步。你们为什麽屡次悖逆,还要受责打麽?你们已经满头疼痛,全心发昏。从脚掌到头顶,没有一处完全的;尽是伤口、青肿、与新打的伤痕;都没有收口,没有缠裹,也没有用膏滋润。你们的地土已经荒凉;你们的城邑被火焚燬;你们的田地,在你们眼前为外邦人所侵吞,既被外邦人倾覆,就成为荒凉。」(赛1:4-7)

神警告以色列民,他们会因自己邪情私慾,被人奴役。「耶和华必使你坐船回埃及去 … 在那里你必卖己身与仇敌作奴婢 …」(申26:68) 美国已经变成了一个罪恶昭彰的国家;神已经将我们卖给仇敌。如今,我们举国上下,都受捆绑;我们因情慾、酒精、毒品、电视、金钱、性、并娱乐,大受捆绑!神警告我们,要研读圣经,从以色列身上学习功课。「他们遭遇这些事,都要作为鑑戒;并且写在经上,正是警戒我们这末世的人。」(林前10:11)

我们可以从士师记四到五章,找到一些既详尽又有力的例證。「… 以色列人又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耶和华就把他们付与 … 迦南王耶宾手中。」(士4:1,2)

以色列曾经分别为圣,单单倚赖大能的神,一无所惧。儿童在各城邑里欢笑玩耍;首领与牧人都渴慕神。然而,由於他们放纵情慾,与罪妥协,神就让他们受人奴役!足足有二十年之久,迦南人的铁车在以色列的街道上,任意往返,以色列人则受尽压逼,卑躬屈节,怯头怯脑。以色列不能在街上安然行走;孩童惶惶终日!他们转向别神,於是,「争战的事就临到城门 …」(士5:8) 「…大道无人行走,都是绕道而行。」(士5:6)

多麽可怜!多麽羞耻!曾几何时,神的百姓,可以将任何敌人,赶尽杀绝!凡为攻击他们造成的器械,必不利用。可是当时,神的百姓胆小畏缩,偷偷摸摸,满心恐惧。他们听见敌人的铁车,在街道上辘辘前进,就胆战心惊。这情景也曾经在捷克发生过;当时,苏联的坦克车隆隆而至,扩展共产势力;凡是反对他们的,都被压制!言归正传,以色列人离开了自己的乡村,逃到山野。因著罪的缘故,举国上下都变得怯懦畏缩,卑躬屈节,毫无能力。

有些人读到这里,也许就会问:「你的重点是甚麽?你不可能说,今天的信徒受捆绑,懦弱无能!你不可能忽略了那些培灵大会、研讨会、佈道会、并信徒列队遊行!那些反对堕胎与色情行业的事工,又怎麽样?还有一些庞大的教会,其中有数以千计的人,一起聚集,敬拜讚美,难道这不是灵命复兴吗?难道神不与教会同在吗?」又有其他人问:「看看那些忙过不停的信徒,他们都在监狱里,并街道上传福音。看看那些介毒复康事工,并许许多多灵命退修会。还有大众文字事工、基督教的收音机并电视节目,都非常普遍,难道它们不代表灵命复兴吗?」

我们可以从时代广场,或四十二街,并本国其他败坏的地区,找到问题的答案。我们可以在这些地方看见许多毒窟、医院挤满了爱滋病人、吸毒者高声尖叫,神志不清、色情商店到处林立,甚至在小城镇出现。

魔鬼邪恶的铁车正在街道上,任意往返,不受拦阻,恐吓众人。国家与教会都不能阻止它们!

最近,有五百位信徒来到纽约市,帮助我们开办时代广场教会。他们多半都刚强无畏,对纽约市大有负担。然而,有些人却急不及待,要回到自己安全的老家去。他们离开时,说:「这是多麽污秽的地方!到处都是邪灵当道,多麽可怕!」纽约市的居民亦有同感;我听见有些信徒说:「我尽量避开那些邪恶的地区!我不希望走近那里。」於是,我们都躲在自己的安全的家里,远离吸毒者、时代广场、穷苦的人、并那些流离失所的妇女们 --- 因为我们都害怕撒但的铁车!

