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邪惡的時代潔身自好 | World Challenge

在邪惡的時代潔身自好

David WilkersonSeptember 1, 1979

信徒是否有可能在一個充滿暴力、敗壞,道德淪亡的世界裡,保持自己清潔純正?或者,這時代的靈使聖徒意志薄弱,心靈受困,是無可避免的?昔日在所多瑪的羅得及他的家人,並今日世界各地許許多多的信徒,正是如此。有許多信徒,已經因這邪惡世代力不能勝的試探,而與罪妥協,行事不虔不義,放縱自己。

我相信,縱然陰府要吞沒這世代的人,信徒不僅有可能在道德淪亡的時代潔身自好,他們更能有所長進,越發聖潔純正。神的百姓偏離真道,成為在全地四出的邪靈勢力的受害者,這絕不是無可避免的。

縱慾的惡靈轄制全地,以致許多信徒變得越發惶恐,怕自己會被潛移默化。我們都不斷受到淫蕩和不道德之事所衝擊。雜誌、電影、和電視都把裸體、情慾、並暴力,展示在觀眾眼前。它們鼓吹犯姦淫,給人印象說,幾乎每一個人都與新歡有婚外情。毒品、酒精、性濫交被大為渲染。有一些受人歡迎的電視主播誇炫自己的狂飲、多次離異,且宣傳自己的道德觀;觀眾們卻非常喜愛!他們的行徑愈可恥,就愈受人鼓掌。

指正不道德並污穢之事的牧師傳道,卻被人譏誚。諧星邪惡地把追求純正當作笑柄,從而抹黑安妮達‧百仁 (Anita Bryant)、葛培理 (Billy Graham)、及力士‧涵百德 (Rex Humbard) 及其他傳揚公理的人。在審判日,當那些褻瀆 神的諧星與漫畫家來到聖潔 神面前交帳的時候,許許多多譏笑怒駡的人都只好默不啍聲。那時,我們的全能 神必當着他們面前嗤笑,震撼天地。他們都會渾身打顫,面對他們所譏誚的,而呼求憐憫。祂則存着聖潔的憤慨,向他們怒喝說:「你們如何對待我最小的一個僕人,就如何作在我身上。」

如今,真正誠實的信徒必須自我檢討,捫心自問:「我的道德觀有沒有改變?我的生命有沒有被這邪惡的時代潛移默化?我有沒有因情慾橫流的世風,而受影響?我有沒有戀慕世俗的事物?我有沒有在不知不覺中,日漸退步?」

事實上,我們幾年前所定為有罪的事,如今,卻見怪不怪。我們聖潔的憤慨,都沒有了。我們不僅對世風日下,默默無言,我們更對愈來愈大的壓力低頭,接受撒但的謊言。我們都因既大能,又潛伏的邪情惡慾而受誘惑。你也許不喜歡這樣被人指控,以為自己可以免受責備,但請你暫且老實地省察自己的生命。你有沒有收看像「週六晚上直播」(Saturday Night Live) 等污穢的節目?你有沒有看那些不道德的電影?人們可以責怪我律法主義、思想狹窄、或其他的;但事實上,這些節目鼓吹離婚、犯姦淫、不忠、甚至同性戀。我們自稱為敬畏 神的信徒,卻以來自撒但的污穢資訊,灌輸自己的心靈與思想。

短短幾年前,披頭士 (the Beatles) 並其他搖滾樂隊以崇尚毒品、性、並暴力的音樂,入侵本國。我們的世代都因他們的言行舉止,而大為震驚。人們回顧當日,便說:「我們何等愚昧!他們為什麼曾經轟動一時?我們為什麼對他們那麼瘋狂?他們只是一些無知的孩子,希望發財而已。他們故弄玄虛,用盡商業的欺騙手法。」可是朋友們,我們有沒有切實長大?現在,我們是否更明智,更忍耐別人?或者,我們對邪惡的勢力膽怯懦弱,以致我們對那些罪惡敗壞的事,感到無奈,只好接受?請看看所發生的事。搖滾樂已經入侵 神的家;人們把毒品所引發的音響,配上一些軟弱的基督教信息;對於那譏誚 神的人所構想的邪靈音樂方式,許許多多年輕的信徒卻大加接納。我參加過一些聚會,有些年長的人唱「古老的十字架」,卻被一些「主內」的年青人所嘲笑。何等可恥,對於一些公義復興所產生的榮耀詩歌,今天許多年青人卻毫不欣賞。

