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靠耶和華,心裡堅固! | World Challenge

倚靠耶和華,心裡堅固!

David WilkersonDecember 1, 1983

我們以這句耳熟能詳的經文來開始這篇講道:「大衛甚是焦急。」(撒上30:6) 他恰恰從迦特回來,那裡的亞吉王曾對他說:「我知道你在我眼前是好人,如同神的使者一般。」稱讚之詞言猶在耳,大衛和他的隨人就回到洗革拉去,急着要與妻子兒女團聚。可是,他們發現該城已付之一炬,家園被毁,妻離子散。原來,他們在亞弗的時候,亞瑪力人大舉入侵,把他們貴重之物,都洗劫一空。

對於這蒙膏抹的神人來說,這真是他生命中大難臨頭的一天。「大衛和跟隨他的人就放聲大哭,直哭到沒有氣力。」(撒上30:4)

眾人悲奮不已,怒火中燒,說要用石頭來打大衛。大衛本人悲不可抑,眼淚都流乾了,「甚是焦急。」他們到了窮途末路,失去了一切指望,憂傷沮喪。

這災難臨到大衛,是因為他活在罪中嗎?他在逃避神嗎?絕不如此。其實,大衛當時與神同奔,不明白為什麼會遭遇這等困境。

當時,撒母耳已經把大衛膏為以色列的君王,宣告他合神心意,被分別,蒙揀選,為要帶領神的百姓。大衛曾經在所羅門朝中被人接納;他的事奉既榮耀,又節節勝利;可是不久後,他卻被逼要過著流亡的生活。那擊殺巨人的勇士終於躲在山洞裡,撫心自問,自己為什麼會被人棄絕,遭遇困難重重。他淚眼汪汪,問約拿單說:「我作了甚麼?有甚麼罪孽呢?在你父親面前犯了甚麼罪,他竟尋索我的性命呢?」(撒上20:1)

大祭司稱大衛為「國中最忠心的僕人」,連掃羅都承認他為人善良,蒙神膏抹,說:「你比我公義 … 我也知道你必要作王;以色列的國,必堅立在你手裡。」(撒上24:17,20)

當撒母耳用角裡的膏油膏大衛時,「從這日起,耶和華的靈就大大感動大衛。」(撒上16:13) 你必須從這些背景,明白大衛在洗革拉當時的苦況。

他曉得自己蒙呼召,特特被揀選,命定要登上寶座。聖靈更天天臨到他。他既有目標,對神又滿有熱忱;他更為人聖潔,對貧窮無倚的人滿有負擔。他的生活小心謹慎,連敵人都尊敬他。

大衛眼見家園被毁,家人又生死未卜;請想想他當時有何感受。他回顧自己幾年來的往事,就一定會問「為甚麼?」「神若與我同在,為什麼掃羅要追殺我?為什麼他對我那麼狂妄嫉妒?我若蒙神膏抹,為什麼我要逃到迦特,裝瘋賣傻?聖靈若臨到我,引領我,我為什麼要躲在山洞裡?我若是一個合神心意的人,為什麼我要活在曠野,像野獸一樣,被人追殺?我為自己的性命膽戰心驚,連夜不睡,四面楚歌,終日求人乞憐,被人排斥;難道這就是一個蒙膏抹的人的報應嗎?」

他終於找到家園,享受平安;可是不到幾個月,他卻因着這場浩劫,損失慘重。洗革拉變得一片荒涼。更可恥的就是,大衛的親信竟然因這場無妄之災而怪責他。

從表面看來,神並沒有恩待祂所膏抹的僕人。他再不是那擊殺巨人,受盡群眾歌頌讚賞的勇士,也不是那滿有信心和異象受人敬愛的偉人了。他當時全然被棄,人們幾乎把他看為失敗者,要用石頭打死他。大衛獨自一人站在那裡,洗劫一空,滿心困惑,全然沮喪。

神的兒女心灰意冷,感到自己無用失敗,被神離棄,被親友拒絕,他當時會怎麼樣?他的摯友約拿單又不在那裡。假如他能與一位絕對可靠的朋友談談話,也許他會好過一點。亞比該被人擄去,父母又不在身邊,他要到哪裡找安慰,得鼓舞呢?

