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世界是否太狹小了? | World Challenge

你的世界是否太狹小了?

David WilkersonFebruary 1, 1981

十九世紀偉大的腓力斯‧布洛克斯 (Phillips Brooks) 牧師說:「罪人沒有權利指責基督信仰,因為他們還沒有將之嘗試 …」

我同意!我認為,對於主在此時此地的大能與榮耀,地上沒有任何人發現過!

約翰福音12:25對我們的渺小,直接發出挑戰。主藉着一句經文,呼籲我們要離棄自己狹窄的小圈子,而進入榮耀的國度,以致得自由,有供獻。主再三呼籲我們說:「你的世界太狹小了;務要祈求更偉大,更有意義的生命。」祂說:「愛惜自己生命的,就失喪生命;在這世上恨惡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約12:25)

然而,這好像微不足道,又令人費解的一句話,卻說明了豐盛生命的祕訣。這就是主對我們那狹小的世界所發出的挑戰!你若明白祂這裡的意思,就會得着賜予生命的啟示。主也說:「人到我這裡來,若不愛我勝過愛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門徒。」(路14:26)

主肯定不是指,我們要恨惡、憎厭、或拒絕以上所說的。根據 神的道,「凡恨他弟兄的,就是殺人的 …」(約一3:15) 「你們作丈夫的,要愛你們的妻子,不可苦待她們。」(西3:19) 「孝敬父母 …」(弗6:2) 我們不是要厭惡生命,因為生命是 神所賜的。我們也不要恨人,這種心態並不合乎聖經真理。

我們必須學習恨惡自己的生活方式,並只顧家庭親人所帶來的後果。你是否只顧自己的兒女、丈夫、妻子、或父母?你的喜樂與困難是否只局限於這小小的圈子裡?

神正呼籲我們要擴大自己的生活圈子。生命一定不僅關乎窗簾、帳單、孩子上學、父母的福利、家庭關係。馬大為瑣事而疲於奔命,馬利亞卻希望靈裡長進,擴大自己的眼界。馬利亞的生命方向,是主所稱許的。

除非你厭惡自己不成熟,否則,你無法長進。你不必放棄對親朋好友的責任與義務,但你可以因世務纏身,而靈裡停滯不前。有一天,你必須醒悟過來。你的心靈必須生發聖潔的憤概與忌恨,好讓你喊着說:「神啊!我恨惡自己的光景,脾氣暴躁。有時候,又煩躁不安,情緒低落。我恨惡自己變得那麼小氣。我恨之入骨!」

請想及你所認識最屬靈的人;那些屬靈偉人從來不會驚惶失措,總是仁慈安穩,向 神委身,純正聖潔。他會告訴你,有時候他也會面臨困境,厭惡自己那麼小氣、嫉妒、靈裡受捆綁。他學會恨惡自己的光景,以致定意有所改變。他會靈裡飢渴,大大飢渴!

除非你恨惡自己自作自受,否則,你絕不會改變。除非你對自己目前的情況,感到厭倦,否則,你不會從生命更多得着。除非你這樣對自己說:「我希望更多得着生命,不再為這樣的瑣事而奔波,不再活在輭弱與捆綁中!我希望得釋放。」否則,你對自己的狀況,還不感到厭倦。你要多多恨惡自己目前的生活,以致向 神呼求說:「主啊,求你把我帶到你榮耀的國度裡,即既大能,又得勝的國度!別人在生命中所得着的喜樂,求你也賜給我。」「祂救了我們脫離黑暗的權勢,把我們遷到祂愛子的國裡。」(西1:13)

主究竟要提供什麼?祂要提供死亡,好讓我們發現生命。「… 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 …」(可8:34) 十字架的道路若能叫人得生命,我們就必須好好瞭解它。如果十字架的道路是我們得豐盛生命的必經之路,我們最好還是要將之明白。

首先,讓我們澄清有關十字架的錯誤觀念。許多人都曾經很複雜地寫及這題目。我們好像以為十字架的道路,是某些狹窄羞恥,被人譏誚拒絕,飽受唾駡的生活。我們若被罪人咒駡棄絕,就自感效法基督。我們以為受逼迫,就是十字架的道路。

