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缺乏基督的五旬節 | World Challenge

一個缺乏基督的五旬節

David WilkersonOctober 1, 1982

七十五年前,阿蘇撒街(Azusa Street)發出了這豫言性的警告,說到一個沒有基督的五旬節的危險性!

一九零七年,法蘭克‧巴杜文(Frank Bartleman)在洛杉磯的阿蘇撒街見證過聖靈的澆灌。人們就稱他為那報導蘇撒街靈命復興的人。將近七十五年前,聖靈大大澆灌,他就寫了一個單張,警告有關一個缺乏基督的五旬節。

他警告說:「除非我們在基督裡,否則,我們不可持定一些道理,或尋求一些經歷。許多人都願意尋求能力,希望自己能行神蹟,吸引眾人的注意力,大得人心,以致張揚自己的血氣,奪去了主的榮耀。真正跟隨主的人最需要的,就是主的温柔謙卑。宗教熱忱很容易散播起來。人的靈裡多半都著重囂張並宗教的靈。然而,我們必須持守基督為我們的中心。

任何事工高舉聖靈或「恩賜」,過於高舉基督 ,終必變成宗教極端狂熱。凡叫我們高舉並愛慕主的,則安全穩當,否則,就會敗壞人心。聖靈是偉大的真光,然而,信徒該常常聚焦在主的身上,從而得著聖靈的啟示。凡聖靈實在掌控的,就會宣告主為萬有之首,而聖靈就是祂的執行者。」

巴杜文弟兄又警告說:「試探彷彿都是關乎要得着虛空的彰顯。這些彰顯並不需要任何十字架的經歷,或向自己死,所以它們非常大受歡迎。

我們不可以把能力、恩賜、聖靈、或任何東西擺在耶穌之前。任何高舉聖靈過於高舉主的事工,都注定淪為謬誤並宗教極端。信徒有可能把主乃「包括一切,又住在各人之內」這事實忘記了。祂在各各他所成就的救贖大功,必須成為我們的中心思想。聖靈絕不會叫我們的注意力離開基督,乃要更充份地彰顯祂。我們都有可能輕看主,高舉聖靈並聖靈的恩賜,以致主「在聖殿裡消失了」。主必須成為一切的中心。」

我不會忽略巴杜文弟兄的警告。今天,一個缺乏基督的五旬節,大有可能發生。有聖靈充滿的信徒有可能聚集一堂,舉手讚美,但主卻像一個陌生人一般,從他們中間離開了!

真的,主說:「因為無論在那裡,有兩三個人奉我的名聚會,那裡就有我在他們中間。」(太18:20) 可是,祂在我們中間的時候,也可以像一個陌生人一樣,甚至被那些奉祂名聚集的人忽視不顧! 每安息日,猶太人都聚集在會堂裡,提及祂的聖名,豫言有關祂的來臨。那應許打發祂來世的父神,他們更讚美祂的聖名。他們提到彌賽亞的名就心存敬畏。然而,當祂來到,行在他們當中,他們卻不承認祂!對於他們來說,祂只是一個陌生人而已!

主是不是一些聖靈充滿的會眾當中的一個陌生人?有人提及祂的名,敬拜那打發祂的父神,但祂是不是他們當中的一個陌生人?祂也是那些向祂唱「和散那」,稱祂為「主啊,主啊」的人當中的陌生人嗎?是的!絕對如此!這不僅是有可能,更是發生在今天 神的選民身上!

讓我向你顯明,我們在三方面把主看為自己中間的一個陌生人!但願聖靈除去我們的靈裡的蒙蔽,好讓我們能再次看見祂乃萬有的主宰!

惟獨基督必須成為我們生命與敬拜的中心!「祂也是教會全體之首;祂是元始,是從死裡首次復生的,使祂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因為父喜歡叫一切的豐盛,在祂裡面居住。」(西1:18-19)

「使祂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就是說,祂超乎萬有,與眾不同。由於祂凡事居首位,我們不應高舉聖靈,過於高舉祂的聖名!那在樓上的經歷絕不能叫十字架黯然失色!我們不敢以為基督只是那打發聖靈的,說:「耶穌,感謝你把一位比你更好的,打發給我們。」主差派聖靈在我們裡面彰顯祂自己的豐盛。

當聖靈成為我們的聚焦,教會就脫離焦點了。主受浸後從水裡上來,聖靈就降在祂身上,父神說:「這是我的愛子,是我喜悅的 …」聖靈有如鴿子降下,然而,神那除去世人罪孽的羔羊,乃是聚焦;不是鴿子,乃是羔羊!