当没有人向撒但的坚固营垒,发出挑战时,我们岂能誇耀,说灵命复兴已经临到!联邦、州立、并市立政府机关,都无法管制四十二街;它们只能对犯罪分子说「不!」,这岂能是灵命复兴?纽约市的教会携手合作,都无法拦阻魔鬼的铁车。吸毒者与淫媒,胆大妄为;同性恋者,越发嚣张;色情行业的人,讥讽法律;华尔街的经纪,毫无顾忌,不摘手段;匪徒在光天化日之下,大胆行劫!每主日,数以百计的信徒,都躲在自己的安乐窝里;他们多半都对这些铁车,感到无可奈何!其他人则坐在安乐椅上,对著电视上的稽星,捧腹大笑。

事实上,教会只因山上的得胜而满足。正如士师记一章记载,我们「只赶逐山上的敌人」。「耶和华与犹大同在,犹大就赶出山地的居民 …」(士1:19) 这里所代表的就是,信徒胜过自己的恶习,包括血气与情慾方面(即里面的仇敌)!以色列民在高地安顿下来,便築坛,敬拜讚美;然而,他们在其他方面,却向魔鬼屈服。他们俯视那九百辆铁车,便说:「低谷乃属於这世界的神,由敌人占据吧。我们只要避开他们,住在这里,享受山上的福份。我们对这等邪恶势力,有何对法?」

以色列民不对付那些铁车,就给了那些信奉异教的人,一个错误的印象。他们叫人以为,神是软弱无能的!驾驶铁车的人就讥诮说:「他们的神只限於山上,受人歌颂!人们高声讚美,可是却怯头怯脑。他们的神,乃怯懦无能。」

今天教会的光景,也是如此!世人对教会有甚麽看法?他们说:「教会就是一些软弱盲从的老太太,并在街上使用扩音机的传道人,到处将单张塞在人家手里。教会乃是为著那些有病在身,软弱无能,潦倒失落的人而设的!这些人根本上一事无成,每况愈下!」又有人说:「我们所看见的教会,就是那些聚敛钱财的电视传道。他们所认识的耶稣,只限於电脑上的知讯。他们既没有胆量,也缺乏能力。他们常常谈及能力,可是只会在教会里面与邪灵争战;对於现实生活里的恶魔,他们非常害怕。」

除非神的百姓凭信心出去,在魔鬼的地盘,向他的铁车发出挑战,否则,真正的灵命复兴,不会临到。为什麽教会必须经历圣洁的复兴?因为那是唯一能叫人痛恨罪恶的复兴。信徒必须存著圣洁的奋概,恨恶魔鬼的铁车!当合神心意的复兴临到时,邪灵就再没有馀地了!属神的与邪恶的,不能一同共存。带著属灵权柄的信徒,要将一切灵界的执政掌权者,一一打倒;因为他们看见主圣洁的属性,就对罪恶起了忿恨!他们要发出命令,以致被邪灵附身的人,得著释放。製造偶像的人会喊著说:「我们的生计受到威胁。」有关邪术的书本,将要付之一炬。欺骗圣灵的,将会倒毙。法官会战慄,狱卒会面伏在地归信主,阖城的人都会知道,神在这里!

当威尔斯(Wales)在伊凡‧罗拔士(Evan Roberts)带领之下,经历灵命复兴时,青少年都诚心祷告。他们对自己父亲酗酒,虐待母亲,感到忿忿不平。於是,他们求神将他们关在监里!连警察都不禁下泪,与他们一同歌唱,罪案也就几乎撲灭了。

「… 以色列人就呼求耶和华。」(士4:3) 希伯来原文的意思,更加强烈:「他们一同高声呼求神!」他们扬声呐喊,集体呼求神!罪恶氾滥,神却透过女士师底波拉,在该国得著圣洁的见證。当众人都懦弱胆怯,灵里乾涸,一片荒凉时,底波拉却在以法莲山上亲近神,明白祂的心意,得著祂的负担,且学习信靠神,知道祂能胜过敌人的势力。底波拉在以法莲山地的棕树下,向神的教会传扬真道;这隐藏的教会所领受的道,乃关乎圣洁、悔改、并得胜!以色列民,不分贫富,渐渐聚集在那里!上层阶级的人,「骑白驴的 …」(士5:10) 都来到底波拉那里,听道祷告。神在富有的人当中,总是有祂自己的子民。(当芬理(Finney)带动灵命复兴时,城里的富户都是中坚分子。)他们听了底波拉的道,心里火热,便晓得,那些铁车,必须除去。

中产阶级,也「行路」(士5:10)来到。按照今天的情形,他们就代表那些坐公车、乘地铁的蓝领工人。他们都不分阶级,一同来听道。贫穷的人,就是那些「在远离弓箭响声打水」的(士5:11),他们也来了。他们辛苦劳碌,仅仅维生,餐搵餐食,朝不保夕。然而,他们也来到棕树下,听底波拉讲道!文士们也来到他们中间,「有持杖检点民数的从西布伦下来。」(士5:14) 所有灵命复兴都有这共同点:一些隐藏馀剩的文士,愿意运用他们的恩赐,对抗铁车!我豫言,神将会兴起许多人,他们会大有能力的透过媒体服事神!他们不分男女,恒心祷告,藉著文字事工,参与这最後一场的属灵争战!