誠然,祂的道路是窄的。我們都會為祂的緣故而受逼迫,我們也必須與惡人分隔。但那並不是十字架最真確的意義。我們只聚焦主的受苦。主被人咒駡吐唾沫時,態度溫和,我們便尊祂為大,敬佩祂。我們談及祂勇於面對黑暗時刻,血流如汗,飽受鐵釘荊棘所帶來的苦楚。然而,其他人卻因主的緣故,遭受了更殘酷的死刑。

那天,主在往各各他的途中,被群眾擁擠時,你可能在那裡聽見有關十字架真正的意義。你會聽見主反覆低聲說:「父啊,你的旨意,不是我的!或生或死,惟願成就你的旨意。」朋友,那正是十字架的意義,就是要成就 神的旨意。

對於祂並我們來說,只有一個十字架,只有一個意義!你的十字架並不是某種身體上的疾病,或肉體上的一根刺。你的十字架也不是家庭困境,或某種必須忍受的考驗,更不是身心靈方面的某種重擔。你聽見有人說:「是我的十字架,我要背負它。」我稱這些為「殉道者的十字架」(“martyr crosses”)。

你我的十字架都是一樣的;這也是祂所背負的十字架。其實,這些都意義相同。背十字架就是成就 神完美的旨意。主說:「 … 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 …」祂所說的十字架,並不是指捨己、受苦、或艱難。祂的軛是容易的,祂的擔子是輕省的。祂已經付了代價。這裡的意思非常簡單,我們卻錯過了。祂的意思如下:你若要作我的門徒,就必須放棄自己的意志,而隨從我的旨意。背起十字架就是絕對順從 神的旨意。全然委身,按照 神的方法行事。

十字架豈能是那麼簡單,行出來卻那麼複雜?一點都不是?有關十字架,神只有這兩個要求:

  1. 「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 神。」(太22:37)
  2. 「你要愛人如己。」(太22:39)

「這兩條誡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總綱。」(太22:40) 換言之,主說,我所要求你的,都是基於這兩件事!

如果絕對愛 神是那麼重要,祂必須向我們顯明,要如何愛祂。這是所有真正信徒向來的吶喊:「我真不曉得要如何愛祂。」我們以為愛 神,就是為 神做事,比如敬拜讚美,或在內屋與祂相交。我們以為愛祂就是,為人聖潔仁慈,向尚未得救的人作見證。並不如此!神是愛,祂既然確實是 神,就必須將之施予。

愛祂就是讓祂在我們裡面,且透過我們,作 神!愛是祂為我們所成就的!我們往住避開這觀念,以為這是自私自利,但事實並不如此!當我們讓祂在我們身上運行,彰顯祂的屬性,我們就是把至上的愛,獻給祂。

你看見信徒們屈膝呼求,禁食禱告嗎?看見那些大滴的淚珠嗎?你聽見他求 神悅納他的敬拜讚美嗎?你聽見他反覆這樣說嗎?「主啊,我愛你!我愛你!」那是愛嗎?如果他只這樣說,那就不是!當他對 神說話,彷彿祂是某種孤獨,不可接觸,只需要接受讚美的神明,那就不是愛。如果師母每天與我會面一次,欣賞我,自說自話,又我行我素,那麼,我會有何感受。

我們的 神需要施予祂的愛!祂需要人們認定祂,支取祂的能力,使用祂的資源。讓我向你顯明一個全然愛 神的人。他會像孩子一樣,存着單純的信心,持定寶貴應許,將之應用在日常生活中。祂應許過要透過我們行事為人,彰顯祂自己,我們若忽畧祂的應許,就不愛祂。我們如果終日煩惱、孤單、憂慮、沮喪、背負自己的重擔,就不愛祂。愛就是進入 神裡面,應用祂的榮耀大能。

我認識許多人,他們都以為自己很愛 神。他們禁食禱告,通宵達旦,不肯看任何有罪的事物。他們捨己,為人誠懇,慇懃讀經,既慈悲,又誠實。但他們從來沒有進入 神得勝的生命,而得安息。他們忙於與魔鬼爭戰,對於魔鬼早已敗在十字架之下,他們卻忘記了。

有些信徒只在「內屋」與 神建立關係。他確實曉得如何透過禱告,摸着 神。但他們不曉得如何把 神活出來。他們在生活的細節上,缺乏信心,在困境中,不會信靠!

