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聲音 – 一面鏡子 – 並信心上的一步 | World Challenge

一個聲音 – 一面鏡子 – 並信心上的一步

David WilkersonJune 15, 1984

我希望向你說明三則偉大的真理,而每一則都解釋真信徒該有的態度。神所膏抹,最能標榜這些真理的,就是施洗約翰、司提反、並彼得。約翰就是那聲音,司提反反照了 神的榮耀,而彼得則勇敢地跨出信心上的一步。凡對主忠心的真信徒都該效法他們的榜樣。我們都可以從他們的生平並事奉學到何等奇妙的功課,包括 神對我們事奉的期望、我們要如何反照祂的榮耀、並如何在日常生活上至討祂喜悅。

約翰對自己事奉的定義既直接,又簡單。他說:「我就是那在曠野中的喊聲。」(參看約1:23) 根據聖經,這至高 神的僕人乃婦人所生當中至大的一位。他乃最偉大最蒙福的先知,更是一位受人敬重的公義傳道。對於他那些火熱的講道,群眾都趨之若鶩。許多人受洗成為了他的門徒。連王公貴人都大大受他影響。有人以為他是基督;其他人則認為他是從死裡復活的以利亞。

約翰不肯接受別人的褒獎或擡舉,把自己謀求私利的心態一概除去,且不斷從高位上退下來。這至偉大的先知認為自己只不過是個呼聲而已,不配被稱為 神人。這曠野中的呼聲既卑微,又不好與人交往。他更對自己的名譽或成就,毫不在乎。他不管自己是否得着事工或被 神大大使用。他認為自己甚至連碰主的鞋子都不配。他一生對那「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全然貞忠。

這世代的人普遍只顧自己,表揚自己的性格,喜歡影響別人,自視甚高,沽名釣譽;約翰的生平實在對我們嚴加指責。約翰本可得着一切,卻喊着說:「祂必興旺,我必衰微。」(約3:30) 約翰為要達到該目的,就不斷提醒那些聽從他的人說:「我只是不過是個呼聲而已。」

如今,我們當中有誰願意承認自己已經成為無有,且因成為曠野中的「一個呼聲」而感到滿足?如今,有多少廣受注目的人甘願失去他們的跟隨者,被人擱置一旁,消聲匿跡,不再留在高位上,不再廣得人心,不再有豐功偉績?

我聽見周遭的信徒說:「我希望蒙 神使用。我希望對主有所供獻,全時間服事祂。最好就是得着某種事奉。」

這是可圈可點的,然而,你願意只成為「一個呼聲」嗎?你甘願忠心與主相交,而不從事奉中得着喜樂滿足嗎?有些隱藏的信徒不為人知,卻在自己的掙扎中見證主的信實,從而大能地榮耀祂。他們多半會得着至大的獎賞。

約翰喜樂的祕訣就是,他並不從自己的事奉、工作、個人成就、或廣泛的影響力,而得着喜樂。他的喜樂純粹來自親近新郎,聆聽祂的聲音,以致歡欣喜樂。他的喜樂就是看見別人,包括他自己的門徒投倚主(即神的羔羊)。

神兒女至大的滿足,就是把自我並希望自己出類拔萃的盼望除去,單單以兒女的身份親近主,而滿心喜樂。他們因對主全神貫注而心滿意足。約翰可以站在約旦河邊定睛注目耶穌,因祂的同在而喜樂。他因基督而靈裡飽足;他總是存着崇拜與敬畏的心向着主。

這等人對主的榮耀全然響往,便被提升到一個超越名譽的境界。對於一個對主的榮耀與同在全神貫注的人,還有甚麼缺乏呢?至於約翰,他能說:「我喜樂滿盈;我所需所求都已在祂裡面找著了。」

對於 神那些因主的同在而摒氣凝神的兒女,他們絕不會因暫時沮喪不安,情緒波動,而受影響。他可以憑信心找著一個超越一切的境界。世界並教會都不需要更多「著名的」佈道家、行神蹟的人、或偉大的演說家。我們也實在不需要有更多的牧師、教師、或慈善事業家。他們都很重要;然而,我們確實需要的,乃是謙卑、寂寂無名、沒有人提及的聲音!這些聲音會向滿心懷疑的世人活出見證,說基督就是那滿有力量的高臺,祂足以叫每一個人安渡任何難關。

正當試煉與試探洶湧而至時,神需要一些聲音興起來,喊著說:「神是信實不渝。主能得勝地保守我渡過難關。我憂愁,祂就安慰我。當我遭受困難,祂就是那大能的膀臂。」

我們也需要一些能面對疾病與死亡的信徒,他們能口口聲聲說:「祂言行一致!在我黑暗的時刻,衪向我證實祂的愛;在我軟弱的時候,祂成為我的力量。祂向來都是我的朋友,並藏身之處。事奉與否,都毫無分別。」

