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近是否想放棄一切? | World Challenge

你最近是否想放棄一切?

David WilkersonOctober 1, 1978

最近幾個月來,有許多牧者來信,說到他們擔心自己的會眾會放棄一切。有一位牧師這樣寫:「我看見自己的會眾試圖應付婚姻困難,並個人生活中的壓力。他們幾乎勝利在握,卻又失腳跌倒。有一些又好又誠實的信徒往往都因罪咎並被定罪之感,而力不可支,心中沮喪。他們無法達到自己的理想,故態復萌,便決定要放棄一切。很少人曉得如何從道德敗壞的光景裡自拔出來。

我同意這些牧者的看法。愈來愈多的信徒都到了崩潰的地步。沒有人談及要放棄與主之間的關係。想不再愛主的信徒,也不多。沮喪的信徒多半只想到要自我放棄。你現在常常聽見人家這樣說:「我再不想繼續下去。我雖然極盡其力,卻無法成功。沒有希望了!何必嘗試?」

今天,我聽見有些傳道人不斷單單傳揚積極的信息。據他們說,每一個信徒都得着神蹟,禱告即時蒙 神回應。他們又說,每個人都感到很好,活得很好,全地都前途光明,好景當前。我喜歡聽這種講道,因為我切實希望 神的百姓都平順安康。可是,大多數老實誠懇的信徒們並不如此。今天,聽見許多講台上所鼓吹的膚淺道理,實在可悲。這些道羞辱了主;祂為人謙卑,自甘貧窮。在世人的眼中,祂死於失敗中。因着那些崇尚物質的講道,整個世代的人都沒有準備要受苦且自足。他們更不曉得如何處卑賤,不享富貴。事奉變成一種競賽;每個人都極力要得金牌。

難怪我們的年青人都因失敗,而放棄一切。他們無法活出宗教所帶來的形像;就是說,信徒要快樂、富有、成功、並思想積極。年青人的世界並不是理想化的。他們看見鏡子裡所反照的,是一張長滿喑瘡的臉孔。他們遭遇傷心的事,時時刻刻面對困境並家庭困難。他們處處有朋友惡癮纏身,甚至死亡。他們感到前路茫茫,便擔驚受怕。他們更因孤寂、恐懼、沮喪,終日心中困惑。

積極的思想並不能排除困難。一個人假設這些難題並不存在,事情還是不會改變。這些「積極的使徒」不敢排斥「客西馬尼園」的生命經歷。主的一生也包括苦杯、孤單的時刻、並夜間的困惑。我們偉大的成就該發生於「客西馬尼園」,而不是「諾斯堡」(Fort Knox, 即美國最大金庫的所在地)!

對於許多人來說,那木匠帶着鋸末的腳踪變得鋪滿了金粉。聖經成為了信徒支取好處的目錄簿;因為對於那些希望「披金帶銀」的聖徒,會把約伯等受苦,視為消極的生命。

神本為善;凡慷慨施予的,都大大蒙福。人該常常思想有關真正的好消息;然而,正如公義的約伯一般,神最虔誠的百姓也會遭受痛苦、貧窮、患難。

有些婦女對自己的家庭破裂,無法制止;你會對她們怎麼說?她得著朋友的意見、牧者的輔導。她更屢次得着這樣的勉勵:「務要常常屈膝祈求,相信 神會行神蹟。」於是,她禁食禱告,甚至對丈夫千依百順。她把自己所有的信心和智識方面的洞察力,都運用出來。可是,縱使她極盡其力,他卻變得越發剛硬苦毒,要求離婚。不是所有婚姻都能透過禱告和好意,而得醫治的。雙方必需合作,才可以把婚姻維持下去。縱然,聖靈因着我們的禱告,可以使那偏離 神的配偶知罪,但他可以抵擋 神的工作,令祂前功盡廢。

我有些朋友也許會思索,為什麼我常常談及婚姻、離婚、並家庭。原因很簡單。我在佈道會與許多在自殺邊緣徘徊的青年人交談;他們絕大部份都說,他們的憂鬱感乃源於家庭困難。父母不和離異。

許許多多夫婦都想放棄他們的婚姻。我有一位牧師朋友。他辦完了離婚手續後,說自己成為了朋友眼中的英雄。其中一個朋友打電話給他說:「你從何得勇氣離婚?我們都有困難,也許我是個懦夫。巴不得我能走這一步。」

