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正說平安穩妥的時候 | World Challenge

人正說平安穩妥的時候

David WilkersonDecember 4, 2006

人正說平安穩妥的時候,災禍忽然臨到他們,如同產難臨到懷胎的婦人一樣;他們絕不能逃脫。弟兄們,你們卻不在黑暗裡,叫那日子臨到你們像賊一樣。」
(帖前5:3-4)

如今,世界如此動蕩不安,以致人們都在問:「我們是否正目睹歷史的終結?我們是否邁向一場核子大戰?世界是否變得失控了?」

現在,連一些世界首長都帶着恐懼的語氣說話。有些人說:「我們經歷到外交政策的敗落。」和一些暴戾國家所舉行的談判失敗了;狂妄的獨裁者對聯合國的警告又不屑一顧。

有跡象顯示,外交政策也許再無法解決一些 國際難題。甚至美國所發出一些强烈的宣言並警告,有些國家都彷彿充耳不聞。比如,美國承諾,北韓若向日本發動攻勢,它就必捍衛該國。我國的領首曾經威嚇,會「全力反攻」,這可能是指要以核武殲滅北韓。

我們現在才明白主這警告:「… 地上的邦國也有困苦;因海中波浪的響聲,就慌慌不定;天勢都要震動;人想起那將要臨到世界的事,就都嚇得魂不附體。」(路21:25-26)

主發出這警告時,又補充說:「那時,他們要看見人子,有能力,有大榮耀,駕雲降臨。一有這些事,你們就當挺身昂首;因為你們得贖的日子近了。」(21:27-28)

我深信我們現在臨到地上的那些可怕的事情 ,包括風災、海嘯、地震、反常的氣候、恐怖事件、核武威嚇、打仗並打仗的風聲,都是關乎主的再來。戰雲密布,幽暗籠罩全地;這些事情的背後,卻有一朵雲彩正在天上形成。即有一天,主要駕雲而來,向全地彰顯祂自己。「這樣,你們看見這些事漸漸的成就,也該曉得神的國近了。」(21:31)

保羅時代的信徒感到耶路撒冷將要被毁,希望更多知道有關先知性的事情。他們聽見風聲,聞說殘暴的大敵將要入侵,且要把許許多多人擄為奴隸;他們感到危難的時期即將臨到,就膽戰心驚。於是,他們請保羅把將要發生的事,更多告訴他們。他們說:「請寫信告訴我們,要如何辨別時勢。」

保羅滿有保証地回應說:「弟兄們,論到時候日期,不用寫信給你們;因為你們自己明明曉得,主的日子來到,好像夜間的賊一樣。」(帖前5:1-2)

保羅向他們形容了主回來時的情形:「因為主必親自從天降臨,有呼叫的聲音,和天使長的聲音,又有神的號吹響;那在基督裡死了的人必先復活。以後我們這活着存留的人,必和他們一同被提到雲裡,在空中與主相遇;這樣,我們就要和主永遠同在。所以你們當用這些話彼此勸慰。」(帖前4:16-18)

保羅的勸勉乃是為要鼓勵他們。他實在說:「你們不必為那些將要臨到地上的事情而煩惱。你們不必為那些可怕的徵兆並災難,而過份擔心。這些事情都顯示主必回來,把祂的百姓提去。」

我們可以肯定,今天的時事急劇發展,乃是要把我們帶到神永恆的旨意裡。世界並不是漂泊無依;無論人類變得何等邪惡失信,主並沒有棄絕全地。反之,神只是加快步伐。我們現在所看見事情急速發展,乃是邁向前面「一件屬神的事」(“a divine event”);就是重建新天新地,好讓主在其中永遠作王。

古代的斯多葛派人(stoics),就是那些對痛苦或困難處之泰然的人)相信世界向來都是過了一定的時期後,就會繼續循環。根據他們的觀念,世界每到一段時期的末了,就會被大火焚燒。然後,全地又會百廢俱興,一如過往。

換言之,歷史循環不息。群星依照同樣的軌道運行;人們則會再次同樣生活,有同樣的朋友、牽掛、並經歷。每次,萬有都恢復正常;不僅一次,乃是永遠如此。人類注定要歸於永恆的循環,絕無例外。

使徒保羅直接反駁這等思想。彼得告訴我們,根據神的應許,信徒要「盼望新天新地,有義居在其中。」(彼後3:13) 他又說,我們若相信神的道,就可以知道,歷史都是朝着主回來的日子奔流的;「在那日天被火燒就銷化了,有形質都要被烈火鎔化。」(3:12)

「但主的日子要像賊來到一樣;那日天必有大響聲廢去,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銷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了。這一切既然都要如此銷化,你們為人該當怎樣聖潔,怎樣敬虔,切切仰望神的日子來到 …」(3:10-12)

