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渴的時期 | World Challenge

乾渴的時期

David WilkersonFebruary 1, 1979

我向數以千計的人講道,但有時候自己卻感到靈裡乾渴,遠遠離開了 神温暖的同在。在這些乾渴的時刻,我對讀經不大渴慕,感到只是出於責任感而已。當我感到靈裡乾渴空虛時,我連禱告也提不起勁。然而,我曉得自己還是存著信心,對主的愛還是强烈的。我也不渴望嚐試今世的事物。可是,在那些靈裡乾渴的時期,我總彷彿無法摸着 神。

你曾否坐在教會裡,看見周圍的人都蒙福,而你則一點感覺都沒有?他們哭泣、禱告、帶著深深的感受而敬拜,但你卻無動於衷。你開始思索,自己的靈命是否有問題。四圍的信徒都說到 神如何祝福他們,回應他們的禱告。他們彷彿因愉快的經歷而登峰造極,而你則度日如年;你愛主,卻無法把世界「點燃」起來。你有些禱告還未蒙應允。你既不會歡呼,情緒上又沒有什麼特別感受。你幾乎感到自己是一個二等信徒。

我相信所有真正的信徒,在他們靈程中的某些時候,都會感到乾渴。連主自己也曾經感到孤單之苦,便喊着說:「父啊,你為何離棄我?」

我幾乎把自己在晚上靈修時的筆記都保留下來。最近,我靈裡乾渴,就把自己的感受都記錄下來。對於這些誠實的日記,我想許多信徒都會有所認同。

在你讀到這些非常個人的表白以前,請注意。當我談及自己生命中的罪惡時,請勿將之解讀為一些醜惡囂張的輭弱。對我來說,凡不是出於信心的,就是罪惡。我們大家都犯了罪,虧缺了 神的榮耀。我往往會犯懷疑的罪。所以,有關我犯罪的表白,請你不要誤解;讀的時候,務要想到你自己的罪。

我問自己,有時候,神為什麼彷彿離我甚遠。祂在對我生氣嗎?祂因我在生命中的失敗,而隱藏自己嗎?神是否因我心靈頑梗,而依照祂的聖道,向我掩面不看,以致祂在某方面對我有所保留?

罪使 神和我之間有所隔絕嗎?神確實存在,希望與我相交,賜我極大的喜樂平安;可是,由於那纏累我的罪,我們之間起了隔閡。我的光景是否正是如此?祂是否看重祂的道,過於看重祂的名,以致祂必須免為其難,向我隱藏?以色列民背道時,祂就隱藏起來。是不是除非我看見自己的罪惡可怕,將之逃避,否則,祂必須向我暫時隱藏起來?

神因我不斷跌倒,終於感到厭倦;只因祂愛我,便暫時遠離我。祂是不是這樣子?由於祂大能慈愛的約束,祂必須與我疏遠,直到我像孩子一般,心靈破碎順服,對自己的空虛沮喪感到厭倦。祂是不是這樣子?

或者,這乾渴之感是由於我自己靈裡蒙蔽?這是不是由於我按感覺而活?即使我失敗,祂是否一直都在那裡,等候我接受祂的赦免?我之所以感到孤單,是否因為我擔負罪咎,自覺羞愧?我是否因自知不配受恩,而與祂疏遠?我是否明知自己的輭弱,便相信自己沒有權利盼望與祂相近,得祂的安慰?