当时,男女一起同工,正如底波拉与巴拉同心事奉。圣灵所带来的复兴,绝不分男女。神既运行在祂的侍女身上,也激动弟兄们采取行动!巴拉的态度,跟今天我们所看见的情况,大有不同。底波拉告诉他,她若和他一同争战,女人就会得到功勳。巴拉绝不计较功名利禄!他希望得著先知性的权柄,并有祷告能力的女先知,与他一同争战。今天的情形,也是如此!当灵命复兴切实临到时,没有人比别人更强!人们不会高举自我,也绝不会说:「这是我最喜爱的牧师。」他们再不会说:「噢,他大有能力。」反之,他们说:「主在这里!这是圣地!神在这里说话!」

其实,他们胜过铁车的争战,乃是在以法莲山地的棕树下赢得的;原来,神暗暗行事。他们的信息就是:「我们寸土必争!战争已经开始了,我们定要毁灭敌人的铁车!」凡来到这隐密地方的人,都心里火热。勇士巴拉来到他们中间,听见底波拉说:「你甚麽时候挺身而出,作大丈夫?你甚麽时候相信,神能毁灭这些铁车?」王公贵胄、首领、文士们都得著话语,知道神即将争战;他们说:「务要合力作战!神要为祂自己的名报仇!祂要在恶人面前,显出荣耀!」

他们从代祷中,清楚得著这指示:「… 你率领一万拿弗他利和西布伦人上他泊山去。」(士4:6) 这指示非常详尽,再清楚不过!要率领一万人上他泊山!敌人会驾著铁车来攻,神将在基顺河,将敌军以及铁车,交在你们手中!至於何时进攻,如何出兵,底波拉已经心中有数。她曾经在某日,从神得知详情。对於她来说,那九百辆铁车,早已全军覆没!「西西拉就聚集所有的铁车九百辆,和跟随他的全军,从外邦人的夏罗设出来,到了基顺河。底波拉对巴拉说,你起来,今日就是耶和华将西西拉交在你手的日子;耶和华岂不在你前头行麽?於是巴拉下了他泊山,跟随他有一万人。」(士4:13-14)

为什麽我们奉神的名做了许多事情,却没有効果,心中困惑,不得满足,且对魔鬼的铁车,没有作出挑战?今天的信徒,比底波拉的世代,得到更多亮光;然而为什麽我们的方向,不如她的清楚準确?是不是因为我们并没有亲近神!我们的祷告,仅是为著满足自己!我们不肯在私下并集体祷告方面下功夫!

我个人对那些空虚徒然的活动,感到非常厌烦。叁十年来,我们派发了无数的福音单张。我们站在众人面前,彷彿螳臂挡车。福音单张只不过是一把纸剑而已;除非我们带著圣灵的能力,否则,我们无法影响别人!我们彷彿对铁车喊著说:「不准越雷池一步。」然後,就挥动纸剑。除非我们多以祷告与眼泪,托住事工,否则,这些字句,并不会给人带来生命!神会透过我们的祷告,将纸剑变得锋利无比!缺乏圣灵大能,并属灵权柄的街头聚会,简直是白费功夫。光是娱乐节目,决不能改变人的生命。惟有藉著禁食祷告,我们才能向仇敌的坚固营垒,作出挑战!

百姓求神降大风雨,滂沱大雨就将铁车淹没了!「星宿从天上争战,从其轨道攻击西西拉。基顺古河,把敌人冲没;我的灵啊,应当努力前行。那时壮马驰驱、踢跳、奔腾。」(士5:20-22) 基顺河大大氾滥,泥泞没膝。敌人驾著铁车而来,结果,车轮愈转动,铁车就愈深陷泥中。这些铁车都不能移动,成为废物,更招来横祸。巴拉的军队,兴奋不已,便爬上铁车,打碎轮子,催毁马具。他们看着那些深陷泥泞,毫无用处的铁车:「我们本来因这些而害怕?」「耶和华使西西拉和他一切车辆全军溃乱 …」(士4:15)