我們已有足夠好的傳道宣告道理,傳揚豫言並道德。許許多多人也為 神做大事,趕鬼醫病。我們都為他們而讚美 神。然而,我認為約翰對這世代的人有話可說。我們切切需要一些不再只顧為 神做大事的人;他們反倒會單單注目在祂身上,而成為一個宣告祂得勝大愛的聲音。他們只會天天向周遭的人見證,說主充滿萬有,且配得我們的愛慕與忠心。

很可悲,如今我常常聽見的,都是有關能力、成就、需要被人需要、有所作為、為着一個目標而參與、有份於一些興旺的事工、並需要擺脫不配或無用之感。然而,很少人願意不引人注目,安安靜靜地向鄰舍或朋友見證主信實不渝。我們都希望為主成立一個機構,既有辦公處,又有財政豫算,得着一個事工。有些人切實為此而蒙召,然而,神在基督裡崇高的聖召,包括向我們圈子裡的每一個親友傳福音。

我們也許該更多這樣想:「… 人所尊貴的是 神看為可憎惡的。」(路16:15) 當時,主對那些受人敬重的法利賽人說,人家對你的歡迎和敬重都經不起審判。神在一個人身上所尋找的,乃是謙卑、犧牲、倒空自己、並厭棄一切屬己的事情;就是說,信徒該更少引人注意,更多高舉 神的羔羊。

神啊,求你賜我們更多聲音,並更少自吹自擂、尋求自己利益、或好大喜功的心態。求你叫我們不要只求恩賜、祝福、並祂的擡舉,而更多單單尋求祂。

司提反看見天開了,那已得榮耀的人子高高在寶座上,而祂的榮耀正反照在他自己並周遭的人身上。「但司提反被聖靈充滿,定睛望天,看見神的榮耀,又看見耶穌站在神的右邊;就說,我看見天開了,人子站在神的右邊。」(徒7:55-56) 司提反顯明了一位真信徒應有的態度:他被聖靈充滿,定睛在那在榮耀裡的人子身上。他反照了祂的榮耀,以致凡看見他的,都滿心希奇。他會定睛注視基督,常常仰望祂,因那已得榮耀的救主而全神貫注。

請看看司提反當時的絕境。包圍著他的,都是一些滿有宗教狂熱、迷信、偏激、並嫉妒的人。擁擠着他的群眾,更是怒氣沖沖,目露兇光,嗜殺成性。他正深陷絕境,死路一條。然而,他卻舉目看見主在榮耀裡;忽然間,對他來說,在地上被人排斥,已不足介懷了。當時,他看見了那人所不見的主,就超越一切了。

司提反一旦看見主的榮耀並祂的聖潔,就不再感到痛苦了。當時,對他來說,那些石頭並惡言咒罵,都因那擺在他前面的喜樂,而變得無傷大雅。看見主一眼就能令我們勝過所有環境。務要定睛在主身上,時時刻刻意思念祂,這樣,你就會得着無比的平靜與安寧。

司提反得見了那已得榮耀的人子在天上的光輝,且將之向那排斥主的社會反照出來。他「敞着臉,得以看見主的榮光,好像從鏡子裡返照,就變成主的形狀,榮上加榮,如同從主的靈變成的。」(林後3:18)

我們都會變成自己所看見的形像,這是何等真實。原文該翻作如下:「我們都敞着臉反照祂的榮耀,而被改變了!」意思就是信徒都有如一面鏡子,反照他所不斷注視的榮光。「在鏡子裡」定睛在自己愛的對象,即主的身上,且在這過程中越發得着祂的形像。

看見那在天上已得着榮耀的人子,而克服自己的環境並所有困難,是可能的嗎?司提反已經證實了;他當時已經勝過一切,為那些殺害他的人祈求。司提反的臉切實反照了他在主身上所看見的,而這張臉正是他的兇手所必須正視的。

我們都得著恩惠,可以支取聖靈的豐盛,且定睛在主身上,以致在生活裡勝過仇敵的攻擊。對主全神貫注的直接果效,就是能把祂的性情實踐出來。我們不僅要談及祂的榮耀,更要將之反照出來。

我們自己的生命實在沒有甚麼值得別人注意或敬佩的。惟當我們反照基督的生命,我們才能為祂影響世界。當我們向世人反映自己的血氣,就帶給他們死亡。惟有基督透過我們被反照出來,才能帶給人生命。