信不信由你,這表面看來的一場悲劇,乃是神所安排的。神若要使用大衛,就必須把他剝奪淨盡;他的名譽和自我意志,也必須一掃而空。他必須把最後一滴自憐的眼淚都流盡;他必須感受全然孤寂,且將之克服;他必須把自己的成就所帶來的鼓掌讚賞,一蓋拋諸腦後。

他不可以從別人(即家人、朋友、親信)身上尋求指引、安慰、或力量。他在那裡沒有先知警告他,沒有祭司鼓勵他;連一個拉着他那顫抖抖的手的小孩子,或一個遞給他一杯涼水的勇敢士兵,他都沒有。

神在大衛的生命中安排了這困境,以致他只好從自己心裡尋找答案。足足有十六個月,大衛在非利士地寄人籬下,過份倚靠亞吉王。神希望把國賜給大衛,他卻在洗革拉定居下來。大衛要停留在一個靠血氣來生存的地方,神是萬萬不容的。有沒有可能大衛對掙扎感到厭倦,對連連爭戰重重困難感到疲憊不堪?他是不是以為自己有權利享受更好的生活方式?他是不是為著安逸的生活,而甘願放棄王位?

感謝神,大衛乃是一個壯志凌雲的人。他心中振奮,對神的帶領得到了新的盼望和確據。

這正是神對大衛向來的心意。原來,所有困境、孤寂、並神那些不尋常的帶領乃是有原因的;神希望大衛不要定睛在敵人或朋友身上,且為目前並日後,自己得着力量和鼓舞。大衛必須學習單獨站穩,單單倚靠神,且透過個人與神相交愛慕神,得着一切所需。

這是一個何等得勝的情景 – 大衛處於生命極惡劣的環境裡,卻因神的信實而歡欣喜樂,在神面前心裡堅固。他終於明白,當死亡和沮喪臨到時,最要緊的就是在個人方面認識神。

他一學到這功課,神就開啟上天,清楚地對大衛說話。神的指示既清晰又明確。大衛求問神,神就回應他說:「… 都救得回來。」果然,大衛一點損失都沒有,收復一切。

自此,大衛可以回顧往事,因神而誇口說:「我呼求的日子,你就應允我,鼓勵我,使我心裡有能力。」(詩138:3)

我們是否願意從大衛的經歷有所學習?我們遭遇困境,主在我們生命中有不尋常的帶領,我們會認出這些事情的原因嗎?

我要向你發出挑戰,請你把一位對主全然赤膽忠心,又在生活上毫無困難的信徒,指給我看。一個蒙聖靈引領,蒙神充滿膏抹的僕人,一定會被人追趕,蒙神管教,常受打擊,經歷水火。

你若說自己主內的生活並不包括患難或困境,我就相信神對你的生命並沒有偉大的旨意。凡試圖躲避困難的,很少會得着有關神豐滿的啟示。他們試圖以信心來免去自己的困境,卻不曉得,自己卻失去機會,不能發掘自己的潛質。有一天,當困難無可避免時,他們就垮下來,心裡缺乏屢試不爽的力量資源。

保羅這樣寫:「求祂按着祂豐盛的榮耀,藉着祂的靈,叫你們心裡的力量剛強起來。」(弗3:16)

有些信徒不會因道理上的風氣潮流而反反覆覆;不會因信仰而成為別人謀利的對象;滿有分辨能力,不會受騙;既不需要特殊的教師(人)來帶給他們新的啟示;也不需要牧者(人)步步帶領他們;不倚靠別人來得着快樂或屬靈力量;然而,他們都受過考驗與試煉,證明神的生命在他們裡面,好讓他們得着恩典憐憫,隨時得幫助。這等信徒正是主今時今日所需要的。主不僅向他們啟示,更住在他們裡面。他們按着祂豐盛的榮耀,從心裡得着力量。