主告訴門徒,說到聖靈將會在五旬節,為着一個目的大大澆灌:祂要賜下能力,好讓信徒能高舉主的聖名!祂說:「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着能力 … 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徒1:18)

主清楚說明,聖靈臨到時,不會把眾人的注意力集中在祂自己身上,乃要他們聚焦在主的道上;祂要高舉基督。「只等真理的靈來了,祂要引導你們明白一切的真理;因為祂不是憑自己說的,乃是把祂所聽見的都說出來;並要把將來的事告訴你們。祂要榮耀我;因為祂要將受於我的,告訴你們。凡父所有的,都是我的,所以我說,祂要將受於我的,告訴你們。」(約16:13-15)

主說:「祂必把我的榮耀、能力、國度,向你們顯明。祂必提醒你們有關我的道。雖然聖靈切實使信徒在主裡合而為一,但祂主要的工作,並不是叫信徒彼此相交,令人欣喜若狂,或把一些從來沒有學過的方言,教導我們。聖靈降臨,乃是要高舉基督,領人進入真理,說明基督是主。說到聖靈使我們彼此相交,是不夠的;祂必須叫我們越發親近主!

聖靈的豐盛,就是基督的豐盛。你如果不熱心愛主,就沒有受過聖靈的浸。那施浸的基督打發聖靈,使我們為失喪的人類心中燃燒,差派我們到大街小巷,去接觸那些尚未得救的人。祂也因我們惰怠的生活方式而搖撼我們,激動我們去做主工。人們一旦試圖高舉聖靈,過於高舉 神的愛子,那被稱頌的聖靈就會憂傷,終於撤去。有些人只希望得恩賜,而不追求那賜恩的主,聖靈絕不會容許他們濫用祂的能力。

真正聖靈充滿的聚會,究竟是怎麼樣的?是不是有人在那裡說方言,或得醫治?聖徒是不是在那裡喜悅跳躍,說豫言?遠遠超於這些!在那裡,信徒高舉基督,祂的聖潔必令人扎心;男男女女都會來到祂的聖潔寶座面前,心靈破碎,謙卑下來,喊着說:「聖哉,聖哉。」聖靈的感動必使人越發親近主,在主裡進深,且順服祂的主權!

我們讚美主,卻不向祂祈求!我們變成了一些只會讚美,卻不會禱告的人。對於許多 神的子民來說,禱告內屋已經變成了前塵往事。他們說:「神應許過的,我們又何必祈求?只要持定應許,且吩咐釋放臨到!」我們只希望 神為我們做事,過於希望得着主自己。我們一心希望逃避痛苦患難,消災解難,以致自己失去了十字架的真正意義。我們拒絕自己的十字架並損失,不肯整夜經歷像主在客西馬尼園一般的痛苦!我們甚至對那受苦流血,復活的主,一點也不認識!

我們希望得着祂的醫治大能,並那些有關富貴繁榮的應許。我們也希望得着祂的保護、更多地上貨財、並祂的快樂。但我們切實不希望單單得着祂!曾一度認罪的教會,如今卻只承認他的權利。

如果除了祂自己以外,祂並沒有提供別的(就是說,我們不會得着醫治、成功、富貴、地上的福氣、或神蹟奇事),我們有多少人會事奉祂?如果我們必須再次欣然接受財物上的損失;如果我們不會一帆風順,生活安穩,卻要面對困境,經歷內憂外患 ;如果我們不再無憂無慮,反倒流血、遭受殘酷的譏誚、被人用石頭打、被鋸死;我們會怎麼樣?如果我們沒有洋房汽車,必須身穿羊皮在沙漠飄流,躲在山洞地穴裡;如果我們變得一貧如洗,遭創傷,受折磨;如果我們惟一所得的,就是基督;那麼,我們會怎麼樣?