達袐(J.N. Darby)曾這樣寫:「正如 神把律法刻寫在石板上,聖靈把基督刻在一個信徒心裡。於是,正如以色列人可以從石板上讀到律法,世人也可以從那人身上讀到有關基督。聖靈把主的事情向人心顯明,這就是實踐效法基督的大能。基督是我的喜悅、我的糧,更是我所愛的。聖靈把有關基督的,都向我啟示,好讓祂能成為我的榜樣,且把我模成祂的形像。我所愛慕的,不僅是那榮光,更是基督自己;祂就是我所仰慕,所著重的;我所吃的,就是祂的肉,所喝的,就是祂的血,難怪我會越發像主!於是,信徒就成為了主的書信;他們為主說話,認定祂,且為祂有所行動。他並不希望得富貴,因他在基督裡已經變得富足,得着了那測不透的豐富。他也不要得着世上的歡樂,因他已從 神的右手得着永遠的福樂。我所注視的,並不是我自己,乃是基督;這就是 神所命定叫我越發像主的方法。」

司提反已經成為了一面活的鏡子,反照主的榮光,以致眾人都能看見。我們也該如此。當仇敵來如洪水,情況令我們垂頭喪氣時,我們需要以在主裡甜美安息的態度,一邊叫世人驚訝,一邊又定他們的罪。聖靈樂意在我們裡面工作,透過聖經向我們顯明,主究竟是誰。主說:「祂(即聖靈)要榮耀我;因為祂要將受於我的,告訴你們。」(約16:14) 你有否天天呼求聖靈,求祂把認識主那智慧與啟示的靈賞賜給你? 你該如此祈求。

以基督的聖潔與完美向迷失的世人反照祂,實在不可思議。從未有一個人得着那既真實,又完美的形像。深知我們對自己所反照的對象,既無法損害,也無法改善,實在叫我們可以鬆一口氣。主從不改變,全然聖潔榮美。我們並不會改變祂的形像,乃是祂的形像會改變我們。我們每逢探討真道,就會領會新的真理亮光,關於祂的生命、受死、復活、並升天;我們就從而被改變了。祂是我們注意力的焦點,而我們則越發有祂的形像。改變我們的,並非我們自己,乃是關乎基督的啟示。

試煉所帶來的痛苦,令我驚惶失措,憂愁的波濤,滾滾而來,我就躺在主的懷中,煩惱的心,就得着安息。伯大尼哀哭的人子啊,誠然沒有人像你,能感受我的苦情! 「主哭了!」,悲哀流淚 祂始終如一,證實了祂為昨天、今天、明天所留下的大愛。伯大尼活着的人子啊,你就是我的一切。

當我們面對試煉與困境時,主必臨到我們,叫我們煩躁的心境平靜下來,除去我們的恐懼。然而,在動盪不安的情況下追隨主,乃另一回事。毋庸置疑,在小船上的門徒們都曾這樣想:「祂在我們身邊,叫我們知道祂在這場風暴中眷顧我們,就夠了。讓我們安靜等候祂到這裡來。」然而,彼得離開了小船,勇敢地跨出信心的一步。他看見救主一眼,就夠了,便喊著說:「主,如果是你,請叫我從水面上走到你那裡去。」(太14:28)

這重要功課的祕訣就是:「…從水面上走到你那裡去。」主說:「你來吧!」於是,彼得定睛在耶穌身上,就跨出信心上的一步,行在水上。彼得之所以從那因風暴而顛簸的小船上走出去,乃是因為他對主赤膽忠心。他既不是要誇耀自己的信心,也不是要貶低那些留在船上的人;他只希望靠近主。他之所以深深愛主,不是因為主所賜的恩賜與福份,乃是因為主自己。

彼得的視線一旦離開了主,他就沉下去了;我們也會如此。事實上,彼得切實行在水上。他憑信心發現,自己在主裡可以勝過狂風暴浪。那威嚇他的,他卻行在其上。水因風暴而不斷翻騰;彼得並沒有行在玻璃海上。然而,他確實乘風破浪,勝過困境;那正是我們真正的功課。

「只因風甚大,就害怕;將要沉下去,便喊著說:「主啊,救我。」」(太14:30) 那曾一度保守他勝過一切的信心,本可一直保守他。然而,他的視線轉離了主;結果,他的信心就因周遭動盪的環境,而失敗了。

當狂風大作時,我們不都有點害怕嗎?難道你不曾在生活中以為自己會永遠下沉嗎?從某個角度看來,我很高興彼得失敗了,因為他的經歷最能令我起共鳴。我常常都感到自己會沉下去,問自己豈能勝過一切。然而,我記得祖父多年前的忠告:「你要定睛在主身上,盡量靠近祂。這就是得勝、聖潔、並平安的祕訣。」