至於愛人如己方面,又怎麼樣?在這方面,我們的世界變得很狹小。神要求我們成就祂完全的旨意;祂不是要把律法强加在我們身上,乃要從我們裡面釋放新的生命泉源。然而,對於這些應許資源,我們不知所措。

主希望我們明白的,實在非常簡單:

  1. 厭惡自己的為人,到我這裡來,而找着我所為你預備的新生命。
  2. 棄絕自己老我的生活方式,而順從我完美的旨意。
  3. 你只要將之接受為事實,我就會把我的資源釋放在你裡面。
  4. 然後,你要憑着我所賜給你的,出去幫助那失喪的人類。

神透過那心地善良的撒瑪利亞人的故事,向我們顯明,要如何愛鄰舍。那好撒瑪利亞人正代表一個活出豐盛生命的信徒,你有沒有這樣想過?對於那被盜賊搶劫,受傷流血的人,他是惟一擁有資源,可以伸出援手的。

那祭司誠然慈悲為懷,也許曾為傷者哀哭。但他必須離他而去,因為他一貧如洗,無力助人。

那利未人多半決心要趕路找人幫助。他也許找到一個人朝着另一個方向走,便說:「約兩哩外,在左手邊,有一個人因遭人搶劫而流血不止。看看你能如何幫助他。」

但那心地善良的撒瑪利亞人有足夠的力量!祭司與利末人都走路而過,他卻騎在馬上。他既有酒,又有油,更有裹傷用的布。他曉得最近的旅店在哪裡。他有資源:即油、酒、馬、並用之不盡的銀行户口。他說:「此外所費用的,我回來必還你。」請聽聽那心地善良的撒瑪利亞人對店主這樣說:「不惜代價,要好好照顧他;我必付清費用。」

這是 神希望向我們顯明的:我們都有所需的資源,來充份生活,全心愛人。我們面對世人,並不是帶着屬靈窮人的身份;我們乃是君王的兒女,榮美地驅馳,足以幫助任何受苦的鄰舍。
愛鄰舍就是有能力幫助他,與同情心、勸勉、慈心、友善,毫無相干。你不要對一個飢餓的人說,你為他而感到難過,或者,你會為他禁食禱告。你要餵養他,從而幫助他!

主命令我們要愛鄰如己,你確實希望遵守這命令嗎?那麼,你可以送點東西給他。除非你有能力幫助他,否則,你無法愛你的鄰舍。

「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徒2:17) 我們太狹窄地傳揚有關聖靈的澆灌。關於祂的對像,祂說:凡有血氣的,不僅包括信徒,也包括非信徒。主與罪人交往,服侍他們,自稱是他們的醫生。聖靈為什麼不會與罪人接觸?聖靈為什麼不會像主一樣,觸摸罪人?

得着聖靈的,不僅是蒙潔淨,得成聖的聖徒。祂乃澆灌所有世人,絕不拒絕任何人。祂來乃要叫人知罪,就是說,祂一定正在罪人的腦海中工作。祂試圖領罪人進入一切真理,安慰那些最有需要的人。

祂不僅澆灌那樓上的一百二十人。那大能的風吹遍全地,臨到全人類。祂不僅搖撼那房間,更震撼全地,包括全以色列、非洲、歐洲、並全世界。「我必震動萬國 …」(該2:7) 「當時祂的聲音震動了地;但如今祂應許說:「再一次我不單要震動地,還要震動天。」」(來12:26)

澆灌聖靈,使之成為信徒的專利品,這絕不是 神的旨意。我們把祂推到一個角落,把祂放在一個純淨聖潔的小器皿裡。我們在生活中並服事裡,以為聖靈因罪惡而大感詫異,不會接近它;又以為祂來只要保持聖徒純正,保守他們,直到主再來。

我們這些相信的人,並不擁有聖靈,不能指示祂,更不能以任何方法限制祂。「風隨着意思吹 …」(約3:8)

聖靈就是主的先鋒佈道家。凡主差派我們去的地方,祂已經在那裡工作。當你去到地上一些最可恥的陰府地點,你會發現,甚至你還沒有翻開聖經,聖靈已經澆灌,使人知罪,以致到處的人都飢渴慕義;你不要因此大吃一驚。

全地沒有任何邪惡的地帶,是祂的大能與同在不能進入的;在蘇俄、中國、波蘭也沒有。祂進入同性戀者的天地、毒友的注射窟。祂也到每一個妓寨去,在每一家按摩院上盤旋。祂絕不會看見任何邪惡的事物,而避開它。祂來不是要制止邪惡的事情,乃要幫助人類,把人救拔出來。