圣灵回应他们的祷告,大大降雨,神更使敌人「泥足深陷」。一夕之间,撒但就显得毫无能力。敌人本来要毁灭神的百姓,却因滂沱大雨,全军覆没了。

当众人觉醒,奉神的名,挺身迎战时,有些人却不肯参与。他们对铁车的感觉就是,事不关己,己不劳心,因为他们只顾自己,忙不过来。流便的人不肯参战。「你为何坐在羊圈内,听羣中吹笛的声音呢?在流便的溪水旁有心中设大谋的。基列人安居在约但河外;但人为何等在船上?亚设在海口静坐,在港口安居。」(士5:16,17)

今天,这等人仍然在我们中间!他们如今正举办有关「如何行事」的研讨会。他们在大会中,聚集一堂,分享有关如何领人归主,管理事情,并带进公义的国度。他们画图表,以电脑计算预测,说到假如3.5名信徒向6.2名非信徒传福音,九十天内,所有世人就会得救。

他们常常自我反省,甚至为对主漠不关心的人而哭泣。他们喜爱参加聚会,自己知罪,又常常下决心。他们更成立委员会、拟定策畧、常常问道:「你对在城市里领人归主,有何策畧?你有甚麽计划?」我总是回答说:「我们唯一的计划就是屈膝祷告,直到神将行事的方法与时间,详细告诉我们。」当他们还彼此相议时,属灵争战就发生了,且胜利在握。他们为将来的世代著书立说,写到有关「胜过铁车的十六个步骤」。流便支派的人缺乏行动,既不肯委身,也不肯亲手争战;他们不肯上山与底波拉一起祷告!他们要赶到下一个大会去。

在我看来,所有信徒列队遊行、电视特别节目、大形聚会、纸上计划、策畧聚会、伟大主意、激发别人以及恳求别人的行动,都已经够了!现在正是祷告的时候!我们要持定神,将一切都搁下来,求主引领,赐下能力!

基列、亚设、并但的人都忙与赚钱!他们贪图名利,安於佚乐!请再读读士师记五章十七节,他们「在港口安居。」只顾自己的需要,只为自己而争战!他们「等在船上」,不顾别人。阿摩斯发预言,责备这等人说:「在锡安 … 安逸无虑的,有祸了… 你们躺卧在象牙牀上,舒身在榻上,吃羣中的羊羔、棚里的牛犊;弹琴鼓瑟唱消闲的歌曲,为自己製造乐器,如同大卫所造的;以大碗喝酒,用上等的油抹身;却不为约瑟的苦难担忧。」(摩6: 1,4-6)

他们「却不为约瑟的苦难担忧。」他们「以为降祸的日子还远 … 躺卧在象牙牀上,舒身在榻上 … 唱消闲的歌曲」;他们想尽办法,享受生命。相传,有人一大早就来到A.B. Simpson的办公室,看见那伟大的宣教士,跪在地上,抓住地球仪,为失丧的人而哀哭。

米罗斯的居民对争战,漠不关心!於是,神因他们安逸自满的心态,而咒诅他们!「耶和华的使者说,应当咒诅米罗斯,大大咒诅其中的居民;因为他们不来帮助耶和华,不来帮助耶和华攻击勇士。」(士5:23) 米罗斯所受的,乃是全本圣经中,最严重的咒诅之一。这咒诅从天而来,清楚说神对安逸态度的看法!流便、基列、亚设、并但的人,都不肯参战,然而,他们并没有像米罗斯的人一般,受咒诅!为什麽米罗斯的人大受咒诅?

神对米罗斯的人,大大不满。我们相信米罗斯的人,得罪了真光。他们听见角声,而充耳不闻。他们听见了底波拉诚心呼籲,却讥诮她。我相信,米罗斯人靠近战场、铁车,然而,他们「隔岸观火」,不肯参战。如今,信徒万万不可「隔岸观火」,更不可以说:「我独善其身,祷告亲近主,自己在主里长进。我并不需要任何人,光是主跟我,就够了!」

不!我们都必须向施行审判的主交帐,祂说:「我饿了,你并没有餵养我!我赤身露体,下在监里,你也没有帮助我!你并没有到大街小巷,领人进来!你仅封闭自己,埋没自己的才幹,等主回来。你正是那被埋没的天才!」

米罗斯的人贪图逸乐,逃避争战。他们让神其他的百姓对抗铁车,而自己安坐家中,围炉取暖。然而神因他们这安逸自满的态度,而藐视他们,咒诅他们。米罗斯所受的咒诅,乃是最可耻的;神让他们只顾自己,失去所有属灵异象与能力,不知不觉地被人遗忘了。

至於我,我求神将底波拉的勇气、火热、从圣灵而来的胆量、无穷的信心、以及在仇敌面前,不屈不挠的精神,都赐给我。但愿主的教会,能向撒但所有铁车宣战,且求神赐给我们胜利!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