據彼得說,我們可以期望看見新天新地。我們都要期望這些事情。

身位跟隨主的人,我們的聚焦並不是每天的新聞報導。我們更不要顧慮打仗和打仗的風聲、核武事件的可能性、或其他將要臨到全地的事情。

意思就是神的百姓不要害怕伊斯蘭教,或其他任何主意。如今,伊斯蘭教的聖戰分子 (jihadists) 宣稱他們得知,他們偉大的領袖(Imam)希望顯現。然而,據他們所說,他說過除非世界大亂,否則他決不會臨到。

之所以有人計劃且發動恐怖事件,原來背後有許多伊斯蘭教什葉派的宗教領袖 (ayatollahs) 並教師 (mullahs) 在推波助瀾。他們全都企圖製造混亂,為要毀滅以色列,從而發動最煽動性的恐怖行動,導至世界大亂。

然而,甚至當我想及這些事實時,我們都要聽從主的道,以及保羅彼得的話。伊斯蘭教徒誇口要統治世界,且發出殺人並偏執的恐怖行動,可是對於神來,這些只不過是祂永恆計劃中的一些暫時性的問題而已。根據真道,這些人只是神所要吹去的沙粒微塵。「… 祂一吹在其上,便都枯乾,旋風將他們吹去,像碎一樣。」(賽40:24)

伊斯蘭教的聖戰分子也許希望製造混亂,但是神以一口氣,就能奪去他們所有的能力。事實上,他們只速使那創造萬有的真彌賽亞回來。

我們曉得,保羅對帖撒羅尼迦的信徒保証說:「弟兄們,論到時候日期,不用寫信給你們;因為你們自己明明曉得 …」(帖前5:1)然而,保羅補充說:「關於這題目,我希望你們知道一件肯定的事實。」之後,他對他們說:「人正說平安穩妥的時候,災禍忽然臨到他們,如同產難臨到懷胎的婦人一樣;他們絕不能逃脫。」(5:3)

保羅在這裡給了每一個世代的教會一則提示。他形容了每一個社會遭受突如其來的災難與審判的前夕的情況。事實証明,當時的人只會著重安全富貴。

這就是絕無誤差有關大難臨頭的確據。保羅以過去的證據,鄭重聲明。簡而言之,據聖經記載,除非一個社會只著重安全富貴,否則,神決不會降禍在他們身上。保羅說:「有關神降禍的行動,這定律是有史為證的。每逢人們只顧追求平安財富,遠離主,災難就必然發生。」

當可怕的風暴漸漸出現,我們就要對平安富貴的談論小心提防。甚至當守望者大聲如雷,發出警告,人們還是只顧追求平安富貴,那麼,每人都當知道,惟有神蹟奇事才能拯救人類;我們就可以期待災難忽然臨到。

主曾經以挪亞並羅得的時代,比方祂自己的回來。祂說這兩個世代的人都吃喝、嫁娶、買賣。換言之,人們照常生活,而他們的活動本身並不邪惡。

然而,在挪亞並羅得的時代,整個社會都對追求這些事物而著迷了。人們每天的活動成為了他們主要的聚焦,種種消遣娛樂更使人迷醉,以致他們對聖靈的警告充耳不聞。

據主所說,末後的災難忽然臨到以前,情形就是這樣。世人會只顧追求平安富貴,連許多教會裡的人也會如此。人們只會著重今生的事物,而不再在信心上堅固自己。

我們已經看見許多人有這樣著迷的心態。許許多多人都深信,致富就是得平安的惟一方法。於是,人們瘋狂地追求財富;投機者債臺高築,其他人則狂於聚斂錢財,剝削窮人,從而致富。蒙愛的信徒啊,這正是災難忽然臨到的時候了。

主的百姓將有何光景?他們會有活潑的信心嗎?他們會切切等候主回來嗎?或著他們會只顧今生的事物?

主回來的時候,祂會看見教會因一些傳揚虛幻平安、成功富貴、繁榮好景的假先知而受轄制嗎?先知耶利米這樣形容以色列歷史中的這等時勢:「因為他們從最小的到至大的,都一味的貪婪;從先知到祭司,都行事虛謊。他們輕輕忽忽的醫治我百姓的損傷,說,平安了,平安了;其實沒有平安。」(耶6:13-14)

讓我清楚說明,富貴繁榮本身並不是邪惡。聖經申明,神喜歡祝福祂的兒女。買舒適的房子、汽車、衣服,或上館子吃飯,這些事情本身並不是邪惡。我們都應該為自己的家人供應一切,包括蓋房子、買賣、撒種、收割。

惟當這些事情佔據我們的時間、心思、精力、並活動,以致我們忽略尋求神,心中越發剛硬,我們就岌岌可危。你要明白,當人們感到舒適的生活還是不夠,以致全心全意只顧買賣賺錢,他們靈裡就會漸漸不冷不熱。那些一味尋求平安富貴的,就會藐視神以下的警告:

「萬軍之耶和華曾如此說 … 現在我可以向誰說話作見證,使他們聽呢?他們的耳朵未受割禮,不能聽見;看哪,耶和華的話,他們以為羞辱,不以為喜悅。 … 我設立守望的人照管你們,說,要聽角聲;他們卻說,我們不聽。」(耶6:9-10,17)

