厭棄宗教 | World Challenge

厭棄宗教

David WilkersonMarch 1, 1981

最近,有人透過一個調查,問年輕人說:「你在哪裡感到最乏味?」他們主要的答案就是:「在教會裡。」

我同意!今天,大多數的教會都沒有什麼可以提供給年輕人。多半的青少年上教會,都是因為父母逼他們去。許多父母之所以上教會,是因為這是該有的「宗教活動」。

年輕人之所以這樣回答,並不是因為他們心中無神,或對宗教不感興趣。其實,據最近另一個調查顯示,美國84%的年輕人都相信 神,且相信祂在他們個人的生命中運行。

他們所厭棄的,並不是 神,而是宗教而已。他們無法明白,為什麼有那麼多宗教與宗派;對於人們以宗教的名義彼此鬭爭仇恨,情況紛亂,他們更是大惑不解。

請想想世上的種種宗教,比如佛教 (Buddhism)、印度教 (Hinduism)、穆罕默德教 (Mohammedanism)、天主教 (Catholicism)、伊斯蘭教 (Islamism)、猶太教 (Judaism)、基督教(Protestantism)、神道教 (Shintoism)、摩門教 (Mormonism)、獨神論教 (Unitarianism)。

各種新舊教派、運動、小組、並異端,更是不勝枚舉。現有二十多個浸信會組織、二十五個以上的五旬節宗派;還有衛理公會(又稱循道會,Methodists)、長老會 (Presbyterians)、基督教會(Church of Christ)、基督門徒會 (Disciples of Christ)、路德會 (Lutherans)、聖公會 (Episcopalians)、基督徒教會 (Christian Church)、聯合衛理公會 (United Methodists)、自由衛理公會(Free Methodists)、弟兄會 (Brethren)、普理密斯弟兄會 (Plymouth Brethrens)、基督科學會 (Christian Science)、基督復臨安息日會 (Seventh Day Adventists)、耶和華見證人會 (Jehovah Witnesses),等等。

更令人困惑的,就是那些新的宗教,包括文鮮明統一教 (The Moonies)、哈瑞‧奎師那 (Hare Krishna)、Kimbanuism、禪宗 (Zen Buddhism)、通靈術或拜魔教 (Spiritism)、山達基教 (Scientology) 等等。你有沒有聽過人家說:「全地也許有許多宗教,但我們卻敬拜同一位神!」?這正是伊斯蘭教的真主(或作阿亞圖拉 Ayatollahs )所傳揚的。他們以宗教的名義殺人擄掠,折磨別人!數以百萬計的伊朗人並其他伊斯蘭教派的人,都願意隨時為他們的神而死。

伊朗與伊拉克都同樣信奉伊斯蘭教,跟隨同一位神並同樣的道理,他們卻告訴世人,他們彼此鬥爭,乃是「為宗教而戰」。因宗教而死的人數,超於地上任何其他死因的人數。如今在愛爾蘭,天主教徒與基督教徒以 神並宗教的名義,互相殘殺。教會歷史充滿了宗教戰爭所導至的流血事件。因着宗教的緣故,世人遭受裁判、火刑、鞭笞、淹刑、謀殺、並大屠殺。

我聽見一個三K黨的領袖接受訪問時說:「我們在黑人的園子裡焚燒十字架,為要說明耶穌是一個白人。」這喪心病狂的人到處傳揚,說 神興起該黨,從而捍衛聖經、道德、白種人、並母性。該黨的成員更誇耀,說自己「非常虔誠」。

這宗教乃是魔鬼所創辦的!撒但非常崇尚宗教。據字典的定義,宗教就是「相信超人的能力」(“A belief in a superhuman power”)。聖經清楚說明魔鬼相信 神,以致牠一想到 神,就不寒而慄。「你信 神只有一位,你信的不錯;鬼魔也信,卻是戰驚。」(雅2:19)