是,我們都在改變。我們的音樂也改變了。我們的標準敗落了。我們對邪惡之事,愈來愈見怪不怪。我們以沉默來回應周圍四伏不道德的事,越是明顯。我們自誇說自己現在更博學多才,更蒙光照,更能應付且接受道德上的改變,而不受影響。我們都被色情、污穢的電視節目、並越發不道德的事物所包圍;我們卻以為自己不會因此,而被玷污。現在,愈來愈多信徒都看小電影,偷看色情雜誌,花幾個小時看污穢的電視節目。他們更在不敬虔的地方,與不敬虔的群體交往;到了晚上,他們卻躺在牀上,心中這樣想:「我有這些活動,也有主!我一點也不受周圍的污穢事物所影響。我還是一個信徒,一如過往。」

但有沒有可能我們現在變得那麼不冷不熱,對「新的道德觀」習以為常,以致對自己真正的屬靈光景,全然蒙蔽。我希望聖靈鑒察自己的心靈,顯露所有在自己生命中潛伏的罪惡。我希望自己的靈命得着公義的復興。我希望自己重新渴慕真正的聖潔。

那敗壞信徒的,究竟是什麽?那使信徒「離道反教」,越發嚮往世俗的,究竟是什麽?為什麼今天有那麼多信徒靈裡乾涸虛空?為什麼許多人都埋怨,說在這時代潔身自好,保持純正,愈來愈困難?是不是因為這時代的靈,比從前的更狡猾多詐?我們是否比先賢,要與一些更厲害的邪靈爭戰?今天的環境是否比一百年前,或一千年前,更為敗壞?撒但是否以某種特殊的能力,在這世紀,大施壓力?我說不是!撒但也許比前更怒氣忿忿,惡人也許越發猖獗,罪惡也許大行其道;但敗壞信徒的,並不是在全地四處橫行的邪靈惡魔。其他的世代也經歷過暴力與敗壞之事。挪亞的世代極其邪惡,以致 神只好毁滅他們。那建造巴別塔的,也是一個邪惡彎曲的世代。先知都認為他們自己的世代,是有史以來最罪大惡極的。請聽聽先知何西亞如何對他的世代大聲疾呼,聽起來,彷彿他在對我們近代的社會說話:

「他們都行淫 … 我為他寫了律法萬條,他卻以為與他毫無關涉。 … 他們們不歸向耶和華他們的 神,也不尋求祂。 … 與列邦人攙雜 … 好像鴿子愚昧無知 … 以色列丟棄良善 … 他們用金銀為自己製造偶像 … 以法蓮增添祭壇取罪 … 民說,作先知的是愚昧,受靈感的是狂妄;皆因他們多多作孽 …」(參看何7-9)

何西亞對他的世代說:「你們忘卻了自己的創造主。你們說自己認識 神,卻再不求問祂。你們忙於蓋建,追求今生的事物,卻因此變成了不結果子的葡萄樹,沒有烤好的餅。」

以賽亞認為他的世代是有史以來最罪大惡極的。他這樣形容當時的社會:「犯罪的國民,擔着罪孽的百姓,行惡的種類,敗壞的兒女 …」(賽1:4) 敗壞的兒女?那忘記 神邪惡的世代?這些是否耳熟能詳?

主指着祂當時的世代說:「邪惡,卑劣,彎曲」主升天很久後,彼得也向當時的世代大聲疾呼說:「他們滿眼是淫色 … 心中習慣了貪婪,正是被咒詛的種類。」”(彼後2:14,15)

在從前這些世代裡,人們都因當時的靈而離棄 神,背逆祂。過去每一個時代都有問題少年。我們世代的犯姦淫、離婚、苟合、並種種罪孽,曾經在過去非常普遍。正如魔鬼企圖吞吃 神今天的百姓,牠也試圖試探並欺騙大衛、以賽亞、保羅、並每一個世代的神人。縱然如此,神總會得著一批餘民。無論這世代變得何等強暴敗壞,神總會得着一批對祂貞忠到底的人。他們並沒有被這時代的靈所勝。他們雖然經歷逼迫與邪惡,卻越發剛强聖潔。每一個世代都有一些從未向惡魔偶像屈膝的人。他們不斷在 神面前手潔心清。他們棄絕世界,並其中的享樂,把主看為自己一生的獎賞。

你有沒有告訴我,從前的世代並不必面對色情、污穢的小電影、囂張的同性戀、性變態、性濫交等事?你說今天,那些邪惡的誘惑者比從前的,更大有能力,有更多獨特的工具?我可以回答說,人的罪性在每一個世代,都是大同小異。那些强暴的同性戀群眾在所多瑪四處橫行,以致該城變成了全地最無法無天,缺乏治安的城市。這些殺人流血的暴徒,包括許多年輕人;他們甚至試圖强姦來訪的天使。

根據考古家發現,古老的牆壁上,竟然有一些色情的圖畫。幾世紀前的中國文獻,充滿了性變態並縱情聲色的資訊。十四世紀,作家們都大大驚歎,因為當時的年青人放浪不羈,違背父母,滿懷怒氣。凡反對他們的,他們都要大加殘害。