另一個又說:「我們的婚姻簡直是開玩笑。我們再不彼此溝通。我已經放棄了。可是,你怎麼樣下決定要離婚?我很著重保障並工作,我怕損失太多。」

又有一個人打電話說:「我欣賞你的勇氣。你脫離了絕境。我想自己只好繼續活下去,終日愁苦。我不希望兒女責怪我。這是我惟一的攔阻。我已經把婚姻全然放棄了。」

現在,許多讀者也幾乎要放棄一切。對於你的遭遇、婚姻、家庭,你無法理解。你感到若有所失。你盡力而為,卻無法找者門路,使情況好轉。你是否花了多少時間,獨自試圖探索問題的所在?你們夫婦之間的那股神奇的力量、愛情、溝通,都沒有了。如今,取而代之的卻是爭吵、疑問、懷疑、含沙射影、並出口傷人的話。

有一位心靈破碎的婦女這樣寫:「我無法相信自己的遭遇。我缺乏安全感,為那些問題重重的人而感到難過。但我從來沒有想過,我們的婚姻會破裂。我太聰明,太著重付出與分享。現在,我成為了離婚的受害者。這經歷實在令我心靈破碎。」

最近,有一位成功的婚姻輔導請我吃午餐。上菜以前,他承認自己的婚姻岌岌可危。他說:「你再不能把恩愛的婚姻看為平常。我發現,美好的關係,我們必須極力珍惜。我深信撒但定意破壞我們的婚姻,並每一個好信徒的婚姻。牠千方百計要攻擊那些最好的婚姻。撒但如果能摧毁一些最堅固,最被人欣羨的婚姻,那些輭弱的人就再不掙扎,放棄了。」

信徒個人生命中那些私下的掙扎也是同樣重要。今天,一般信徒正因自己裡面的爭戰,而東倒西歪。許許多多人都身陷一些難以理解的困境。正如詩人大衛一樣,他們承認說:「我因自己的罪而力不可支,它們實在難以明瞭。」

保羅說:「我們在這帳棚裡,歎息勞苦 …」(林後5:4) 我懷疑我們能否數算那些因身負重擔,而暗暗歎息的信徒。

保羅說到:「我們從前 … 遭遇苦難,被壓太重,力不能勝,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林後1:8)

你如果拉開每一位偉大牧者,並每一個受人敬重的人的面具,你就會發現他們有陣陣深度的憂傷。任何正常的信徒也有同樣的傷痛。我們全都因失敗之感而經歷一些沮喪的時期。有時候,我們都想放棄一切。

為什麼我們有時候會想放棄一切?多半是因為我們以為 神彷彿離棄了全地。我們並不懷疑祂的存在。然而,我們的禱告好像不得回應。我們感到絕望,切切呼求 神;祂卻彷彿聽不見。我們一直掙扎,卻連連犯錯。我們誓言要做得更好,查考聖經,呼求禱告。我們忙於幫助別人,又行善。可是,我們還是感到空虛,不得滿足。我們又被 神的應許所纏擾。我們誠心存着單純的信心,支取應許,卻住往得不著所求的。於是,在試探的時刻,我們就情緒低落!

懷疑之心興起,撒但又輕輕說:「什麼都行不通。信靠 神並不產生什麼結果。你縱然流淚、禱告、信靠真道,可是,什麼也沒有改變。年年日日也過去了,你的禱告、盼望、夢想尚未得應允,沒有成就。放棄吧!」

地上每一個信徒都會在某些時候,來到危難關頭。那時,一切都彷彿崩潰了,罪性要佔上風,靈裡深處更有聲音發出說:「一走了之!逃避吧!為什麼要忍下去?走吧。你無法忍受了。」

大衛因自己心中的邪惡而力不能勝,便呼求說:「主啊,求你睡醒,為何儘睡呢?求你興起,不要永遠丟棄我們。你為何掩面,不顧我們 …」(詩44:23-24)

信徒啊,你我今天所面對的爭戰,古時的先賢也曾經身歷其境;我會感到希奇嗎?聖經說:「親愛的弟兄啊,有火煉的試驗臨到你們,不要以為奇怪,(似乎是遭遇非常的事)倒要歡喜;因為你們是與基督一同受苦,使你們在祂榮耀的時候,也可以歡喜快樂。」(彼前4:12-13)

在 神眼中,約伯是一個完全人。然而,他也曾經想放棄一切。約伯因可怕的災難而大大痛苦。他心中深信,他的處境與遭遇,神都曉得。可是,他無法親自來到 神面前。約伯說:「只是我往前行,祂不在那裡;往後退,也不能見祂。」(伯23:8-9)

約伯對自己說:「我曉得神在某處,垂看我身陷困境。我雖然極力要尋找祂,祂卻曉得我的道路。祂不斷向我隱藏。我相信 神是千真萬確的,實在存在,只是我無法看見祂。」約伯全然絕望,哭着說:「所以我在祂面前驚惶,我思念這事,便懼怕祂。」(伯23:15-16)

約伯之所以因 神而驚惶懼怕,因為他以為 神一無所作。他理論說:「 你並不滅絕我,但你也不把幽暗除去。」(直譯伯23:17 “You don’t cut me off, yet you don’t remove the darkness.”)