沒有一事比虛空的宗教,更會觸動主聖潔的震怒。那攔阻人接受祂為救主的,就是宗教。人們因宗教,而不得進入 神的國。

猶太人的宗教把他們關在屬靈黑暗裡。這宗教成為了許多人的堅固營壘,且以規條、制度、律法,捆綁他們。這乃是一個關乎捆綁與懼怕的宗教。對於文士、法利賽人、並大祭司,主構成了威脅。文士們都是猶太宗教裡的一些律法專家。他們有專門知識,協助聖殿並會堂裡的祭司們,以致百姓靈裡大受捆綁。文士們窮自己的一生研究宗教,且吩咐人要如何隨從宗教;後來就被稱為拉比 (rabbis)。

那把 神的家變成賊窩的,就是宗教領袖。神的殿本是禱告的家;凡渴慕真理的,都可以在此找着屬靈實際。但有一天,主走進聖殿,卻發現宗教領袖把 神的家變成了一個盛會!「… 耶穌進入聖殿,趕出殿裡作買賣的人,推倒兌換銀錢之人的桌子 …」(可11:15)

主充滿聖潔憤慨,以繩作鞭,把他們趕到街上去。難道你聽不見祂這樣說嗎?「出去,你們這些宗教敗類!出去,你們這些宗教騙子!你們的宗教,都要敗落;你們心中無 神的外表與傳統,都要敗落。」

那殺害主的,正是這些宗教激進分子!請謹記,主並沒有死於許多瘋狂的無神論者(atheists)並不可知論者(agnostics)的手下。釘祂十字架的,乃是大祭司、教會領袖、並既熱心又正統的宗教群眾。是那些上教會的人把祂殺死。

他們以宗教的名義,向祂吐唾沬,譏笑祂,以十字架羞辱祂,殺害了祂。大祭司們宣稱,他們釘祂十字架,乃是為着 神的榮耀。據他們說,祂是冒名行騙的。

人們一面坐在教會裡,一面邁向地獄。他們忠心耿耿,熱中宗教,強烈相信超人的能力,多多談及 神。但缺乏靈性的宗教,卻把他們的靈魂置於死地。主親口警告過,在審判日,許多奉祂名的人,都會失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當那日必有許多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各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麼?我就明明的告訴你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太7:21-22) 換言之,宗教不能叫你上天堂!

主也不住在教堂裡!每次獻堂的時候,人們都說:「歸榮耀給 神」。但 神並不住在任何教堂或聖殿裡。

正如今天許多人一樣,門徒們都對既宏偉又華美的聖殿和會堂,歎為觀止。但主說:「你看見這大殿宇麼?將來在這裡沒有一塊石頭留在石頭上,不被拆毁了。」(可13:2)

以磚瓦石頭所建造的,絕不能承載 神的大能與榮耀。根據聖經,「其實至高者並不住人手所造的。」(徒7:48) 「豈不知你們是 神的殿,神的靈住在你們裡頭麼?」(林前3:16)

教堂或聖殿本身絕對沒有什麼神聖可言。那使一座建築物變得神聖的,乃是其中兩三個奉祂名聚集的屬靈人!神在那裡,在他們中間!他們把祂帶到建築物裡!

感謝 神,主確實與一些教會同在,人們的需要也因此得滿足。然而,那些被聖靈充滿的信徒若離開那教堂,那地方可以用來開酒吧或舞院。主只住在教會會眾的心中。

神絕不會因一個人不上教會,而把他送進陰府。正如一個人走進一個馬房,不會變成一隻馬,上教會本身也不會改變你。神吩咐我們要奉祂的名,與信徒連合聚集!但我們可以在任何地方聚集。如果教會滿有生氣,被主充滿,你就去!主判斷人的準則,並不取決於一個人有沒有上教會,乃取決於他有沒有尋求祂。祂希望你能找到一群真正的信徒,與他們一起敬拜。