在所有聖經歷史中,守望者都在街道上向神的子民發豫言,警告有關審判將至。然而,教會往往都充耳不聞,只顧享樂,暢飲歡宴,買賣建蓋。

許多信徒曾一度火熱,現在卻靈裡剛硬;坦白說,我看見他們的光景,就為之震驚。這些信徒曾經喜愛禱告到神家裡去。他們曾經喜愛接受敬虔的責備,且因先知性的話語而深受激動。可是現在,他們太忙碌了,沒有空尋求神;他們對主的愛心日趨冷淡。

至於那些令他們知罪的講道,他們不肯聽從。他們寧願每週只聽半個小時的證道,來建立自己的自尊心,或著幫助他們成功。許許多多人的確這樣,靈裡昏睡。

神吩咐耶利米向百姓發出這警告:「你要將這一切的話告訴他們,他們卻不聽從,呼喚他們,他們卻不答應。你要對他們說,這就是不聽從耶和華他們神的話,不受教訓的國民;從他們的口中誠實滅絕了。」(耶7:27-28)

新約的保羅也這樣寫:「如經上所記,「神給他們昏迷的心,眼睛不能看見,耳朵不能聽見,直到今日。」」(羅11:8)

為什麼許多曾一度熱心的人,如今卻拒絕敬虔的責備?為什麼他們在判斷上如此蒙蔽?為什麼那麼多教會和信徒,因自我中心,貪圖財利,並致富的福音而陷入網羅?

一個原因就是今天愈來愈多牧師偏離真道,不再傳揚十字架。對於他們來說,有關基督貧寒無告,無家可歸,受苦流血的證道,乃是討厭的。他們更避開呼籲信徒要有所犧牲的題目 (即背起十字架、為主的緣故受人拒絕、成為活祭、向「己」死去、悔改、謙卑、釘死肉體) ,而傳揚有關快樂與財富的福音。至於使徒警告有關主再來,信徒必須預備好 (就是說,由於時候而晚,祂只為那些等候且愛慕祂顯現的人而回來,所以我們務必準備油燈,預備仰見新郎,且要覺醒,愛惜光陰),他們卻置之不顧。

幾週前,其中一位崇尚致富運動的著名牧師這樣形容神的聖道:「聖經簡直是致富的途徑。」另有一位則應許說:「到我教會來,保証你會富有。」

世俗的世界都嘲諷這等福音。十月二十二日的亞蘭特雜誌 – 憲章 (Atlanta Journal – Constitution) 刊載了一篇以「致富福音中富有的彌賽亞」(“The Rich Messiah of the Prosperity Gospel”)

為題的文章。其中的含意就是,如今那些傳揚致富之道的牧者都說,由於主供養了十二個門徒,支付他們的路費,祂一定很富有。

根據這等道理,由於羅馬的兵丁都拈鬮分祂的衣服,祂的衣服一定很昂貴。有人為主和那些跟隨祂的人管錢算帳 (猶大就是那人),主本身一定有錢。況且,祂死後要奉養母親,祂肯定是富有的。沒有一個木匠不為自己蓋房子,所以,祂不可能無家可歸。

有人最近發現了一些古舊的文件,說到約有兩百名君王朝見聖嬰。而這些君王都帶有黃金為禮。最後,根據這篇文章,那些傳揚致富之道的牧師又說,經上說:「他(窮人)的話,也無人聽從。」沒有人會跟隨一個窮人,但主的話是被人記念的,所以祂一定有錢。

這些話令我不寒而慄,叫我想起耶利米書6:13:「:「因為他們從最小的到至大的,都一味的貪婪;從先知到祭司,都行事虛謊。」

法利賽人請主顯神蹟,祂就回答說:「早晨天發紅,又發黑,你們就說,今日必有風雨。你們知道分辨天上的氣色,倒不能分辨這時候的神蹟。一個邪惡淫亂的世代求神蹟,除了約拿的神蹟以外,再沒有神蹟給他看。」(太16:3-4) 主在路加福音補充說:「約拿怎樣為尼尼微人成了神蹟,也要照樣為這世代的人成了神蹟。」(路11:30)

主,即祂的十字架、復活、並流血,就是惟一所需的神蹟。祂乃是我們充份的滿足。

災難的日子必忽然臨到。一小時之內,世上所有物質事物都必失去價值,變得一錢不值。除了主以外,我們將一無所有,然而,我們別無所需。祂正是我們所需的活道。

聖經並不是一本致富手冊。主就是我們的平安穩妥,聖經乃是得着基督啓示的門徑。祂就是我們的財富,我們的黄金。威廉‧天戴 (William Tyndale) 曉得這件事,就印刷了第一本聖經。為此,他一貧如洗,被人疏遠,離開人群,饑寒交迫,飽受困苦,終於殉道了。

這就是我們所傳的福音,而祂就是我們所服事的基督。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