神的子民很少禱告!他們忙於做主工,卻疏於與祂相交!特別是傳道人;他們都因國度的工作而忙忙碌碌,沒有空禱告。我們有空去探訪、建蓋、旅遊、渡假、聚會、消遣、閱讀、輔導,但沒有空禱告!

那些不禱告的傳道人都變成了一些籌辦者,或一些有挫折感的建築承包人。他們不親近 神,就與自己的會眾並他們的需要,有所脫節。牧者不禱告,就會變得妄自尊大,希望我行我素。他們會憑自己的奮力來代替從恩膏而來的口才。

那些不禱告的傳道會變成表演明星或說故事的人。他們會缺乏謙卑,於是他們以手段操縱別人的情緒。許多牧者的吶喊就是:「神啊,一個傳道既不著重金錢,又不推銷東西,更能把上天表達於地上,說明基督乃千真萬確;我要在哪裡才能找着呢?神啊,求你賜我一個恆切禱告,能帶領會眾屈膝祈求的人!」這世代的羞恥就是,我們有太多大有才幹的神人,而很少人透過禱告摸着 神。

會眾當中的禱告更是少之又少!對於把禱告帶回我們的公共學校,我絕對贊成!但這並不是 神真正的難題!祂的難題,就是要把禱告帶回我們的家裡,叫祂自己的選民禱告!你如果贊成學校禱告,卻忽視私下在內屋祈求,你就是虛有其表!

我們有沒有禱告?有,當我們需要一些東西的時候。我們對於「奉主的名祈求」已經習以為常。我們只需要祂在父神面前贊同我們的祈求。

有人說:「這是一個這樣忙碌的時代,我沒有空禱告。我希望禱告,卻沒有時間。」我聽見他們這樣說,就感到厭煩。不,他們並不是沒有時間,乃是沒有心。我們切實想做甚麼,就會抽出時間。請看看那些主內的年青人!他們玩電子遊戲,流離浪蕩,煩躁不安,尋求刺激,浪費了那麼多時間!可是,他們沒有空禱告,親近主!神啊,求你用某些方法,叫這世代的人屈膝,不僅是背誦主禱文,乃要天天與主相交。

救主掌管宇宙萬物,卻有空為你特特祈求。祂付上時間,在 神的寶座前為你代求(參看來7:25),你卻說自己沒有空向祂禱告!

我們為自己所忽略的主忙不過來。我們會奉祂的名到任何地方,做任何事情,可是卻偏偏不肯禱告。我們參加唱詩班,探訪病人囚犯,但不肯禱告。我們會輔導那些有傷痛有需要的人,通宵達旦安慰朋友,但不肯禱告。我們會打倒貪污,高舉道德,反對核武,但不肯禱告!

我們不禱告的最重要原因,就是我們不相信禱告會發生效力。禱告乃是一個血跡斑斑的戰場,我們必須在此得勝,向自己死!聖潔的 神會在那裡顯明我們的私罪;難怪撒但極盡所能,要在這方面攔阻我們!一個恆切禱告的人會令陰府大大戰慄。由於撒但曉得禱告就是那打倒牠國度的能力,牠把那些禱告的男女都看為眼中釘。撒但一點都不怕那些追求權勢的聖徒,可是,牠一聽見聖徒禱告,就膽戰心驚!

來自英國的瑞達‧哈利斯(Reader Harris)是五旬節禱告聯會(The Pentecostal Leaque of Prayer)的總幹事。他曾經對一群會眾發出挑戰,說到有關能力與純正。他說:「那些希望得着能力的,在我的右邊列成一隊;那些希望得着純正的,在我的左邊列成一隊。」結果,那些希望得着能力的,足足是其他的十倍!