也許你能回顧神曾經很特殊地在你身上運行,把你分別出來,歸祂自己,以聖靈來充滿你。祂呼召你,為一些特殊的工作而膏抹你。你開始的時候,像大衛一樣,蒙福,快樂,又成功。人們對你的真誠與敬虔的熱忱,都非常欣羨。你渴慕神深奧的事,又自覺卑微。你立定心志尋求主,渴望全然順服祂完全的旨意。朋友敬重你,家人又支持你。每個人都承認你就是神的僕人使女。凡你所作,都結果纍纍。

然而,神開始神祕地帶領你。你雖然渴慕神,卻感到靈裡乾涸。你希望禱告,上天卻有如銅一般。你從上天一句話也得不到;靈裡的相交,變得很費勁。那控告者(即撒但) 令你在自己心中搜索罪惡;你變得愈來愈好內省,心中自問有甚麼過犯令主憂傷,以致祂撤離了。你心中不禁呼求說:「主啊,請對我說話!求你重新觸摸我!我感到自己是那麼無用,那麼冷淡!」

那時,我心中這樣想:「這乾涸,冷淡,又靜默的一段時期,不可能是從神來的。我一定在生命某方面大錯特錯,令神憂傷。」你若找不到甚麼罪惡,就更覺難受,只好誠實說:「主啊,為什麼?說明我的罪惡,向我顯明吧!我在哪方面失敗了?我以為自己確實討你喜悅。為什麼我毫無進展,無法突破?」

你會怎麼樣?你會怎麼樣擺脫靈裡的憂悶,再次因神的大愛而歡呼?你要像大衛一樣,倚靠耶和華,心裡堅固!惟當你看出自己的遭遇,乃是出自神的手,你才會心裡堅固。不要怪責邪靈惡魔。神容許困境臨到,好讓你全然投靠祂。祂要把你血氣上的自信斷掉,幫助你不再倚靠別人、書本、講道、並那些滿懷好意的朋友同工,而單單倚靠神的大能在你裡面工作。
「神能照着運行在我們心裡的大力,充充足足的成就一切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弗3:20)

駭人聽聞的黑暗日子即將臨到。神對惡人所發的烈怒熱氣,神人們已經可以感覺得到。地上即將沒有太平。聖經從來沒有說過,本國會免受核武之害。難道神會降火在所多瑪人身上,而無視美國的同性戀群眾嗎?

每日新聞愈來愈會帶來噩訊。人們越發感到,有些事情會引發世界衝突,以致人心惶惶。

群眾要從何得着安慰?誰會鼓勵那些不虔不義的人?當最後的災難開始的時候,他們將得不着安慰、盼望、鼓舞。

倘若收音機並電視機上的傳道都默默無言,逼迫和災難使我們無法與朋友信徒聚會,或者,我們都像大衛一樣,單獨處在荒涼困境中,被人棄絕;你會倚靠主,心裡堅固嗎?當周遭萬事都潰敗時,你能夠歡欣喜樂,心中平安嗎?

主內的弟兄姐妹們,我奉主的名懇求你們,務要打開靈眼,看見神的大能在你們裡面工作,且要把主的豐滿與完全應用起來。無論我們被扔進甚麼烈火熊爐,我們的至高主必幫助我們渡過難關。

先知哈巴谷得了異象,看見神將向猶大國降烈怒,就大為震驚,以致他「身體戰兢,嘴唇發顫,骨中朽爛。」(哈3:16)

據他看見,時候將到,樹木既不發旺,又不效力;牲畜也不繁植;連田野的草都消失了。旋風會吞噬,地也會受擊打。哈巴谷卻宣告說:「… 祂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穩行在高處。」(哈3:19)

司提反準確地把那豫言應驗了。他站在一群激進分子面前,他們都手執石頭,準備要打死他。他即將離世,完成他的工作,得着榮耀。忽然間,他舉目看見天開了,人子站在父神右邊。他看見主在高處,就勝過了地上的環境。石頭無法奪去他的異象。他彷彿得了母鹿的蹄,可以向着那在高處的主勇往直前。

