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孤單寂寞 | World Challenge

主孤單寂寞

David WilkersonJanuary 1, 1978

你的神學觀正要大大改變。你將會以全新的亮光來看耶穌。你曉得嗎?我們在解決困難方面,向來都本末倒置。我們常常都只顧自己的困難,而忽略了主的難處。我們如果能明白衪的困難,就能對付自己難題的原由。

主的困難就是衪孤單寂寞。對於我們這些自稱愛衪的人,主大有困難,幾乎無法克服。衪是一位「滿有感觸」的救主;可是,有關衪的感受和需要,衪許多的兒女卻全然忽略了。

我單單透過讚美,試圖滿足主的心。我們歌唱歡呼,同聲敬拜頌讚;這既奇妙,又合乎聖經真理。我們存著讚美進入祂的門,滿心感恩進入衪的院。我們彈奏樂器讚美衪,又舉手,流淚,高唱和散那。可是,這還是單方面的相交。神吩咐說,凡有氣息的,都要讚美衪。然而,單單是讚美並不滿足救主的需要。

我思考,主的兒女到祂面前,卻從不停下來聆聽衪的心聲,衪會因此感到厭倦嗎?單方面的相交是最空虛,令人不滿足的。你可以試試聆聽別人說話幾個小時,而一言不發。你會感到非常孤單。那人「盡情傾訴」後,就感到很好。可是那可憐的聆聽者,無法提供一句意見,或分享他的心聲,就感到不得滿足。

我們何常把主撇在禱告內屋,令衪孤單難過,不得滿足?我們趕著到衪面前,說:「主啊,讚美你,敬拜你,榮耀歸給你!以下就是我的購物單子與醫治名單。阿們!」衪何常敞開心懷,預備向我們說話,可是,我們卻無影無蹤。

我們若禱告一個小時,就說話一個小時。我們若禱告幾個小時,就說話幾個小時。我們若通宵禱告,就通宵說話。數以百萬計的聲音都在說話,又說話,又讚美。我一生講道,試圖鼓勵信徒禱告;如今卻看見,這並不是問題的所在。真正的難題乃是,我們把主撇在禱告內屋,令衪孤單難過,不得滿足。衪無法向我們說什麼。我們在禱告內屋紓發自己心中之情。我們滿心喜樂,對衪盡情傾訴。我們把自己的盼望、夢想、與慾望都告訴衪。我們禱告過後,就心滿意足。然而,主還在那裡,滿心期盼,希望能與我們相交。難道主不會這樣說嗎?「是,謝謝你的讚美。我將之收下。我很高興你花時間親近我。你的祈求,我已聽見,父神必叫你如願以償。但請你稍等,保持安靜。不要馬上離開。我有些事情要與你分享。我心中渴望要向你傾訴。我把你的眼淚,都一一放在皮袋裡。我安舒了你那煩惱的心靈。現在,讓我說說話,把我的心聲告訴你吧。」

主耶穌希望說話。祂希望告訴我們,這世代那些令衪心碎的事情。衪希望向每一個兒女說話,有關凡信靠衪的,衪已為他們安排了美好的計劃。衪更希望向我們傳達如下:啟示榮耀的真理;指引我們,幫助我們養育兒女;給我們一些解決困難的辦法;說到新的事工與外展,好拯救失喪的靈魂;詳細地談及工作、職業、家庭、終生伴侶、以及有關天堂、地獄、並將臨災難的真理。最重要的就是,衪希望對我們說,衪多麼關愛兒女。

你如果認為我不合乎聖經真理,就要聽聽衪親口所說的話。這些經文透露了主的一點心聲:「你們誰有僕人耕地,或是放羊,從田裡回來,就對他說,你快來坐下吃飯呢?豈不對他說,你給我預備晚飯,束上帶子伺候我,等我吃喝完了,你才可以吃喝麼?」(路17:7-8)

對於那侍侯主人的僕人,我們都很容易與他認同。我們都會穿上圍裙,把讚美與敬拜,獻上給主。我們喜愛對主有所供獻!我們喜愛看見衪把我們的事奉與愛心,都欣然接受。我們自己束上帶子,準備要滿有喜樂地服事衪。我們最大的喜樂與滿足,就是服事主。

可是對於滿足主的需要,我們卻有困難。衪說:「等我吃喝完了,你才可以吃喝!」對於我們來說,這真是令人費解。對於服事衪後就坐下來,讓衪同樣感受服事的喜樂,我們實在一無所知!換言之,衪服事我們而得的喜樂,都被我們奪去了。