使徒行傳所記載的五旬節的意義,乃是關乎純淨,過於關乎能力。彼得在耶路撒冷的大會,述說了 神在哥尼流家裡的作為。他說:「知道人心的 神 … 賜聖靈給他們,正如給我們一樣。又藉著信潔淨了他們的心 …」(徒15:8-9)

神那得着能力的僕人使女,究竟是誰?是不是那些能醫病叫人起死回生的人?是不是那些善於說方言,發豫言的人?是不是那些吸引最多人,建造最大的教堂的人?不!有能力的,就是那為人純淨的!「… 義人卻膽壯像獅子。」(箴28:1)

先知瑪拉基曾豫言有關 神必超自然地煉淨祂的家。「… 你們所尋求的主,必忽然進入祂的殿; … 祂來到的日子,誰能當得起呢? 祂顯現的時候,誰能站立得住呢?因為祂如煉金之人的火,如漂布之人的鹼。祂必坐下如煉淨銀子的,必潔淨利未人,熬煉他們像金銀一樣,他們就憑公義獻供物給耶和華。」(瑪3:1-3) 這是一則雙重豫言,說到主首次來臨,並祂的再來!祂必像夜間的賊一樣,忽然再來,且必煉淨教會。

我們還沒有為主再來而準備好!難道這就是得勝的教會嗎?教會的問題包括貪婪、離婚、沮喪、戀慕世界、追求物質與成功、彼此争競、不冷不熱、犯姦淫、既感到富足,又聚斂貨財、對靈裡的蒙蔽與貧窮,沒有知覺、貪愛逸樂、只顧享受、著重體育、政治、並權勢。難道主回來要得着這樣的教會嗎?一般的信徒是否只得過且過,充滿恐懼和焦慮,只因健康快樂而感到滿足?

根據聖經,主回來要得著一個得勝的教會,這教會毫無玷污皺紋等類的病!祂要得着一批百姓;他們思念天上的事物,手潔清心,仰望祂再來,且有「嚮往新耶路撒冷的心志」。

現在的問題再不是:「我的信心能帶給我甚麼?祂會為我行甚麼神蹟?」乃是:「我要如何在祂面前站立得住?我要如何面對審判?」「祂來到的日子,誰能當得起呢?」(瑪3:2)

問題再不是:「我有何感受,要如何得快樂?我心中的慾望,要如何得到滿足?」乃是:「當我站在主的審判台前,我能當得起嗎?我生活不羈,自私自利,忽略祂偉大的救恩,豈能擔當得起?」如今,問題的中心,與世界無關,乃是「我有沒有在這午夜時刻,對主不理不睬?」

神的煉淨將要從講臺開始。「(祂) 必潔淨利未人 …」(瑪3:3) 神必成就祂的旨意,在他們身上施壓力,使環境變得非常嚴峻,以致神的僕人只好屈膝祈求!這是聖靈的火,即逼迫的火、包括不可置信的困難、嘲諷、閒話、並財政上的困難。凡可震動的,祂都要震動。祂要震動、燃燒、並且煉淨!

神的僕人使女沒有一個能逃避祂的煉淨!神定意要把我們的污穢雜質,一概除去。從講台到會眾,都要被 神煉淨!聖徒啊,務要準備好,所有罪惡、姦淫、並愚昧的事情,都要被顯露出來!聖靈要指正我們的罪惡。當 神把你放在火窰裡,並且加熱,你豈能玩遊戲?如今,聖靈的浸將包括被火煉淨!

瑪拉基說:「… 那日臨近,勢如燒着的火爐;凡狂傲的,和行惡的,必如碎;在那日必被燒盡 …」(瑪4:1)

神也應許過,祂必攻破仇敵的堅固營壘!祂必一次就向魔鬼並世人顯明,那大有能力的,究竟是誰!

神如果即將應驗眾先知的豫言,前景將何等榮耀!

  • 事奉將蒙 神煉淨。
  • 神必呼召教會悔改,恢復聖潔。
  • 百姓將蒙 神潔淨,好讓他們存着真正公義的心向 神獻上讚美。
  • 我們的年輕人必經歷靈命復興。有關吸毒的堅固營壘必被攻破。酗酒和離婚再不在 神百姓中間大行其道。
  • 懇求代禱的聲音,必然發出。
  • 神的百姓將會分辦聖俗。
  • 到處將有 神的百姓再次轉向真道。
  • 有一批受過試煉的百姓再會對主忠心。
  • 主必被高舉起來,吸引萬人歸向祂。
  • 在我們當中,主再不是陌生人,乃戴冠冕,居首位。
  • 信徒會經歷五旬節,高舉主的聖名與大能,尊祂為萬有之主宰。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