無論未來的情況會變得如何黑暗絕望,神的百姓都要倚靠主,心裡堅固,且信靠祂那些既偉大又寶貴的應許。我們要支取哈巴谷的豫言,憑信心坐在屬天的地位。讓我們都像鹿一樣,越過一切攔阻,達到自己在基督裡屬天的地位。

「祂又叫我們與基督耶穌一同復活,一同坐在天上。」(弗2:6)

「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賽40:31)

大衛大可以因患難而意志消沈,力不可支;他也可以對神起了苦毒怨恨的心。他更有可能失去信心,無法恢復。

然而,他果然恢復了!他收復一切,且即將承受基業。上天再次大開,神對他說話,他就再次回到屬靈爭戰的前線。

你是否正面臨憂患,切切需要神新鮮的膏抹?務要棄絕撒但的謊言,把沮喪之感揮去,舉目仰望而歡欣喜樂,把有關神同在與信實的應許,支取下來,接受祂的愛,讓慈愛的主來擁抱你吧。

那就是主對那些希望得着鼓舞的人所說的話。讓祂擁抱你吧!你必收復一切!

論到基督的主權 (Lordship),我們乃是指祂的超越性 (supremacy),就是祂至高無上的權柄、地位、能力、權能。除非我們明白且承認祂掌握天地間的一切能力,否則,祂無法切實成為我們生命中的主宰。我們必須同時相信,在主那可畏的權能之下,天地陰府其餘一切勢力,已經一概征服,傾覆,廢除了。

「所以我說,且在主裡確實的說,你們行事,不要再像外邦人存虛妄的心行事;他們心地昏昧,與神所賜的生命隔絕了,都因自己無知,心裡剛硬 … 你們學了基督,卻不是這樣。」(弗4:17-20)

保羅警告以弗所的信徒,吩咐他們不要過着虛空困惑的生命。他清楚說明,他們心中的虛空與昏暗,並不是由於邪靈攻擊,乃是因為他們對神偉大的供應,一無所知。他們並不認識主的超越性。

保羅說:「你們學了基督,卻不是這樣。」換言之,他說:「我所教導的基督,乃供應一切,大有能力,完美無瑕的。」然而,他們很少人明白。許多人卻還因著信仰道理上的風氣潮流而反反覆覆,給魔鬼留了餘地;其他人則苦毒怨恨;有些人更濫交苟合,貪心不足,在各方面污穢不潔。我們都曉得,他們確實如此,因為保羅必須因此而警戒他們。

請想想,今天許許多多信徒都終日失敗,意志消沈,在身心靈各方面,感到破碎。他們承認基督是主,卻心靈空虛,滿心懼怕,猶疑不決。他們缺乏喜樂,死氣沉沉,並沒有在主裡充滿活力。

撒但是否佔了上風?邪靈權勢有沒有把全能神的國度攻破了?黑暗的執政掌權者有沒有成功地欺騙神的選民?我說沒有。這黑暗乃是在我們的腦海中。由於我們並沒有敞開心靈,認識主的超越性,我們就靈裡蒙蔽了。我們對那在我們裡面的主一無所知,就與神的生命隔絕了。那擺在我們面前的聖經,充滿榮耀真理,說到神的權能與豐滿都集於基督一身;然而,我們卻從來不瞭解,又何況將之應用。問題並不是因為撒但的手段,或者他在我們裡面,乃是因為我們不肯相信基督的超越性。

故此,保羅所聚焦的,乃是主的主權並權能,而不是別的真理。他說:「求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神,榮耀的父,將那賜人智慧和啟示的靈,賞給你們,使你們真知道祂;並且照明你們心中的眼晴,使你們知道祂的恩召有何等指望;祂在聖徒中得的基業,有何等豐盛的榮耀;並且知道祂向我們這信的人所顯的能力,是何等浩大 …」(弗1:17-19)

我們不必得着新的啟示,知道撒但的勢力;我們也不必研究有關邪靈或黑暗權勢。正如保羅一樣,我們都切切需要又新又釋放人心的啟示,關於主的豐盛、榮耀、大能。祂絕對統管萬有。神開啟我們的靈眼,讓我們明白主的超越性,我們就絕不會對撒但的詭計懵然不知。我們認識主的權能,就能更容易看出仇敵的輭弱。你有沒有尋求那智慧和啟示的靈,以致認識基督,或者,你另有所求?