祂不請自來,在最出乎意料的時候動工。罪人享樂,還餘興未盡;聖靈就忽然運行,毫無預告,始料不及。閘門不能把祂關在外面;陰府或地上的權勢都無法攔阻祂。

聖靈絕不會因祂所看見的,而感到驚訝。祂曉得人可以罪大惡極。祂看見謀殺、强姦、苟合、姦淫、醉酒、吸毒,雖會因此感到厭煩,但絕不會離開。祂不怕任何污穢,卑鄙下流的事情。

祂澆灌,不僅要賜福給蒙福的人;祂來乃要把生命賜給那些靈裡已死在罪中的。祂來既在信徒裡面工作,也在罪人身上動工!如今,社會與教會所放棄的,祂卻在他們身上工作。

人無法把祂揮去。祂的同在使罪人莫名其妙地感到憂愁。甚至當罪人獨斷獨行,正在享樂,聖靈卻在他的潛意識的深處,不斷呼召他,叫他向 神回轉。祂會好像罪人的影子一樣,到處追隨他。祂是從天而來的追蹤者,不會給罪人半點平安。祂不斷刺透那人的良心,使他記起從前聽過的每一句真理。

聖靈是那施浸者 (the Baptizer),但不僅如此。祂若只叫我有欣喜若狂的經歷,釋放我,掌控我的舌頭,令我感到快樂,我就錯過祂來的真正目的。祂來乃要叫世人與基督和好。祂來乃要領每一個門徒進入在基督裡那豐滿的生命。祂來乃要向我們顯明,我們擁有無窮的資源。祂把父神、祂的大能、並祂的帶領,向我們顯明。

我們必須傳揚有關祂無所不在,且在每一個人身上工作。祂絕不偏待人,也不會因人的怒氣,而有所反應;連那些尚未呼求祂名的人,祂也臨到他們身上。「…沒有尋找我的,我叫他們遇見 …」(賽65:1)

聖靈就是 神的氣,緊盯着罪人。祂來不是要定罪人的罪,責備他們,或教訓他們,乃要叫他們自己知罪。正如聖靈在一個教會,祂也可以在一個酒吧裡。聖靈多半會在罪人的巢穴裡工作,多過在一家神學院裡工作。為什麼?因為罪在那裡顯多,神的恩典就越發顯多。

正如罪人可以在一個教會裡知罪,他也可以在一家同性戀者的酒吧、一家色情電影院、或一個毒品注射窟,自覺有罪。罪人常常出沒的地方,正是祂所在之處。祂毫不間斷,絕不睡覺。他們醒過來,祂仍然在那裡,忍耐等候,希望他們來到自己的窮途末路,好讓他們能求救,而得醫治。

聖靈會進入罪人的夢境,賜他們異象。不要以為所有異夢和異象都是賜給信徒的。罪人多半比任何人,更多得着。「他們要作異夢,見異象 …」

祂會操縱他們的夢境,把信息種在他們的潛意識裡。有些夢境非常真實,且不斷重複。異象則有如一些超自然的呼召一樣。聖靈向他們顯明他們的潛質,並說到他們若把生命獻給主,他們的生命將會如何。他們的腦海會不斷呈現出一些絕不消散圖畫;這些異象是有關他能有並該有的生命。

「你們的兒女要說豫言 …」並不是說這些先知都是受過訓練的傳道人,或有經驗的信徒,以致他們明白 神深奧的事。任何兒女都會說豫言。

以下正清楚解釋聖靈在地上的使命:臨到眾人,把他們變成先知。先知是一位因經歷過超自然的釋放,而說出一則超自然故事的人。如今,聖靈正在全地廣行奇事。祂既醫治同性戀者,又把他們變成主的先知。毒友們也豫言有關得醫治的神蹟。妓女、酗酒者、並在街上流離失所的人都脫離撒但的奴役,歸向基督;他們也發豫言。何等神奇的故事!祂把罪人變成先知!

這些新的先知所經歷的,舊約的先知從來沒有經歷過。以賽亞、耶利米、以西結、並約珥,都曾經談及將要來臨的釋放神蹟,但他們卻沒有得着這經歷。當這些新約先知說到主如何釋放自己,從前的先知就必須存着謙卑的心,洗耳恭聽。

你若要順從聖靈的運行,現在就必須擴大自己那狹小的世界,除去所有限制,你更要進入那神奇的領域,追求靈裡的自由!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