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造神人 | World Challenge

塑造神人

David WilkersonFebruary 1, 2010

讓我向你談及 神所大大使用的三個人 – 並衪如何利用失敗來在他們裡面產生敬虔的心。

如今,我們常常聽見有關成功,並人們如何將之達到。聖經裡的成功卻大大不同。當我們思考有關 神所使用來激動他們世代的,我們會發現祂用以塑造他們的,就是折磨、痛苦、憂愁和失敗。

請思考有關敬虔的約伯。這人在他的動機上失敗了。約伯因他自己的良善而自豪,說:「我從未傷害任何人。我一直都過著公義的公活。」的確,當我讀完這卷書時,我們會不禁思索 神豈會看重這樣驕傲的一個人。約伯雖然為人敬虔,遠離惡事,但他顯然深信他自己滿有公義。

接下來,請思考有關大衛。這人在他的道德上失敗了,然而,他還是變成了一位偉大的神人。歷世歷代的人都因大衛的行為,而大惑不解。一個如此勇於敬虔行事的人豈能在這種明明不道德的事上失敗了?這君王終於在塵土裡卑躬屈節。一個如此大大跌倒的人豈能被聖經稱為「合 神心意的人」?

最後,請思考有關彼得。這人在他的使命上失敗了。彼得既得著了一個異象,又曾得蒙呼召。的確,他就是主委託祂國度鑰匙的對象。然而,這人最終發咒了,且離棄了他所愛的主,以致他曾在山邊哀哭。彼得縱然大大失敗了,卻被 神重整。在五旬節,即新約教會誕生的時候,他更成為了 神的代言人。

有什麼力量會使 神的僕人使女被塑造起來?

所有跟隨主的有什麼共同點?若我們想在生活上被 神摸著,我們裡面會面對什麼掙扎?而且,神會利用什麼力量與壓力,以致我們裡面產生公義的心?除非我們甘願面對一些在所難免的事,否則,我們都不敢這樣祈求:「主啊,求你使用我。」或者「主啊,求你按手在我身上。」

我讀過許多宣教士的傳記,包括現代的和古代的。你以為這些如此被 神使用的寶貴信徒的生平都不斷充滿著愛心、能力與喜樂的故事。並不如此。他們的故事包括許多傷心沮喪的事,甚至像雅各一般受騙的經歷。他們的故事,並不是一些令人興奮的經歷,乃是關乎流淚的日子。我們都會讀到一些歷盡滄桑,在晚上哭著入睡的聖徒。這些沮喪的人會呼求說:「我如此傾向犯罪!我反覆無常,總是在情緒上忽起忽落。神豈能使用我?」

若我們誠心渴望知道那產生敬虔心的力量,我們就必須到客西馬尼園去 – 總之,我們必須仰望主,即我們的榜樣。所有敵對約伯的勢力也曾在客西馬尼園敵對主。同樣,那在房頂上針對大衛心靈的,也曾在殿頂上針對耶穌,存心要毀滅祂。而且,所有折磨並纏擾彼得靈魂的勢力,也曾在客西馬尼園與我們的救主作戰。

務要清楚明白:主體恤我們所有受創的感受。我們沒有什麼試煉是祂沒有面對過的。

我們要成為 神的僕人,就必須在某個時刻接受苦杯。

苦杯會臨到 神每一個真正的僕人或使女。請思考主在那園子裡的禱告:「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太26:39))

主一生的事奉都是關乎成就祂父神的旨意。的確,衪在三年間一切所行的都指向十字架。當時,在客西馬尼園裡,主所喝的杯令祂流血,有如大汗淋漓。祂實在呼求說:「哦,神啊,若是可能,求你除去我這重擔。對我來說,這擔子太重了。我寧可將之免去。」

當約伯接到他的苦杯時,他喊著說:「我如此受創,以致無法看見自己的道路。我以眼淚來洗我的毒瘡。」當大衛喝下他的苦杯時,他的床都被淚水濕透了。他說:「我的胸部與骨頭都滿了痛苦。」我聽見兩個人都發出了主自己的話:「神啊,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

我不知道你有什麼苦杯。有些信徒為要得蒙拯救,脫離他們的苦杯,已祈求多年。請勿誤會,我相信 神會醫治。然而,我也相信患難能醫治人心。大衛曾見証說:「我未受苦以先,走迷了路;現在卻遵守你的話。」((詩119:67))

我們不可以為,每一次的痛苦或試煉都是出自惡魔的攻擊。我們也不可以為,這些試煉是指我們在生活上犯了罪,而 神在審判我們。大衛所說的大大不同:假若他沒有遭受患難,他就不會尋求 神。

你希望成為 神的僕人或使女嗎?你希望主按手在你身上嗎?讓我告訴你,你會接到苦杯。你會躺在淚水所濕透的床上。你的哀哭多半不會是由於肉體上的痛苦,乃是由於一些更嚴峻的事。我是說到因朋友而受創傷,被離棄所帶來的痛苦。為人父母的會因兒女成了陌路人而傷心難過。夫婦也會因兩人之間的隔閡,而滿心痛苦。