「既將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擄來,明顯給眾人看,就仗着十字架誇勝。」(西2:15)
「… 這世界的王要被趕出去。」(約12:31)
「… 特要藉着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來2:14)

主敗壞了魔鬼的權勢。這裡希臘文的意思就是「使之作廢或失去功效」。那被主剝奪淨盡,以致軟弱無能的,為什麼信徒要對他那虛假的勢力,感到緊張或畏縮?主已除去撒但的一切勢力,把他打倒,明明地羞辱他了。

這「世界的神」已經殘破不全,以致我們不敢高估他的勢力。主的兒女並不屬於這世界,並不服在罪惡或撒但的權勢之下。主奪去了撒但的死亡鑰匙,把我們從懼怕死亡的捆綁中,釋放出來。如今,藉着十字架的得勝,我們對死亡、罪惡、魔鬼,都毫不畏懼了。榮耀的主曾經宣告說:「(我)拿着死亡和陰間的鑰匙。」(啟1:18)

如今,我們都該以神的眼光,來看撒但,就是說,他是失敗,無效,無能為力的。 自從撒但像閃電一樣,從天上墜落,他就從來沒有恢復他的能力。當我們承認血氣會助長他,我們就會越發花時間,尋求十字架的大能,在那些方面勝過它,而愈來愈少有份於邪靈活動。我們往往不肯承認自己的血氣本是邪惡,有可能導至大罪。我們以為把血氣歸咎於邪靈活動,自己就不必大大蒙羞。

「你們中間的爭戰鬭毆,是從那裡來的呢?不是從你們百體中的戰鬭之私慾來的麼?」(雅4:1)

恐怕許多用心良好的人都不肯承認,他們助長了魔鬼。撒但並不是無所不在的。沒有一個受造物,有神這樣的大能。撒但曾經是一個蒙膏抹的伯,可是他當時也沒有這樣的能力。難道他墜落後,才得着這等能力嗎?不!

我寧願談及主的超越性,並撒但一敗塗地。有聖靈充滿的信徒可以像主一樣說:「撒但將到,他在我裡面是毫無所有的。」主並不是與撒但死纏爛打;祂在十字架上已經勝利在握。魔鬼乃是主所傾覆的仇敵。對我來說,敗落的勢力能住在聖靈的殿裡,是不可思議的。主的寶血從來沒有失去能力,而撒但絕不能越過界限。

別人也許選擇與撒但爭戰;至於我,我卻支取十字架的得勝,信靠主的復活大能,看自己的肉體為死。如今,我憑信心與主一同坐在天上,邪靈惡魔不敢在那裡越過一步。一切都是關乎啟示,就是明白十字架的得勝,並主勝過魔鬼。我相信主這些話:凡為攻擊我造成的器械,必不利用;我得勝有餘,脫離了對仇敵並死亡的恐懼;我已經過幔子(即主的身體)進入至聖所,邪靈惡魔無法隨着進去;我乃祂的肢體,祂的生命在我裡面湧流;神、基督、並聖靈都住在我裡面,以致邪靈勢力不敢入侵;聖靈已經臨到我身上,賜我能力勝過仇敵的權勢;我在父神手中,邪靈在那裡卻無立足之地;我裡面的真光已經驅散黑暗;沒有執政掌權的勢力,能使我與神的愛隔絕;最好的就是,一個人蒙寶血洗淨,有聖靈充滿,復活,屬天,坐在父神右邊,邪靈惡魔或任何權能勢力就無法靠近他。還有甚麼比神的保障更穩妥呢?

我們務要趕緊回到十字架面前,打開靈眼,認識主的超越性;否則,我們所傳達的,就是死亡,而不是生命。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