使徒保羅也可以喊着說:「厭棄宗教。」他歸主以前,名叫掃羅;他當時逼迫信徒。他是何等樣的一個宗教人。他自己承認說:「我曾經屬於我們宗教中最嚴謹的一派,我從前是一個法利賽人。」他又補充說:「我又在猶太教中,比我本國許多同歲的人更有長進,為我祖宗的遺傳更加熱心。」(加1:14)

那國中最熱中宗教的人,會經常「上教會」,道德清潔,有宗教狂熱,且愛 神;但他並不認識聖子基督。在那榮耀的日子,有一件事發生在這熱中宗教的人身上!他棄絕了自己的宗教,而發現了人子基督耶穌!「然而 … 神既然樂意將祂兒子啟示在我心裡 …」(加1:15)

我說,務要像保羅一樣,棄絕自己的宗教!惟有認識主,才算數。主說過:「你們若認識我,也就認識我的父 …」(約14:7) 「人看見了我,就是看見了父。」(14:9)

世人所需的,就是得着新的啟示,有關主的大能!那叫保羅放棄一生所信奉的宗教,而跟隨人子的,究竟是什麼?為什麼他這樣說:「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祂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着基督;並且得以在祂裡面 …」(腓3:8-9)

何等的一個改變!忽然間,對他來說,從前那意義重大的宗教,已變得一無所值,成為糞土!他在基督裡,找到了屬靈實際!一個曾經認識 神的人,找到基督了!

神之所以向掃羅啟示,不是因為他熱中宗教。與他一起的人也許也熱愛宗教,以致他們也動身去鎮壓信徒。他們半多都是因宗教熱忱而被揀選,蒙祭司指派。他們也聽見那聲音。主若只向那些熱中宗教或滿心熱忱的人彰顯祂自己,他們也該歸信主。

神絕不偏待人,所以祂不可能從那些與他一起上路的人當中,武斷地把他挑出來。

主解釋,為什麼啟示臨到掃羅。原來,他當時靈裡激動不安,良心自責;他自己知罪,心如刀割。一個人自覺有罪後,接下來,就會得着啟示。除非你承認自己有病,否則,你無法得醫治。惟有生病的人,才需要醫生。

那偉大的醫師 (The Great Physician) 因有病的靈魂,而有所回應。掃羅靈裡有病;他後來說自己因「無知」,而逼迫信徒。因此,他得着啟示。但掃羅的無知,並沒有使他歸正。神並不因人們無知犯罪,而有所回應。信奉異教的人也無知犯罪,卻看不見真光。

不僅如此,保羅言行不一。「因為他心怎樣思量,他為人就是怎樣。」(箴23:7) 從外表看來,一個人可以逼迫別人,拒絕基督;聽起來,他也許好像是全地最恨惡主的一個人。但他卻心中受責,大大掙扎。

甚至現在,全地也有許多人在言行上,好像冷血的罪人一樣,但他們只要被 神雷電一擊,就會發現基督是主。人以貌取人,神卻鑒察人心。一個人若無法把基督從自己的腦海中揮去,就絕不能阻擋祂臨到自己的生命。

我到處聽見青少年說:「我不需要祂,我不要祂。不要管我。」但他們心中大大掙扎,因知罪而心如刀割。他們想到自己的生命、前途、並空虛的心境。

一個人是否可能一面熱中宗教,一面又逼迫主?是!掃羅正是如此。主也這樣說:「掃羅,你為什麼逼迫我?」其他人也逼迫祂。祭司、法利賽人、希律、羅馬兵丁都是如此;但主只對一個人問「為什麼?」祂所問的,並不是「為什麼逼迫我?」,乃是:「你為什麼逼迫我?」

「掃羅,在這些人當中,為什麼是你?對於兵丁、祭司、法利賽人,我都可以理解。他們全都靈裡蒙蔽。他們這樣做,是因為仇恨。但為什麼是你?你靈裡飢渴,跟別人不一樣。」

主試圖向這誠懇的人顯明,他沒有理由拒絕祂!這問題也臨到許多誠懇的心靈:「為什麼是你?」那些冷酷無情,有惡癮纏身的人,也許會這樣!那些靈裡蒙蔽,沒有聽過福音的人,也許會這樣!但你?為什麼?有什麼理由?」