我並不是胡思亂想,這些感受也不是由於「晚上的憂鬱」。關於自己永恆的救恩,我從來沒有懷疑過。我所懷疑的乃是,我能否明白 神運行的法則。我向來都感受祂大愛的能力。甚至在我最乾渴的時刻,我對祂愛的感受,實在令我幾乎力不可支。然而,知道父神的愛,相信祂所有的應許,還是不夠的。知道自己全心希望得著主也是不夠的。我們必須更進一步。

我們必須親近主。我們必須聽見那微小的聲音,並因聽見祂的聲音而滿有喜樂。我們必須曉得,祂不僅住在我們裡面,連祂的道也是在我們口中。我們的心必須感受祂的温暖。神同在所發出的榮光必須充滿我們的房間。那些壓抑在我們裡面的淚水必須有所發洩。主的喜樂必須溢滿我們的心靈。我們心中必須曉得,在我們有需要的時刻,祂必臨到,帶給我們引導、安慰、與幫助。對於 神定意臨到,與祂的僕人相交,我們必須毫無疑問。

我們若不親近 神,就無法得着平安。惟有祂榮耀所帶來的甘露,才能把沮喪驅散。惟有深知 神正在回應的確據,才能把憂愁消解。我們的身心靈必須因靈火而温暖起來。

我希望得着 神全然的同在。我希望在祂的愛河中流動。我希望自己的罪全然得赦。但除了赦免之外,我還希望靈裡得自由。蒙 神赦免,卻沒有得釋放,有什麼意義?我曉得,主應許過,一天要赦免我七十個七次。我曉得 神向歷世歷代的人,都發出慈愛與赦免。我曉得,我若認自己的罪,祂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的罪,洗淨我一切的不義。但昨日的罪過得赦免,蒙潔淨,還是不夠的。有些罪惡容易纏累我,我需要從這些罪的權勢中,得釋放。我更需要從情慾的轄制並所有罪孽的捆綁中,得釋放。

我曉得 神的道應許我們得自由。我曉得,多處的經文都談及「憑聖靈行事」,而不順從肉體的情慾。我曉得 神的警告,要我們逃避一切邪情私慾。其他經文更湧上心頭,說到有關「勝過」世界。可是,有些時候,我彷彿摸不著那些祕訣。我要如何把那些經文在日常生活中實踐出來?「憑聖靈行事」究竟是指什麼?這是指,你絕不會再跌倒嗎?一個學習走路的孩子會不斷跌倒;連成年人也會失腳跌倒。當你憑聖靈行事時,你會跌倒嗎?你會屢敗屢戰,愈戰愈勇嗎?

但神啊,你必須與我同在!你若不在我乾渴的時候與我同在,我就沒有盼望了。你必須與我同在,呼喚我,渴望聽見我的聲音。你必須像一個憐恤兒女的父親一樣,思念我;否則,生命就毫無意義了。

當我有傷痛時,祂無法撇下我。是,我肉體輭弱。是,我屢次令祂失望。是,今年我已千次向祂說抱歉。是,我誓言要離棄世界,並其中的一切。是,我有時候卻無法信守承諾。是,有幾次,我曾感到自己是罪人中的罪人,是個騙子,是個另有所愛不配的孩子。是,當我感到自己卑賤不感恩時,我就自覺不配,不期望祂會來親近我。

但縱然如此,我總曉得祂離我不遠。我總遠遠聽見一個微小的呼聲這樣說:「來吧,我的孩子。你所經歷的,我全都曉得。我仍然愛你,既不會丟棄你,也不會撇下你。我們要一同面對困難。我還是你的父神,你還是我的孩子。你來,不要憑自己的功德或善行,乃要憑着救主的大功。」

我總曉得,祂必保守我脫離這乾渴的時期。我裡面的火焰是不會熄滅的。我知道 神的應許必定成就。祂必按祂的時間與方法,把我那乾渴之感化為愛的河流。祂必重新啟示祂的旨意,更新我的靈,並賜我心中更大的平安。這是因為祂對我從不誤事。

哦,神啊!我的腳是屬土的。但我信心剛强,我的心因你而融化。我熱淚盈眶,渴慕被主摸着。但我的腳卻不斷叫我誤入歧途。我有心無力,無法憑聖靈行事。我日復一日的得勝哪兒去了?我有能力保持自己聖潔純正嗎?