哦,在那些輾轉難眠的晚上,焦慮臨到,實在令人感到悽涼 – 這是你所知道的: 神是真實的;你靠著聖靈行事;你一心愛主 -- 然而,你只好喝下苦杯。

我們都無法逃避這杯。我們不可受騙,以為跟隨主只會帶來快樂。聖經的確說,我們的人生態度該是「在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的」。然而,聖經也說:「義人多有苦難」。雖然 神應許過衪必拯救我們脫離患難,我們遭受患難時,還是會深受痛苦的。

彼得曾經嘗試憑血氣而除去患難。他曾在客西馬尼園揮刀,其實對主說:「夫子,你不必受苦。我會阻擋他們,好讓你能逃跑。」如今,許多信徒都存著這種心態。他們手執利劍,試圖抵擋患難,說:「我不必面對這件事。我的 神是個良善的 神!」

我相信 神信實不渝。然而,主告訴我們,我們無法逃避自己的苦杯。他曾命令彼得說:「收刀入鞘吧;我父所給我的那杯,我豈可不喝呢?」((約18:11))

當你倚靠那把杯遞給你的 神 – 當你領會衪在你受苦背後的旨意 – 你就能將之喝下去。這杯也許難以下嚥,但不要怕,因為拿著杯的,是你的父神。你所喝的,不是死亡,乃是生命!

神的僕人也會忍受困惑人心的黑夜。

主在客西馬尼園說過:「我心裡甚是憂傷,幾乎要死。」(太26:38) 你可想像 神的兒子忍受令人困惑的黑夜嗎?難道祂不曉得祂即將會勝過陰府與死亡嗎?難道祂在得蒙引導和自己的前途上沒有本能的感覺,知道父神與祂同在嗎?祂一定會透過衪先知性的眼光而看見,衪會面對這時刻。其實,祂已告訴門徒說:「我與你們在一起不會很久。」

歷世歷代的信徒都說過,信心最困難的時刻就是最後的半個小時。讓我在這裡有所補充:困惑人心的黑夜總會在得勝(即在黑暗消逝,曙光臨到)之前臨到。換言之:撒但的勢力被破除之前,你會面臨令人困惑的痛苦黑夜。

在那時刻裡,你彷彿會感到自己喪失了一切引導與目的。你曾一度所倚賴對聖靈的感覺彷彿煙消雲散了。當約伯說:「我向右轉,衪不再那裡。我向左轉,祂也不在那裡。神若是在動工,我卻無法察覺。」,他就這樣陳述了他的感受。

大衛曾在那令他困惑的黑夜裡喊著說:「我因黑暗而力不可支。我眼睛昏暗!」彼得在那困惑人心的黑夜裡,曾經受激動,向夫子發咒。他的吶喊實在是如今許多徒所發的:「為什麼是我?」

約伯同樣有彼得的感受。他曾宣告說:「我沒有倚靠血肉的膀臂。而且,我沒有掩飾自己的罪孽。我向來誠實,為人正直。為什麼是我?我為何必須面對這困惑?我為什麼要受苦?」

他發出了如今許多信徒的心聲;他們都呼求說:「主啊,我並沒有欺騙任何人。我遠避任何虛謊。你的引導哪兒去了?我為什麼要經歷這困惑人心的黑夜?」

大衛是那強國的大能君王;請想像他被拿單質問時的光景。你能想像當他罪被顯露時的驚慌心境嗎?忽然間,對於拿單所指出那行惡的人,大衛居然認不出來。的確,大衛寫了三首有關這困惑人心的榮美詩篇;他因自己為什麼會犯此愚昧之罪,而大大掙扎。他只能說:「對我來說,這是難以理解的。我的罪令我力不可支。哦,為什麼是我?」

如今,主許多的肢體都像大衛一般,面對道德上的問題。他們在自己困惑人心的黑夜裡,不禁思索:「神啊,為什麼是我?我被罪所勝時,心裡便尋求你。我的心靈因此而受纏擾。我真不明白。」

不要以為有人曾經被 神大大使用就會有答案。我知道何謂在困惑人心的黑夜裡面對神緘默無言。我曉得經歷心中困惑,而缺乏明顯引導的感受。我過去所有蒙引導,能分辨的模式都一無是處。我實在無法看見自己的道路。我自感卑微,呼求說:「主啊,怎麼啦?我不曉得該往那裡去。」

我們大家都會面對那種黑夜。然而,感謝 神,這時期將會過去。主渴望使我們的道路明朗。

最後,神的僕人會忍受被孤立的時刻。

主曾在十字架上呼求說:「我的 神,我的 神,為什麼離棄我?」這些發自 神兒子耶穌口中的話語何等不可思議。我也聽見約伯這樣說:「神殘忍待我。」大衛同樣問道說:「神忘記了祂的慈悲嗎?祂有否從我身上將之挪去?」至於彼得,他曾在公會外的火堆旁孤立自己,且苦苦地說:「我不認識這個人!」