你要明白,對於掃羅來說,基督耶穌並不陌生!主問道:「你為什麼逼迫我?」掃羅就反問說:「主啊,你是誰?」這是一個線索!他已經在心中感受到主;正如有人說:「大衛‧瑋克森,你是誰?」

除非你尊敬祂,否則你不會稱祂為主!除非出於聖靈,否則你不會稱祂為主。「凡靈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就是出於 神的 …」

一直以來,聖靈都在掃羅身上工作。他也許可以說:「主啊,是你嗎?原來叫我心煩意亂的,就是你!」這人因聖靈而知罪;他心中曉得什麼是對的,便因拒絕主而越發感到自己可恥。然而,他繼續在行為上拒絕主。

主在大馬色路上臨到掃羅,因為他已經準備要放棄宗教,而尋求屬靈實際。當大光照耀時,他首先面俯於地。其他人則站着啞口無言!他們也聽見那聲音,卻絲毫不動。他們無動於衷,對這件事的意義,靈裡蒙蔽。掃羅一蒙呼召,就投降順服了。原來,這外表剛硬,斤斤計較的逼迫者,卻有一顆温柔的心。「憂傷痛悔的心,神必不輕看。」

真光切入我們的宗教,把基督顯明出來。「忽然從天上發大光 …」這光就是突如其來的啟示,不是關於主的大能與慈愛,乃是有關他向來如何待主。忽然間,大光强烈地照耀他,他的眼的確暫時瞎掉了!他茶飯不思,恍然大悟,便感到受不了。可想而知,保羅心中曾這樣理論:「我的宗教幾乎把我蒙在黑暗裡。那能滿足我一切需要的,我卻拒絕了。我多麼蒙蔽。祂就是我向來所求的。我傷害了祂!我需要祂!我再不要死的宗教。」

悔改不僅是為罪憂傷,更是因拒絕祂的愛,把祂長期置之不顧,而心中難過。一個悔改的人會這樣說:「主啊,我長期對你不理不啋,現在需要你。

大光並沒有照耀在耶路撒冷。聖靈沒有等到他捉拿信徒,把他們解到監裡,才動工。在祭司並所有被囚的信徒眾目睽睽之下擊打他,不是更轟動一時,大有見證嗎?如果一千位因信而被下在監裡的人,都目睹他屈膝歸主,那不是更大有能力嗎?

不!那裡沒有傳道人,主內的見證人,也沒有輔導在懇求,更沒有其他人的聲音!他單獨在自己的同伙面前。他們一定首先看見且曉得這神蹟。

後來,他要離棄那些恨主的人,要單獨遠離眾人一段時候。而他們則看見,自己的密友離棄宗教,變得屬靈。

他們一定這樣說:「可憐的掃羅,他失去理智,瘋狂了。沒有人再會聽見他的消息。他所努力的,卻全然放棄了。真是一個可憐的人。」

你若跟隨主,你的老朋友一定會首先離開你,以致你必須單獨前進!

那熱中宗教的掃羅變成了一位屬靈的保羅,新的世界就向他開啟了。他不再追求虛空的宗教,乃「被聖靈充滿」。他曾經滿心苦毒仇恨,靈裡蒙蔽,如今,神的大能卻住在他裡面!如今,他得着能力,能活出該有的生命。他發現了一些新的朋友,即「大馬色的門徒們」!他從前所恨惡的,如今卻成為他所愛的。那些「激進」的信徒成為了他的摯友!他發現自己與他們志同道合。

最重要的就是,他得着了復活的生命。這曾經死氣沉沉,熱中宗教的法利賽人,在基督裡活起來了!這正是因脫離宗教的後果!我們會得着該有的生命,即在基督裡屬天的生命!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