神啊,我查考聖經,希望找着一個方法,可以脫離罪的捆綁。即使我要整夜屈膝,我也願意。我是否要研讀聖經,直到找着所有有關釋放的經文?那麼,我就不斷研讀吧!一些牧者們所提供的陳腔濫調容易的答案,聽起來也許很虔誠;可是,這些多半都行不通。

一定有勝過仇敵權勢的辦法,好讓我能卸下重擔,不受侵擾。神應許過,我會全然得釋放,徹底勝過仇敵的權勢。有一天,我的腳再不會陷入撒但的網羅。有一天,我會省察自己的心,而只看見主(即聖潔,或討 神喜悅的事物)。

有一天,神必須領祂的兒女到一個自由的境界,脫離罪惡權勢。神的道何其廣大。至於我個人需要方面的答案,我所知道的,卻是那麼少。我惟一的盼望就是,聖靈必領我進入真裡,釋放我。我無法憑自己的力量將之找着。我無法從書本或輔導找着答案。除非聖靈向我啟示,否則,我就無法明瞭。神對我的期望,我希望知道;我希望知道,我的本份是什麼,而祂的幫助,又是什麼。

哦,神啊,求你潔淨我的慾望,使我渴慕那些你認為對我是上好的。你若把我所渴望的都賜給我,我就會全然困惑,雜亂無章。我所有人性的慾望,都是蒙蔽的!它們都與我確實的需要,毫不吻合,且往往與 神的道德律法剛剛相反。

我的慾望很容易令我自尋煩惱,自討苦吃,帶來最可怕的混亂。我總以為自己的慾望都是經過清楚的考慮,既明智,入滿足自己的需要。

因著罪的緣故,我的慾望都悅離了 神的道德律法,令我慾令智昏。靈裡不滿足、鴻圖大計、並邪情私慾,都會導至種種混亂。這些都是缺乏悟性的幻覺。

究竟我的種種慾望從何而來?這些都不是出於理性或常理,而是那老我的邪情私慾所激發的。這些感覺像狂野的群眾一般,蜂擁而上,既困惑蒙蔽,又全然混亂。

時間過後,我往往發現自己的慾望,原來既徒然,又愚昧。我渴望開創一個新的事工;我還沒有開始以前,我的慾望就爆發了。其後,我學到自己的失望,其實是一個化妝的祝福。神若沒有干預,阻擋我的慾望,我就有可能自毀前程。

我的慾望往往都可以道德敗壞,被情慾所沾染。亞當的性情推波助瀾,種種慾念就蠢蠢欲動。這會進入我們的腦海,與我們深處最聖潔的思想混合起來,以致我們在頭腦上將之接納為 神的意念。

往往,我個人的慾望都會深沉不露,支配別的思想;這些慾望更會在我禱告時,入侵我的思維。這些慾望既强而有力,又不肯擺休。我會被之所騙,以為這是發自 神在我裡面那微小的聲音。但願 神保守我,免得我被自己那些不道德的慾望所騙。

1. 我必須保持自己的禱告生活!

為什麼我們都缺乏該有的禱告?我們曉得 神希望安慰幫助我們。我們曉得我們親近祂,自己的重擔就會卸下來。在我們內心深處的聖靈不斷呼籲我們禱告。祂說:「來,來到那滿足心靈飢渴的水泉;來到那憐恤兒女的父神;來到那生命的主宰,祂應許過要赦免你所有的過犯。務要到 神面前,祂不肯定你的罪,也不肯丟棄你;祂更不肯向你隱藏。」

我們犯罪時,神並不向我們隱藏。絕不如此!那念頭只是發自我們因恐懼而感到被定罪的心靈而已。當亞當夏娃犯罪時,神也沒有在伊甸園裡隱藏起來。祂仍然臨到,呼喚他們,渴慕與他們相親相愛。那躲藏起來的,原來是我們自己,因為我們滿心罪咎,感到被定罪。我們無法想像,我們既悖逆,又不感恩, 神卻仍然愛我們。