事實上,在那被孤立的時刻裡,沒有朋友會體會你的處境。神彷彿向你掩臉。你也許會問:「對於衪所愛的人,神實在會暫時伸手掩臉嗎?」聖經回答說:「對於那些衪也許能試驗,且鑒察內心的,神會隱藏祂自己。」

我可老實說,對我來說,主是前所未有地真實。然而,沒有什麼比上天如銅,禱告彷彿無法上達的經歷更會令人擔驚受怕。在那些時刻裡,你只會感到害怕與空虛。你心中會呼求說:「哦,神啊,你究竟在哪裡?」

你會覺得這聽起來是很奇怪嗎?你曾否在生活上面對過這種困境?那麼,你從未經歷過客西馬尼園般的情況。神在那黑暗時刻形容自己說:「我只在忿怒的時刻隱藏自己。」然而,祂也應許過:「我必帶著慈悲憐憫轉向你。」而且,祂必如此待我們,即祂的兒女;祂必在我們被孤立的時期,向我們施憐憫。

那些忍受過苦杯、困惑人心的黑夜、並經歷被孤立的時刻的僕人,會有何結果?

約伯曾在他被孤立的時刻總結說:「神知道我的道路。而當衪試驗過我後,我將會有如精金,因為我倚靠衪。」

大衛在那困惑人心的黑夜裡,曾宣告說:「我要因 神的憐憫而永遠歌唱。我要高聲讚美祂。」

在五旬節,彼得勝過了他的失敗而講道,在一小時間領了數千人進入 神國。這就是主所揀選來向世人這樣宣告的使徒:「你們所看見的,正是先知約珥所預言的。」

我們都知道,這些人都是忠心獻身給 神的僕人。神承認了約伯的公義…衪從大衛的兄弟當中親手揀選了他…而主親自指著彼得說:「來跟從我」。然而,這些既蒙愛,又被揀選的僕人都曾經大受試驗,超過他們人性上的極限。

我想到一首古老的福音靈歌其中的一句:「站在 神的廕庇下,你會找著耶穌。」蒙愛的信徒啊,我的爭戰並非在我自己家裡。我愛師母,且兒孫都很好。我的爭戰並非有關我的朋友。我知道我在世界各地有數以千計的人欣賞我的。我的爭戰也不是關乎信心。如今,我前所未有地愛主。我在自己一生中前所未有地渴慕主。

讓我告訴你,我在那方面有所爭戰。我愈祈求說:「主啊,求你使用我。」我就愈感受到仇敵的攻勢。我愈祈求,願多人歸主—我愈在禱告並向人忠心作見証上掙扎 –我就愈感到自己像主一般受壓。而且,我會越發呼求說:「哦,主啊,但願我有翅膀能飛去。這樣,我就能逃避這苦杯,我靈魂的這試煉。神啊,我無法忍受了!」

然而,像前人約伯、大衛和彼得一般,我知道自己所信的是誰。

當 神在塑造一位僕人或使女時,仇敵會滿有怒氣,向他們發動攻勢。

如今,你也許正在嚐這苦杯。你也許正在忍受困惑人心的黑夜,被孤立的駭人時刻。然而,讓我敦促你,務要像那些經歷他們最黑暗時刻的人一般,憑信站穩。就如他們一般說:「我雖遭受試煉,這些勢力正在攻擊我,我卻知道自己所信的是誰。我且知道祂能保守我所交託給祂的,直到那日。」

在那時刻,你也許毫無喜樂可言。你的靈魂也許並沒有溢滿平安。其實,你靈裡也許還是動盪不安。倘若如此,務要不斷因祂的道而牢固札根。不要再思想你自己的道路。通過客西馬尼園的道路乃是惟一的必經之路。「一宿雖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

許多主內的男女都告訴我有關失去摯愛,延長的憂愁,並無盡的患難。往往,他們的試煉彷彿沒完沒了。的確,在人看來,他們彷彿被關在絕望的景況裡。對他們來說,生命全是關乎痛苦和被排斥,和加上一些短暫的快樂而已。他們開始懷疑 神,問自己說:「這黑夜會完畢嗎?我是否終生都注定要遭受困難?」

寶貴的信徒啊,我可以向你保証:神並沒有忘記你。衪把你所流的眼淚都一一放在皮袋裡。多年前,我講完這篇道後,有一位親愛的主內姊妹來找我。她告訴我說:「牧師,當我今早到教會來時,我既快樂,又無憂無慮。然而,當你開始談及苦杯時,我裡面就不禁哭泣。我曉得自己帶了一個假面具。我的先生離棄了我,我的兒女又亂七八糟。我掩飾了自己的痛苦。其實,我靈裡滿了愁苦。」我當時為她禱告,求 神堅固她的信心。她離開時,確實得蒙鼓舞,因為她知道她所信的是誰。

親愛的聖徒啊,你在你自己的戰役中,務要以主為你生命中的喜樂與盼望。讓衪改變你的心,以致你的景況再也不能壓制你的靈。當 神在這等時候改變我們時,衪就成就衪上好的工作。這樣,無論前景如何,你還是會勝過一切,與衪一同坐在屬天的境界裡。祂以不可思議的愛來愛你!

Download PDF