我們以為主從我們對祂的事奉而心滿意足。可是,不僅如此。主對我們的信心有所回應。我們悔改,衪就歡喜。衪向父神談及我們。衪因我們像孩子一般,有單純的信心,而感到喜悅。衪樂意賜我們安息與平安,且為我們的緣故成就應許。但我深信,衪最大的需要,就是個別與那些尚在人間的人相交。天上沒有一位天使能滿足衪的需要。也沒有一個已經過幔子(即已經離世)的,能滿足衪的需要。主希望對那些還在戰場上的人說話。對於每一個在前線的兵士,祂都必須與他互相交通。

我從何曉得主孤單寂寞,切切需要說話?就是從路加的記載,說到主在往以馬忤斯的路上向兩個門徒顯現。當時,主剛剛復活。那天約在中午時分,革流巴和另一個門徒正從耶路撒冷,步行往以馬忤斯去(全程約六英哩半)。

主來就近他們。當時,他們都因主離世而憂傷。他們心中悲哀,認不得衪。你要明白主心中深切的需要,就要仔細觀察衪如何走近那些正在交談,心中悲哀的門徒。他們當時正在彼此相交理論。

主一定何等孤單。衪希望講話,有許多話要對他們說。衪再無法含忍,就不再聆聽,開始說話了。「正談論相問的時候,耶穌親自就近他們,和他們同行。… 於是從摩西和眾先知起,凡經上所指著自己的話,都給他們講解明白了。」(路24:15,27)

對於這些門徒,這經歷實在奇妙無比。他們聽過衪的聲音,就說:「在路上衪和我們說話,給我們講解聖經的時候,我們的心豈不是火熱的麼?」然而,由於我們從來都不明白主的需要,我們只想及門徒們所分享的喜樂。那主的喜樂呢?據他們說,主說話的時候,他們心中火熱。然而,我所看見的,乃是那榮耀復活的主,衪淚流滿面,滿心喜樂,走在那風塵僕僕的路上。衪心滿意足;衪的需要得到滿足了。全地都在等待,主卻把救贖大計打斷了幾個小時,好表達衪的心意!我看見主喜不自勝。衪有所服事了。衪披著榮耀的身軀,首次與人彼此相交。衪傾吐了自己的心聲。祂孤單的心靈得蒙安撫,衪的需要也得滿足了。

今天,對於衪的聲音並衪需要對我們說話,我們知道不多。我們過於著重衪的大能,以致不察覺衪的聲音。正如那偉大的先知以利亞一般,我認識衪所彰顯的大能,過於認識衪那微小的聲音。

以利亞實行了禱告的能力,使天閉塞又敞開。他求神從天降火,又以外衣使河水分開。他幹勁十足,鎮住整個政權。他更站在迦密山上,譏笑巴力的先知,且當著王面前把他們殺得一乾二淨。

為著求 神降雨,這大能的禱告勇士七次進入 神的寶座聖所。他七次向 神為這需要而祈求。終於,有一朵小小的雲彩在天邊出現了。三年半以前,他祈求,天就閉塞,帶來旱災。後來,他又祈求,天就大開,使大雨傾盆。以利亞更跑在亞哈的馬車前,長達十六英哩,直到王宮。

當時,以利亞大大得勝,靈命復興也即將發生。神從天降火,許許多多的人也看見神蹟奇事。神所彰顯的大能實在不可置信。以利亞心中想:「現在,連耶洗別也會悔改了!對於這些神蹟奇事,她絕不能視而不見。這正是神為本國行大事的時刻。」

結果,他大吃一驚。原來,耶洗別對神蹟與大能無動於衷。她反倒對以利亞說:「明天這時候,我要殺你,正如你殺了我的先知。」

接下來,這滿有能力,大有行動,廣行神蹟的禱告勇士,卻在離何烈山將近二百哩的山洞,躲藏起來。

何等樣的情景!他花了四十晝夜,因事情不如意而悶悶不樂。當時,他只看見困難。他並沒有定睛在 神身上,只注目在自己身上。於是,神呼喚他說:「以利亞,你在這裡作什麼 –躲在山洞裡?」