你縱然犯罪失敗,還是要坦然無懼地到祂的施恩座前。凡痛悔依照 神的心意而憂傷的,祂必立刻赦免。你不必長久懊悔,滿心罪咎。你不必努力賺取,從而重獲祂的恩典。你不必在表面上假裝憂愁,淚流滿面。務要屈膝在父神面前,敞開心靈,向祂傾訴苦情。告訴祂你感到孤單、恐懼、失敗吧。

我們除了禱告以外,什麼都會嘗試。我們會查考書本,尋找方法指引。我們會找朋友、牧師、輔導,到處尋求意見並安慰之言。我們找調停人,卻忘記了那向來凡事回應我們的中保。

我們不禱告,因為多半的時候,這是不容易的。當困難突如其來,我們就臨急呼求。我們患上癌症,或者一個親愛的人忽然間因心臟病爆發而去世,我們就心靈破碎,痛哭禱告。那是可行的。但無論遭遇順境或逆境,我們都該倚靠主。我們還沒有因困境而力不可支時,就早該從祂支取力量,求祂幫助。我們該在每天的生活中,向祂傾心吐意。

難怪我們會靈裡感到那麼乾渴空虛。我們簡直忽略了私下的禱告內屋。其實,問題並不在於靈裡的乾渴,乃在於我們不冷不熱。我們隨波逐流,遠離了聖所,便靈裡變得越發冷淡。

沒有什麼比一兩個小時親近 神,更能驅散乾渴空虛之感。遲遲不肯在禱告內屋與 神相會,就會帶來罪咎。我們都曉得,我們愛主,就該來到祂面前;但我們卻因事務繁多,忙忙碌碌,而流失時間,疏遠了 神。我們把一列的「思想上快速的禱告」丟給祂。然而,沒有什麼能取代那禱告內屋;我們必須關上門,單單向父神禱告。這是解決所有乾渴時期的惟一辦法。

2. 對於受一點苦,我必須再不害怕!

主復活以前也暫受苦難。死亡與受苦都是必經之路!痛苦與憂愁也是在所難免的!

我們並不希望受苦,拒絕受創!我們希望 神超自然地插手干預,我們便毫無痛苦地得釋放。我們祈求說:「神啊,行事吧,因為我是輭弱的,總會是這樣子。當我獨自等候超自然的釋放時,你就成就一切吧。」

或者,我們會因自己的困難而責怪邪靈!我們找一位神人,希望他能將之趕除,好讓自己毫無痛苦地我行我素!這樣,一切都好了,我們又輕鬆地過著平安的得勝生活!我們希望有人為我們按手,把一切乾渴之感都除去。但得勝往往都不是毫無痛苦的。請正視你自己的罪,好好面對它!你更要像主一般,遭受苦難,補滿祂的受苦!你要經歷痛苦!一宿雖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
神把選擇擺在你面前;因祂的慈愛,祂要求你有所決擇。假使 神超自然地把我們從爭戰中撤離,以致我們毫無痛苦,祂就要終止所有試煉和試探。我們就既不必有自己的選擇,也不必經歷火煉的試驗。這就等於 神取代了祂對人類的旨意。祂選擇要在我們乾渴的時期與我們相會,向我們顯明這道路如何把我們帶進信心的新生命。

  • 我們遭受靈裡乾渴,甚至痛苦,往往都是出於 神的旨意。

    「所以那照 神旨意受苦的人,要一心為善,將自己宣靈魂交與那信實的造化之主。」(彼前4:19)

  • 然而,感謝 神,暫時的受苦總會帶來最終的得勝!

    「那賜諸般恩典的 神,曾在基督裡召你們;得享祂永遠的榮耀,等你們暫受苦難之後,必要親自成全你們,堅固你們,賜力量給你們。」(彼前5:10)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