我最近遭受困境,聖靈便提醒我說:「當風暴臨到時,你要有所行動,更加靠近祂。」於是,我不再滿心自憐,坐在那裡,問 神為何容許這等嚴峻的試煉臨到。我反倒會信心堅固,慇懃禱告,挺身而起追隨主。主同樣邀請你我說:「你來吧!」來吧,務要勝過你的創傷與悲哀;來吧,務要憑着信心,勝過你的環境;來吧,務要憑着信心,將那保守主勝過一切的資源支取下來吧。

那保守主在祂一生中勝過環境的,究竟是甚麼?主曾經哀哭,捱饑抵餓,感受傷痛,被烈日照射,疲憊不堪;祂也曾像其他人一樣,受環境所影響。然而,祂總勝過一切,因為祂從不為自己工作,也不成就自己的意願。祂全然成就 神的旨意,全然倚靠父神,單單定睛注目父神的榮耀。祂聚精會神「單單注目」,正是祂在每個困境中得勝的祕訣。

為什麼聖經把彼得這故事記載下來?我相信這故事說明,在至困難的時候,一個信徒需要越發慇懃追隨主。往往我都會坐下來,等主向我顯示,祂會如何救我脫離困境。我以為這就是安息。然而,這往往就是被動的宿命論(fatalism)。我並不曉得,原來困難煩惱可以像强風一般,把我逼到我所渴慕的安全港(即主裡的安息)。

神給我們逃避的方法,就是叫我們以信心的能力,聚焦在祂自己身上,從而勝過所有環境。當仇敵來如洪水時,我們要刻意思念主,與祂相近。目的不是要經歷神蹟奇事,乘風破浪,乃是要存着愛主的心更加親近祂。凡追求主,定睛在祂身上,憑信心跨出去跟隨祂的人,很快就會不受環境影響。他們會因看見祂而喜不自勝,且發現自己其實正超越一切。仰望主所帶來的後果就是叫一個人能「行在水上」。

何等可悲,如今許多信徒,包括一些傳道人,都以為勇於跨出信心的一步,就是接受屬世一些更大的挑戰,或舉債從而達到一些目的。對我來說,勇於跨出信心上的一步,乃是正視一些有如風暴的試煉與困境,且學習在祂的同在裡勝過一切。

我希望從自己的遭遇中更多學習有關耶穌。我正在經歷救主,而每一則有關祂的啟示都是比過去的,更加甜美,更帶來安慰。我不想再問主:「為什麼?」我不希望自己會不知不覺地懷着一些念頭,說主在懲罰我,忘記了我,或遲遲不幫助我。不!我希望能面對自己的憂傷、愁苦、困難,而說:「更親近,主啊,求你吸引我來更親近你!讓我生命中的每一事物都驅使我更親近你!」

當仇敵曉得,牠的手段只會驅使你更親近主,牠也許會放鬆一點,免得牠把你趕進主全備的榮耀裡。

受苦與十字架是無法分割的;兩者之間,是無法取捨的。主向門徒豫告,祂必受苦受死,彼得就大加抗議。許多初期教會的先賢對受苦的觀念都大大抗拒。

仇敵的工作,就是試圖把受苦與十字架分開。聖經說,主「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來5:8)。

「惟獨見 … 耶穌,因為受死的苦 … 叫祂因着神的恩,為人人嘗了死味 … 要領許多的兒子進榮耀去,使救他們的元帥,因受苦難得以完全 …」(來2:9-10)

若 神任何的兒女告訴你,凡憑聖靈並信心行事的信徒,都不會受苦,他實在不懂得真道。我不相信任何信徒可以不受苦,而「效法祂的死」。原來,我們都會經歷「和祂一同受苦」(腓4:10“a fellowship of His suffering”) 保羅說:「我們既多受基督的苦楚,就靠基督多得安慰。」(林後1:5) 「現在我為你們受苦,倒覺歡樂,並且為基督的身體,就是為教會,要在我肉身上補滿基督的缺欠。」(西1:24) 「我想現在的苦楚,若比將來要顯於我們的榮耀,就不足介意了。」(羅8:18) 「… 你們既是同受苦楚,也必同得安慰。」(林後1:7) 彼得也傳揚了同樣的道。惟當他親自與基督並十字架認同時,他才可以說:「倒要歡喜,因為你們是與基督一同受苦,使你們在祂榮耀顯現的時候,也可以歡喜快樂。」(彼前5:10)