以利亞滿腹牢騷,回答說:「神啊,本國敗落。政權既邪惡,又不道德。人們背道,連神蹟都不相信了。社會變得越發瘋狂。人們抵擋我的道,他們並不想得幫助。惡人當政,除了我以外,他把其他人都趕盡殺絕了。神啊,我是惟一對你貞忠的。我躲藏起來,以致起碼有一個聖徒可以得保存。」

那恆心禱告的以利亞曾經為 神奔波,忙於彰顯 神的能力,拯救 神的國度;可是,他變成了一個單方面的僕人。他曾經多多向 神祈求,卻疏於聆聽。假若他側耳聆聽,神就會告訴他,原來還有七千名從來沒有妥協的聖徒。

於是,神必須教導這僕人一個功課,有關聆聽衪。衪把他帶到何烈山的山頂,向他講了一篇活生生的道。

「耶和華說,你出來站在山上,在我面前。那時耶和華從那裡經過,在他面前有烈風大作,崩山碎石,耶和華卻不在風中;風後有地震,耶和華卻不在其中;地震後有火,耶和華也不在火中;火後有微小的聲音;以利亞聽見,就用外衣蒙上臉,出來站在洞口有聲音向他說:「以利亞啊,你在這裡作甚麼?」」(王上19:11-13)

我想,當烈風呼嘯時,以利亞一定這樣對自己說:「神啊,時候到了。把耶洗別從她的寶座上吹去,使她和她的黨羽付之烈風吧!彰顯你的大能吧!」可是,神並不在風中!

忽然間,地大大震動,以利亞便說:「這該驚駭他們啦!神必報應,必大大震撼他們!神啊,感謝你。你要為僕人伸冤。」可是,神並不在地震中!

地震後,有火!天上因熾熱的火焰,而大大放光!以利亞心中想:「神啊,那降在祭壇上的火,他們並沒有接受,把他們燒盡吧!燒掉亞哈!使耶洗別成為焦炭。神啊,降火消滅惡人吧!我曉得你在火中。」可是,神也不在火中!

「火後有微小的聲音。」(19:12)

接下來的情景,你可想像嗎?那連在烈風、地震、天火面前,都臉不變色的以利亞,卻因那微小的聲音,而膽顫心驚。「以利亞聽見,就用外衣蒙上臉。」(19:13)

為什麼以利亞以外衣蒙上臉?這先知不曾多次向 神祈求嗎?他不曾在迦密山七次到 神的寶座前祈求嗎?他不是一個偉大的禱告勇士嗎?神不曾大能地使用他嗎?是!可是對於那微小的聲音,以利亞還是非常陌生。

以利亞終於離開了所彰顯的能力,而讓那聲音向他單獨安靜地說話。於是,他從 神得著了最詳盡的指示,有關他的事奉。神說:「你回去,從曠野往大馬色去;到了那裡,就要膏哈薛作亞蘭王;又膏寧示的孫子耶戶作以色列王;並膏 … 以利沙作先知接續你。」(王上9:15-16)

今天,神的兒女何等忙碌,從來沒有聽見那聲音對自己說話?他們忙於作見証、行善、為全地祈求靈命復興、禁食。他們多麼熱心,真誠,又忠心。可是,他們除了主的聲音以外,什麼都聽過。

施洗約翰從來沒有經歷過五旬節!他沒有見過那有如舌頭的火焰。他也沒有聽過那大風的響聲。他更沒有見過耶路撒冷大受震撼,群眾歸向主。然而,約翰說自己喜樂滿足!原來,他所聽見的,比大風的響聲、好消息、新婦喜樂的聲音,更為美好。他聽見了主的聲音。他說:「娶新婦的,就是新郎;新郎的朋友站著聽見新郎的聲音就甚喜樂;故此我這喜樂滿足了。」(約3:29)

一個跟隨主的人所能經歷最大的喜樂,約翰嘗到了。他說:「就站著就聽見衪對我說話。衪的聲音叫我的心跳動起來。衪對我個人說話;我聆聽主。這是我最大的喜樂,我只要聽見衪的聲音。」

約翰可以這樣說:「是的,我愛衪,在衪腳前敬拜。我告訴衪自己何等不配。然而,我的喜樂並不在於我對衪所說的話,乃在於衪對我所說的。衪對我說話;我聽見了衪的聲音,便因此喜樂。」