對約伯來說,他的底線如下:你可以滅絕我,或者你可以使情況好轉,只是不要對我緘默不語!即使你滅絕我,我起碼可以曉得你確實存在。

我們要如何學習日復一日堅持到底,活下去?你要撇下所有捷徑並那些有魔力的解救辦法。有人以為把邪靈或沮喪趕走,生活就會好過一點;其實,這並不是他所需的。神也不會降下來,替我們生活。除非到那日,神把撒但關起來,那試探人的,總會存在。牠會繼續欺騙、控告、試圖奪取每一個信徒的信心。

我活得愈久,就愈難接受一些容易的解決方法。然而,從我自己的掙扎中,我因兩件奇妙的事實,而大大得着安慰與幫助。

第一,神確實愛我。無論我們失敗與否,神絕不定祂兒女的罪。祂像一位慈愛的父親一樣,渴慕我們,希望把我們從輭弱中提拔出來。

我在家附近的樹林走路時,稍稍感到 神的愛。我從來沒有因那些健康自由,到處飛翔的小鳥,而停下來。可是忽然間,前面地上有一隻受了傷的小鶵鳥。牠翻身在塵土上振翅欲飛,卻無法動彈。我就俯身把牠扶起來。有一句耳熟能詳的經文就湧上心來:「若是你們的父不許,一個也不能掉在地上。」(太10:29)

我曾經以為經文如下:「若是不是你們的父曉得,一個也不能掉在地上。」其實經文說::「沒有一個掉在地上時,缺乏你們父的同在。」(“Not one (sparrow) shall fall on the ground without your Father.”)

甚至當我們跌倒的時候,神還是與我們同在。沒有一個跌倒的,缺乏父的同在。祂不會陷我們於罪中,但當我們跌倒時,祂必然臨到。當我們敗落時,祂絕不撇下我們。祂絕不離棄一個殘缺不全的孩子。你要明白,我們正是那麻雀。

大衛說:「我儆醒不睡;我像房頂上孤單的麻雀。」(詩102:7) 大衛從房頂上看見拔示巴出浴,就像一隻殘缺不全的麻雀一般,跌倒破碎了。但 神並沒有放棄他。我們的主絕不會放棄我們任何一個!

你曾否跌倒?你與那殘缺不全,在塵土中無助,振翅欲飛的麻雀認同嗎?你是否傷心受創,感到既迷失,又孤單?你曾否這樣想及自己:「神豈能寬容一個像我一般的人?我大大令祂失望,祂豈能還愛我?」

哦,朋友,祂確實愛你。往往,我們到了窮途末路,大有需要時,才曉得祂的大愛。如果你能在受創殘缺時,深信 神愛你,你就大大得勝。小鳥受傷會令我跪下來,向那無助的小鳥施慈愛。我們的創傷,無助的狀況,也會令 神發慈愛,蔭庇圍繞我們。我們因祂永恆的愛,而力得更新。你只要在祂奇妙的愛裡安息。不要驚惶。拯救必然臨到。神彰顯祂的慈愛,從而回應我們。當我們學到,自己何等輭弱,必須信靠祂的慈愛赦免,祂就必俯身,温柔地把我們放回窩裡。

第二,最討祂喜悅的,就是我的信心。「人非有信,就不能得 神的喜悅 …」(來11:6) 聖經說:「亞伯來罕信 神,這就算為他的義。」(羅4:3)

神多多希望我們相信祂;祂把我們的信心算為我們的義。我認識一些看來很聖潔的人;他們走正直窄路。他們從來不承認自己有失敗沮喪之感。他們以為自己都是聖徒。可是,他們最大的罪就是懷疑。有時候,我認為某些罪人比許多自義的信徒更有信心。

當試探來如洪湧時,我該怎麼辦?當我自感不足,看見自己輭弱的時候,我該怎麼辦?放棄?絕不如此!我把餘下的,即對祂的信心,都獻給祂!我也許不明白,祂彷彿遲遲不干預;但我深知祂的旨意,祂必對我信守承諾。

我深信撒但要奪取我的信心。牠並不是要奪去我的道德、善行、或夢想。牠乃要摧毁我的信心,叫我相信 神已離棄全地。

對於那些保持自己信心堅固的人,跌倒絕不會致命。縱使我不斷掙扎,有時候感到無助,我仍然相信主。雖然沮喪與壓力令我心力交瘁,我還要相信 神。我深信祂必「保守我不失腳,叫我無瑕無疵,歡歡喜喜站在祂榮耀之前。」

祂愛我,希望保守我的信心。所以,我接受祂的愛,且保持自己信心剛强。

「堅心倚賴你的,你必保守他十分平安,因為他倚靠你。」(賽26:3)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