不!敗壞人心的,不僅是污穢的雜誌、小電影、和卑劣的電視節目。那使人滿眼淫色的,不僅是邪惡的靈。人們之所以在罪中放縱自己,離道反教,不僅是因為他們被惡魔所害,力不能勝。

這世代變得越發邪惡卑下,因為他們對 神失去了信心。信心之所以消失,是因為人們再不研讀聖經,不將之看為賜予生命的力量。既然信心乃來自領受 神的道,人們若不顧真道,將之擱置一旁,難怪許多人的信心都蕩然無存。

不要因自己靈裡敗壞,而責怪魔鬼。不要責怪色情分子、電影導演、電視製作、毒販、或那些釀酒的人。我們背道,靈裡後退,乃是由於一件事:缺乏讀經禱告。

如今,我只能找到一小數肯付上時間讀經禱告的信徒。我們都曉得自己該當禱告;我們明明知道,當自己忽略主時,自己的靈命將會如何。我們曉得,主在禱告內屋裡等待我們,為要更新我們,天天把能力與聖潔賜給我們。我們不要對 神的工作,一無所知。我們全然明白,祂純正聖潔的道路,既簡單,又容易跟隨。然而,我們幾乎無法在生活中停下來,一天花一個小時,來到祂面前。

我們可以花好幾個小時看電視,又有很多時間與人交際、吃飯、參加體育活動等等。一天完了,我們就感到太疲乏,無法讀經禱告。

老實說,你每天讀多少聖經?每週讀多少?你花多少時間,與 神獨處,向祂傾心吐意?事實上,這世代的人都很少,甚至無暇讀經禱告。

一直以來,神都向我發出挑戰,要我回到禱告內屋,重新立定心志,擺脫這時代世俗的影響。

惟當我心靈冷淡,或不冷不熱,世界才能改變我。惟當我靈裡乾涸虛空,周遭的罪惡污穢才能影響我。當我靈裡火熱,愛慕耶穌,思想因禱告和讚美,而被提起來,心中更因新鮮的真道,而活起來;沒有任何從陰府而來的邪靈惡魔能難為我,影響我。沒有世俗的享樂能誘惑我。沒有不虔不義的群體能叫我偏離真道。撒但無法向我展示什麼,而引誘我;因為我得着 神聖潔同在的大能,而靈裡活潑。

信徒啊,我們都該蒙羞!因為我們把那麼少的時間獻給主,卻坐在魔鬼的桌前,吃喝世俗的事物。我們都該蒙羞,因為我們與罪妥協,卻稱之為成熟。我們都該蒙羞,我們翻開聖經,將之放在桌上,卻沒有研讀,將之忽略了!

誠然有時候,禱告是困難的。對於我們所感受的壓力,神充份明瞭。祂絕不是一個苛刻的督工。祂的軛是容易的;祂的擔子是輕省的。但對於這世代的信徒仍然疏於禱告,缺乏信心,神再不會寬容多久。如今,只「憑信心接受事情」,談何容易。人們既不禱告,又不查考聖經,尋求幫助與指引。我們感到 神在每一個應許上,欠了自己;可是,我們認為在故定的時間地點向 神禱告,並不重要。我們「心血來潮」就向 神呼喊。我們自我安慰,相信 神會因我們在繁忙的日子裡,偶而想及祂,而喜悅。

信徒啊,除非我們恢復熱切慇懃的讀經禱告,否則,我們絕不能越過邪靈的敗壞潮流。神渴慕尋找一些男女,他們棄絕縱情聲色的事物,而屈膝悔改,求神賜下能力,勝過世界。

我們都需要這樣祈求:「神啊,求你叫我看見,我已變得何等冷淡。求你叫我知道,自己現在何等軟弱。求你令我重新渴慕屬靈的事。求你使我愛慕聖潔,飢渴慕義。」

神已經準備好,要在禱告內屋,與這世代的人相會。祂要前所未有地向人類澆灌恩典。祂希望召募一隊精兵,不分男女老少,好讓他們回到聖潔純正的古道。

我相信,無論這世界變得何等邪惡卑劣,信徒還是能夠潔身自好。我相信,有些偉大的信徒將會前所未有,絕不與罪妥協,不怕指正罪惡,不屈不撓;而這邪惡卑劣的世代則有目共睹,看見他們靈命長進!我希望成為這樣的神人之一,脫離這邪惡彎曲的世代,經歷祂所賜的聖潔。

以下是 神對那些活在這墮落時代的人的期望:「使你們無可指摘,誠實無偽,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作 神無瑕疵的兒女;你們顯在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 …」(腓2:15)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