有些人教導說,除了透過所啟示的道以外,主再不對人說話了。對於今天,人可以聽見那微小的聲音,從而得指示,蒙祝福,他們無法相信。

主說:「我的羊認識我的聲音。我呼召他們,他們就聽見,並不聽別的聲音。」然而今天,我們都怕自己會濫聽聲音,怕會得到一些與聖經背道而馳的啟示。然而,濫聽聲音並不是由於 神有錯。所有假異象、假豫言、假引領都是由於人本身的驕傲並自己的意志。人濫用了 神的恩賜。縱然如此,對於那些願意聆聽的人,神仍然直接對他們心中說話。

「神既在古時藉著眾先知,多次多方的曉諭列祖,就在這末世藉著衪兒子曉諭我們 …」(來1:1)「聖靈有話說:「你們今日若聽祂的話,就不可硬著心 …」(來3:7)

由於一人等候神,聽見了衪的聲音,數以百萬計的人結果就歸向主了。掃羅「倒在地上,聽見那聲音」。當他成為保羅時,他更不斷聽見那聲音。主直接對他說話,他認識他大牧人的聲音。

彼得也讓救主的聲音臨到。「彼得約在午正,上房頂去禱告 … 有聲音向他說 …」(徒10:9)

由於一人順從那聲音,哥尼流一家以及許許多多外邦人就被迎進 神的國度。正如保羅和彼得一樣,我們正活在新約時代。我們也必須讓衪的聲音臨到自己。「你們今日若聽祂的話 …」對於那些學會從天上聽見聲音的信徒,神可如何大大使用他們!

我們不但沒有等候衪的聲音臨到自己,反倒去找輔導,或主內的心理學家。我們又連連上課、讀書、聽卡帶,希望聽見 神的聲音。我們希望為自己的生命,清楚得著指引!我們尋求牧師來支配自己的一舉一動。我們希望牧者告訴自己,何為正,何為錯。我們希望跟隨一位領袖,為前途得著指示。可是,很少人會到主跟前,聆聽衪的聲音。許多人曉得如何引起 神的注意力,切實摸著 神;但對於被 神摸著,他們卻一無所知。「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太11:15)

神要再次震動全地。全宇宙正要因聖靈而大受震撼。「你們總要謹慎,不要棄絕那向你們說話的;因為那些棄絕在地上警戒他們的,尚且不能逃罪,何況我們違背那從天上警戒我們的呢。當時,衪的聲音震動了地;但如今衪應許說:「再一次我不單要震動地,還要震動天。」」(來12:25-26)

衪應許過:「我的聲音要再次被聽見。凡聽見的,都要震撼全地。天地都要因此被震動。因著聽見我的聲音,凡在地上被釋放的,在天上也要被釋放。」

對於末後的教會,即老底嘉教會,主喊著說:「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裡去,我與他,他與我一同坐席。」(啟3:20)

這正是主對教會最後的呼召。不冷不熱的靈將會臨到。奢華的生活將會導至不冷不熱的心!許許多多的人都變得越發冷淡。然而,我的子民啊,「我要求你聽我。務要敞開心靈,讓我進入你的禱告內屋。讓我們互相談話,彼此相交。這樣,我必在普天下人受試煉的時候,保守你免去你的試煉。」

約翰在啟示錄裡說到,將有一天,主的心再不會孤單。「我又看見聖城新耶路撒冷由 神那裡從天而降,豫備好了,就如新婦妝飾整齊,等候丈夫。… 神要親自與他們同在 … 說,我要將生命的水白白賜給那口渴的人喝。」(參看啟21:2-6)

這裡的意思就是暢通無阻的相交,再不是彷彿對著鏡子觀看,糢糊不清,或者只得著部份的知識。這乃是指面對面的交談!對於在永恆裡俯伏在主跟前,面對面讚美衪,我們認為這是何等榮耀。但你可想像,對主來說,衪的兒女回天家是一件何等重要的事嗎?這是指所有兒女都回到天家,自由自在地分享衪的同在。祂會叫我們坐下來,從自己的內心深處向我們傳講榮耀的真理。正如祂在往以馬忤斯的路上一般,救贖主必向我們講解包括從摩西五經直到先知書。衪必分享有關宇宙的奧祕。衪必把衪的計劃,都一一解明。所有烏雲都將被驅散。主必與我們同享永恆。

在我看來,切實享受屬天喜樂的,將不僅是我們;祂更是如此。當衪面對面,毫無阻隔地對我們說話,我們就會因看見衪的喜樂而歡喜。我們在天上最大的喜樂,將會是由於我們看見主心滿意足 – 衪的需要得滿足了。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