「… 因基督也為你們受過苦,給你們留下榜樣,叫你們跟隨祂的腳蹤行。」(彼前2:21)

許多經文也說服人心,證明那些背十字架跟隨主的人都會受苦。至於那些相信能力可以廢除苦難的人,苦難會把他們跘倒。為此,彼得曾對主的受苦感到厭煩。他心中思索,神的兒子既能呼喚多營天使來毁滅仇敵,祂何必受苦。如今,許多人都認為一位信徒「被聖靈充滿」是討厭的;正如他們一樣,彼得也看不出受苦的價值。

我們若不接受虔誠人受苦的真理,又豈能面對以下的經文,而不面有難色呢?「基督既在肉身受苦,你們也當將這樣的心志作為兵器;因為在肉身受過苦的,就已經與罪斷絕了。」(彼前4:1) 當我談及主的子民受苦時,我往往都會因一些信徒的反應而感到詫異。有一位親愛的人這樣寫:「何必常常談及受苦?這些話令我情緒低落。我不喜歡想及那些事情。我是不要受苦的。我只想及那些既正面又有創作性的事情。你也許因沒有得着有關 神應許的啟示,而多多受苦。我會為你禱告 …」

有些傳道人會帶着可憐我的心態來看我,且以鄙視的態度說:「可憐的大衛弟兄就是近代版的約伯。他實在需要我們的禱告。」我從他們待我的態度,得知他們在問自己說:「他的生命隱藏了甚麼大罪?或者,他如果有信心,就一定是信心軟弱!為什麼他的太太和家人會多多受苦?」但是,哈利路亞!我和自己的家人都嘗過得勝的甘甜,因為我們都經歷爭戰,每次過後生命都得蒙潔淨,信心與勇氣又被加强。苦難的火會潔淨人心,除去一切渣滓,而只留下精金。

保羅既曾為著十字架而誇耀,也曾為著自己受苦而誇耀。保羅說:「不但如此,就是在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的;因為知道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煉 …」(羅5:3-4) 難道他當時瘋了嗎?如今,有多少會眾或牧師會讓保羅站在他們的講台上喊著說:「我若必須自誇,就誇那關乎我軟弱的事便了。」(林後11:30)

請把如今許多講台所傳講那些避諱十字架的道,與保羅的道比較一下。他說:「祂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為基督的緣故,就以軟弱、凌辱、急難、逼迫困苦,為可喜樂的;因我甚麼時候軟弱,甚麼時候就剛強了。」(林後12:9-10)

需要會帶來恩典;受苦會帶來憐憫;軟弱則會帶來祂的力量。最剛強的信徒,就是那些曾經徹底蒙受試驗,經歷烈火,而因這過程而得着能力,變得更加成熟的人。也許這聽來很消極,我相信今天的教會太少傳揚有關十字架。我曾經試圖從聖經指出,十字架乃包括身體並屬靈方面的苦難;那時,有些信徒卻當場離開。十字架所代表的,包括恥辱、拒絕、捨己、治死肉體、並心志上的順服;可是,這些卻會冒犯那些習慣安逸、享樂、並富貴的信徒們。

由於種種原因,幾乎每一個人都有傷痛。然而,有些信徒忍受嚴峻試煉與患難,且看見 神在其中賜給他們憐憫、恩典、並力量;他們就經歷了主。你在主裡的經歷有否包括,在至恐懼痛苦的時刻所得的恩典、在絕望時從天而來的力量、在靈裡乾涸時聖靈所澆灌的甘霖、在動盪不安時所得着超自然的平安、並面臨死亡時的安息與確據?凡有此經歷的,都比那些從未遭受試驗的人,更加忍耐,更能體諒別人。

其實,世上只有一個十字架,就是祂的十字架。祂為我們眾人嘗了死味,為我們的罪徹底流血受苦,喝盡苦杯。我們的受苦並沒有功德,並不能在恩典上加添甚麼,然而,受苦乃是作門徒的代價。我們要切實反照聖潔主,就會受苦。罪人會逼迫你,屬肉體的信徒會排斥你。當你支取應許,而拯救遲延時,你就會因蒙真道試驗而受苦。當你犯罪令聖靈擔憂時,你也會受苦。當你或你的親人身受苦楚,彷彿無可救藥時,你也會受苦。當忽然間(也許因一橦意外) 神把一位敬虔的聖徒收去時,你也會受苦。

我深深相信 神的醫治。我相信 神希望賜福且醫治祂的兒女,並賜我們權柄勝過邪靈的勢力。然而,我也相信有關背十字架跟隨主,而這往往都包括受苦;這更是指 神必在這期間彰顯祂的復活大能。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